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夏文的鎖店,跟往常一樣門堪羅雀。
不過他並沒有怨言,畢竟開鎖這種生意並不好做。從前的「鎖匠」,今時今日通稱為「開鎖佬」,跟補鞋佬、鬭(音鬥)木佬、打鐵佬一樣,一般人好像都輕視這些職業,忘了他們都是有一技之長的專業人士。平常沒有人會稱上述人士為鞋匠、木匠、鐵匠,可是也沒有人會叫醫生、律師、會計師做劏人佬、官司佬、計數佬。
人們口裡說「識業無分貴賤」,心裡卻早已將不同行業分了階級。
有趣的是夏文並不因此而自卑。並非他心理特別超然豁達,事實上他家底不錯,開這家鎖店也純為興趣,所以對於甚麼稱呼、賺不賺錢都不在乎。
夏文,現職鎖匠兼鎖具店老闆,專門處理關於任何開鎖疑難。他自小就喜歡解鎖,但凡門鎖、密碼鎖、電子鎖、鐵鎖、木鎖,他都有甚有研究。
除了解鎖,他也喜歡解謎,特別是推理的謎題。除了一雙解鎖巧手,他更愛用的便是能夠破解複雜謎題的頭腦。因一些機緣巧合,他曾協助一位當警察的朋友開過鎖,並且順手破了案,此後便不時應邀處理一些跟鎖有關的案件。
現在時早上十時三十幾分,由十點開店到現在,一個客人也沒有。這也不是甚麼奇事,他試過整整一天也沒有客人前來光顧,不過他也不太介懷,反正這店子只是他打發時間的地方,這刻他正專心地躲在櫃檯後面看推理劇,根本懶得接生意。
然而這個時候,手機卻響了起來。
「是哪個不識趣的傢伙?」
夏文不情不願地按停了播放中的推理劇,從衣袋掏出電話。當他看見屏幕上顯示「思君」這名字,臉上的怨氣立即一掃而空,換成了驚喜的笑容。


「Yo,我親愛的思君小姐,很久沒有見面了,沒想到你又比上次漂亮了呢。」
「你……你少來發神經,這不是視像電話,你怎知我漂亮不漂亮?」電話另一端傳來一把女聲,語氣中帶點焦急,可是夏文第一句話便叫她為之氣結,原本想好要說的話也給打亂了。
「我feel到嘛。」夏文笑道︰「你緊張和需要求別人的時候最美,所以便猜得到。」
對方頓了一頓,問道︰「你怎知道我打電話來是要你幫忙?」
「你上次和上上次打給我的時候,不也是找我幫忙嗎?算起來分別是半年和九個月前的事了。」
「呃……」思君被他這麼一說,感到有點不好意思,「真的很抱歉,不過這次也要麻煩你……」
「不用跟我客氣啦,老規矩,待事情解決後陪我吃頓飯就好了。」夏文一邊說著,一邊把電腦關掉,一邊從檯底下抽出一箱外勤裝備,「你告訴我地址吧。」
思君把地址告訴他後,補充道︰「你甚麼時候可以過來?」
「當然是馬上趕來啦。」夏文說著已走出店子,以純熟且迅速的手法拉下捲閘,「要勞煩你大小姐親自請我出馬的,有哪一次不是十萬火急?」
「你說得對,這次真是十萬火急。」思君的語氣再次緊張起來。


夏文跑向停車場說︰「這次又是甚麼來著?簡短就好。」
「是用密碼鎖鎖上的夾萬,電子的那種。已有一個鎖匠來過,但他既打不開,亦不敢嘗試打開。」
「不敢?有甚麼好怕的?」夏文笑了一笑,問道︰「那是會自爆的鎖?抑或那根本是個炸彈?」
「沒那麼誇張,只是一個小孩。」思君頓了一頓,歎了一口氣道︰「那小孩被困在夾萬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