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咗更清楚時停嘅玩法,我喺屋企做咗幾個實驗,雖然唔係啲好重要嘅發現,不過都可能對日後操作好大幫助;咁個setting好簡單,就係放一個傳統嘅鐘喺肉眼見到位置。
第一個實驗好簡單,完全時停一分鐘數自己心跳,今次個鐘係停咗無郁過,電話counter依然係跳得比我感覺快,直到counter跳完個鐘郁返我心跳咗大約四十五次,即係話我身體渡過咗四十二三秒到,同我推斷一樣係打七折。
第二個實驗係將時間調做50%為時一分鐘,今次係第一次用非完全時停,個counter即刻無頭先跳咁快,而個鐘就真係行慢咗大約一半,當鐘行完三十秒counter亦都數完,我心跳咗大約五十七下,即係我身體渡過咗五十四秒左右,同一分鐘好接近,換句話說就係因為空間扭曲做成嘅絕對時間差係會無完全時停咁嚴重。
第三個實驗係完全時停二十秒,因為我唔想再蝕太多無謂時間喺呢啲實驗度,一㩒制個鐘就停咗,然後我伸手埋去個鐘度,等咗一陣佢跳咗一下,我再雙手包住個鐘搖,佢就好似唔夠電咁用四五成速度郁,同我估計一樣,只要入咗我範圍時間會部份恢復。
暫時結論係我除咗可以用個App去完全控制時間,我重可以用身體空間去影響周圍嘅時間,不過我就諗唔到有乜應用;雖然口講話唔想蝕時間,但係身體卻很誠實不停諗爆各種時間關係直到我昏迷喺床上面繼續蝕時間。
到咗第二日,我覺得自己精神狀態越嚟越差,好似走火入魔思覺失調咁,我好想有人幫我,可以解答我嘅疑惑,可以同我謦欬討論下;我上咗一整日堂都唔知先生教過啲乜,放學喺自修室對住本書空白一片;我好似知道咗越嚟越多嘅嘢,但亦都明白咗自己其實乜都唔知,眼前就好似俾純黑同純白嘅走馬燈遮蔽視線。
一如往常自修室越嚟越少人,又剩返我同Stella兩個,明明琴日話要惡搞佢,點解我好似變到惡搞自己咁;為咗打破困局我決定要繼續返尋日嘅課題,死就死啦,如果唔係我攞住隻App根本唔知做乜,反正我有嘅係能力,可以媲美神嘅能力,Stella係無可能對我做到啲乜。
不過back to basic我都要諗定逃生門,暫時諗到嘅係,張相係人哋send畀我我其實都唔知乜事,又或者張相好有可能係假嘅用電腦軟件做出嚟…
我:「Stella,如果我下一秒對妳做啲好過份嘅嘢,妳可唔可以原諒我?」
S:「你又發乜神經呀!」




我打斷咗佢條數,面色有啲難睇。
我:「無,我有啲奇怪嘢想同妳討論下…」
S:「屌,我重以為你想非禮我,你唔好以為我唔知,喺密室無CCTV one against one嘅情況下,女仔其實好蝕底,但你唔好諗住我係啲會啞忍逆來順受嘅人!」
我:「無…唔係想非禮妳…」
S:「想討論乜呀,如果有logic嘅我都ok嘅,但太無聊嘅話我唔得閒理你,同埋打機嘅嘢我都係唔識。」
我:「無…係咁嘅…」
我喺手機打開咗琴日幅相,然後放喺佢面前。
佢一望即刻出唔到聲,然後成塊面都青晒。
雖然我無用到時停,但呢二十秒真係同時停完全無分別。
S:「屌你老母!你做乜偷影我呀!」




咩嘢話?佢啱啱講乜?偷拍?我完全無諗過會有呢句對白嘅!即係…真係有呢件事發生,而佢以為係我偷拍?
S:「我頂你個肺呀!死變態!你喺課室裝cam!」
喂,就算有人裝cam都唔一定係我嘅啫,使唔使判我死刑呀,不過我知道呢一刻係有理說不清。
S:「剷咗佢呀!」
我:「好,好,好…不過我真係無偷拍…」
S:「屌你呀!無又何來呢幅相!」
我:「可…可唔可以聽我解釋下…」
S:「解釋?點呀,係咪想威脅我!睇你呢啲閪仔應該一早就backup咗幅相,叫你剷都係無撚用㗎啦!想放上網?放吖!我實告鳩你㗎!」
我:「無,無,完全無…」
S:「走呀!消失呀!我好撚憎你呀!」




我:「對唔住…但我真係無諗住做乜…」
S:「妖!吖吖吖吖吖!」
Stella從來都係一個斯文又理性嘅女仔,最多都係毒舌同心哋唔係幾好,第一次見佢咁樣怒吼我都唔知點算;雖然我平時都會同某幾個女仔有講有笑,但我係未拍過拖,亦都未同女人做過任何親密嘢,所以完全唔識deal with失控嘅女人。
我跪咗喺佢面前同佢講:「Stella,求妳信我,我真係無偷怕。」
不過歇斯底里嘅女人又點會聽我講嘢,佢一腳向我踢埋嚟,雖然我係理虧但我都未至於會傻仔到由得佢踢我,所以我一縮避開;點知唔縮由至可,一縮就變咗個位上咗我心口,然後我動作又唔夠快,佢個鞋頭直接轟咗落我條頸度。
我:「呀…嗯…」
我唔係唔想大嗌,而係我俾佢踢到出唔到聲,有十幾秒我直頭呼吸唔到,條喉嚨好似封死咗,我要擘開口食嘢咁吞啲空氣入去,我以為我會死;郁都郁唔到嘅我打橫好似蝦米咁攤咗喺度用手捉住自己喉嚨;我明明有接近神嘅能力,但呢個App嘅所有功能都好似處理唔到一個失控嘅女人,我好驚佢會做啲再黐線啲嘅嘢,所以伸定隻手入褲袋準備隨時開時停。
而Stella佢就趴低伏喺枱面喊…過咗兩分鐘到,我條氣終於順返可以爬起身。
我:「我而家delete幅相喇。」
S:「嗯,delete完就走啦,我以後唔想再見到你,嗚嗚嗚嗚…」
我:「可以,但…可唔可以聽埋我解釋先?」
S:「嗚嗚…唔使解釋喇,我唔應該喺課室做呢啲嘢…做得就有咁嘅…嗚嗚…風險。」
我:「Stella,幅相唔係偷拍,係我做出嚟…」
S:「我唔知你噏乜…」
我:「即係我製作出嚟…」




S:「即係點…」
我:「係我控制妳做出嚟,Stella…唔好喊啦,起身我講畀妳聽。」
S:「我好樣衰…唔好望住我…」
點講好?我都唔知…乜都講晒?我又好驚…畢竟呢種能力太難想像、太唔合理、太強大。
我:「係我控制妳身體影呢張相出嚟…」
S:「有乜可能。」
我:「Stella,妳可唔可以保持冷靜聽我講,無論我將會講嘅嘢係有幾咁超乎想像。」
S:「嗯…你落我藥?催眠?」
我:「類似…」
S:「咁做唔係重衰過偷拍咩…」
我:「對唔住,我保證唔會再發生…」
S:「無可能,如果落藥同催眠我應該都會斷片,醒返會有奇怪嘅感覺。」
我:「我可以控制時間。」
S:「你知唔知你自己講緊乜?你當我係白痴咁呃我覺得你重過份過影嗰張相。」
我:「Stella,我可以proof畀妳睇。」




S:「咁你proof啦。」
我:「Stella,妳打開妳電話個錄影功能影住自己吖,放喺枱面自拍。」
S:「哦,好呀,咁跟住點?」
我:「我而家就會將時間停止。」
S:「我覺得我喺度同你癲已…」
為免浪費時間,我停咗一分鐘,然後喺鏡頭面前捉住佢隻手嚟郁,當然唔敢再揸佢波啦,希望佢唔會介意我掂下佢隻手。
S:「經係一個有病嘅行為。」
我:「我啱啱已經停止咗時間。」
S:「吓,乜都無發生喎!」
我:「妳停咗枱面部電話個錄影,然後開嚟睇吖。」
S:「就睇你有乜掩眼法…嗯…喂,無嘢睇嘅?」
我:「吓…未到咋…等多陣就…」
S:「完咗喇喎,得十秒…」
頂!係喎!俾女人整到智商下線添,我停止咗時間,枱面部電話都停埋咁又點會影到我郁佢隻手呢!
S:「咪住,等等…我再睇…咦…呢度跳咗一跳嘅,係咪電話問題?」




我:「Stella,嗰度就係停咗時間!」
S:「吓?可能電話有問題啫,你講乜都得啦。」
我:「Stella,我再示範一次!」
我喺佢隔籬走到去班房對面牆,然後同佢講:「Stella,妳數三二一吖,數到一我就會將時間停止,今次妳一定睇到!」
S:「就陪你癲埋呢次…三…二…一…」
停,一分鐘行呢十步真係好輕鬆,然後我又坐返喺佢隔籬,Stella,對唔住,原來我真係會唔想傷害妳,唔想睇到妳喊,雖然呢一刻我可以隨便揸妳波,但我知道妳會唔開心,我唔會再亂嚟,所以都希望妳可以信我,同我一齊研究下呢個咁不可思議嘅App…
為咗令效果更震撼,我貼到塊面好埋,差唔多鼻掂鼻嗰隻。
S:「一…吖吖吖吖!」
我:「見到未?」
S:「點…點解…你可以…」
我:「妳而家信我啦。」
S:「但呢個係瞬間轉移,唔係停止時間喎…」
聽完呢一句,我突然之間明白到愛因斯坦係有幾咁犀利,其實時間同空間係兩樣完全關連嘅嘢,絕對唔會發生單獨調整。
我:「咁我而家再示範多一次!」
S:「可唔可以等我適應下先…」




我:「放心,我唔會傷害妳,Stella,我而家會再停時間。」
S:「喂…」
停,又一分鐘,今次我抱起咗佢然後搬佢去先生枱度坐低,重順便除咗佢條湖水藍色領呔落嚟,之後我揸住佢條呔捹下捹下返埋原位等時停完結。
S:「等我抖…」
今次佢聲都出唔到,先係左望右望再望下自己,然後再望住我。
S:「哈…時間停止…」
我:「妳而家信啦?」
S:「你抱我出嚟嘅?」
我:「嗯。」
S:「我有話俾你抱咩?」
我:「對唔住…但我只係抱妳出去,無做奇怪嘢,放心…唔使驚…我唔會傷害妳。」
佢企起身,然後向我行過嚟。
S:「搦返條呔嚟呀!驚你?有乜好驚?」
我:「驚我再做啲奇怪嘢囉…放心…我唔會再做。」
S:「你想做咪做,懶得理你。」
我:「點解…咁講…」
S:「你有無咁蠢呀?」
雖然佢係考第一我係考第二,佢咁樣質疑都唔係無道理,但我自問真係唔算蠢。
我:「妳想講乜?」
S:「如果你攞住枝槍威脅我,你覺得你使唔使開槍我先會就範?」
我:「唔會呀,俾人用槍指住即刻投降啦。」
S:「如果係咁嘅話,係咪連子彈都唔使入?」
我:「可以咁講嘅…」
S:「你連時間都可以停止,即係你要做乜都可以,就算姦我殺我都可以完全不留痕跡,咁我重驚嚟做乜?我可以有機會反抗咩?」
我:「係…但我唔會咁做…」
S:「我想繼續溫書,你可唔可以消失?」
我:「可以…對唔住…妳放心,我唔會再嚟自修室打攪妳…」
當我行到去門口嗰陣…
S:「你諗住一走了之就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