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C:「!」
點解?琋玟點解會喺度?
琋:「你哋對狗男女!」
琋玟佢一嘢好大力㧬落我心口度,突如其來嘅衝力令我不由自主向後跌咗幾步。
我:「琋玟…我哋唔係…」
琋:「一入屋就除晒衫,乜唔係!」
本來都或者有得解釋,而家我啞口無言了。
琋:「賤人Issac,我多謝你!」
佢隨手喺我枱面度攞起一隻玻璃杯,好大力咁掟落地下,「鏗鏘!」,琉璃隨即化成雪花打落我嘅身前;琋玟個樣顯得有啲猙獰,一對眼睛好似捕獵中嘅野獸死死哋盯住我,兩行眼淚掛喺佢面上,個口似笑非笑,過度用力嘅手腕喺度不由自主咁震。
琋:「你教識我戀愛,而家教埋我失戀喇!」




「鏗鏘!」第二隻,我無得唔企喺Cindy前面擋住啲玻璃碎。
我:「點解…妳唔係喺屋企…」
琋:「仆街!我琴日係離家出走嚟搵你㗎!」
「鏗鏘!」第三隻。
琋:「我驚我返咗去就出唔到嚟…」
我:「離家出走?點解!」
琋:「我等唔到呀!我要移民去澳洲喇!」
「鏗鏘!」第四隻。
我:「移民!點解?」
琋:「因為我老竇老母頂唔撚順香港呀!」




「鏗鏘!」第五隻。
琋:「而家多個理由喇!我唔撚想再見到你呀!我以後唔會再返嚟香港!我差一粒星畀你中出完乜都還撚晒喇!呢世都無欠你!」
「鏗鏘!」第六隻。
琋:「Cindy!呢啲仆街垃圾男人我留返畀妳!你哋對狗男女玩撚晒佢吖!」
「鏗鏘!」第七隻。
佢扯住心口個鍊墜…
我:「琋玟!」
「嘭!」我諗呢下嘭門聲成棟村屋都聽得到,我想追出去搵佢但我根本無方法跨過我前面一大灘玻璃碎,而Cindy亦都喺我身後死死咁捉住我。
我:「點算…點解釋好…」
C:「你唔係諗住你重有機會解釋呀?」




我:「但係…」
C:「咁佢都要離開香港,何必執著。」
Cindy異常咁冷靜,佢講得無錯,只不過我同琋玟既然最終都要完結,點解要收得咁差。
C:「你,坐低先;我入去攞掃把。」
Cindy入去廁所著返拖鞋,攞咗個掃把出嚟清理現場,而我就好似無咗靈魂咁坐喺梳化上面。
我:『琋,對唔住。』只有一個單剔。
Cindy佢真係太清楚女人。
C:「呀!你隻腳留緊血!」
我:「由佢啦!死唔去!」
C:「你又做乜呀,喊包。」
我:「點解我無論做乜都係錯…我呢啲爛人…妳重留喺我身邊做乜…」
C:「因為妹妹仔睇唔到你嘅好,但我睇到。」
我:「我有乜好,除咗識傷害妳哋。」
C:「如果琋玟佢見到你咁樣,都會覺得你好。」
我:「點解唔畀個機會我解釋…」




C:「既然無得揀,畀我都寧願帶住憤恨咁忘記你,所以我頭先無出聲。」
我:「…」
C:「如果佢重搵返你你就畀我同佢講啦…乖,無事,慢慢喊啦。」
Cindy幫我抹乾淨咗腳上面嘅血,然後繼續清理現場…我,究竟喺度做緊乜?
我:『Icarius…』
I:『嗯,點呀?』
我:『琋玟嗰邊,有啲事發生咗…』
I:『係乜事?不過既然我重喺度,睇怕佢都無乜事。』
我:『琋玟佢離開香港喇,要移民去澳洲。』
I:『嗯,咁得意?我聽返嚟佢係喺美國做研究㗎喎,唔通有嘢改變咗?』
我:『我都唔知,係好突然嘅事…』
I:『呀,咁佢直到而家喺香港無識到壞人吖嘛,唔會俾人搞大咗個肚㗎?』
我:『無,上次之後佢都無再賣底衫褲,一直好專心讀書,佢嘅DSE成績考得好好,屋企都睇得佢好緊。』
其實我一路講隻手驚到一路震,關於我同琋玟嘅事我一句都唔夠膽同佢講,不過…琋玟佢幾日前嚟完M,我相信唔會關我事,我好驚佢受完情傷,去到澳洲會放縱發洩,同男人亂攪關係…
I:『嗯,咁你一定好唔捨得佢。』




我:『點解咁講呀?』
I:『你咁鍾意十六歲嘅我,你又講到佢同我咁似樣,肯定你個老而不會心思思。』
我:『佢係我學生嚟㗎…』
I:『我夠係你個孫嘅學生嚟,你講吖,你夠唔夠膽話你無性幻想過佢嚟同Cindy做吖?』
我:『…』
I:『不過你分唔分到你係諗緊佢定諗緊我㗎?』
我:『…』
I:『我肯定你諗緊嘅係我,我淫咁多,不過你又會套咗琋玟個樣落去,我講得啱唔啱?』
C:「你黐乜鬼線呀,Chat Chat下又喊…」
I:『唉,如果我可以過嚟同Cindy爭仔就好,你講到佢咁玩得,我一定唔會輸比佢囉。』
C:「真係可惜,琋玟唔似得佢個高曾孫咁…」
I:『喂,Issac去咗邊?係咪諗緊我同Cindy扑緊?你個衰人…咁我指插自己啦…』
C:「琋玟妹妹我唔會同佢計較…但呢個老淫婦算點呀!即係迫我呷醋嘅啫!喂…Issac…」
我好攰,我需要休息一下。
成個八月我真係好認真咁放暑假,為咗等自己唔好諗咁多兒女私情嘅嘢我又接多咗啲game debug嚟做;呢個月最開心就係有啲學生或者家長打電話畀我多謝教到佢哋啲仔女入到間好嘅大學好嘅科,同埋阿鍾生都寫咗封幾靚嘅reference letter畀我,都係讚我有教育熱誠,識得同學生溝通之類,by the way,佢一堂都無聽過我講書…而Cindy佢八月下半差唔多日日返U,為嘅就係搞Ocamp啲嘢,都好嘅,我自己又可以靜下,悶嘅話就同Icarius謦下欬,我呢啲人渣敗類,都係配做返個宅男多啲。




我:「Cindy妳今年搵唔搵到組仔食呀?」
C:「我要食嘅就當然大把,做乜呀,好唔想見到我咩?」
我:「無呀…我覺得自己好似拖累緊妳咁…」
C:「如果,我只係同你玩玩下,應該一早就唔理你㗎喇…不過係你咯…而且又應承咗Stella,點都要睇住你嘅,重有幾日開學喇,你點呀?」
我:「開學都係妳開咋嘛…」
C:「喂,補習社等緊你去開檔㗎!」
我:「咪又係咁,同上年無分別㗎,中五變咗中六啫,DSE來來去去都係嗰堆嘢。」
C:「你呀…唔好再同啲女學生玩咁埋喇。」
我:「唔會喇,見過鬼都怕黑。」
C:「如果你出事…記住要第一時間同我講,無論係乜,我都會幫你。」
我:「Cindy你唔嬲我嘅咩?唔會覺得我好不知所謂?」
C:「你搞成咁…我其實都有責任。總之九月就當係一個新嘅開始啦,好好哋返補習社,試下Apply美國大學啲碩士,過咗去嘅嘢就由佢過去。」
我:「妳覺得Stella重想唔想見到我…」
C:「你講啲咁嘅嘢信唔信我代Stella打死你!」
Cindy妳實在太好,而且係越嚟越好,點解我五年前唔直接追求妳,而且嗰陣明明Stella重同阿偉拍緊拖,我可以毫無顧慮咁同妳一齊,可能就唔會有YYM同Erica,唔會有Grad Trip,甚至乎唔會有Icarius,但係歷史係唔會有如果,我亦都唔知換過一段歷史係咪會好咗。最重要係我其實唔捨得,雖然我做錯咗好多嘢,但每一件事喺我心中都有一份好重要嘅價值,至少我而家每一日都會為琋玟祝福,亦希望我條鍊墜會一直好好保佑佢。




鍊墜!
我:『Icarius,妳祖先嘅遺物有無一條紫藍色嘅鍊墜?』
我唔知道應該有定無,但明明我係為改變歷史。
I:『你話我阿嫲畀我嗰條坦桑石鍊?有呀,不過我唔知佢出自邊度㗎喎,係琋玟嘅?』
我:『係呀,係佢嘅…』
I:『咁都無乜特別,不過條鍊啱後生女都啲,而家唔襯我所以我收埋咗佢。』
即係點?即係我改變咗佢歷史?定係我哋都俾命運控制緊?咁如果我喺未買條鍊畀琋玟之前,條鍊會唔會出現係Icarius手上?但我根本無從證實,我係越諗越心寒…
不過,條鍊可以傳到去Icarius度,即係代表咗佢好重視條鍊,亦即係佢心入面重有我喺度;雖然唔知琋玟嘅將來會係點,但我知最好嘅結果就係快啲忘記我搵返個真心對佢嘅人,倒個頭嚟我又因為佢對我送畀佢嘅禮物珍而重之而覺得安心滿足,我真係一個仆街…
無乜嘢難受得過心入面有一個人而自己乜都唔知,如果唔係Stella,我可能已經同之後任何一個女仔一齊,過住普普通通嘅情侶生活,我無得怪Stella,但我知琋玟肯定會恨我一世,點解個天要令佢受呢啲苦。
九月一號開學,估唔到我都可以繼續開學,唔知係好事定壞事,望住上年嘅中五生變咗中六,連我自己都好似有返返中學讀書嘅感覺,只不過我係教書嗰個。
Z:「好高興可以見返你。」
學生走晒之後Zoe坐咗埋嚟,呢種…十足十就係九月一重逢嘅場面,見到佢笑笑口有啲驚。
我:「係呀…結果都係返嚟先。」
Z:「別來無恙吖嘛?」
我:「咪又係咁。」我當然唔敢同佢講琋玟嘅事。
Z:「而家A定O呀?」
我:「妳講乜嘢話?」
Z:「問你Status呀!A7?O8?」
佢唔講清楚我重以為佢問我考政府工…
我:「U99呀。」
Z:「U99?潛艇咩…」
我:「係Unavailable ninety-nine。」
Z:「咪一樣,摺埋潛水。」
我:「咁…妳呢?」
Z:「A7?A8?我都唔知…咁又一年。」
點解我哋要搞到好似兩個老人家咁…放咗工後我哋就好似以前咁一齊食餐開學飯,一切都無變過,我曾經有一刻諗過叫Cindy離開我然後忘記一切同Zoe開始算,但我做唔到,就算Cindy唔係一個問題,Icarius件事都會繼續煩住我,而且如果有朝一日Stella返嚟又或者搵我咁點算?加上我而家其實無心情拍拖。
好快我又適應返做補習社嘅工作,加埋我啲freelance其實生活得幾充實,而家又無學業上嘅壓力,整體上過得幾balance,幾健康,正當十月我開始唔記得晒啲唔開心嘢嘅時候,有一日我喺屋企…
琋:『Issac,麻煩我想要你英文全名同DOB。』
我望住句message呆咗,從來無諗過我重有機會同佢溝通。
我:『琋玟!對唔住!』
我:『我瞞住妳係我唔啱,但Cindy同我唔係妳所諗咁…』
我:『琋玟…我唔奢求妳原諒我,只係想知妳而家過得好唔好。』
我:『可以應下我嗎?我有好好反省。』
佢無答我其他嘢,都係再send返嗰條問題畀我,我完全不明所以,但都係答咗佢先。
琋:『我費事BB出世紙父親嗰行空白所以先麻煩你,我會自己搞掂,再見。』
我:『琋!妳講真?』已經變返單剔。
我呆咗坐喺梳化上面,久久不能思量,直到Cindy佢放學返嚟屋企。
C:「你個樣做乜成副生無可戀咁?」
我遞咗部電話畀佢睇。
C:「咁…呀Issac爸爸…你有乜嘢打算?」
我:「我乜都唔知,想時間停止,想消失。」
C:「等你咁開心諗都唔諗就中出人哋…」
我:「佢同我講兩日前先嚟完M…」
C:「一個妹妹仔講嘢可以有幾可信?你估個個好似我同Stella咁會小心保護你?」
我:「但邊有女仔會用自己身體同生命嚟開玩笑…」
C:「愛到傻咗就乜都有可能,可惜嘅係我好清醒,應該係我唔夠愛你。」
我:「Cindy…邊係喎。」
C:「你唔會諗住叫佢落咗佢呀?」
我:「唔會…一切交返畀佢做決定啦,同埋…佢應該都唔會俾我搵到佢。」
C:「其實好少事啫,揍多個小朋友對佢屋企嚟講好簡單,佢咁叻女應該搞得掂嘅,等佢以後唔好再咁亂嚟都係一件好事。」
我:「咁我可以做啲乜…」
C:「剪咗條J佢,以後就唔會發生呢啲事。」
我:「認真㗎…」
C:「認真我唔捨得剪,我重想攞嚟用下。」
我:「妳唔嬲我咩?」
C:「可能我嬲我自己點解唔早啲咁樣惡攪你,你就或者唔會發生而家呢啲事。」
我:「…」
C:「係喎!重有一樣嘢,換言之…Icarius即係你嘅…」
我:「睇怕就係,我都唔知點算…」
C:「即係你聽Icarius話做咗咁多嘢,搵埋Ella同我幫手嘅結果就係令佢出現返喺佢而家呢個世界上?」
我:「我唔敢肯定,亦未搵佢,唔知點同佢講,亦唔知佢重喺唔喺度。」
C:「如果唔計佢世界嘅人禍,呢件事都唔係咁差啫,起碼你有一個又叻又靚女嘅高曾孫女。」
我:「…,我如果可以聯絡返五年前嘅自己,我一定會叫佢唔好多事千祈唔好㩒個download制…」
C:「如果五年前嘅你唔多事,咁應該而家嘅你都唔會聯絡到佢…唔係喎,唔得!你千祈唔可以阻止五年前嘅自己。」
我:「點解咁講呀?」
C:「你阻止咗自己嘅話咁我點算?我同你嘅故事會無晒,我可能繼續做緊男人嘅玩具,俾唔知邊個男人攪大咗個肚,讀唔成書唔會做到大學生…成為你眼中真正不知所謂嘅女人…」
我:「我…我會叫佢追妳…就算做妳隻兵都要死命保護妳…就算食幾多次檸檬都要守喺妳身邊…就算只會被妳當係一個死廢渣宅男…嗚嗚嗚嗚…」
C:「傻瓜你又喊乜鬼呀?重有呢,Stella又點算?」
我:「嗚哇哇嗚!」
C:「相信自己啦,神要你走到嚟呢一個位置一定係有佢嘅理由,而我都相信你有你嘅智慧去回應神畀你嘅考驗,我會一直陪住你。」
我:「乜…妳信神嘅咩?」
C:「唔信㗎,氹細路咋嘛。」
醜婦終須見家翁,傻仔Issac見高曾孫…
我:『請問,Icarius喺度嗎?』
I:『登凳!我彈出嚟喇!』
我:『我有個消息要同妳講,妳可以保持冷靜嗎?』
I:『咁睇嚟應該唔會係啲乜好消息。』
我:『的確唔係啲乜好消息。』
I:『你講啦,我都預咗,對我嚟講永遠只有一個好消息,就係我以後唔會再聽到你嘅消息。』
我:『…,是咁的,琋玟有咗我嘅BB…』
I:『…,原來這樣,我明白了。』
我:『妳咁冷靜嘅…』
I:『對我嚟講現實上無乜分別,其實我有諗過呢個可能性。』
我:『咁點解妳唔早啲警告我?』
I:『我…都唔知講同唔講會唔會有分別。』
我:『不負責任!』
I:『咁你呢!你同佢有路有無同我講過?你咪一撚樣自己亂Q咁嚟,我理得你係我邊個,我都係會叫返你做老而不!』
我:『Sorry囉…』
I:『嘻嘻,不過我有啲開心喎。』
我:『吓?點解嘅?』
I:『即係你鍾意琋玟,一定係覺得佢好靚女,佢又咁似我,你一定都係拜服喺我哋嘅優良血統之下,我就好似覺得,係琋玟幫咗我戀愛咁。』
我:『但係我傷害咗佢,而家我聯絡唔到佢…』
I:『呢個係你嘅事,我都幫唔到你。』
我:『冷酷的孫女…咁即係話你個仔身上面嘅基因同我脗合係因為…』
I:『九成九啦,我都懶得再對我自己基因…』
我:『但妳明明話你老公係我個孫…』
I:『無錯,歷史上嘅記載係咁,Stella係你老婆,呢樣嘢唔會變。』
我:『咁唔會…你個仔即係我系內嘅孫輩同高曾孫輩亂倫出嚟…雖然地球上所有人都係一個源…』
I:『嗯,睇落又唔似,如果係咁脗合度應該會高好多,同埋同系混種我個分析軟件應該會彈Alert。』
我:『Icarius,對唔住,我諗我會去搵Stella。』
I:『你去啦,我…放棄改變歷史。』
我:『係好似妳改變咗歷史,但所做成嘅結果就係妳今日嘅自己,一切都無變過,甚至乎可以話呢個悲劇嘅出處就係妳自己。』
I:『可能真係…我會諗其他辦法,呢段時間麻煩晒你,好似重累到你添,以後應該唔會。』
我:『唔緊要,我自己其實有責任嘅,我無可能去怪一隻唔知喺邊度拍翼嘅蝴蝶。』
I:『但係有一樣嘢想繼續麻煩你…』
我:『係乜?』
I:『喺我消失或者死之前喺度陪下我,我…需要你嘅支持,無論你當我係邊個…求下你。』
我:『唔使妳講我都會嘅,難得我孫新抱同埋高曾孫女都係一個淫蕩學生妹人妻姐姐,我點都陪妳玩落去嘅。』
I:『俾我見到你嘅話…我一定綁起你嚟姦,直至你精盡人亡,等你唔好遺害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