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真係好麻煩,複雜程度完全不下於隻App。
我:「咁我可以點?」
「啪!」
我:「Stella…」
「啪!」
S:「使唔使開時間停止還手?」
我:「唔使…」
S:「可能你喺兩巴之間已經停咗還埋手。」
我:「無…如果係…妳塊面應該會痛…」
S:「可能還咗去第二度呢,係咪揸咗我個波?」




我:「無…我唔會再時停傷害妳。」
S:「即係已經揸過啦…」
我:「…係。」
「啪!」
S:「而家揸啦!唔使時停!」
我:「唔敢…唔敢…」
S:「我夠膽冒住生命危險嚟打你,你唔敢喺我有意識嘅時候揸我?」
我:「係唔應該咁做…」
S:「咁你時停嗰陣又揸乜撚呀?我叫你揸呀!」
「啪!」




S:「好唔好揸呀?」
我:「好…好揸…」
S:「你喉嚨有無事呀?」
吓?佢做乜?明明打緊我,做乜又呵返我喉嚨。
我:「都…重喺好痛,但應該無乜事。」
S:「對唔住,見到你瘀晒,係我大力咗。」
我:「無…唔係妳嘅錯。」
S:「如果我唔道歉你殺咗我點算?」
我:「真係唔會…」
S:「我發洩完喇,唔嬲你喇。」




我:「多謝妳相信我。」
S:「你真係唔停手㗎喎…」
我:「呀!Sorry…」
S:「唔使縮喎,想揸咪揸囉…如果無人嘅話…」
我:「吓?」
S:「我寧願你就咁揸我,都好過時停嗰陣嚟做,自己乜都唔知個感覺真係好差。」
我:「明白…如果真係想揸…我會問過妳先。」
S:「雖然我唔係男人,但如果我可以停止時間,我應該都會做好多好多過份嘅嘢,諗落你對我淨係做咗呢啲事…係咪淨係得呢啲?都唔算太過份嘅…」
我:「係…淨係擺咗個pose影相…同埋隔住衫揸過波…同埋摸過妳下體外圍…」
S:「…,呀,係喇,咁如果你可以停到時間,我哋咪可以有無限時間溫書囉,係咪?」
我:「唔得㗎…相對論ban咗妳呢樣嘢嘅,妳溫到書就有心跳,咁就會氧化同變老,而且係人哋唔老得妳老。」
S:「又係喎,睇嚟我唔可以諗得太簡單。」
我:「係,真係好複雜,所以我呢幾日已經俾呢樣嘢整到癲癲哋,好多嘢諗極都唔明,又好驚會出事出意外。係喇…連時間都控制到,妳竟然重諗住溫書…有無咁勤力呀?」
S:「唔溫書又點破解到相對論同量子力學,發明一個勁過你嘅時間停止方法?」
我:「真係服咗妳…真係唔敢同妳爭考第一…」




S:「我覺得你先浪費咗個時停呀。」
我:「點解咁講?」
S:「我上網睇過啲低質鹹故,都係講個男主角獲得時停呢種能力,跟住個故仔就全部都係不停屌女,喺學校不停屌,喺公司又不停屌,ABC車輪轉係咁換,講到個男主角好似可以無限射精咁。」
我:「好無聊囉…一啲都唔現實…」
S:「你無諗過?」
我:「唔可以話完全無嘅…」
S:「咁你係咪諗住要去做?」
現實上得666秒唔夠,而且…而且重有好多種種原因…
我:「如果我真係要做…妳一早就無咗啦。」
S:「咁我點解可以逃出生天?」
我:「我想講…當我開咗時停,就好似全部人變晒做死屍咁,有啲恐怖。」
S:「我走得甩原來係因為我變咗死魚?」
我:「唔止嘅,妳…應該重係處女?」
S:「即係如果我唔係就已經俾你屌咗?」
我:「我…唔知…總之,我而家唔會咁對妳。」




S:「咁對其他女仔呢?」
我:「我…我暫時應該無呢種打算…」
S:「都係時停揸下波?揭下裙底?走入女廁咁?」
我:「有…可能嘅…妳咁問我叫我點答妳喎。」
S:「我教你吖,如果我係作者,一定寫到係男主角獲得時停之後,入去滙豐金庫攞錢,咁就大把嘢做到啦,使乜靠時停嚟強姦啲女仔;又或者去調查啲邪惡組織,攞晒人哋啲犯罪證據,再要啲相關女仔屈服,又或者英雄救美…」
女仔諗嘢真係唔同啲,而且佢係文理雙全年年考第一嘅Stella,我又邊夠佢玩吖,但我想講,如果我要黃金唔使去滙豐金庫,㩒幾個制就得。
我:「Stella,唔好諗住時停真係咁萬能…」
S:「咁你可唔可以講晒啲細節畀我知?」
我:「妳都想獲得呢種能力?」
S:「可以咩?」
我:「咁到時妳要殺咗我都易如反掌,而且全世界都無人知道妳嘅嘢亦阻止唔到任何事。」
S:「你唔信我?」
我:「我唔肯定我應唔應該咁做。」
S:「你知我而家係完全相信你。」
我:「我係咪可以揸妳個波?」




S:「可以呀,唔好整痛我就得。」
我:「Stella,妳放學留喺自修室留到咁夜就係為咗做嗰樣嘢?」


S:「妖!你問嚟做乜呀?」
我:「我原本只係諗住影一幅現實無可能出現嘅相睇妳反應,但估唔到現實往往超乎我想像。」
S:「我都唔想㗎!我點知啫!」
我:「點解唔返屋企先做呢樣嘢?」
S:「屋企有人…唔方便…」
我:「咁沖涼嗰陣咪得。」
S:「企喺度唔舒服。」
我:「咁瞓覺喺被竇咪得?」
S:「唔出得聲嘛…」
我:「定係喺班房刺激啲?」
S:「你話乜就乜啦!」




我:「Stella,我唔會再早過妳離開自修室。」
S:「你想點喎!」
我:「妳點會唔知。」
S:「咪畀咗你揸波囉…」
我:「妳知道我時停揸過妳先咁咋嘛,妳根本就唔當一回事,係咪?」
S:「咁妳時停嗰陣幫我擺pose咪睇過囉。」
我:「物理只係構成事實嘅其中一部份,呢個世界嘅真相包含咗好多物理以外嘅嘢,係我時停一百次都唔會得到,所以我先問妳。」
S:「你唔覺得你咁樣對一個女仔好過份咩?」
我:「覺㗎,不過我見妳話完全相信我,咪等妳知道我真正嘅諗法囉;如果完全信我,又點解介意要等我走咗先做呢啲嘢呢?覺得我過份咪再升我一巴趕我走囉,我應承妳唔會傷害妳。」
S:「我想問你…三條是非題先,得唔得?」
我:「可以,我唔會呃妳。」
S:「我真係可以用到呢種能力?」
我:「我唔肯定,但邏輯上得。」
S:「你係靠一樣工具嚟執行呢種能力?」
我:「係。」
S:「係咪你部電話?」
我:「係…」
S:「驚唔驚我搶走佢?」
我:「要指紋解鎖㗎。」
S:「如果我搶到嘅話,要攞埋你隻手指有幾難;又或者喺你解咗鎖後搶嚟執行時停,到時我就點搞都得,咁重要嘅嘢我建議你用返密碼。」
我:「係…妳講得好啱。」
S:「呢個工具做唔到讀心術㗎可?」
我:「應該無呢個可能性。」
S:「你同我合作,對你絕對有利。」
我:「可以,咁妳都可以開始做返平時喺課室做嘅嘢。」
S:「其實我根本無得揀,係咪?」
我:「如果妳信我就根本唔會揀;我都信妳,知妳唔會開時停嚟解決我報仇。」
S:「我只會要你比死更難受,例如喺上堂嗰陣開時停除晒你啲衫褲,你話刺唔刺激?」
我:「刺激!不如一齊,好唔好?」
S:「到時你唔好喊!重有…你唔可以笑我啲底衫褲同身體,得唔得?」
我:「唔會呀,之前時停嗰陣我都無笑,妳做乜咁問?其實我一直都知妳乖乖女著老套底褲。」
S:「你知我家境唔係幾好,所以我唔會買靚嘢同好少換新…好驚俾人睇到…」
我:「有乜所謂喎,我都著到穿窿都唔換啦。」
S:「你係男仔又點同呢!」
我:「喺我眼中嘅妳,永遠都只係見到嗰張鑲金嘅成績表。」
S:「多謝…但我對自己身體真係無信心…」
我:「呢啲小事啦,妳可以對妳個腦充滿信心。」
S:「但我而家要畀你睇嘅係我身體…」
我:「無嘢嘅,第一次有女仔畀我睇,我會好好欣賞,珍惜。」
S:「邊係第一次,時停嗰陣呢?」
我:「嗰陣唔計。」
S:「咁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