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話賀十萬點擊釋出,雖然呢篇啲點擊有啲tricky,點都好,總叫有人睇,有時重上到頭三,證明我唔應該太落力寫故,亂嚟啲重好,走埋甜都得🤷🏻‍♂️。


點解…點解…佢會搵到嚟…
(傻仔Issac喺琋玟突如其來嘅衝擊之下IQ被開方,連簡單嘅分析能力都失去,至於琋玟佢點解會喺度,就要講返一個禮拜之前嘅事。)

我:「Simon…唔好…唔好咁…好大力…」
Sm:「Cindy…Cindy…Cindy!」
我:「呀呀…痛…嗯嗯…嗯…」
Sm:「呀!呀呀!啊呀!」




頂…死人頭射個精都搞到好似奧運舉重咁…你條契細佬吖…過咗半分鐘到佢終於抽返條嘢出嚟,而我就得到解脫,我喺張辦公枱上面撐返起身;啱啱畀佢插咗成三十分鐘都有真係連條腰都趴到酸埋,隻腳就震下震下,我反返轉個人望住Simon佢坐咗喺張大班椅上面抖緊大氣,下面條大枝嘢笠住個dom睇得出射咗好多精出嚟,肚上面嘅腹肌就抽下抽下…唉,我做埋好人幫佢除埋個套打咗個結塞入汽水罐入面掉埋。
Sm:「Cindy,妳係咪唔舒服呀…」
我:「你咁樣叫我點舒服呀!重痛緊呀!」
我一路講一路喺大髀抽返起條底底上嚟,但係條絲襪就俾佢扯爛咗要除出嚟揼…
Sm:「對…對唔住呀!」
我:「唔使,算吧啦。」
我再扣返好個Bra,逐粒逐粒裇衫鈕扣返埋。
Sm:「對唔…嗚嗚嗚嗚…嗚啊…」
我:「你又喊乜鬼呀?」
Sm:「我…我又錯…Cindy妳打我啦!」




佢捉住我隻手打落自己塊面度,真係癲得好勻洵,我想縮手但佢真係好大力,我要成個人扯先抽得返隻手出嚟…
我:「Simon…你唔好咁啦…」
Sm:「Cindy,妳聽日會返工㗎可?」
我:「唔知呀…呢啲廿零三十K嘅工我又唔係好恨嘅,重要對住妳…」
Sm:「對唔住!最多我私人出double…求下妳…唔好走!」
我:「都話我唔係!你係咪黐線…」
真係聽到就火撚滾,本小姐屋企過億黃金喺度使睇你啲散銀面色,雖然嚴格嚟講我只係嗰啲黃金嘅信託人…
Sm:「唔敢!唔敢!求妳!聽日返工就得!」
我:「咁如果我請假呢?」
Sm:「得得得!你話我知我同人事部講…最緊要之後返返嚟…」




我:「咁我睇心情啦,你下次唔該溫柔啲呀。」
Sm:「好好好!下次一定唔會!」
我:「咁我收工走人喇。」
Sm:「咁我都繼續做嘢喇…」
我:「嗯,bye bye,take care…」
Sm:「Bye Bye Cindy…」
唉,真係一筆孽賬。
Simon,一個就嚟四十歲嘅男人,係我Team leader個老細個老細,即係見工決定請我嗰位人兄,見工嗰日個樣已經奇奇怪怪,點知…
講下佢外表,標準中環人,U grad後就喺呢間iBank打滾咗十幾年,個樣其實好掂,返工嗰陣超sharp醒,識打扮,高米八有多,平時成日去做gym,所以全身都好fit好多muscle。
就咁講可能各位靚女都已經流晒口水,第二個口都濕埋,但有啲嘢就係咁…金玉其外…
就喺今日晏晝,Simon佢召見我去佢間房。
Sm:「Cindy妳好叻女喎,唔使一個月就將自己個私炒倉贏咗十陪有多,嚟緊會畀啲客倉或者公司倉妳炒下㗎喇。」
我:「多謝Simon,今次可能係運氣成分居多,我以後會好好學!」
Sm:「Cindy…不過我重有啲私事…」佢面色一轉。
我:「係?請問係乜事?」已經feel到唔對路。




Sm:「我想要妳。」
吓?乜撚嘢呀?小妹自中四就出嚟行走江湖,唔計個奇形怪狀PK仔Issac,追我嘅仔不計其數,五花八門嘅無事獻殷勤我體驗過,極盡無恥嘅威迫利誘都見唔少,但好似Simon佢咁嘅…到底搞乜鬼?
我:「我唔明你講乜…」
Sm:「我要妳個人。」
我:「你係咪有乜誤會?」
我未等到回應佢就起身衝咗埋嚟兩隻手捉住我膊頭,個樣有啲恐怖,我雖然聽過iBanker有好多不知所謂嘅男人,但好似佢咁嘅真係意料之外。
我:「老細,麻煩你放手。」我開始火大。
Sm:「Cindy…」
我:「我大嗌非禮㗎喇!」
Sm:「唔好,我乜都可以畀妳,公司無人可以蝦妳,我保妳一年升職吖,定係妳要錢?」
我:「你當我係雞呀!我辭職喇,唔使出糧畀我,你寄返張五十萬cheque畀我啦,賺咗嘅我唔要喇。」
Sm:「Cindy!唔好!」佢今次直頭攬實咗我。
我:「點?係咪想姦咗我?我保證百份百上硬court,我同你講我都癲㗎,我就唔要面嘅。」
佢真係好大隻,我知道佢如果要夾硬嚟我走得甩嘅機會係0%,我都準備定最壞打算,俾人攪其實對我嚟講無乜嘢,但如果佢黐線到咁我唔可以由得佢逍遙法外,最驚係佢殺埋我。
Sm:「Cindy…聽我講…」佢跪咗喺我面前。




我:「對唔住,我真係要走,我驚呀…」
Sm:「嗚嗚嗚嗚嗚嗚!求下妳!」
佢唔止跪,重喺度同我叩頭,而且喊到成地都係眼淚…屌!搞乜撚嘢,我以為Issac喊已經夠晒麻煩,堂堂iBanker老細搵幾十萬一個月,落老蘭或者叫高級雞都手到拿來,做乜要走嚟搞我,貪過癮?
我:「咁妳講,但唔好掂我。」
Sm:「Cindy…嗚嗚…妳好似我老婆…」
我:「黐線,我同你差成廿年喎…」
Sm:「唔係,係似我前妻…佢讀書嗰陣。」
見到佢而家咁樣係女人都走夾唔抖啦,有乜可能唔同佢離婚。
我:「似又點…關我乜事?」
Sm:「求妳聽我講…我同佢離咗婚十年…就抑鬱咗咁耐…」
大致講啦,佢同前妻係大學識,初頭係好好嘅,佢讀書好叻,畢咗業就去iBank做,佢女朋友水佢好多,一直搵唔到工,但佢無所謂搵到錢就養埋佢,Simon搏晒命做嘢搵得越嚟越多,好快佢哋就結咗婚,但一個就賺係識搵錢,佢老婆覺得寂寞就沉迷物質,同埋啲姐妹花天酒地,兩個嘅關係越嚟越差,喺愛情消失殆盡嘅情況下Simon出咗軌,俾老婆搵私家偵探捉到,結果離婚分佢身家重要畀贍養費,佢打擊太大就日日病態咁做嘢,唔係做嘢就做gym,重好憎女人,久而久之患咗嚴重抑鬱。
吓?原來嚴重抑鬱都可以做iBank高層,呢個世界真係…出軌好少事啫,搞到咁為乜?咁Stella同我同琋玟可以一早自殺瓜晒啦。
Sm:「自從見到妳…我精神一直都好唔穩定…對唔住…我知我有啲黐線,嚇親妳唔好意思。」
我:「咁…我唔係辭職消失好啲咩?」
Sm:「唔!唔好!我…要食藥先…」




佢本來坐喺地下,行返上張辦公枱度喺櫃桶攞咗兩包藥出嚟,斟咗杯水畀自己。
我:「食呢啲真係有用?」我攞咗喺手。
Sm:「唔知…都食咗十年…一喊就食…」
我:「食咗十年都係咁就咪食啦!」
Sm:「Cindy…我好想要…但無可能…我知妳唔會肯…我已經唔再識同女人相處…我生存都唔知為乜?」
我:「我可以做你嘅藥?」
Sm:「真係有可能?」
我:「我唔知可以點幫你,但如果你肯尊重我嘅話,我可以同你做愛,但我只可以做到咁,其他嘅嘢我畀唔到你亦幫唔到你。」
係咪好黐線,好傻?我都唔知點解會咁樣幫佢,結果俾佢屌到閪都痛埋…唉,可能佢個樣真係太慘太可憐,佢唔會係呃我蝦條啦,以佢身份財力外表要呃我有大把容易得多嘅方法,所以肯定佢係真心膠。
或者我真係驚佢睇唔開走去自殺,如果借忽肉畀佢用下救到佢我都安樂啲嘅…
估唔到呢個世界真係咁多怪事發生喺我身上,啱啱先送走咗Issac,咁快又遇到個精神病老細,好彩我都重有好多心血喺度;其實俾人屌事少,無人謦先係一個大問題,陪咗Issac年幾身邊都少咗一堆密友,可以講嘢嘅越嚟越少,而且呢啲事同唔熟嘅姐妹講佢哋重會話返妳晒命。
最後都係決定搵Issac,反正呢啲嘢…佢都應該要知嘅,我一路搭巴士望下個鐘,夜晚九點…
我:『喂,死人頭醒咗未?』
Is:『嗯,啱啱醒咗。』
我:『喺Boston?』




Is:『唔係呀,呢兩日都返學,喺NH。』
我:『方便謦一陣欬?』
Is:『可以呀,我十點鐘先返學嘅。』
我:『唔得閒計你幾時返學呀!不過我有兩樣嘢同你講。』
Is:『嗯,洗耳恭聽。』
我:『你嗰一kilo黃金呢,我唔小心炒炒下變咗一球美金喇。』
Is:『即係1M USD?』
我:『正確。』
Is:『咁妳勉勉強可以退休㗎喇喎。』外加三個笑到喊嘅emoji。
我:『如果我咁就退休我一開始唔使搵工啦!』
Is:『咁又係,食成世八爪魚公仔麪都唔使好多錢啫,又有免費屋住…如果妳一個月炒高十幾倍,咁半年後買樓應該可以一棟一棟咁買,私家A380飛過嚟探我哋,哈哈哈!』外加奸笑emoji。
我:『咪玩啦,一時好彩咋,到你幾十億放入個pool度,個pool根本唔夠大畀你賺咁多。』
Is:『呢個我都知,雖然我唔係讀商科…不如我做妳個客吖,妳可唔可以幫我喺美國開個戶口幫我炒下呀,我都唔得閒理,發覺揸住太多債券唔多抵。』
條友玩到無嘢好玩想做我個客?
我:『我薯仔嚟㗎咋…香港都未有客,點幫你喺美國開戶口喎,你不如專心搞你個礦場好過啦!』
Is:『如果係金礦人哋就唔會賣畀我啦,而家係打個和當興趣㗎咋…如果唔計出cheat。』
我:『唔知你呀,重有另外一樣嘢,之前我去見工個大老細,我啱啱同佢有染…』
Is:『…男人焚化爐Cindy?』
妖!死人頭同我相處咗咁多年重咁睇我…以為我係中學嗰時咩,於是我就同佢講咗發生乜事。
Is:『嗯…我唔識comment,不過我都無資格講啲乜,我只係有啲擔心妳,Cindy妳要小心。』
我:『咁當然啦,我又唔係為咗份工。』
Is:『我相信妳嘅決定,我知妳係一個善良嘅女仔,如果真係幫到人我都戥妳開心嘅。』
我:『希望啦,拜託唔好學Icarius攪鑊粥。』
Is:『…呀,我都要出門口喇,再謦啦。』
咁多年嚟,我身邊可以乜都講得,完全明白同諒解我嘅男仔就只有Issac一個,雖然就同Icarius所記載嘅一樣我同佢係無結果,不過無所謂啦,可以見到佢同Stella過得好就得…同佢講咗件事我成個人都舒服咗,就好似佢會喺我背後畀力量我,等我聽日勇敢返工面對Simon咁;但另一方面我又怕佢諗埋一邊,個心有啲唔舒服,女人真係一種矛盾嘅生物。
同佢chat完好快就到站返到屋企,點知行到入屋前喺樓梯坐咗個女仔…佢喺度玩緊電話,心口度抱住個BB。
琋:「乞嚏!Hi…Cindy,香港好凍…」
我有諗過呢一日,但…係咪太快,而且乜嘢都騭晒喺同一日發生係咪有啲過份?我又唔係小說女主角,唔通我又俾未來人睇中咗?
我:「琋玟,入去再講。」
琋:「哈,妳果然係有鎖匙。」
我:「當然,如果唔係我上次點入嚟換衫先。」
琋:「Issac喺邊?」
我:「咪住…」
我烏低身望住Issac個女,佢個樣好有神,應該係醒目女,兩隻眼轆到大一大望住我,但就有少少扁嘴,好似有啲不滿,可能係佢阿媽凍親佢。
我:「啵嚕啵嚕啵嚕啵嚕…」
B女笑返。
我:「嘩咧嘩咧嘩咧嘩咧…」
佢伸埋條脷出嚟應我!
琋:「咁想玩BB咪自己生返個囉…」
我:「咪講笑啦…妳等咗好耐?小心凍親BB呀。」
琋:「唔係呀,我黃昏先落機嘅,咁等我放低阿B先。」
然後佢就毫不客氣將BB放上我張床重幫佢冚好被,個樣好溫柔體貼,點都match唔返佢當日掟玻璃杯個樣,睇嚟母愛真係好偉大。
我:「霸住我張床唔使瞓覺啦。」
琋:「乜嘢叫妳張床,BB係喺呢張床誕生㗎。」
我:「妳今日係嚟宣戰嘅?」
琋:「無興趣,如果要宣戰我嗰日已經宣咗。」
我:「如果妳嗰日宣咗戰可能已經贏晒…」
琋:「乜意思?」
我:「無乜特別意思…出去講啦,等BB瞓下。」
如果佢知道真相實在不敢想像,或者嗰日我就會推Issac同佢一齊,最多踢埋佢去澳洲,咁就所有歷史都會大洗牌,而我亦都唔會而家喺度處理佢嘅蘇州屎。
琋:「Issac喺邊?」
我:「佢唔喺度。」
琋:「咁佢幾時返嚟?」
我:「唔會返嚟住。」
琋:「咁妳又會喺度嘅…間屋係妳嘅?」
我:「間屋係佢嘅,只不過我暫時幫佢打理住。」
琋:「妳係佢老婆?」
我:「唔係…」
琋:「咁我點先可以搵到佢?」
我:「妳唔係話過永遠唔搵佢嘅咩?妳都消失咗年幾,做乜突然出現?」
琋:「唔係我想搵佢,係B女好似想見下佢。」
為咗BB,睇嚟佢真係幾厚面皮嘅說話都講得出口,做咗人阿媽真係唔睇得小。
我:「呢件事係妳講大話搞出嚟,我唔識幫妳。」
琋:「係咩?我聽Issac講過妳先係講大話最叻嗰個。」
我:「有啲嘢唔可以講大話,講咗就返唔到轉頭,安全期都亂噏,妳就要負返責任。」
琋:「因為我唔似得妳,我係全心全意咁愛佢,所以我只係識將自己所有嘅嘢畀晒佢。」
我:「妳點講我都無所謂,但我可以話畀妳聽,Issac佢而家唔喺香港,有排都唔返嚟。」
琋:「咁佢喺邊個國家?我可以點搵佢?」
我:「琋玟妳不如放棄啦,唔會有結果…」
琋:「妳同佢唔係霧水情人嚟㗎咋咩,點解要阻我去見佢,我無興趣介入你哋,只係想俾BB見下爸爸,妳都係女人,頭先同BB玩得咁開心,點解妳而家要咁狠心?定係妳鍾意玩爭凳仔要我搶返佢返嚟妳先安樂?」
我:「我唔係唔想幫妳,我都想BB佢可以見爸爸,但真係唔得呀…」
琋:「Cindy姐姐,求下妳幫下我…」
我:「其他所有嘢我都可以幫妳,無錢養B我可以幫妳出晒,如果妳唔想揍仔我都可以幫埋妳,但而家真係唔可以去搵佢呀。」
琋:「點解?如果唔係妳介意我見佢…」
我:「因為…我要保護佢…同埋佢女人…」
琋:「佢女人?唔係妳?」
我:「我已經唔再係佢女人…」
琋:「咁點解妳重可以住喺佢屋企…」
我:「琋玟,我哋嘅關係太複雜,唔係妳而家可以明到…或者過一排先,我再諗下可以點幫妳,好唔好?」
琋:「佢點解要咁對妳?你重幫住佢?等我去搵佢幫妳出返口氣,鬧鬼個狐狸精!」
我:「琋玟,求下妳,為咗所有人好,唔好搵佢住。」
琋:「我只係想見佢一眼啫,今次我都係返嚟香港兩晚,後晚我就走,所以我先話唔會打攪妳…」
我:「係喎,咁妳一陣係咪返太古屋企?」
琋:「哈,Issac竟然連我住邊都同妳講…無喇,太古已經放咗盤,我想去住…Issac帶過我去九龍塘間酒店。」
我:「嗰啲酒店要一男一女先住得,妳咁樣抱住個B去分分鐘嚇死人。」
琋:「點解會嚇親人?」
我:「總之,呢兩晚妳住喺度啦,唔使搵酒店喇。」
琋:「Cindy姐姐妳唔介意?」
我:「介意啲乜,我又唔係要同妳爭仔,就算真係要爭,我都只會更加唔介意。」
琋:「果然係交際花…」
我:「妳唔好用啲Issac自把自為幫我安嘅稱號得唔得?」
琋:「咁我同BB去沖涼先啦。」
我:「好呀,我幫妳放水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