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arius做咗咁多嘢,最後竟然係一場空,我都唔知好嬲定好笑好;而且琋玟都可以話係比佢靠害,佢重好似事不關己咁;係嘅,雖然我哋兩個時空都係真實平衡存在,但當你永遠唔可以切身處地去到另一個空間,所有嘅資訊其實同故仔無乜分別,正如我聽到佢個仔俾國際社會通輯,捉到就隨時比死刑更難受我都係得個哦字,同聽賓拉登或者巴格廸達嘅新聞差唔多;所以琋玟大咗肚對佢嚟講根本就唔算一件事,佢十七歲就做咗人阿媽,老公喺政治旋渦中慘死,呀仔就發動恐怖襲擊嚟報復…的確…唔係一件事,而琋玟佢之後都無再搵過我,應該係心意已決…如果唔係Icarius咁多事幹…如果唔係琋玟佢講大話呃我安全期…如果唔係佢老竇老母要移民…無如果,反正唔係一件事,我只係幫手成就咗Icarius存在嘅歷史。
經過呢件事之後我活得好淡然,對女人好似失去晒興趣,反正有得食有得住返工睇住啲學生努力都已經好好;Cindy都有留喺我身邊,但我就無乜性慾同佢都做少咗好多愛,而佢都無太大反應…
Icarius講過歷史上Stella係我老婆,如果同琋玟件事嘅概念係一樣嘅話,應該無論我做乜或者乜都唔做呢件事都會成為事實,我已經認命,可以同Stella一齊都算係好好嘅歷史,雖則呢一刻我同佢嘅距離無比遙遠,我之前寄過幾份application去美國啲U都係無回音,可能係我份application letter寫得太廢,可能啲referee太無份量,可能咁啱人哋收夠學生唔使賺我錢,可能係我猶豫係咪應該要去搵Stella所以無搏命apply…反正我相信科學,相信歷史,相信佛系改變歷史。
佛系打定輸數,直至我五月嗰陣收到個電話…
吳:「喂,係咪Issac呀?」
我:「係呀,吳教授搵我乜事?」
吳:「我有個friend喺美國做professor,近排謦開佢話佢嗰邊一個華人都無,想搵人講句中文都難過登天,如果可以搵到個香港人做佢RA就好…」
我:「即係…」
吳:「你唔好開心住呀!佢間U嘅排名係我喺U開聲搵堆first hon嘅過去都未必有人睬我…」
我:「唔緊要!去做嘢定讀書我都OK㗎!」




吳:「去做RA要讀PhD㗎,無咁易幫到你…但佢間U嘅MSc Physics無乜人讀,如果你唔介意讀得辛苦啲同幫佢做下義工嘅話…」
我:「讀乜都無所謂㗎!但我Physics係minor都得?」
吳:「我唔知喎,我哋間U就唔得喇,出面嘅世界,好難講嘅,嘻嘻嘻,點都好啦,你都係話想過去啫,你咪睇下轉唔轉得返其他MSc或者再報PhD囉。」
我:「得呀!乜都無所謂㗎!」
吳:「咁我一陣email啲資料畀你啦,你照常apply就可以,我會叫佢mark起你份application…你去到真係要幫手先好呀,佢應該心目中係要個女RA嘅,你幫倒忙小心俾佢(口趙)。」
原來,呢個世界真係好多人想做老而不…
收到教授畀我嘅email,新罕布什爾大學,聽都未聽過…我第一時間唔係check佢世界排名,唔係睇佢campus有乜設施,而係開Google map睇佢喺邊。
我一望就好似中咗頭奬咁,原來新罕布什爾洲就喺麻省上面,距離MIT只係大約一百公里!都係唔好咁興奮住,有排都未開學,而且到時我搵唔搵到佢都未知…再睇睇先…公營洲立大學,全美排名一四幾…其實香港呢個彈丸之地真係好恐怖,連城市中嘅大學都排到世界頭五十,重有三大都一直keep得住,除咗星加坡呢隻怪獸之外實在無乜地方可以媲美到。
Cindy佢今年final year,呢個時間佢喺度為最後一個考試忙到一頭煙,返屋企之後就一直溫書,一來我唔敢打攪佢,二來我都唔係好知點同佢講好,所以就吽到上床瞓覺先。
我:「Cindy,我應該可以去美國讀書喇…」




C:「恭喜你喎。」
我:「無其他嘢講?就係咁…」
C:「哈哈,我好尊重歷史㗎喎,唔似得你同Icarius喺度亂攪一通…話時話,你個仔好似就出世㗎喇喎?」
我:「應該就係,如果我無記錯係女嚟…」
C:「琋玟一直都無搵過你?」
我:「無…」
C:「唔緊要啦,佢應該都會過得好好。」
我:「其實…同我一齊係咪一件好糟糕嘅事?」
C:「唔係呀,做乜咁講?」
我:「聽到我要走妳好似無乜反應咁嘅…」




C:「既然已經係歷史,做乜要執著呢?定係你想我將你切開三份送去美國同澳洲?」
我:「妳真係睇得開。」
C:「可能我已經揀咗一個對我嚟講最好嘅歷史路線呢。」
我:「歷史路線?打機咩…」
C:「就係人生同遊戲唔同,所有嘢都只可以揀一次,唔似得打機可以擦晒咁多個ending先收手,既然…我同你已經度過咗最刺激熱戀嘅一個禮拜,去過一次普通人點諗都想像唔到嘅Grad trip,好似兩公婆咁一齊生活咗年幾,可能我真係一個貪心嘅人,換下game玩都唔錯。」
我:「咁樣對妳嚟講真係好?」
C:「只要你過得好,我就會過得好。」
我:「呢個係乜嘢道理嚟?」
C:「量子糾纏囉,所以你去到美國要同我畀心機,然後搵到Stella,今次唔好再激嬲人喇,拜託你唔好四年後出現喺我面前增加我煩惱,如果Stella唔要你嘅話,唔好旨意我會收留你。」
我:「Cindy,我會唔捨得妳…」
C:「唔捨得我就喺去美國前好好珍惜我,咁樣就夠喇…」
我:「咁我哋做愛咯。」我摷咗個condom出嚟。
C:「你想做我男朋友呀?」
我:「我…都唔知,只不過我而家真係驚…雖然如果妳出事嘅話我一定會放棄去美國。」
C:「出事…唔俾我落咗佢㗎?生完就ending㗎喇喎,咁咪無得再揀game route,我怕悶死喎。」




我:「Cindy…生命嚟㗎。」
C:「講笑啫,妳估我真係唔驚呀,我一直好努力保護自己保護你㗎,嚟啦,我幫你戴啦。」
我:「唔該Cindy…」
C:「你話唔該女朋友吖。」
我:「唔該女朋友。」
C:「幫你戴套感覺好奇怪呢…我…可能拍得太多拖,喺感情上其實有啲detach,有時我會覺得,只要對方係一個正常人,對我好,係邊個其實都無乜所謂…不過呢,無論你當我係老婆,女朋友,情人,SP,甚至呃女同學上床嘅目標都好,我一直都覺得好開心,所以…就算你係Stella嘅老公,只要你重係你,重未跳出歷史,當我見到你就會好滿足。」
我:「我有時都唔知自己當緊妳係乜,係咪好衰呀…」
C:「唔衰呀,因為無論你當我係乜,你都真心對我,呢個係你嘅本性,而唔係你嘅選擇,如果你有一日同我講選擇我,我可能反而覺得失望;不如,最後呢幾個月我做你女朋友啦,好唔好?」
我:「女朋友會有乜唔同?」
C:「哈哈,我都唔知,因為我同你嘅關係早就undefine,女朋友係個名嚟嘅啫,插入嚟女朋友度先啦。」
我:「嗯嗯…舒服呀。」
C:「我今個月開始食藥啦你咁擔心,我都唔係好慣同你戴套做。」
就係咁,我好似有咗個女朋友,一個由老婆變成嘅女朋友;而靠關係同使橫手真係好有用,間U話咁快就答覆咗我,剩返嘅就係搞良民證,資產證明呢啲嚟申請VISA,橫掂都係我就順手開埋離岸戶口先,反正啲錢都多到係時候要開始manage下。
到咗六月尾…
Z:「鍾生同我講咗,今日係你last day?」




我:「係呀…下年去美國讀書,所以九月唔會再見到我喇。」
Z:「你個衰人!」
Zoe今日著咗件白色唔露膊無袖衫,灰色短短哋嘅裙,一下就擘大大髀坐咗上我大髀上面。
我:「冷靜啲啦…Zoe妳想點呀?」
Z:「最後一日,我要報復呀,你蝦咗我咁耐…」
我:「邊有蝦妳喎,我乜都無做過…」
Z:「無做過?你前年平安夜做過啲乜?我唔理呀!你今日好俾我玩埋先準走呀下!」
Zoe走去閂埋課室道門再上鎖,今次輪到佢困我喺度,請容許我再重申一次其實閂唔閂門都無乜分別。之後佢行過嚟挨住我張書枱隨手一抽就除咗件衫出嚟,我捉住咗佢隻手。
我:「Zoe,我有女朋友喇…」
Z:「吓?」佢O住嘴望我,乜我講呢句嘢有咁不可思議咩?
Z:「點解我完全唔覺嘅?」
我:「乜…有同無女朋友有樣睇㗎咩?」
Z:「都未至於好似你咁全無分別㗎…」
我:「只不過係有女朋友啫…」
Z:「幾時開始㗎?」




我:「上個月…掛。」
Z:「吓?你臨離開香港先嚟溝女,貪long D過癮?」
我:「所以…差唔多分手㗎喇。」
今次佢直頭好似見到外星人咁望住我。
Z:「你咁樣惡攪你女朋友?」
我:「係呀,都話我係壞人嚟,求下妳,妳唔好理我由我自生自滅啦。」
Z:「頂你吖,有女朋友都唔同我講,真係唔當我係朋友嚟㗎喎。」
我:「Zoe妳不如著返件衫先啦。」
Z:「做乜呀?驚呀?驚女朋友嬲嬲豬呀?」
我:「佢應該唔會嬲嘅…」
Z:「咁呀,我成全你啦,等你咁鍾意做壞男人。」
跟手佢一嘢就剔走埋個白色Bra,個A到B嘅微凸波波,呀,唔係…呢個size唔可以叫波,就個心口隔咗年幾又再見返,個樣無乜點變都係咁青春,好有一種別來無恙嘅感覺。
我:「Zoe妳唔好玩我啦…」
Z:「乜嘢唔好玩你呀,我今日就係專程嚟玩你!」
我:「妳收手啦,我唔敢望妳喇。」




Z:「望住我呀,你唔係話男仔最想玩嘅就係呢啲咩?」
我:「今日又唔係平安夜。」
Z:「補返囉,上年平安夜無陪你玩。」
Zoe佢今次非常爽快,踢走對鞋,一下就除走埋條裙加入面條黑色底褲,用一樣嘅姿勢坐咗上我前面張枱,擘大隻腳將腳掌踩落我張凳嘅兩邊。
Z:「喂…又唔係未睇過。」
我:「咁樣,唔係幾好意思…」
Zoe佢抱住我塊面夾硬抬高我個頭,直到我雙眼對住佢嘅下體為止…其實我年幾前真係好過份,為咗玩乜都唔怕死講真佢開始除衫就應該阻止佢啦。
Z:「Issac,我鍾意你。」
我繼續抬高個頭,直至望到佢隻眼為止。
我:「Zoe,對唔住…我無嘢畀到你。」
Z:「我無嘢要你畀我喎,你俾我試一次…可以望住你嚟摸自己就夠。」
佢開始伸隻右手去自己下體度摸粒陰蒂,就好似佢當年咁講,返屋企要諗住我嚟自慰…而我就…諗住佢射晒啲精入Cindy嘅身體。
我再一次企起身,兩隻手各撫摸佢一邊嘅心口,然後嘴咗落佢度,今次佢自然好多即刻就伸咗條脷入我個口,佢心口其實幾好摸,有一種叫做剛剛好有嘅感覺,再可以伸手指摸上去佢光滑嘅胳肋底。
Z:「嗯…嗯嗯嗯…嗯啊…」
我踢走對鞋,用右手解開個褲頭,東拉西扯咁褪咗底面兩條褲落隻腳再掃走,捉住我條嘢開始戳,唔知點解我覺得好興奮,可能我真係一個鍾意偷食嘅仆街壞男人。
Z:「嗯啊…我…好耐未畀男人插過…」
我望住佢擰擰頭示意唔可以,而佢都無再講啲乜,開始用手指指插自己,首先係中指,插插下佢再放埋無名指入去,佢嘅動作真係好激烈,睇得出有好多慾望之火喺度燃燒緊,有啲似Stella嗰種自慰。
我一路用左手輪流玩佢兩粒lin,真係好硬好企身,我哋都伸咗條脷出嚟互相舔對方,雖然我哋都只係喺度摸緊自己,但呢種感覺好舒服。
Z:「呀呀…啊啊啊啊吖吖!」
我知道佢高潮,聽到佢嘅呻吟聲我都即刻忍唔住射晒啲精出嚟,無刻意避開之下精液一下又一下咁噴落佢身體度,由對微波到啲陰毛都佈滿晒我一絲又一絲嘅精液。
Z:「哈哈…睇嚟,你都幾鍾意我喎。」
我:「鍾意又可以點…」
我除走埋我件衫,抱起Zoe,攬實佢嘅身體,任由我嘅精液好似漿糊咁喺中間黐住我哋嘅身體,Zoe用兩隻腳鉗住我條腰,兩個啱啱興奮完嘅性器官就赤裸裸濕答答咁黏埋一齊,我哋嘴完又嘴,互相咬對方嘅嘴唇同埋條脷,然後我又捉住佢右手嘅手指放入口度啜。
Z:「多謝你陪我玩喎。」
我:「點都要回報妳對我嘅心意嘅。」
放返佢落哋,當我哋身體分返開嗰陣,中間就好似一塊對摺嘅西多士俾人打開咁,認真一片災場,我同Zoe相視而笑,然後一齊抽咗幾張廁紙幫對方抹,不過由於已經壓到勻循晒再加乾乾哋,所以點都有啲漬留喺度,不過無所謂啦。
之後我如常同佢去咗太古food court食最後的晚餐,食完之後我哋無即刻分手,行下行下又出咗去西灣河海濱公園,不經不覺就坐返去琋玟喺我隔籬DIY嗰張凳上面。
Zoe佢拖住我隻手挨落我膊頭上面。
Z:「你女朋友係咪好靚女㗎?」
我:「都幾好咁嘅。」
Z:「佢好大波嘅?」
我:「大大哋啦,不過我都鍾意細波。」
Z:「佢會等你返香港?」
我:「應該就唔會喇。」
Z:「咁做乜要開始?」
我:「我都唔知。」
Z:「你真係好稀奇古怪。」
佢放咗隻手上我褲襠度摸,我好快就硬咗,佢見無乜人就解開我粒鈕拉開拉鍊攞出嚟玩,Zoe個樣真係好姣好得意…然後佢烏低身含住我下面,好舒服,我就喺領位度伸咗隻手入去揸佢個波。
我:「Zoe,我真係好鍾意妳對波!」
Z:「平到咁你都鍾意,都黐鬼線嘅。」
我:「如果第時再無細波俾我揸,一定就會諗起妳。」
Z:「咁樣俾人讚真係好奇怪…不過你下面好硬,應該唔係呃我。」
我一路揸住佢一路吹多兩分鐘到,就再一次射晒啲精畀佢,而佢都即刻毫不客氣咁吞晒落肚。
Z:「嘻嘻嘻,以後一定要記住我呀…」
我:「放心,我會用成世嘅時間嚟後悔點解唔同妳做愛,當我唔覺意咁諗起妳,就會射畀妳。」
Z:「係至好呀,使唔使再感受下我嘅身體?」
我:「唔使啦,已經喺心中…係呢,妳做乜…鍾意我…」
Z:「鬼叫你平安夜咁對我。」
我:「所以妳就年幾無拍過拖?」
Z:「一啲啲啦,當我諗住返工可以見到你,我就無乜識男仔嘅衝動,不過你可以放心,由聽日開始我會好努力溝仔㗎喇。」
我:「一定要識個好過我嘅男子呀。」
Z:「當然啦,你都混吉嘅。」
我:「原來妳都知我混吉…」
Z:「不過如果你唔混吉我又點會鍾意你,可能做幾次已經完咗。」
我:「我唔明…」
Z:「妳女朋友可以俾你混吉真係好幸福。」
我:「希望係啦。」
Z:「好喇,都差唔多時候,唔使送我喇。」
我:「咁…好啦。」
Z:「呀,我重可唔可以搵你㗎?」
我:「搵我…做乜喎…」
Z:「問你數囉。」
然之後我同佢喺公園分開各自返屋企。
我:「Cindy,我同Zoe講咗bye bye喇。」
C:「咁呀,射咗幾多次精?」
我:「點解妳咁覺得…」
C:「因為你有你風度囉。」
我:「兩次…妳可以放心,唔會搞大佢。」
C:「你重敢咩?不過其實唔關我事,你多幾個仔女頭痛嘅都係你自己,係呢,咁佢開唔開心?」
我:「應該都OK…開心嘅。」
C:「咁就好,你又諗住點同我講bye bye呀?」
我唔識答佢,只係識瑟縮喺佢心口抱住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