“快檢查那名惡賊狀況!”從副騎士團團長的語氣來看,帶有一點怒火,明顯對剛才一事還心懷芥蒂。

 這時大家才意識到竟然被那人扯得這麼遠,連最重要的事都忘記,然後一個個都用各自方法爬進土牆內。

找到一段時間後,只有地上的血跡,並沒有屍體。

“仔細尋找,或許他只是隱藏在我們眼前只是看不到而已。”

接著大家有意無意的在土牆內站成一排,一步一步向前進,確保每個位置都搜尋一遍,沒有任何隱藏的位置。





“不知道那名淫賊到底如何偷看領主夫人更衣呢?”在沉悶的尋找過程,其中一名志願者問道。

“什麼淫賊呀?我們在追捕革命份子呀!”路人甲立即反駁對方的說話。

然後他們身旁的騎士用一張疑惑的樣子,語中心長的為他們解釋︰“不,你們都收錯消息了,這次我們是來進行演集訓練呀。”

“什麼?演集訓練?”那二人當然相信騎士的說話,因為再怎樣出錯,身為最接近領主的人物,得來的訊息應該是最正確。

騎士見二人不知道詳情卻身在其中,一臉不解的道︰“你們全都不知道就來了嗎?”





“我不太清楚,都是我大哥叫我們來的。”

站在一旁的路人甲,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

面露苦笑的慶幸著沒有人想挑起戰爭,但想了想自己這連日來的忙碌竟然一場空,只好怪自己沒有了解清楚就前來。

由於大家知道了新的真相,變得沒有以往的滿腔熱血,草草了事。

兩名騎士長當然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同樣他也不能把事情的原委告知大家,所以即使見大家擺出敷衍態度也不好說什麼出來。





“下方沒有任何可疑人士!”

“怎會這樣?”副騎士團團長驚訝表示,他認定那巨石已經把對方迫得毫無退路,怎會能再一次憑空消失,不知道是有偏見還是直覺,想來想去只想得一個可能性,然後便向在場的人詢問道︰“在場的這麼多位,剛才那個橫蠻無禮之人是屬於你們哪個隊伍?”

聽到這一句話,大家都不敢出聲。

看到這個情況騎士團團長明白了副團長的用意,但年輕人的確沒有經驗,這樣的說詞難免讓人誤解,大家此刻不敢言的原因無非是在場人士假如真的與那名無禮之人在同一隊伍之中,就會怕被遷怒於自己,然後便改口的問道︰“你們連日來有見過那名…奇人異士嗎?”

不得不說,團長果然經驗了到,一來若對方真的是地位顯赫,這樣的措詞就不怕得罪對方有損地方的面子,另一方面又能讓現場人士了解得到,現在團長是在懷疑對方的身份。

沒有。

沒有。

沒有。





一個個都表示根本從未見過那人,就好像那人突然出現的,要知道雖然這些日子大家都沒有一個系統的在城堡附近巡邏,但總會有打過照面的時候,尤其是那人的表徵,黑髮黑瞳,這麼獨特的造型,在哪都特別顯眼,在場數十名人士竟然都從來沒有見過,實熟奇怪。

“難道…”

這時就想起,當看到那橫蠻之人,他身上完全沒有半點能量,與那名來自賢者學院的隱藏術式有異曲同工之處。

追!

然後騎士團等人就向著橫蠻之人離開的方向追上去,只留下其他的志願者。

“演集都這麼認真,難怪我只能成為冒險者。”

...





此時另一邊的LL已經背著烏斯一直向著原來的路線離開。

縱使身體質素比一般人高,也不代表無所不能,要背著烏斯走路,體力消耗得異常地快,比剛進來時速度起碼減了一半。

嗯嗯嗯!

“前面有人嗎?”聽到樹精的指示,趕快停下腳步,然後二人用隱形的方式慢慢走過,盡量不引起其他人注意。

果不其然,樹精所指示的方向便出現一支巡邏隊。

然後一直按照樹精指示,在遇見巡邏隊前都進入隱形斗蓬,慢慢的向著城牆處離開。

這樣做法雖然消耗時間較多,但能換取安然離開未嘗一件壞事。

終於來到城牆的邊緣位置。





“終於可以離開了。”

突然第六感觸發,連忙轉了躲開。

砰,砰,砰!

幾粒快如弓箭的石頭就撞到牆身處。

看過去攻擊方向,原來有枚巨石在天上,巨石上還有副團長。

一直依靠樹精的提示,卻忘了自己需要觀察四周。

“這是什麼意思呢?”





“沒什麼,只是想好好調查一下你的身份。”

被調查身份本來就不算什麼,但奈何這裡不是什麼文明社會,沒有人權宣言,被逮捕後不知會被採用什麼方式嚴刑迫供,不想淪為階下囚的他當然不會乖乖的束手就擒

要從他們的手上離開不算什麼,奈何如何保護背上的烏斯才是大難題。

現在要離開城堡範圍必須爬出這道四五米高的高牆,否則別要指望能從大門離開,但即使烏斯身壯力健的情況下都不可能爬出去,更可況現在的他行動不便。

看著上空的副團長,內心不停盤算接下來的方法。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