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k釋出。

我:「Stella,點解妳會識咁多呢啲歌嘅…我以前都完全唔知,妳好似無乜聽歌㗎?」
S:「因為…一個人喺美國好悶,所以就多咗聽歌囉,本身我只係成日聽最愛同埋雨中的戀人們,但我次次聽完YouTube就會推送啲相關嘅歌畀我,咁我覺得啱聽就加落個list入面,久而久之咪搞成咁囉。」
我:「喺美國開唔開心呀?」
S:「喺度讀書其實好開心,但就只限讀書囉…咦,係喇,你係嚟…旅遊嘅?」
我:「我係嚟搵妳…」
S:「唔係呀,我指你張Visa。」
我:「我其實…都係嚟讀書…」
S:「你為咗嚟搵我所以讀書?咁你喺邊度讀?」




我:「新罕布什爾大學。」
S:「喺邊㗎?」
我:「咪喺新罕布什爾洲囉。」
S:「喺邊度嚟㗎?」
我:「咪麻省上面囉,妳無周圍行下咩?」
S:「無呀…我覺得去到邊都係咁,我基本上無離開過波士頓咁滯。」
我:「咁以後我哋…一齊讀書…係喇,妳有咗…會唔會影響學業?」
S:「咪放產假囉,重細咩,PhD無人理你㗎,你有辦法嘅鍾意喺屋企research都重得。」
我:「咁之後點?」
S:「之後就…到時先算啦。」




我:「嗯。」的確,我都唔知可以點,請工人?
S:「係喇,Cindy佢點…」
我:「Cindy佢…都係咁囉…」
S:「我係問你走咗咁佢點呀!佢知唔知道你過咗嚟搵我㗎?」呢兩個女人乜關係…重緊張過我。
我:「當然知啦…係佢叫我過嚟搵妳,重陪咗我半段路程…」
S:「咁你有無搵佢?佢知道你搵到我未?」
我:「未呀…呢幾日我好忙,唔記得咗搵佢。」
S:「作死你呀!你係咪想擔心死佢呀?喂,快啲話畀我聽佢電話幾多號啦…」
Stella佢換咗電話同美國號碼,所以一直都聯絡唔到佢,佢又無入我哋contact,而佢竟然連Cindy個手提號碼都唔記得…入完之後佢竟然即刻video call Cindy,呢一刻,我好似有啲尷尬,唉。
C:「嗯?係咪Issac?哇!Stella!係妳!」




S:「Cindy!我好掛住妳呀!妳過得點呀!」
既然咁friend,點解要消失年幾,我真係諗唔明…我望住Cindy坐喺我屋企張電競椅上面,個姿勢應該係半攤半坐,兩隻腳放咗上keyboard tray度,呢種感覺真係熟悉得嚟又好陌生。
C:「我當然好…喂!Issac條PK仔呢?」
我:「我喺度…做乜呀?」我郁咗個頭埋去鏡頭。
C:「我作死你呀!Stella隻眼做乜紅晒㗎?你對佢做咗啲乜嚟呀?使唔使我飛過嚟處理你呀!」
我:「我…我…」
咁長篇…又唔知Stella佢點諗…點解釋喎…
S:「唔關佢事,係我自己事…呀,妳而家喺Issac屋企?」都好明顯呀,唔好扮唔認得啦。
C:「乜嘢佢屋企呀,而家係我屋企,條友仔阻鬼住晒,我趕佢過嚟美國我就可以霸晒呢度!」
都係嘅,畫面上嘅佢著住件闊賴賴嘅Tee,突住兩粒點,大半對波走咗出嚟,睇怕下面分分鐘得條底褲甚至係無著,不過嗰度本身都係佢半個屋企嚟㗎啦,而佢咁嘅打扮我同Stella都一早習慣。
S:「但係佢過咗嚟…咁妳…」
C:「Stella,我應承妳睇住佢,已經捱咗年幾喇,唔想再對住呢條友仔,而家無穿無爛將佢交返畀妳,以後就辛苦晒妳…」
S:「咁妳咪得返一個人喺香港…」
C:「乜嘢一個人,呢啲麻煩友對多陣都盞自己激氣,我就受唔嚟,Stella妳好脾氣啲係妳先頂到,我容乜易就搵到件好過佢㗎喎。」
S:「Cindy妳咁益我…對我真係好。」




C:「梗係啦,我咁愛妳,惜返啖先!」
S:「嗯,啜啜啜…」
雖然…我都知佢哋之前親蜜到乜嘢咁,攬住一齊瞓重互相指插,唔知嘅真係會以為佢哋係les嘅…雖然應該唔係;但女人真係好犀利,明明無聯絡年幾,兩分鐘唔使就可以back to the future。
C:「Stella,我想同妳謦欬,唔想條友仔偷聽。」
Stella佢望一望我,咁我就當然點頭。
S:「咁我入房同妳慢慢謦。」
總算又過咗一段歷史,每當度過一段時間,未來就會寫入歷史,命運同歷史,根本就係同一樣嘢;行到嚟而家,都係咁啫,好少事,無問題。
我當然完全相信Cindy,甚至於Stella,因為Stella會諗埋一邊又唔知做出啲乜…所以俾Cindy同佢單獨溝通下我係絕對放心;反正每當呢兩個女人一黐埋,我就好似攝唔到入去咁。
我:『Icarius?』
I:『嗯?』
我:『歷史已經發生咗,Stella有咗BB…但唔係我嘅。』老實講我唔係太想討論呢樣嘢。
I:『明白,其實你唔使同我講都得,我已經睇通咗,你顧掂你嗰邊就得,雖然我唔識得Stella同Cindy,但喺你口中都知道佢哋係好女仔,你唔使理我㗎喇,好好睇住你身邊嘅人。』
我:『妳開始咗行動?』
I:『我追蹤緊啲同頻電波,睇下搵唔搵到邊個方位有控制裝置嘅跡象。』
我:『Icarius,妳危唔危險,我都會擔心妳。』




I:『危險都無辦法,我生於呢個年代,遇到咗呢啲事,我都要去處理,我過一排可能要搬去第二個地方…放心啦,我都會同你講嘅,但…如果有一日我突然音訊全無,你唔使傷心或者難過,因為每個人都會有咁嘅一日…』
我:『話雖如此…』
I:『正如你都已經香咗啦!死人頭老而不!哈哈哈!』唔好再惡攪我得唔得,妳遺傳邊個㗎…
我:『總之妳小心啦,妳講過妳嗰邊科技有咁多虐待人嘅方法,死唔係最難受,我唔想妳受苦。』
I:『我放咗隻山埃牙喺口㗎喇,必要時應該無乜痛苦…』
我:『希望妳搵到解決問題嘅方法啦。』
I:『你顧掂你自己先啦,識埋咁多女人,遲啲又要湊小朋友,睇怕你好快就會唔記得我啦。』
我:『點會呢…呢所有嘢都係妳帶挈。』
I:『哈,惡啦,識得怪返我,好囉,係我錯,自以為改變到歷史,最多到時教返你湊仔喇。』
我:『咁…都好嘅。』
I:『希望我到時重記得你啦,如果出到去,我應該要搵個男人同我做下愛先,哈!』
我:『都…正常嘅。』
I:『咁係吖嘛!你都食咁多女,我成世人淨係畀你個…吖…唔係,係Stella個孫屌過,好唔公平囉,如果真係要死,死之前點都要試下啲刺激啲先…』
我:『唔好玩出禍就得…』
I:『多得你啲死人小說囉!一開始係止癮,點知越睇越中毒…』




S:「Issac,你同邊個chat緊?」
死火,顧住諗Icarius呢個不知所謂嘅女人,專心到Stella行咗出嚟露台搵我都唔發覺。
我:「我…我…實在唔識解釋…」
S:「唔係啲普通嘢嚟?」
我:「一啲都唔普通…」
S:「係關於你隻App嘅?」
冰雪聰明嘅佢好似一眼就望穿咗咁。
我:「係…無錯。」
佢個樣好似呆咗咁,但我知佢喺度諗緊嘢。
S:「呢樣嘢…關唔關我事㗎?」
我:「咁就…都係關嘅…」雖然已成定局。
S:「我如果知道咗會唔會搵嚟煩?」
我:「嗯…都可能會。」
S:「Cindy知道呢件事嘅?」
我:「嗯,佢係知道嘅。」




S:「咁,我唔理你喇,我睇多陣書就瞓。」
我:「欸…Stella…咁,我今晚…」
S:「你今晚做乜呀?」
我:「咁我留喺度㗎喇…」
S:「你重有地方可以去到咩?」
我:「放心,無,我會一直留喺度。」我攬住咗佢。
S:「喂!咪住!你聽日使唔使返學㗎?」
我:「吓…應該無堂…都無乜所謂啦…」
S:「點得!咁辛苦過到嚟點可以走堂?」
我:「畀錢買個MSc啫…我又唔係妳…」
S:「唔準咁呀,畀錢嘅就更加唔可以嘥,後日要返學喇掛?」
我:「要呀,不過唔知啲交通就唔就到時間。」
S:「得,一個州咋,我車你去返學啦。」
我:「過百公里㗎喎…」
S:「咁咪好,可以陪你耐啲。」
Stella…希望今次我哋兩個傻瓜可以相安無事喺度一齊生活啦,不過無論點都好,就算妳嬲,妳趕我走,話要同我分手,我都會厚住面皮咁留喺度㗎喇,我唔會再做歷史上嘅罪人。
Stella走咗去睇書,嗯…真係唔明點解可以咁勤力,雖然一直都係咁…而我就走去洗衫,因為我係無衫換,洗走Stella啲淚水我都有啲唔係好捨得,但我唔可以再俾佢喊,同埋我順便要沖涼;呀,同埋重要…
我:『Cindy…Stella係咪同妳講咗乜情況喇?』
我知Stella唔介意,但我想有個私人嘅思考空間。
C:『嗯,大概啦,應承我,要好好照顧Stella知唔知,唔好令我失望,如果你夠膽一個人返香港我保証你無屋企返。』
真係好糾結,呢一刻嘅心情我重複雜過喺成田機場同佢分別…不過我知道我再講啲乜都係多餘。
我:『放心,我知道點做。妳呢幾日過得點呀?』
C:『好地地,咪搵緊工咁囉…不過,無乜動力,又有大屋住,有電腦玩,哈哈哈,好頹呀!』
我:『Cindy,我電腦枱最底格櫃桶放咗好多game盒,最底嗰層啲盒唔係放game,係現金嚟,如果妳有需要嘅話…』
我都知好無謂,但我只係做到呢少少嘢。
C:『低B仔,我一早就知啦…』
我:『咁…就實在太好。』
C:『我連你部腦邊個folder放AV都知呀,使唔使send返過去畀你呀?不過都係唔得,Stella見到可能會忍唔住斬死你,我唔想你死住,哈哈。』
我:『咁清楚呢啲嘢嚟做乜…』
C:『點知你有無收埋其他女人?到時出事又搞著我,唔想幫你manage呢啲嘢。』
我:『放心,唔會再發生…呀,重有另一樣嘢,妳…無同佢講琋玟嘅事㗎可?』
C:『傻嘅咩?呢啲有機會激到Stella流產嘅嘢我絕對唔會做囉,就算想殺咗你都有其他方法;喂,我要忙喇,唔得閒理你住,記住鏟message呀。』
沖完涼,我其實無衫換,條褲出咗街成日都無可能著住嚟瞓,話雖以前經常同佢赤裸朝夕相對,但好歹都過咗年幾,點都有啲唔慣;我打開咗條門罅望下Stella喺出面做緊乜,點知佢已經喺門口一絲不掛咁望住我。
S:「Issac,抱抱。」
呢個女人唔讀書嗰陣,有時傻下傻下真係好可愛,於是我就打開道門出去抱住佢,比起之前佢好似多肉咗,同埋唔再村姑成熟靚女咗,我摙落佢個pat pat度,好軟好滑好舒服嘅觸感;唔知點解唔使五秒鐘我下面就硬咗起身頂住咗佢個肚。
我:「幾多個月呀而家?」我摸住佢個肚講。
S:「四個幾喇…」
四個幾…即係四月受孕…下年大概一月…
S:「Issac…你真係唔介意?」
我:「唔緊要,只要妳重係妳就可以…至少…個BB唔係金髮碧眼,咁佢都唔會有認知障礙。」
S:「其實…BB個爸爸唔係衰人嚟。」
我:「我…都無怪佢…係擔心妳俾人傷害啫。」
S:「我哋入房再講吖。」佢拖咗我入房。
我:「但係得一個枕頭…」
S:「做乜呀?同我share一個枕頭好難為你咩?」
我:「咁又唔係…」
S:「聽日自己去買啦,我都唔想你啲二氧化碳焗親我個B。」
之後佢就同我講返呢年幾大概發生咗乜嘢事,簡單嚟講就係佢嚟咗之後雖然讀得好開心,但一個人始終都係寂寞,而且每一日都好掛住我,佢好想努力忘記我,於是差唔多每日由朝到晚都喺U度做research,久而久之佢搞到個人抑鬱咁滯,雖然佢好硬淨學術上嘅嘢無乜太大影響,但係佢個樣始終都係呃唔到人,重令到一個同佢一齊做嘢嘅台灣仔師兄擔心佢…其實真係無乜嘢,初頭佢哋都係一齊去食下飯行下街周圍玩下,但熟絡咗之後就開始親蜜咗啲,不過都只限精神層面上,兩個人會flirt下,謦下密計淫嘢,最多都係抱下;當然嗰位師兄一直都無講自己status係點,反正一個人在外哋有少少呢啲需要大家都明,唔使下下講晒出嚟咁鶻突,只要唔好玩爛條底線就得。
直到嗰位師兄PhD畢業要同佢道別,Stella一時忍唔住就抱實咗人哋重捉埋人哋返屋企,平時又完全無諗過要做嗰啲嘢所以當下乜安全措施都無…
都唔使我講啦,PhD係好鍾意放鍚紙兜入微波爐叮,而家大家都信啦,係咪?
我:「一次就中咗奬?」
S:「係…」
有啲想問佢做乜唔食事後丸,不過而家問嚟都實在無意思,而且除咗讀書之外佢做嘢都唔多合邏輯嘅…但係我又再一次懷疑自己係咪不育,成四年時間我梗係有試過危險期中出佢啦,本身諗住出事咪成世對住佢,但就係一直都無事;我諗…琋玟佢唔會用啲咁嘅嘢嚟呃我掛?如果唔係Icarius喺度,我可能真係會認為琋玟用啲咁嘅玩笑嚟惡攪我;定係…我粒睪丸喺上年先發育完成開始用得,以前嘅其實係空包彈嚟…
S:「放心啦…佢都唔開心咗好耐…有好好反省,我已經同佢講清楚唔會要個BB,從此喺佢生命入面消失。」
我:「妳呃佢…諗住自己承受晒?」
S:「我無呃㗎…當時真係諗住…但去到醫院申請嗰時填填下表突然唔捨得,所以咪…」
我:「妳唔怕影響生活同將來咩?」
S:「咁我計過自己其實有能力照顧到佢,而且,第時有個BB陪我咁我都無咁悶吖嘛。」
嗯,Stella嘅邏輯的確唔係個個明到。
我:「但妳始終都有一日會畢業…會返香港…」
S:「咁人哋諗住你已經有Cindy吖嘛。」
我:「…」到底呢兩個女人係咪想將我當人球踢。
S:「嗱,你而家後悔都重嚟得切㗎,唔好話我迫你食死貓。」
我:「嚟唔切喇,我已經應承咗Cindy,我唔想俾佢分屍。」
S:「個衰妹…」
我:「呀,想問下,係咪仔嚟㗎?」
S:「係呀…你點解知嘅?」
我:「我…就係知道咗,我諗…佢第時一定好叻。」
S:「無所謂啦,太叻都未必好。」
如果我無記錯,Icarius講過呢個仔會成為跨國科技巨企嘅高層,希望佢唔會好似Steve Job咁短命啦,不過應該唔會,佢六十歳重要有第二春…
我:「咁我好似都幾著數,無端端有個雙重PhD基因嘅小朋友,睇嚟唔使我點費心…」
S:「咁…到時出世紙我落…你名㗎喇…」
我:「唔落我名重可以落邊個名?」
S:「…,老公…」
呢兩隻字聽Cindy講過好多次,Stella嘅話真係好似第一次,咁既然我都應承咗…
我:「Stella,我哋係咪要結婚?」
S:「唔急吖,呢度啲人都唔興結婚嘅,我信你唔會走咗去,嘻嘻…但,我都唔知點同父母講好。」
我:「妳幾時要再返香港?」
S:「我上年暑假同今年新年都返過,佢哋好似唔係太想我浪費機票錢,我諗…生埋先再返啦。」
我:「妳返香港都唔搵下我…」
S:「咁人哋諗住…唔講喇。」
如果佢搵我,可能就唔會發生琋玟嘅事。
S:「喂…想唔想?」
我:「想唔想乜?」
S:「老公…要我講到咁明?」
我:「妳…得唔得㗎…會唔會危險…」
S:「我讀邊科吖,你質疑我?我都唔會咁惡攪自己呀下?」
我:「我點知喎…BioMedic讀呢啲㗎咩?」
S:「咁常識都知呀!」講起常識就真係…
我:「鹹濕妹!」
S:「係呀!係鹹濕呀,今次我咪衰鹹濕囉…」
衰鹹濕…我何嘗唔係吖…不過可能…我呢世都唔會有勇氣講佢知我發生嘅事;妳與我如此相似。
我:「妳都唔係好鹹濕啫…」
S:「我同Cindy邊個鹹濕啲?」
我:「做乜無端端提佢喎…」
S:「咁而家人哋唔撈咯,咪唯有我抵諗啲接手囉。」
我:「關乜事喎…」
S:「如果你第時重有機會,都可以同佢偷食下嘅,不過呢…Cindy就一定會報串畀我聽㗎喇!」
Stella…Cindy…
S:「喂!幾多日無射精呀?」
我:「六日?七日?我都唔記得…」
S:「諗住儲滿佢先嚟一次過畀晒我?」
我:「無呀…又jet lag…環境又唔同咗…啱啱幾日好多嘢搞,所以咪咁囉…」
S:「梗係Cindy縱到你飛機都唔再識打。」
我:「妳當我哋係乜喎…」
S:「放心,我唔會輸比佢嘅,嘻嘻…做乜咁望住我呀?屌唔落大肚婆呀?」
我:「唔係呀…粒lin lin好得意。」
S:「有乜得意喎…你啲愛好真係古怪。」
Stella佢坐咗喺我大髀上面,但就無身貼身,大咗肚嘅佢對波當然就跟住一齊大,F?G?唔知呀…但因為咁就有少少墮,同埋兩粒lin都大size咗,又深色咗啲,本身mocha色嘅佢開始變做chocolate,可能有啲人未必鍾意,但我就feel到一種好溫暖嘅感覺,好有母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