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妳個Miss…原來隻腳都幾重…
老實講,我唔係瞓夠所以醒咗,而係Erica佢45度角大字型咁趴喺度瞓令我好似俾鬼壓咁醒咗,佢隻手攔喺我心口上面,一整隻大髀壓住我成個下盤,郁都郁唔到,然後用佢個豬樣對住我。
其實呢個世界係咪所有嘢都係平衡嘅呢,啲能量唔係呢度就會去咗第二度;Cindy嘅生活應該算係最亂七八糟嘅一個,但係佢睡相就係最好嘅,可以拖住我隻手瞓直到第二朝都係同一個企理嘅姿勢,所以佢透明嗰陣都知佢手手腳腳喺邊,唔怕整到佢。
我想推開佢,但又唔係好想整醒佢,不過我真係氣都抖唔到咁滯。可能我郁下郁下嘅關係,Erica佢都慢慢擘大隻眼望住咗我。
E:「嘩!」
我:「噢嗨喲。」
E:「呀呀呀呀…點解…」
Erica佢抱住個膝頭塊面貼住個大髀坐咗喺張被入面,成副俾老細炒魷魚兼俾男人騙財騙色嘅樣。
我:「琴日嘅事…妳唔記得嗱?」
E:「唔知呀!」




我:「哦,咁其實無嘢發生過㗎,係個局嚟㗎咋,純粹係我除咗妳啲衫掟上床然後一齊瞓。」
E:「我記得呀…」
我:「咁更加無嘢啦,即係妳當時清醒。」
E:「唔得咁㗎…唔可以同學生…」
我:「點解唔得啫,我都唔係你學生咯…」
E:「喂!咪攪我身體呀!」
我:「Erica,做乜咁大反應啫。」
E:「作死呀!做乜咁叫我!」
我:「唔咁叫妳應該點叫妳?」
E:「喂!咪過嚟…唔好掂我…做乜壓住我…你家陣係咪要強姦你Miss呀!」




我:「都好喎,琴日妳強姦我,而家到我報仇,一人一次,咁先夠公平。」
E:「唔好再講喇…唔好攪我…報警拉你㗎…」
我:「我唔信,妳唔會捨得將個咁可愛嘅學生告上法院睇住佢俾人判強姦坐幾年,妳會日日都瞓唔安食唔落。」
E:「你咁曳,我都不知幾安樂…喂!喂!咪搞我下面呀!」
我:「Erica,妳琴晚醉到成隻死豬咁,可能我已經影低晒妳啲醜態同裸照,如果妳敢亂嚟,就等全世界一齊欣賞下妳呢塊多毛西,又濕,又脹,紅卜卜亂七八糟…」
E:「你講真㗎?」
我:「講笑…喂!做乜打我個頭!」
E:「再講打爆埋你個龜頭添!」
我:「妳打爆咗搵邊個服侍妳下面?」
E:「夠喇!唔準再講呀!」




我:「Miss…妳好唔鍾意我咩?」
E:「唔係…」
我:「咁你咁介懷做乜…明明都係妳主動先。」
E:「唔得咁呀…我係你Miss…呀,而家幾點呀?」
我:「十點鐘喇。」
E:「弊!仆街!要返學校!」
我:「哦!Miss妳講粗口!」
E:「吹呀!我屌埋你都重得呀,死仔包!」
我:「琴日咪畀妳屌完囉,我好舒服呀。」
E:「頂你…喂!唔記得問你,無射入去㗎可?」
我:「梗係無啦,我埋唔起單呀…不過今日星期六喎,妳係咪記錯咗唔使返學呀?」
Erica佢雞手鴨腳咁沖咗入去浴室洗頭,左手一邊擦牙,右手一路洗頭,已經無暇去阻止我跟埋佢入去,雖然琴晚已經望咗佢成晚裸體,但呢種日常嘅感覺真係更難能可貴。
E:「要返去開會呀!我唔想俾校長屌到上天花板。」
我:「原來做Miss都幾辛苦。」
E:「使乜你講,你個衰仔,咪又係叫返我做Miss。」




我:「叫妳做Miss係因為妳嘅職業,而唔係因為我係妳學生,Erica。」
E:「唔好睇住我沖涼得唔得?你睇你下面…」
我:「見到Miss咁正嘅身體就梗係要起身敬禮嗌早晨啦,呢啲基本嘢嚟…」
E:「喂,你都快啲著衫啦,我要出門口喇。」
我:「但我條褲洗咗未晾乾喎,琴日俾妳整到污糟晒妳唔係唔記得呀?」
E:「你…你…唔係諗住留喺度呀?」
我:「我等妳放學返嚟吖,Erica。」
E:「你屋企咁近裸跑過去都得啦!」
我:「嗚嗚…乜原來而家啲Miss會咁樣對學生。」
E:「學你個頭,係你話你唔係我學生。」
我:「係呀,所以我可以喺度等妳返嚟。」
E:「我琴日乜嘢你,做乜唔推開我…」
我:「如果妳好似教化學嗰個肥師奶杜太,又或者好似教中史嗰個老處女Miss Lee咁,我唔止推開妳,會踢妳上床綁實妳。」
E:「你唔好咁話其他先生啦…」
我:「Erica,妳今日條裙咁短嘅,唔驚俾其他阿Sir望到走光咩?」




E:「是但啦,你無望過咩?」
我:「嗯,妳好正,我諗我呢世都唔會推開妳。」
E:「Issac,你無女朋友咩?」
我:「欵…欵…」死火,我真係唔識答。
E:「去搵你女朋友仔啦,唔好玩Miss,好唔好?」
Erica佢今日著咗件白色短袖有領Miss衫,有少少透到入面個淺灰色Bra,下面係一條淺藍色嘅OL裙,如果以老師標準嚟講係有少少短,只係冚到四份三隻大髀;趕到咁佢都唔會有時間化妝,不過佢平時都係好淡好淡咁,同素顏無乜分別,呢啲就係後生嘅本錢。
E:「我出去喇,條褲乾咗好快啲返屋企,bye。」
就係咁,Erica佢將我獨留在家,我打開咗佢床下面啲櫃桶,有好多Bra同底褲…嗯,本來呢啲都係好新奇刺激有趣,但…而家乜都摸過同睇過咯…算,收返埋,開電視睇下卡通先。
頂…佢部電視…
左搞下右搞下咁就到晏晝兩點。
E:「喂!你做乜重喺度?」
我:「好嘢,妳返嚟喇!」
E:「條褲乾咗就走啦,呢度唔係你屋企。」
我:「唔得呀,我等緊部電視送嚟,要找數。」
E:「吓?你搞乜鬼呀?」




我:「部電視有條死線,我幫妳換個部。」
E:「無所謂啦,1280條線死一條啫。」
我:「妳都識講1280條線,而家正常電視係有1920條線㗎!」
E:「做乜喎,遲啲屋主會換㗎啦。」
我:「佢咁度縮,咪又係整部垃圾二手嘢過嚟,唔好對自己咁差啦。」
一講完電視就到,就係咁Miss換咗部新電視,由廿七吋變咗四十二吋,唔使用機頂盒。
E:「我…畀返錢你。」
我:「唔使,我送畀妳,妳咁惜我,我都要惜返妳。」
E:「…,點解你足不出戶都可以買到電視嘅?」
我:「妳唔好咁落後啦,我深水埗有好多相熟鋪頭,打個電話問有無陳列品散就即刻搞掂;係喇,Miss妳食咗飯未呀?如果未我幫妳出去買吖。」
食完飯,嘆住冷氣,睇住部「全」高清電視,我同Erica兩個攤咗喺梳化度,就好似我平時同Cindy咁。
E:「你諗住幾時走?」
我:「我點捨得妳一個人喺度咁寂寞。」
E:「我唔想俾你女朋友斬死。」
我:「Miss可以放心,我無女朋友。」




E:「Cindy唔係咩?」
我:「點解妳咁認為?」
E:「我見過佢好夜先離開呢條村。」
我:「我…同佢係有啲嘢,不過唔係女朋友。」
E:「妳呢啲壞男人。」
我:「嗯…但應該無你EX咁壞。」
E:「係嘅,佢都唔肯幫我換電視。」
我:「妳同佢拍咗幾耐拖呀?」
E:「半年…」
我:「點識㗎?」
E:「酒吧…」
我:「壞女人。」
E:「點呀!我輪唔輪到你嚟畀意見呀!」
輪唔到,所以我用我個嘴封住咗我個嘴。一開始佢都想反抗唔俾我伸條脷入去,但好快就溶化咗,雖然唔係主動,但都由得我去進攻佢,睇得出佢係樂在其中。
我:「我鍾意壞女人,壞女人雖要被愛護。」
E:「你咁講係咪即係叫我做壞女人?」
我:「壞唔壞又唔係我決定嘅,Erica,你幾時失身㗎?」
E:「做乜要八卦我啲嘢呀?」
我:「想睇下妳係咪真係壞女人囉。」
E:「十五歲囉。」
我:「妳…搞到邊個衰十一呀?」
E:「某個中學師兄囉。」
我:「妳…同幾多個同學攪過?」
E:「計唔計U先?」
我:「計同唔計呢?」
E:「計埋就十個八個,唔計咪一半囉…」
我:「果然係壞女人。」
E:「係喇,好壞呀,咁你快啲走啦。」
我:「唔得呀,我已經被妳呢個壞女人深深咁迷惑咗,已經唔識路返屋企。」
E:「Cindy應該都唔係乖啦,你去搵佢啦。」
我:「壞女人唔係鍾意同人搶玩具㗎咩?」
E:「唓,搶完又唔係我嘅,再者,你憑乜認為我要搶你做玩具?」
我:「因為妳琴晚做錯事,而家已經泥足深陷,唔通…妳就好想今晚一個孤零零咁過?」
E:「我最錯就係一開始唔應該搵你幫手…」
我:「唔係,妳最錯係唔自己整返部冷氣。」
E:「你會唔會淨係理Cindy唔理我?」
我:「咁…就梗係唔會啦…」
問題係我重要理Stella同YYM…
E:「你肯定你唔係淨係想玩我呢兩日?」
我:「我兩年幾前已經諗住Miss妳打飛機喇。」
E:「死仔包,邊個教你溝女㗎,明明你呢三年好似無拍過拖㗎?」
我:「Cindy掛…」
E:「呢個衰妹,等我搵日去話下佢先。」
我:「唔好呀…佢而家已經正常返好多。」
E:「做乜呀,你驚我搞禍你party?」
我:「咁又唔係,我同佢其實都無嘢。」
E:「我同你都無嘢呀…不過…都多謝你令我返返去好似讀緊書嗰陣咁。」
我:「嘻,妳開心呀?」
E:「衰嘢除褲啦。」
我:「做乜呀Miss?身體檢查呀?」
E:「幫你戴套呀…你頂住我唔舒服…」
我:「Miss妳想要呀?」
E:「嗯…」
我:「想要乜呀?」
E:「做…愛…」
我:「妳琴晚唔係咁講㗎喎,再大聲啲。」
E:「想畀你插呀!」
我:「咁騎上嚟啦。」
E:「衰人!做乜係要我喺你上面服侍你喎。」
我:「因為妳想要囉,最多我一陣抱返妳上床慢慢愛惜妳。」
Erica嘅身體再次同我合而為一,同大過自己嘅女仔做愛真係好有感覺,就好似自己嘅身體俾佢照顧緊咁,清醒嘅佢搖得無咁猛烈,但就每一下都好認真好緻密咁將佢嘅肉體套落我陰莖度。
我:「都係清醒嘅Miss最靚最迷人,而家先係我哋正式嘅第一次。」
E:「我清醒咁教咗你三年數,你咪又係瞓覺。」
我:「因為咁樣而家先可以有只如初見嘅鮮嫩。」
E:「你唔會過幾日就嫌棄我㗎?」
我:「放心,我好長情,飛機都打咗妳幾年。」
E:「你早啲話我知等我早啲教壞你,唔使勞煩Cindy吖嘛。」
我:「Miss…我邊敢喎。」
E:「講笑咋…」
我哋互相緊扣咁抱埋一齊,兩條脷好似打晒結,我喺梳化抱起佢起咗身,Erica繼續有節奏咁搖住佢條腰,每一下抽插都伴隨住水聲同埋肌膚碰撞嘅聲音,然後入咗佢間有「冷氣」嘅房繼續我哋嘅好事。
曳嘅Miss比曳嘅女同學真係更加正,反差好大,呢個亦都係點解Cindy靚咁多我都覺得Stella過癮啲嘅原因…Sorry,我唔應該用過癮呢個字,始終佢都係我正正式式嘅EX。
然後終於到咗DSE放榜。
放榜,其實無乜好講,大致上都係我意料之內。
我:「Stella,考第一喇,個個都恭喜妳,做乜一副燶口燶面咁嘅樣?」
S:「我唔覺得我係考第一囉。」
是咁的,Stella中文,通識5**,英,數5*,M2,Phy,Chem 5,七科合共六星41分;而我呢,英文,中文,通識4,數,M2,Phy,Chem5**,七科合共八星40分。我哋學校用總得分嚟計排名,所以佢第一我第二,anyway,佢唔多高興係正常嘅。
我:「唔緊要啦,話咗成績我會讓妳,但IQ呢,就…嘻嘻嘻…呀嗷!」然後佢一腳踩咗落我隻鞋度。
E:「Issac!恭喜你,多謝你呀,幫我攞到四粒星!呀…重有Stella妳嗰粒,麻煩晒你兩個。」
呢個Miss真係唔識睇風頭火勢,咁樣走過嚟火上加油煽風點火,方死我死唔去咁。
而Cindy呢,就全部合格,算係好叻女喇,33445咁啦,總之書係實有得繼續讀。
跟住我走過去隔籬班房八下,YYM都大部份合格,不過就還需努力咁啦,我就唔太方便呢個moment騷擾佢去思考自己未來條路點行喇。
嗰晚Stella同Cindy都係同屋企人出去食飯慶祝DSE成績咁啦,而Erica就走咗嚟我屋企搵我,好似我啲星星係屬於佢唔係屬於我咁。當然佢開心到咁我小弟弟就都會獲得令佢好舒服嘅待遇。
然後過咗兩個禮拜就係謝師宴。
呢啲場合係好多人好忙嘅日子,其實唔係幾啱我,加上我而家身邊咁多女人,所以我都係有咁摺得咁摺,同阿威兩個匿埋一角謦自己嘢就算。
不過無論點都好,都要介紹一下啲女仔嘅裝扮嘅。
Stella佢今日唔知發咗乜神經,著得好sexy,係一條黑色低胸一字不及膝連身tube裙,即係全露膊露肩連Bra帶都無嗰啲,咁我唔研究佢入面乜構造喇,加埋佢胸前偉大嘅北半球同擠到變空間裂痕嘅乳溝,真係所有人嘅目光都吸引晒喺佢身上;而且佢今日無帶眼鏡,拆開咗佢條死人馬尾辮,化咗一個恰度好處嘅妝,加埋考第一光環;Well,唔關我事,留返全世界同佢影相啦。
而Cindy呢,都係一條白色連身裙,下面不及膝,上面就比較複雜,面嗰層係半透紗壓花,透底嗰層就係純白好似底衫Bra咁,領位係逆三角,即係收到上頸就變成一條帶圈住條頸,露膊露肩全露背直到去條腰度,當然又係乜Bra都睇唔到啦,不過呢件嘢對個心口保護力度較大,只可以透過簿紗睇到入面少少肉同溝;anyway,蟻嬲蜜糖個個黐埋去,都唔知係EX定追求者,唔關我事。
YYM就低調得多,一條白色圓領連身背心及膝裙,下面有少少薄紗碎花邊,上面就好滑好plain,好有飄逸女秘書嘅感覺,由於身高問題佢只係著咗對灰色薄踭鞋,唔似得上面講嗰兩個夜店女王咁;very fine,佢係隔籬班同學,得Stella知道我同佢嘅關係,所以我都唔會特別去搵佢。
值得一提係阿偉,個樣成隻落水狗咁,因為佢成績麻麻連學位都未必保得住,而且睇住自己EX咁鬼正…
坐下坐下阿威俾個隔籬班女同學捉走咗,好似話佢哋揀咗同一科副學士,所以而家交流下先喎,威仔當然(舌累)飯應咁走咗,嗯…剩返我一個,我心諗呢度所有人其實見埋今次同畢業禮都無乜機會再見,重有乜好打交道吖,於是我就攞咗部chromebook出嚟做自己嘢。
Y:「你睇緊乜地圖呀?」
我:「欸…九州囉…YY!妳過咗嚟嘅?」
Y:「無呀…我同同班女仔唔係幾friend,啲男仔出晒去集郵,費事一個人坐喺嗰邊啦。」
我:「啊…咁呀,妳過嚟陪我都得嘅,我都係喺度摺。」
Y:「會唔會傳我哋有路㗎?」好明顯係真係有路先會有呢啲無謂嘅擔心。
我:「傳飽佢,過埋今日都無機會見。」
Y:「即係我哋都唔會見?」
我:「點同,我同妳係小學同學。」
Y:「做乜睇九州嘅?你返鄉下玩呀?」
我:「哈…其他人就反鄉下玩…我…真係返去探親。」
Y:「吓!你日本人嚟㗎?」
我:「我咪話父母唔喺香港做嘢嘅,喺呢度囉。」
Y:「哦,但我見你睇嗰啲全部吃喝玩樂嘅?」
我:「咁…順便嘅啫。」
Y:「其實我儲咗啲錢諗住去grad trip…但係都搵唔到啱心水嘅人一齊去。」
我:「係…呀?」
Y:「如果你想嘅話我可以陪你㗎。」
我:「但…我未必可以日日陪住妳㗎喎。」
Y:「無所謂,我喺酒店等你都得,或者自己喺市中心行下,我本身諗住搵唔到人去就自己一個去台灣hea下。」
我:「咁都可以嘅。」
S:「死仔包!你好唔畀面呀吓,全班男同學得你唔搵我影相。」
我:「Stella…姐…對咗妳三年有多重有乜好影呀?次次同親妳影相,都係妳揸住考第一奬狀,我就第二,我有同妳影相恐懼症呀…」
S:「呢個時候重講呢啲嘢?係咪想死呀?」
Y:「Stella今日咁靚,我幫你兩個影幅相啦。」
真係好怪,我都唔知點咁,按道理我同Stella應該好親密咁影相,但可能我哋兩個都唔想刺激YYM,所以佢捉住我隻手又留咗一大條罅咁。
S:「我幫返你兩個影吖。」
相反YYM佢就毫不保留咁捉住我隻手,雖然佢無乜波,但都挨晒上我手臂度。
影完之後兩位女士對望咗幾秒,佢哋都各自知道大家嘅共通之處,呢種感覺真係奇妙得非筆墨所能形容,我夾喺中間真係有啲想嗌救命,直頭想過去捉阿偉埋嚟放佢喺呢個位上面。
S:「你摺埋一個喺度睇乜呀?」
Y:「佢睇緊去九州旅行呀,我問佢可唔可以一齊。」
S:「你兩個…一齊旅行?咁…開心呀?」
Oh shit!YYM妳做乜同佢講呀!
Y:「唔係妳諗咁㗎,妳都一齊嚟吖,好唔好?」
Fuck…YYM…我同妳兩個都話當去度蜜月吖,我哋三個去…點收科呀!呢個時候妳做乜扮大方?
C:「嘩!頂!Stella妳點走出嚟㗎?我就嚟俾啲男仔迫到無氣抖,真係俾人非禮都唔知邊個做。咦?YYM妳過咗嚟嘅,你哋咁熟㗎?」
Y:「嗯,我同Issac係小學同學。」
S:「係呀,佢哋兩個重諗住一齊去grad trip。」
C:「嘩!咁大件事呀!妳唔好睇佢咁摺,佢色狼嚟㗎,YYM妳咁樣實無剩咯。」
Y:「Cindy你咁靚佢對住妳先變色狼啫,同我一齊一定人畜無害啦,係咪?不過…就算變色狼都無乜所謂嘅,我頂得住。呀唔係,其實唔係我想同佢兩個去,我想多啲人㗎,睇下Stella一唔一齊。」
C:「Stella妳同佢哋去?」
S:「我無咁富有,你可以sponsored㗎可?」
我:「做乜望住我…無話…唔得嘅…」
C:「Stella去我又去,個個男仔同啲姣婆團都問我去唔去,我話同妳去,就乜都可以推晒,呵!」
What the Fuck?我真的要他媽的叫救命!
S:「好呀,一齊去…嗯…我頂你呀?講到興高采烈你開乜鬼嘢時停呀!」
我:「Stella…咁樣搞唔掂㗎…我會死…」
S:「你死關我春事呀?我又無講過會專程去搞死你,你放心,我會扮到乜都唔知,你可以享齊人之福,我隻眼開隻眼閉,唔會迫你陪我,好未?呢度在場全部都係你嘅女人,你自己諗辦法!」
由於開咗時停要黐到好埋先講到嘢,所以Stella貼到我實一實。
我:「Stella…妳今日好正…超級靚…」
S:「講正經嘢呀!做乜開時停浪費我人生嘅十分鐘!你點賠返畀我?咦…點解你可以咁快開到雙重定位時停嘅?我先啱啱坐低無幾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