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對於新穎詞彙,一臉莫名的重覆著對方的說話。

正使用隱形斗蓬的烏斯,騎著LL的後背,雖然不能透過斗蓬看出外面,但仍能從語氣聽出他的不解,然後便細細聲的解釋其意義。

這時眼前那名大叔便道“當然是叫你吧,兄弟,我們都是來緝拿惡賊的,自然是稱呼大家作兄弟啦!”

聽到解釋後,便立即換個笑臉對著對方,用最燦爛的笑容回應對方︰“沒錯,我們都是好兄弟,沒有其他事情我還是先走,再見。”然後就急急腳的轉身離開。

才剛踏出一步,後方就傳來一道聲音“那邊的人,給我站著!”





此話一出,現場所有觀眾以為這個奇怪男子會停下腳步,誰知步伐比剛才還要急速起來。

這時現場吃瓜群眾便同時萌生出如出一轍的想法。

這人是誰呀,居然連騎士團團長的命令都敢違抗…?是初生之犢不畏虎還是大有來頭呢?

由於現場大多都是志願者,隊伍與隊伍之間缺乏溝通,以致大家都不太認識對方,最多只有偶爾碰面,打過照面。

就在此時,在LL的前方,已經有數名身穿比較新式的服裝之人擋著他的去路。





放眼過去,身前這數名裝束與騎士團團長有著相差無幾的款式,應該便是該地的騎士。

正因如此,便能得知身後的那名發號施令的絕對是他們上頭之人,雖然從未見過此領地的騎士團團長,但一眼便看出對方的來頭不少。

這時正想偷偷的詢問烏斯,但奈何他已經被整件斗蓬包裹著,無法看穿外面的事物,只能靠自己的直覺。

若然此刻不停下腳步的話,會不會因此被認為等同違背了此地領主威嚴,更有可能得罪了騎士團團長,這樣便會失去了能夠裝成志願者的優勢,不能混入這些冒險者當中光明正大的離開此地,更麻煩的是反被對方追捕,身上還要背著不能走動的烏斯,所以絕不能發生這樣的事。

最後他決定停下了步伐,海中不停思量下一步該當如何。





這時現場吃瓜群眾又同時生出另一個想法。

原來剛才他只是遲鈍而已…還是不敢違背騎士團團長的命令。

當中有些更多的抱著接下來有好戲看的想頭,看見對方畏縮得這樣快後都失望透頂了。

誰知接下來一幕竟然又覺得有戲了。

那名停下腳步奇怪少年,不但沒有顯得畏首畏尾,反而張狂起來。

“給我站著?這是什麼意思?我們剛才才出生入死過後,現在要翻面了嗎?要我站著了嗎?”

這話說得騎士團團長不好意思起來,他在這領地深受民眾所愛戴,其威名甚至比領主還要高。

在戰亂時代,他的土牆死守於城門之下,即使當時被逼到整個領地變得孤立的狀態,仍然堅守領地,沒有敵方一兵一卒進入到領地內,直到最後終於等到援軍前來幫助。





若非是他,領地早已成為別人的囊中物,領地內的平民更會面對慘無人道的對待,男的被迫成為敵方的奴隸,女的更會被迫害,所以領地內的人民對騎士團團長的作為恭敬有加。

如此愛民如子的騎士團團長被對方這麼一說,便感到確實自己語氣有點重,正想為自己失言而道歉,但是對方又繼續道。

“我還未和你們算完,剛才誰用巨石攻擊我?”然後隨手指著其中一名吃瓜群眾道︰“是你嗎?”

那人被嚇得連忙揮手,連話都不敢說出來。

然後又隨手指著另一個吃瓜群眾“是你嗎?”

那人一臉無辜的道︰“不是不是,我哪有這樣的能耐。”

這些吃瓜群眾一個個眼見這人張狂得要命,甚怕對方背後有什麼大後台,或是本來就是貴族,嚇得他們不敢隨便反駁,只敢在心裡罵著︰“好傢伙,明明是自己衝入巨石的範圍,什麼是不要臉,這就是不要臉。”





然後剛好的指著副騎士團團長道“是你嗎?別以為你別過臉來我就不知道是你呀!”

現場觀眾被嚇得滿頭大汗,這人竟敢公然質問副團長。

對方身為副騎士團團長自然不甘被質問“我…”

還未說完就對方打斷,更向觀眾那邊道︰“看吧,我就知道是你了,終於承認了嗎?”

“你…”

再次被打斷︰“現在才想起要關心我了嗎?”

面對如此橫蠻無比的人,一時間副騎士團團長不知如何是好,最主要原因是不知道對方底細,眼見對方比自己還要狂,就假定了對方必然有大後台,若然自己得罪了對方莫不是自毀前途?所以不敢過於無禮。

一旁的騎士團團長在兩方正僵持下道︰“這件事就這樣算吧,我們賠個不是,給我個面子好嗎?”





說到這裡吃瓜群眾一個個在猜想為什麼騎士團團長要這般低聲下氣當和事佬,不過無一敢發問。

騎士團團長的想法與副團長不謀而合,他位高要職,當然知道事情始末,了解整件事是那個馬爾從中作梗。

既然領主要報答馬爾大師,就把領主的命令執行便是了,即使是上刀山下地獄都在從不惜,正如當日的他為了貫徹盡忠職守的責任死守領地。

與其說他當年戰爭是為保護領地的子民,更多的他是為了守護領主的土地。

把話題扯得太遠。

經常游走在上流社會之中的騎士團團長,明白到越是橫蠻,越是無理之人,十有八九的都是貴族地位特別顯赫。

現時在領地之中,剛好有位屬於七大族之一的故夫傑夫,那名貴族根本是無理取鬧,每天不是嫌棄食物的質素就是嫌棄房間不夠華麗襯托不起高貴的他,而眼前這人比胡夫傑夫還要橫蠻,非要把黑說成白,把白說成黑,很自然便把兩者聯想在一起,認為對方應該來自同一家族,所以深怕自己做錯決定令領主得罪了七大族的人物。





“呵呵,好,就給你一個面子,這事就這樣算了。”立即轉身離開,並暗中慶幸這班都是傻瓜,竟然被他反客為主。

???

現場的吃瓜群眾又被矇住了。

這就算了嗎?

明明剛才這麼狂,現在這就算了嗎?好歹都出個手再離開不好嗎?。

就在大家被剛才的小插曲搞得雲裡霧裡時,現場中突然有人提起:“剛才我們是不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