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追釋出,感謝。

我…我知呢首…係陳慧嫻嘅歌…至於歌名…我…真係唔知…呢首歌嘅感情…係唱到入骨…當我聽到…原諒今…宵我告別了,我唔知點解,隻眼滴咗滴水出嚟…
點解會咁?邊有人陀住個B聽啲咁嘅歌,就連入面嗰個都聽到喊啦…我唔再理佢間屋係點,出去攞返起部iPad跳落下一首歌,好哋哋…點解要聽啲咁嘅歌?
「今日 你同我天各一方 你有你嘅生活
我繼續我嘅忙碌 但假如有一日
我地真係喺路上面 偶然咁撞倒
我地會點下頭 問候一下
然後已經唔知講乜嘢好。
因為你會發現 我已經改變




正如我可能 唔再認識你,
但係咁其實又有乜嘢關係呢?
我只係知道 喺呢一剎那 我係想念你!
誰令我能情深一片 令我輕柔如水清澈
令我心靈回復恬靜 令我拋棄內心牽掛
重拾往年純潔美夢 讓我心靈重得安慰
讓我安躺月下」
Stella…妳究竟發生乜事?
「每一天仍懷念你 懷念這餐室中等你
你愛說愛笑愛與我同回味




你此刻沉沉睡了
留下我淒愴呼叫
我縱說最愛你都不知曉
垂著無言倦眼(你攰啦)
心只想你可能仍再返(瞓啦 唔好再想住我啦)
想你從無改變 再渡這一晚
(我永遠永遠都唔會再返嚟
你一定要嘗試習慣渡過每一個孤獨嘅夜晚)
不懂如何習慣 驅走心裡苦雖然短暫
當你(我)長離此間便告別浪漫」




係張麗瑾同阿旦原版嘅留給最愛的說話…我個腦已經再諗唔到嘢…
「一陣叫聲 無力地吶喊
請聽我講心底那份愛
不管一切呈示你一看
原諒我 我的衝動 怎可再忍耐
可會令 令到你痛苦
我不願事實會這樣 你使我瘋瘋顛顛
一張臉朝晚難忘 然後每次見你
使我心震盪 始終不知
不知你心意如何 每天獨自暗盼望」

「但願栽花可以忘掉傷感
季節變遷了 始終不改我心
但願你未在人生中消失 抹掉眼淚為你再等
時日秒秒細緻像塵




仍為你記錄了在何年何月與日
曾是愛過便叫人興奮 縱讓折磨的心 等了又等
愛著你 掛念你 渴望你前來和我接近
花也哭 花亦笑 似在說 無望也不要緊
我願意 有日會 一覺甦醒這夢會變真
你若有日回來 重生多可愛
盼為我 親這心 深深去吻」

「原諒話也不講半句 此刻生命在凝聚
過去你曾尋過某段失去了的聲音
落日遠去人期望 留住青春的一剎
風雨思念置身夢裡總會有唏噓
只求望一望 讓愛火永遠的高燒
青春請你歸來 再伴我一會
若果他朝此生得可與你 那管生命是無奈




過去也曾盡訴往日心裡愛的聲音
就像隔世人期望 重拾當天的一切
此世短暫轉身步過蕭剎了的空間」

「風 帶著微笑輕吹
天空裡雲偶遇  難忘是當天你
那默然的相醉
心 印下微笑的影
天天去回味  迷人是一剎那
再回頭已是沒法追
看著看著你來來去去
彷似彷似彩雲散聚
哪日才可 哪日才許
再共你相遇」





「不管為何 沿途如何 它都長流
鐵和石也可割破 這是過山的河水
它奔前 流流流 不管蹉跎
為流入滔滔大海 方會安心而存在
不管為何  沿途如何 它都長流
我懷內那些愛 也像這一江河水
永為你 也永向你一生奔流
現時昨天將來 都也因你而存在
若你雙眼是深海 你已經浸沒我
誰令我現能去愛 你已否知道麼
我感激我們遇見 在今生像河與海
你那臂彎融會結合我 盛我在內
若有天要被分開 我遠山也踏破
尋辦法又流向你 你會否等我麼
你可知每凝望你  便彷彿像河看海




你那暗湧如在叫喚我 喚我入內
怎可不奔向你」
呢首我知…係蔡齡齡嘅細水長流…點解我知…因為2012年…我係小學生…當年重會睇電視…聽到佢自殺嘅新聞無綫就播呢首歌,呢個歌單究竟係乜嘢事?到底有幾掛住香港…幾掛住…先會全部係呢啲歌…
「最美一幕 還未閉幕 最闊的路在塵世遠方
最好知己永在身旁 聽我講 我從不說謊
我想相聚 誰便再聚 我想歡樂便隨意去追
我想相信我做得對 想到人極疲累
我自信有日如願 縱使天高地厚 仍被我逆轉
假使一生會沒了沒完 總有日會如願
當結局未揭穿」

「點起火一堆 月夜沒有睡
靜靜在深夜 灑過絲絲雨水
我怕會失去 你說不要睡 分秒願可共對
若是沒顧累 為何又灑淚
命運若真的 可以癡心永許
那怕有心傷 那怕風與浪 一切亦可面對
誰愛我愛得真 怎會一點也不知
誰個會有一天 沒有心事
情意若延續心生歉意 癡心與夢不可同時
若你令我死心 離別更輕易
你若明白今天我已 偷偷放下千般愛意
莫說為你犧牲死也願意」

「世事往往係好奇怪 我愛過你
你又愛過我 但係點解呢種感覺
唔能夠係同一時間出現
而要一先一後咁湧現 係我哋心裡面
不過咁都好 我地都可以係對方嘅心裡面
留下一個美麗嘅影子 俾我地偶然去懷念一吓
風飄過捲起飛花幾遍 風過後勾起一串紀念
無論以前是愛是憐 仍是那麼艷
今天再共你風中相見 憶往事彷彿一個轉面
懷念那時歡欣的一剎 誰可相愛千萬年
情話都恐怕說沒完 重提起你默默無言
難復再相親 難復再相戀 所欠是機緣
唔駛為過去惋惜 世事就係咁架勒
有啲嘢明明以為得到嘅 但系始終都得唔到
有啲嘢系千辛萬苦之後得到 又會覺得不外如是
又甚至系得而復失 與其系咁 倒不如擁有一份美麗嘅回憶 一個永恆嘅盼望 咁咪重好」

一首我完全未聽過,應該好舊好舊嘅歌,有一半嘅時間係一個男人喺度讀白…真係…好苦好苦,可能由於我開得太大聲,聽得太專心,到我突然感覺到嘅時候,道門已經打開咗Stella行咗入嚟,佢好似喺度望住我,又好似唔係喺度望住我咁,隻眼好紅好紅。
我即刻想㩒停首歌,點知我唔熟Apple機變咗㩒返去第一首,周慧敏嘅最愛,呢個時候Stella嘅兩行淚水已經無聲咁流咗出嚟滴到落下巴度,手上面嘅外賣紙袋亦都應聲跌咗落地。
我行咗埋去攬住Stella,佢成身都好熱,塊面好紅,我好快就感受到成個心口都係佢嘅熱淚。
「潮汐退和漲 月冷風和霜
夜雨的狂想 野花的微香
伴我星夜裡幻想 方知不用太緊張
沒法隱藏這份愛 是我深情深似海
一生一世難分開 難改變也難再
讓你的愛滿心內 讓我的愛全給你
全給我最愛 地老天荒仍未改」
我:「Stella…無事,我喺度…無事。」
我摟實佢個背脊,另一隻手摸摸佢個頭,佢成個人虛脫咁挨落我身度,一粒聲都無出過,但我就已經全身都濕晒。
我:「Stella,我愛妳。」
一句我講過無數次,但今次好似係第一次valid…
S:「嗚嗚嗚嗚哇哇哇哇哇哇哇!」
唔掂…再咁企喺度就連我都會累低,我已經開始餓到四肢無力,結果我用埋最後一口氣抱咗佢去梳化上面,Stella佢瑟縮喺我大髀上面埋咗個頭落我個肚上面不停咁喊…點搞好…我即刻㩒停埋茶几上面部iPad,如果唔係就真係會變滂沱大雨中的戀人們…
Stella而家係MIT嘅PhD學生,不過讀書以外,可能佢其他嘢同一個細路女無乜分別,呢一刻嘅佢就同中六嗰陣俾我發現佢喺自修室偷偷自慰時一模一樣,拜託…唔好歇斯底里…妳個肚入面有嘢㗎…
我:「Stella,無事,唔使喊,我喺度。」
隔咗成十分鐘佢先冷靜返,但就仍然緊緊咁攬實我條腰,點解佢會咁慘,究竟發生咗啲乜事…我…有無能力幫到佢…
S:「你嚟搵我…Issac…」
佢擰咗塊面上嚟望住我,一副絕望嘅樣令我錐骨痛心,點解…我會拖到而家先嚟搵佢。
S:「點算…」
我又點會知點算…發生乜事我都未知道,不過呢一刻我就係有一種衝動,搏一搏啦…雖然唔知道佢需要嘅係咪我,不過就算唔係…呢啲都係小事嚟,攪大咗人哋個肚再激走埋人哋都係咁咯…
我:「Stella,我以後都會喺妳身邊。」
S:「但…但我個肚…」
講講下佢又想喊返出嚟,我惜咗落佢嘴度,一開始佢有啲生硬,但好快已經擘大返個口,我伸條脷入去過咗陣佢條脷都出嚟迎接返我,好懷念嘅感覺,再一次同佢水乳交融,始終佢都仍然係我嘅女人。
S:「Issac,我對你唔住…」
我:「邊係呢,只要妳無事就好。」
S:「但…但係我…」
我:「好喇,唔準講,我哋食嘢先,食完先再算。」
我行返去門口前面執返起個外賣袋再搦返去梳化前面,攞咗兩盒食物出嚟,原來係Spaghetti Bolognese;對唔住,唔係我英文叻咗或者想西化,只不過過到嚟每一隻字都係英文就會自自然然講咗英文,呢兩兜即係肉醬意粉。
S:「對唔住呀,攤到凍晒添…使唔使整返熱?」
我:「唔使…咁樣啱啱好,唔會辣親口。」
或者大家可能唔會信,呢個世界真係會有PhD攞盒鍚紙兜放入去微波爐叮,而且我已經餓到傻咗,就算結冰都一樣食得落。
S:「你做乜食到喊呀…唔開心呀?」
我:「唔係…有嘢食…太開心…」
S:「你睇你…件衫都係喇。」
反正都濕晒,加滴肉醬汁又有乜所謂呢。
我:「Stella,可以同妳一齊食嘢…太幸福。」
五分鐘唔使一盒意粉,差唔多啦,同中學時期嘅我打個平手,基本上以前打機PvP個匹配同選角時間已經夠我解決一餐…
相反Stella佢只係食咗半盒就放低咗,個樣重係一面憂心忡忡咁。
S:「你…做乜搞人哋部iPad喎…」
我:「用得呢個密碼,唔係就默認咗俾我access?」
S:「…」好少可可以喺佢面前講嘢咁有說服力。
我:「咁如果唔搞嘅話妳會點?一直瞞住我?」
S:「咪叫你返去囉…」
我:「點解妳要咁傻?做乜咁對自己?」
S:「你都唔明!我根本就無面目見返你!」
我:「無啲咁嘅事!係咪有男人蝦妳?」
我講完之後又諗起琋玟,個心又痛多一截。
S:「蝦…又唔算嘅…係我自己攞嚟衰,係我蠢。」
我:「點會呢…但係,佢就咁不負責任?有無咁離譜?」琋玟,我至少想經濟上照顧返妳兩母女,但我知我咁講都好唔要面,錢喺我嘅世界根本就唔值錢…
S:「都唔算嘅…我講完之後佢即刻就滙咗兩萬美金畀我,係我自己唔捨得…」
我:「佢係乜嘢人嚟?而家喺邊?」
S:「佢都係我間U嘅PhD學生,啱啱畢咗業,已經返返去台灣。」
我:「咁都係返台灣啫,點解要咁狠心,PhD都讀完經濟又唔會有問題,佢係花花公子嚟?」
S:「唔係,佢台灣…一早有老婆…」
我:「點會咁…妳唔係瞭解咗人哋先一齊㗎咩?」
S:「咁我蠢吖嘛,你知㗎!我叻就唔會日日同你嘈分手,唔會走去同鍾文偉一齊啦!由一開始,我就已經係做乜錯乜…」
講錯,Stella…我同妳其實係不遑多讓,無分軒輊。
我:「好,好,好…無事,唔好再講,唔緊要…」
我哋都靜咗,我拖返住佢隻手,一切已經成為歷史,再去研究都無結果。
S:「畀返部iPad我呀。」
我:「Stella,唔好再聽嗰啲歌喇…」
S:「我有一首歌想聽。」
我望一望佢手上部iPad,林珊珊,也許當時年紀少。
「也許當時我們年紀小
也許因逃避人前嘲笑
也許通通都錯了
其實愛情是太少
其實一直我仍然心癡
其實依然願重頭一試
其實不死的愛意
唯願你能儘快知

*唯願再和你天天都一起
唯願今次盡情再不顧忌
唯願跟你闖的天與地
踏每一步懷著趣味
懷著熱情道出此心聲
懷著希冀望能再相認
懷著一個不改的決定
在我心裡面 唯獨這段情(唯願這段情。)

唯獨你絕對明瞭此心
唯獨你留下難忘的吻
唯獨你始終對襯
唯願再尋夢更深*」
我同Stella喺張梳化上面不停咁嘴,嘴完又惜佢耳仔,惜完又啜佢條頸,唔知有幾耐我未試過咁幸福,首林珊珊喺度不停咁loop,真係好浪漫。
多謝Cindy妳支持我嚟美國搵Stella。
多謝Icarius妳放棄改變已成定局嘅歷史。
或者我已經錯過好多,或者呢個唔係最合適嘅時間,但如果我今日無出現喺度嘅話,我一定會後悔,無以復加,後悔到想殺死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