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宗殺人案,因著夏文出現而閃電破案。
後來對照黎圓寐的證詞,正如夏文推理,他曾見到黎政平將一些東西放了在杯子裡,但他年紀尚小,不曾想過那是會置人於死地的毒藥,所以不虞有詐。惟一意想不到的,是他只把摻了毒的飲料拿在手裡,一口都沒有喝過,便把杯子帶到父親的房中,最終竟讓黎輔平誤服而死。
至於毒藥方面,由於死者早前說過有可能把所有家產留給兒子黎圓寐,加上平日經常吵架,一家人關係已很惡劣,有幾次黎政平實在氣憤難平,甚至早已對小孩子動了殺機,所以便弄來一些毒藥,放在自己房中備用。他一直沒有下手,一來是有太多顧慮,擔心被懷疑是兇手,二來是沒有下手的機會。這次終於讓他等到一個一石二鳥的好時機,既可以將分家產的勁敵鏟除,還可以嫁禍於劉芳鳴,於是決定孤注一擲。豈料最後功虧一簣,本來想殺的人逃過一劫,不想他有事的卻成了代罪羔羊。
另一方面,警方查到之前偷拍他們的私家偵探,原來是黎輔平生前聘用的。他懷疑妻子跟姪兒黎賜酒有染,所以請人調查他們,不過最後證明他們並無私情。或者準確點說,是黎賜酒一方有情,劉芳鳴卻無意。
後來黎圓寐按黎輔平的遺囑繼承遺產,劉芳鳴成為其監護人。聽說她對這孩子不薄,她也沒有再嫁;黎賜酒仍有追求她,但始終沒有結果。
數日後,思君與夏文相約晚飯。
他們吃過頭盤和主菜,聊了許多其他有趣瑣事,到了甜點時才說回這件案件。
思君問道︰「之前忙著處理善後,一直都沒有機會問你,那個密碼到底是甚麼?」
夏文掏出手機,在拍攝檔案中找出那張黎圓寐的生活照,另外又掏出當日那張寫滿數字和畫線的白紙,上面圈著一組數字。
「你記得黎圓寐這名字的由來吧?」夏文指著相片說︰「黎輔平說要用他來做密碼,所以照片裡的小孩就是密碼的『材料』。」


「就是你當時問我的圓週率?」
「沒錯。根據黎輔平的夢,圓形可說是代表他的兒子,而最能代表圓形的東西,就是圓週率,即是3.1416。」夏文在手機展示那張照片的背面,「黎輔平特地做了筆記,上面除了寫著『3』還有後面的小點,那並不表示還有1和2,而是提示3和小數點之後的數字,也就是1415等一連串數字。既然知道黎政平是兇手,他的雙數、生日等說法我就不再考慮,轉而去想劉芳鳴說的數獨提示。

「回看這張圖,只要加上橫線,這正方型其實是數獨的外框;兩邊的交叉表示左右兩邊的數字都不用管,餘下中間垂直一行就是密碼。

「只要把數字順序由左至右上而下在九乘以九的格數填入,便會得出這個數字排列。最後只需要將中間直行的數字圈出來,就會得出密碼是『994060410』,跟圖中已經填上的『6』字正好吻合,使我更確信這就是答案。」



「原來如此。」當日夏文曾問她知道知道圓周率,但她實在答不出小數點後幾十個位的數字,幸好在網上一查便知道。思君看著那個密碼,心想即使她能夠反覆查問出那些線索,卻不能像夏文那樣推理出答案來。


「話說回來,」夏文問︰「夾萬裡面的到底是甚麼?」
「就像黎賜酒所說的,是死者留給兒子的東西。」思君答道︰「那是黎輔平多年以來在數學問題上所做的筆記和見解。在我看來那只是符號和數字,完全看不懂那是怎麼樣的寶藏。然而我親眼看見黎圓寐閱讀著裡面的公式內容,竟然激動得不住流下淚來。」
「甚麼?」夏文驚訝地問︰「那小孩就算看著父親在眼前死去也沒流過一滴眼淚,望著一堆數字反而會感動得哭出來?」
「我也覺得匪夷所思。」思君搖頭笑道︰「天才的思想,世人是不能理解的了。」
「對啊。」夏文慨歎道︰「天才,總是孤獨而難以理解的異類。也許這就是超越平凡的代價吧。」
「嘿,你感慨甚麼?說得好像你也是個天才似的。不過你也挺厲害,我這個凡人可不能解讀出那麼刁鑽的密碼。」
「我才不是呢。我也只是個平凡的鎖匠而已。」
兩人相視而笑。思君拿起酒杯說︰「來,為我們身為凡人乾杯。」
隨著清脆的碰杯聲響起,這個案子的討論便告一段落。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