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QQ月榜一釋出。

琋:「Stella姐姐…我…聽唔明。」
S:「係妳搵到地方之前,想唔想一齊住喺度?」
Stella佢明白確切咁講出嚟,就連我都嚟唔切反應。
琋:「咁…點得,我會阻住你哋。」
S:「其實,我早就慣咗佢有其他女人,而且我都無乜資格留佢喺我身邊…要我阻止佢同親生女見面我真係做唔出,如果…妳想日日對住呢個衰人,唔怕我阻往你哋嘅話,不如一齊住喺度?至少可以叫佢幫妳湊下仔,如果唔係自己一個生活會好辛苦。」
琋:「Stella姐姐,好多謝妳,但我唔敢…我同佢只係一場鬧劇,係我嘅任意妄為搞成今日咁,所以我會自己負返責任,唔可以再任性落去影響你哋…」
S:「過咗去嘅嘢有乜所謂喎,而家嘅BB女咁可愛咪得囉,琋玟…」
BB佢繼續捉住Stella件衫死都唔放,而Stella就捉住琋玟嘅兩隻手。




S:「唔好諗咁多,想定唔想,是非題。」
琋:「我想呀…但…我哋以後點…」
琋玟佢喊埋出嚟。
S:「妳唔係好任性㗎咩?我都係㗎,咁以後嘅嘢,咪以後先再算囉。」
琋玟佢開心到撲咗上梳化攬住Stella同佢個女,我望到呢個場面實在係百感交集,喜極而泣。
S:「你重跪喺度做乜呀…粉腸!」
我:「係…對唔住。」
S:「而家有兩個女人等你照顧呀…醒目啲啦。」
我:「嗯,我會努力。」
S:「…咁你重坐上嚟張梳化度做乜?」




我:「欸…咁我應該做乜?」
S:「去買被,買枕頭,床單畀你女人呀!你係咪想凍死你個女呀!最好買埋BB床啦,成日叫你買定啲BB嘢你就一直喺度拖。」
琋:「Stella姐姐妳好型呀!」
我:「我自己去?」
S:「咁簡單唔係要人教呀?」
我:「咁咪得返妳兩個喺度…」
S:「有乜問題呀…定係妳對你太無信心覺得自己識返嚟嘅女人會趁你唔喺度暗殺咗我?」
琋:「放心啦,我唔會同姐姐打架。」
我:「咁我而家換衫出去喇。」
S:「快啲呀,我有嘢想單獨同琋玟謦,你唔好喺度阻頭阻勢。」




好彩有車,一間Home Depot就可以搞掂晒所有嘢,最麻煩都係買枕頭,我只能夠想像下邊種會比較適合佢;至於BB床,同sales講你需要咩,要最靚最安全佢哋就會介紹畀你,最緊要唔係MIC,錢就畀人賺下啦;然後唔使你講其他BB床配套都會攞埋過嚟畀你,包括嗰啲BB視角望住動物屁股嘅音樂轉轉轉,唔知大家明唔明我講乜喇…
講起買嘢,啲礦工話部舊礦機開始唔work,一係攞去整,一係買部新…都唔明點解越玩越認真,但佢哋有心開工我無理由唔好好策劃下,平嘅就幾萬USD都有,貴嘅就當然無頂啦,真係要諗下,最搞笑係而家竟然唔使蝕錢。
揸揸下車我經過一間鋪,突然靈光一閃…
返到樓下,成車都係嘢,我要分好幾次搬嘢返屋企,當我捧住啲床單被枕頭入屋時,我真係呆咗,Stella同琋玟兩個坐喺梳化上面一齊玩BB有講有笑,相處得重好過同Cindy嗰陣…係咪所有嘢真係可以咁簡單?神啊,拜託你,我以後會生生性性,求你將一切保持呢個模樣就好。
S:「望乜鬼呀?快啲開工啦。」
琋:「唔緊要啦,鋪床呢啲我自己嚟就得。」
S:「唔準呀,等你咁鍾意溝女吖嗱,以後有排你受呀。」
我:「放心,我預咗做牛做馬㗎喇…」
S:「乜嘢做牛做馬?我同你講,包保你以後慘過做鴨。」
琋:「哈哈,姐姐唔好咁啦,佢好慘㗎喇。」
S:「順便吸埋塵添呀,重有閂門唔好嘈到BB。」
搞完一大輪之後,我又落去搬第二轉攞張BB床上嚟砌,呢啲我專業好快就搞掂,BB終於有床瞓。
最後第三轉…
我:「琋玟,我有禮物畀妳。」
琋:「嘩!係數碼鋼琴!」




我:「簡簡單單,唔知妳啱唔啱,呢度地方唔大,擺鋼琴會好厊厏。」
琋:「唔緊要呀!數碼琴好呀,我可以駁電腦玩。」
S:「點解得琋玟佢有禮物㗎?咁我呢…」
我:「呢層…呢層…琋玟彈琴畀妳同埋肚入面嘅BB聽咪就係禮物囉。」
S:「好,算你兜到啦。」
琋:「姐姐,我彈琴畀妳聽吖!」
S:「嗯…又係呢首…」
我諗唔使講大家都知佢彈緊乜。
S:「咁下一首唔通又係…」
琋:「彈呢兩首嘢唔會有問題㗎可?」
琋玟個樣有啲疑惑咁望住我,好似feel到自己一啲未知道嘅嘢咁。
我:「欸…」
S:「無問題呀,可能呢一切係Cindy嘅精心安排都唔出奇。」
最愛就真係繼續最愛,但雨中的戀人們就淋唔濕人喇,因為凍得滯出面落緊嘅已經係雪。
S:「妳彈得好好呀,琋玟妳乜嘢grade㗎?」




琋:「嘻嘻嘻,演奏級。」
S:「Issac,你喺邊度識到咁多外星人㗎?」
我:「這個嘛…」
琋:「我係Issac Sir嘅補習學生嚟。」
S:「…死人頭!你以後唔准做補習!唔准做教書!唔准做TA!知唔知!」
我:「係係係…妳畀我都唔會做。」
琋:「我諗佢以後都唔敢㗎喇,姐姐,我彈首真係演奏級嘅畀妳聽啦。」
琋玟兩隻手喺琴鍵上面飛舞奔馳,我認得今次又係韋華第嘅四季,應該如佢上次所講佢而家彈緊嘅係Summer,比起上次Spring嘅優美輕快,今次呢段音樂係激昂好多,就好似喺草原上面奔騰,再接住雷雨交加嘅激情發洩,最後迎嚟一個熱情如火嘅夜晚。
琋:「上一次彈嘅係Spring,重以為下一首就係Summer,估唔到要過咗成個冬天之後先嚟到Summer。」
窗外嘅雪越落越大,但我哋三個人,呀…唔係,係四個人…定…五個?個心都無比溫暖,琋玟彈琴嗰陣Stella就抱住BB女,佢望住媽咪嘅激情演出顯得異常興奮,連條脷仔都伸埋出嚟。
S:「琋玟,妳…好犀利。」
琋:「姐姐,我以後可以教妳彈㗎,嘻嘻。」
S:「好呀,希望我可以學得識啦。」
比起我第一次上嚟Stella屋企,而家間屋多咗好多嘢,重多咗兩個人,變得好有家庭嘅感覺,雖然呢種組合未必受世人認同,而且充滿危機,但我一定會盡我所能去維繫呢一個家。
搞完一大輪我哋一齊去咗間西餐廳食晚餐,我回想起Grad trip嗰陣時嘅煩惱,就係我應該坐喺邊好?二揀一總會有一邊受到冷落,點知佢哋唔知係一早夾定定係細心,竟然兩個人坐埋一邊,唔使我面對選擇嘅痛苦,啱嘅,我活該被冷落。




琋:「嗱,唔使驚悶,我哋食飯,你負責湊B,佢頭先飲咗奶㗎喇,你唔使擔心。」
BB離開咗媽咪,擘大隻眼望住我,好似想投訴咁嘅樣…乖…
我:「係喇,琋玟,重未問妳,BB叫乜名?」
琋:「Tanzanite。」
我:「妳都真係幾貪方便。」
琋:「乜呀!兩樣都係你畀我重最要嘅嘢嚟。」
係,所以條鍊墜到而家都一直掛喺佢心口上面。
我:「咁佢中文名呢?」
琋:「未改呀,澳洲出世紙又唔使填呢樣嘅,啱喇,我唔想諗,呢樣嘢就交畀你做啦。」
我:「Tanzanite…嗯…天生?天承?」
琋:「你咪一樣咁貪方便!同埋呢啲全部男仔名嚟囉…咦,唔係喎,可以畀姐姐妳個仔用喎。」
S:「天承,都好喎,橫掂你屋企人長期喺日本,攞個日本年號嚟做名都唔錯。」
我:「有啲咁嘅事?佳偶天成個天成?」
S:「唔係,奉天承親個天承,你唔識㗎喇。」
琋:「咁男仔名叫天承,女仔名咪可以叫…」




S:「靜璇。」
琋:「Stella妳好犀利,妳竟然記得!」
兩個文理雙全嘅女仔喺度咬文嚼字,我當然聽到一知半解,不過諗諗呢兩個名又幾好,天承有奉天之命嘅意思,而靜璇就有平息紛亂嘅喻意,佢媽咪個名兩個字都有玉字部,佢又咁鍾意水晶,啱啱好璇字又可以加玉字部,就咁決定啦,呢對名都好適合我而家嘅境況。
S:「真係要返香港攞身份証先算啦,而家呢啲時期,可以喺度自由自在生活,都未必想返去長住,分分鐘佢哋嘅中文名成世都唔使用到。」
琋:「咁又係…你就威啦,兩個小朋友,一個澳籍,一個美籍,幾多人恨都恨唔到。」
我:「都要承蒙妳哋睇得起我…」
S:「你重有兩個讀MIT嘅女人添…點呀,幾時到你考入嚟呀?重話係人哋呀Sir,呀下。」
我:「畀啲時間我努力下…」
琋:「不如你留喺屋企湊小朋友算啦,哈哈。」
對住兩個咁叻嘅女人我真係無晒符,不過可以睇住佢哋笑,我就已經心滿意足,別無所求。
璇:「嗯嗯嗯嗯…」
BB望住我隻匙羹雙眼發光,於是我揩咗啲白汁薯蓉畀佢,佢伸條脷出嚟係咁舔,搞到個鼻都係。
琋:「得唔得㗎,佢咁細個…」
我:「但係佢個樣開心到上晒腦咁喎。」
返到屋企之後我突然醒起一樣嘢。
我:「係喎!我哋係咪應該要搵下Cindy?」
琋:「又好似係喎,可能佢會擔心緊我哋。」
S:「可能以為我同妳打緊架。」
琋:「又或者我哋兩個夾手夾腳打死Issac。」
S:「好啦,咁我video call佢先…」

C:「嘩…你哋…還好嘛?」
我:「算係咁啦…」
C:「喂!唔想見到你個死人頭!…喂,你行開,留返BB女喺度!…我好擔心妳兩個呀…」
S:「做乜呀?驚我哋打架呀?」
琋:「Cindy姐姐,都話無事㗎啦,Stella姐姐佢好好人呀!」
S:「見到我哋兩個而家咁樣,係咪心都放晒呢?」
C:「呢個…直頭眼冤呀!琋玟妳好嘢呀下,咁快就搶走咗我個Stella,呷醋㗎!」
琋:「邊係呢,我幫妳照顧Stella姐姐咋嘛…係呢,Cindy妳返緊工?阻唔阻妳呀?」
S:「妳見到佢攤喺張凳轉下轉下咁都知佢優哉游哉緊啦。」
我:「Cindy佢而家喺公司可以打橫行㗎喇。」
C:「唔想聽到你把衰聲呀!死人頭!俾BB見下我吖,我掛住佢呀…」
琋:「BB有中文名喇,係Stella姐姐改㗎,佢叫靜璇呀。」
C:「靜璇妹妹!Hello!睇唔睇到我呀?」
S:「重妹妹?聽聞妳重大過佢媽咪幾年喎…」
C:「咩嘢喎,人哋心境年輕吖嘛…」
女人,確實令人難以理解…係喎…我重有一個人須要關心下,襯佢哋忙緊嘅時候…
我:『Icarius,妳而家嗰邊點呀?哈哈…係咪妳啲歷史唔齊全呀?琋玟佢今日過咗嚟美國搵我同Stella呀,不過妳可以放心,佢兩個出乎意料咁相處得好好,我哋重會住埋一齊先,雖然而家呢種情況我唔多識處理…但係,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佢哋,希望未來唔會發生問題啦。重有妳曾祖母,即係琋玟個BB,係一個好活潑、精靈、健康嘅BB,我諗今次我有排忙喇…』
等咗一陣都無人覆,唯有再等下啦。
屋企多咗兩個人,沖涼變咗要排隊,我哋當然讓畀琋玟同BB沖先,呢個時候Stella捉咗我入房。
S:「喂,今晚你去陪琋玟瞓,知唔知?佢已經一個人捱咗年幾,你要好好補償返佢,明唔明白?」
我:「好,知道…Stella…妳係…真係OK㗎嘛?」
S:「嗯…鬼叫我愛上你呢個衰人咩,我要保護你,就要保護埋你身邊其他女人,咁先保護返自己,不過好彩琋玟係一個好好嘅女仔,但…你真係唔好再拈花惹草,就算我唔理你,你都會出事㗎,求下你…」
我:「放心,唔會再有,我愛妳。」
等咗一大輪終於到我沖涼。
我:『Cindy,得唔得閒?』
C:『放緊飯,你就開心啦!又嚟齊人之福!』
我:『想問…妳事前有無同Stella夾過㗎?』
C:『咪玩啦!就連我自己開口叫Stella同我三人行都唔敢啦,要我叫佢接受一個見都未見過嘅女仔?』
我:『但妳又咁勇敢叫佢踩上嚟Stella度嘅?』
C:『咁佢讀MIT,你兩個撞到係遲早嘅事,同埋我真係唔忍心睇住佢兩母女孤零零。』
我:『咁如果我咁啱唔喺Stella度呢?』
C:『我唔覺得有乜分別。』
我:『妳可以同我講先㗎嘛…』
C:『我費事你左瞞右瞞大話冚大話最後得罪晒兩個女人,要我信你我寧願信佢哋兩個。』
我:『Cindy妳真係好清楚我…無論如何,多謝妳叫琋玟嚟搵我哋。』
C:『總之你以後同我醒醒定定好好愛佢哋兩個,如果邊個同我投訴你我都唔會放過你㗎!』
我:『呢個當然啦…係呢,你老細佢無乜嘢吖嘛?』
C:『佢?好返啲啦,我發覺佢好似啱啱先學識做愛咁,而家溫柔啲無整到我咁痛喇。』
我:『Cindy,記住做足安全措施呀。』
C:『呢句說話留返你同自己講啦,不過我而家煩緊另一樣嘢…』
我:『係乜嘢事呀?』
C:『我公司個軟件工程經理睇中咗我…』
我:『嘩,男人焚化爐!』
C:『唔抵得呀?你有齊人之福,我唔可以呀?』
我:『可以嘅,鬼叫妳係Cindy咩。』
C:『我真係乜都無做過㗎,你唔好當我姣閪啦!不過佢結咗婚㗎喇,老婆係中學初戀,又係就嚟四十歲,虔誠基督徒,重有對仔女添…佢好似成世人未戀愛過咁。』
我:『妳小心搞散人哋頭家呀…重有唔好刺激妳個Simon…』
C:『所以我咪頭痛囉!』
估唔到我一走咗,Cindy就多姿多彩,哈哈…我都唔知講乜好喇;不過我信一樣嘢,佢應該真係無去姣仔,因為只有喺我面前佢先會係一個真真正正嘅姣閪。
沖完涼,兩間房入一間,又係一種前所未有嘅壓力嚟,不過嘅然已經同Stella商量好,咁都無問題嘅,於是我輕輕打開琋玟間房道門,一入到去就見到琋玟喺度喂奶,我就坐咗去佢隔籬。
我:「咦,原來Stella借咗件睡衣畀妳。」
大家唔好太多幻想,Stella嘅睡袍係一件過由上身遮到落腳,前面扣鈕好小朋友嘅款式,琋玟佢打開咗上身幾粒鈕露對乳房出嚟喂奶。
琋:「係呀,我都無帶行李嚟,唔通等你咩,不過佢件衫著落我度變得好闊…喂呀,唔好望住人哋啦,怕醜㗎。」
我:「女都同我生埋重怕醜?」
琋:「咁人哋成年幾無見過你…喂呀!死人頭…做乜同自己個女爭食呀…嗯嗯…」
琋玟生完之後對波又大咗成個cup,粒lin俾BB啜到大咗一個碼又長咗尖咗凸出嚟,有少少皺皮唔再係處女lin,但神奇嘅竟然係無乜變色,重係好pink,至於奶味就…我都唔識形容,因為無參考點,不過算係幾好味嘅。
琋:「喂!你睇下靜璇佢用仇視嘅目光嚟望住你喇,叫咗你唔好同佢爭食㗎啦。」
我:「唔敢喇…食兩啖咋嘛…點解佢表情咁豐富嘅?真係怕咗佢…咦,琋玟妳重係無剃過胳肋底毛呀?」
琋:「知你鍾意吖嘛,所以咪一直留住囉…」
我:「妳唔係諗住以後唔見我嘅咩…」
琋:「唔見還唔見,唔捨得還唔捨得,我重要成世對住你個女㗎。」
我:「不過,啲毛毛長咗又粗咗,重攣攣哋添。」
我攝咗隻手埋去非禮佢胳肋底,捉住佢啲毛毛嚟玩,隔咗咁耐見返感覺真係好新奇,琋玟點解妳要咁傻,如果唔係妳一走了之,如果妳早啲搵返我,我點捨得要妳兩母女受苦…但…唔係喎,如果咁樣我就唔會嚟美國,到時受苦嘅就係Stella…唔通一切都係已經整定?琋玟,呢年幾辛苦晒妳,我以後都會喺妳身邊好好惜妳,我要令妳幸福。
琋:「哎呀,都唔知有乜好玩…嗯…」
可以惜返妳真係太好,我個口重有啲佢嘅奶味,加埋佢啲口水味,真係好好味,而佢條脷重係好似之前咁軟,動作都仍然生硬。
大人有大人啜啜,BB有BB啜啜;B女好快就食飽飽喺琋玟心口瞓著咗,然後我哋將佢放入BB床入面。
我:「琋,我愛妳。」
琋:「嗯,我都係。」
我:「琋,唔好意思呀,要妳而家係咁嘅狀態之下同我生活。」
琋:「慘得過我真係肯呀,就睇下你有幾把炮,點解有咁多女仔肯為你死心塌地。」
我:「其實呢個…我都唔知。」
琋:「喂…我想要呀…」
我:「欸…妳突然嚟搵我…Stella又因為大緊肚…所以而家我無condom…」
頂…點解我頭先出去買咁多嘢都無買呢樣嘢,睇嚟真係見到BB之後就會心無雜念。
琋:「嘻嘻,呢個呢…我有呀。」
我:「吓,妳竟然會帶定呢樣嘢喺身?」
琋:「你唔好諗歪呀!我無同其他人乜嘢㗎…呢個係Cindy姐姐送機畀我嘅禮物。」
我:「太可惡喇,呢個女人…竟然敢教壞我清純可愛嘅琋玟妹妹。」
琋:「哈哈…其實我覺得由電腦室見到佢嗰一刻開始,已經喺度教壞緊我,如果佢嗰時撩我同佢玩3P嘅話,我一定會唔肯認輸咁奉陪到底。」
我:「唔好聽佢講,佢實在係太曳。」
琋:「但係佢話Stella姐姐重曳過佢喎。」
我:「通常最壞啲人係會覺得自己係正義。」
琋:「我就唔同呢,我係真係曳。」
琋佢扯咗我條褲落嚟,一嘢就捉住我嘅下體放入口,技巧當然係欠奉,但望到佢努力嘅樣下面自自然然就會硬晒;佢挨落我個身擘開埋隻腳,拉我隻手去佢下體上面,呢個小妹妹人生只係做過兩次愛,就有咗再生埋BB,佢一定等咗我好耐好耐,去再一次服侍佢嘅身體。
我掃一掃佢嘅陰唇,翻開嗰兩塊嫩肉發覺佢入面已經濕晒,一個想要嘅女人其實唔使點刺激,自己就會出晒水,我揩啲愛液上去捽落粒陰蒂到,唔使三秒就已經脹大咗有啲硬硬哋嘅感覺,於是我再下一成將成隻中指塞入佢嘅陰道入面。
琋:「嗯嗯…」
可能因為知道Stella就喺對面房,琋佢專登壓低咗把聲…諗返起Grad trip嗰陣Stella睇住我係咁插其他女人都係咁,佢應該好快適應到,但望住青春羞澀嘅琋,我個心不其然越嚟越興奮。
我開始用中指抽插佢嘅下體,感覺到佢條陰道仍然係好緊緻,點都唔會想像到半年前靜璇就係由呢條通道嚟到呢個世界;琋啲陰毛比起破處嗰陣多咗少少,亦都硬同長咗啲啲,但就仍然係好整齊美觀。
好快佢啲西水就滿瀉滲出嚟經過會陰再流落屁股上面,我估佢呢段時間有自慰嘅,但一副身體等咗咁耐先搵返佢嘅男人,嗰種深層次嘅慾望係會源源不絕咁爆發出嚟。
琋:「呀…好舒服…」
佢細細聲咁講,跟手拆開埋個condom,由於我之前已經喺時鐘酒店教過佢一次點戴,所以佢係非常熟手就笠住咗我嗰條完全勃起嘅陰莖。
我將佢抱上我心口,右手繼續指插佢嘅下體,左手環腰攬落佢左邊個波波,大力一揸…唧咗啲奶出嚟,再一路同佢打茄輪…
琋:「我…我好想要…唔得喇…求下你…快啲插我…」
我:「琋,妳想畀我點樣插?」
琋:「壓住我…快啲…佔有我…」
我當然聽佢話將Stella件睡衣一下掹走,再將琋推落張床上面,佢早就已經濕到不在話下嘅下體俾我輕輕一推就成條入晒…果然,就同上一次插入去嘅感覺一模一樣,一種充滿彈性嘅壓迫感。
琋:「嗯嗯…嗯嗯…」
琋佢唔敢大聲呻吟,我開始有節奏咁抽插佢嘅下體,刺探佢嘅敏感部位,兩隻手分工合作,一邊揸佢啲奶出嚟射入我個口入面,一邊把玩佢啲仍然幼嫩嘅胳肋底毛…呢個生完BB嘅反差小妹妹真係好好玩,令人慾罷不能。
「咯咯咯…」
S:「嘩!你哋咁快手呀…」
我剛好條嘢插到入琋玟身體嘅深深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