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掃把男你這騙子!!!!!!!」

謝花帶著恨的眼神臉紅不停說念着,右腳一直用力不停踩踏地面

「咀咒你!!」

「咀咒你!!」

「咀咒你!!咀咒你!掃把男!!!!咀咒你的頭被人當成掃把掃地,將你的頭浸入水後,然後扭乾水後再讓你的頭去沾污垃圾!!」





「虧本小姐還這樣對你!!丟臉死了!!該死!!」

「該死!!」

「該死!!」

「居然欺騙著本小姐!!你一定在內心笑得很大聲吧!!!!!!可以一直玩弄著本小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想再回想起當時的那個我了!!!!」





謝花用十秒鐘說出這一大連串的攻擊性話語..


「冷..冷靜一點,其實我在說謊起每一刻都心中不寧,我也很不好意思啦!!哈..總之先跟你說聲對不起!!」 恩榮合上了雙手,閉上雙眼微微鞠躬道歉着

不過雖然他嘴上是這樣說,但其實內心裏的那種莫明喜悅感一直上頭...

噗哧~...不能笑啊~不能笑啊​~恩榮你不能笑!!不過看到她這表情,噗哧~哈哈,可是逗的我非常開心!!這可是我的錯呀!!我在撒謊呀!!怎麼還在嬉皮笑臉啊!!...

不過...原來掃把男這綽號是因為我的頭髮嗎?....我的髮型真的有這麼糟嗎?嗯~我對這頭髮還挺滿意的說...嘛..基本上這髮型被取笑已是家常便飯了,在現實裏我可已經被打擊了很多次呢!!





恩榮眼珠向上,雙手整理整理自己的頭髮..

謝花狠狠看了看恩榮,深呼吸了一口氣....慢慢令自己的心情控制好起來...

「唉~.....雖然本小姐心中的那團怒火還沒有平息,但..但..啊!!!!我真是越想越氣了!!!」

「唉...但..不過..本小姐想了一想,還是想..鄭重多謝你之前從狼的手中..救了本小姐一命..既然你不是貴族..乍看之下你也好像沒有什麼戰鬥力...但居然也放手一搏拼命地去應付危機..啊啊啊啊啊啊!!!」

「算了!算了!!!~..既然你欺騙了本小姐..我們之前的所有事就當無數吧!!本小姐就大發慈悲原諒你的所作所為..啊啊啊啊!!~~我到底在幹什麼呀!!!」

剛才的所有話根本就不能成立為一段溝通,就只是謝花不斷地自言自語罷了..

還以為她會一拳打過來呢~...這就是所謂未接觸過世面的大小姐嗎?..雖然與我想像中的大小姐有點出入...不過還挺有趣的,這個世界感覺還挺不賴的.. 恩榮向著前面那位少女可愛的舉動,微笑地想著





「真的!!真的!!非常對不起,我真的!!知道錯了!!」看來這一次才是恩榮真誠的道歉呢

「呵~爺爺可是從小就教導本小姐說謊是一個非常不良好的品德,下次你可不要再這樣了,這樣可是很影響你的為人啊,知道了嗎?掃把男!!」

「知道了!!下次跟你保證不會再犯這樣的錯了!!」

看來我們之間的那一塊隔膜打破了呢!...終於~我們似乎從疏遠慢慢又拉回
來了~ 恩榮終於放鬆了起來

「話說掃把男你的家在哪裏?」

啊....?

「你看~現在已經大概是午餐時間了吧!!這裡附近也沒有其他村莊..掃把男你應該住得很遠吧!!~..不過你來這的目的又是什麼呢?」

啊~哈哈...其實..其實呢~我是沒有居住地方的..哈哈.....」恩榮有點尷尬地假笑著,內心不妙地想着





我剛剛到底怎麼了??怎麼就這樣平凡地說出這麼荒謬的事!!....沒有居住的地方我可怎麼生活呀!!!

「掃把男你.........該不會是是流浪者?」

「流..流浪者??」

「不會是吧!!噗!!沒有任何工作能力,連基本的生活能力都沒有,只能周圍露宿的流浪者哈哈哈哈!!!」

謝花用力地恥笑著

唉..我還以為流浪者是什麼酷東西..聽名字還以為是類似冒險家的職業...原來是在說流浪漢啊~......她該不會是取笑乞丐來取得自身優越感吧..
她自己居住環境也不是很好,只是在村莊中屬於較富裕的,卻鄙視著乞丐,想不到這個夢境世界...居然如此現實...

恩榮已經無力去向她作出任何反駁





「算...是吧!...」 恩榮無奈地只能尷尬去承認,心裏繼續出現自己的獨白

剛剛才向這位大小姐保證完....現在又耍了一個謊呢!.... 

「哼~幸好本小姐擁有著良好的美德,若你是告訴其他人恐怕應該會被欺負一頓吧!!」

「你也挺傻的掃把男..居然會坦誠跟別人說自己是流浪者」

「是被本小姐訓話後良心過意不去嗎?不想再繼續說謊嗎?」

謝花繼續用她擅長的毒舌去言語攻擊恩榮

恩榮
無辜地被這位大小姐訓話著...不過也只好不斷承受





「算了..既然這樣,不過你身上也不可能有食物吧!那...那要不要先在這裏填飽肚子?」 謝花難得地關心著問道

恩榮雖然很不好意思,但他的肚子卻誠實地在咕嚕咕嚕發出肚子餓的警報聲

無奈的恩榮紅著臉,很不好意思答道

「哈哈,那..那我就不客氣了~哈...」

「真的毫不保留直接說出來呢!....唉~我們就先到附近的市集逛一逛,買一些菜吧!!」 謝花說完後就正要轉身進發

「哦..那走吧~....不過,那今天的野豬..?」

「哦!!那隻小豬..本小姐已經安放回家中了,當初本小姐還以為你是為了贏得這次的節日活動,才拼命去抓牠們呢!」

「節日活動??....」 這裏一無所知的恩榮面對著只故說自己話的謝花,令溝通上很明顯出現了嚴重的阻塞

「哦哦~是呢你可能不知道!這三天可是我們村莊白洛村的傳統節日一一獵豬節,這幾天可是本小姐每年一次能難得外出較遠地方的日子,內容大概為鬥誰在這短短的幾天內捕獲得最多的野豬就為勝出者!最重要的就是第一名可以被封稱為獵豬王呢!!換著誰都會享受擁有這麼吸引内容的日子吧!!!」

「獵豬節嗎??我聽下去也覺得好像有一點興趣...不過為什麼會這麼突然在這幾天舉行活動呢!」

「哦~這就問對人了!我可是對這節日瞭如指掌啊!所有細節我都一清二楚!!先跟你解釋這個問題吧!由於野豬的繁殖量過快,每次達到一定時間時野豬就會大量氾濫,所以祖先們才訂立這個節日減少野豬氾濫的情況」

「額外說明一下,我們這個森林可是盛產野豬的,我們這邊的野豬都活得肥肥白白!!基本上很少情況能遇見體型較小的野豬呢!剛剛我所打弄來的那一隻其實是挺稀有的....不過這可沒什麼用就是了
!!」

謝花就這樣一直向恩榮說個不停,似乎她真的非常迷上獵豬節呢

「是..是嗎?能這麼好地傳承這麼有意義的節日文化,真是很厲害呢!!哈哈」

恩榮其實也只聽懂五六成,不過面對著她也只能讚嘆不絕地說

「哼!!厲害吧!!本小姐這次一定要贏到活動!!成為新一代的獵豬王!!哈哈哈哈」

謝花自信地用右手食指指着恩榮 為..為什麼要指著我呢?~...

「啊哈!!嗯...我的肚子也開始需要招待一下呢!現在我們快點去買食材吧!!爺爺與姐姐們想必也餓壞了...」

謝花說完就向村莊中心的左邊前進著...恩榮也隨即馬上跟著謝花的腳步...


他們便從噴水池左邊的方向前進...

「果然我沒有猜錯,從我的推斷中這個地帶就是市集區對吧?」

「掃把男你...​你是笨蛋嗎??不妨抬頭仔細閱讀上面的牌!正正就寫着這裏是市集區呀!!」

恩榮向上看了看,發現真的有一塊尚算破舊的木板掛在上面,而恩榮左側右側不停地盯著木板...


(示意圖..)

「這....算是寫了什麼字...我怎麼一個都看不懂!你確定上面的不是一些抽象圖畫嗎??我根本看不明白啊!!」

「嗯~~....上面就寫著"市集"這字呀!!....本小姐終於知道你為什麼成為流浪者了...不僅是個笨蛋還是個文盲呢!..」

「甚...​甚麼文盲,我根本沒有學過這些文字呀....啊!!是你村莊獨有的文字嗎?」

「你是中要什麼邪法嗎?還是在耍白痴....這可是我們整個國家所用的文字呀!!」

「啊?是..是嗎?.....看來我真的是見識不足呢?哈...哈.....」

假笑著的恩榮此時心想 我的夢境怎麼這麼厲害...居然自動生成連我也不明白的文字...但...為甚麼語言上卻能溝通?...

「唉~需要本小姐借一些書本給你增進一下知識嗎??...放心吧!那些單字都不太難,我和姐姐..應該也可以在一旁協助你進行閱讀!..畢竟你什麼也不懂...本小姐可擔心你不能生存在這個世界呢!」

「啊~哈哈...這個提議真不錯呢!...我就這樣聽下去感覺你家裏有很多書呢!..」

「哈~!!...當然了!本小姐家裏可是個書庫呢!!平時只能逗留在家中沒什麼東西可以做的時候,本小姐就是靠看書來解悶的了!!!..這樣吧!等我們完成午餐後就迎接我們的閱讀時間吧!」

「閱讀時間..嗎?哈哈!真期待呢!」

以中世紀的設定來說書本這東西應該挺難獲取的!真好奇她到底是怎麼獲取這麼多書本的,話說她
的家是長怎樣的...就是剛剛她所進去的那棟房子嗎?... 此繼續為恩榮的獨白 

「啊...那噴水池的右邊,就是住宅區嗎?我剛剛看見你在村莊中心的不遠處走進了一間屋子裏,那就是你的家嗎???...感覺這個村莊的規格都安排得很整齊呢!」

「對呀!!那獨特無比、高尚的屋就是本小姐的家呢!!事先說明~本小姐的家可是最靠近村莊中心的啊!!」

「靠近村莊中心?....什...​什麼意思?」

「啊~.....其實應該..我們村莊有一個習俗,那就是越靠近中心,就代表生活得越富裕,越靠近外面就是較貧窮的地方!所以你看!!本小姐可就是整個村莊最富有的人家啊!!!!!哈哈!!」

謝花驕傲地越笑越大聲,認為這可以令恩榮變得吃驚開始懼怕這大小姐,並會臣服於她...

「是..是哦,真是有趣呢!!那村莊中心的前面與後面是甚麼??」

恩榮對此事卻沒有什麼反應,平淡地問了下一個問題....

「啊...啊~.....本小姐可是這裏最富有的人啊...你就没有什麼反應嗎?......」

「哦~感覺聽上去真厲害呢!....那前面與後面是甚麼」


「嗯.................話說你可以不要問這麼多嗎?!!!唉...算了...這裏就是通往森林的地方,而這裏則是一個空地!我們的問答就到此為止吧!!掃把男你令到本小姐越來越口渴呢!!」謝花分別指着現在身處位置的前面與後面說

「啊...對不起...」

怎麼感覺她有點不爽呢!...是我剛才說了什麼話得罪了她嗎?.... 恩榮内心有點不妥地想着


雙方慢慢地走入了市集,走到已經有一段路了....

兩人也四周圍看了看市集上不同的商品....恩榮雖然對這個世界的物品並不熟悉...不過他也嘗試接觸和認識

兩人來回在這不大的市集走來走去.....

而在途中謝花突然開口說 「啊....有點尿急呢!!我由到森林開始都沒有紓解過呢..掃把男你等一等,我先到附近的廁所解決一下...」

「呵?..哦~好的我就在這裏等你吧」 

恩榮說完後,謝花馬上就衝到附近的廁所...恩榮看著這只有兩格用木頭搭成的洗手間....

想不到這個村莊的建設還挺豐富的...路邊居然也會有廁所....那就在這裏等一等吧..


正當謝花剛走到廁所不久後,旁邊突然傳響爭吵聲..

聲音是從他的右邊傳過來的,與他所在的位置有一段距離....

恩榮向前走了幾步,打算用趁熱鬧的方式看一看大概近村中心的位置,發現一位瘦削的少年,頭上油油的微捲黑髮,棕色的眼睛,五官不算太端正,右眼下有一顆不太明顯的痣

只披著幾塊布有幾條麻繩綁著自己的身軀,年約大概十至十二歲,從外觀看下去感覺就是一個沒有好東西吃的貧困少年

少年手緊握著某東西狼狽地奔跑著...一位棕色頭髮,身上穿著一件用獸毛製造的棕色外套以及穿著一條普通布褲的中年大叔追趕著他一直喊 「不要走啊!!你這污穢的小偷!!」

少年的速度根本比不上這位大叔,很快地就被他捉住了

少年眼裏帶點厭惡和悲傷,不停地掙扎著,務求能鬆開那位大叔的手

大叔一直無情地用他龐大的拳頭,一拳一拳地打到少年身上,一下子打趴到地上....

少年最終也堅持不住,放開他那拿在手上的梨子.....然後雙手緊抱著自己的身體,抵擋著大叔的攻擊

恩榮此時心想 有小偷嗎?但這樣打也太不合理了吧!!算了算了...相信有其他人會制止的..反正這也不關我事....

大叔一直用拳頭捶他,一直大聲說出攻擊性刺耳的話語

「你這沒存在意義的垃圾,根本不明白為什麼會有人幫著你...」

「忍你很久了,你這又髒又窮的垃圾,不斷周圍碰我的東西!!!!現在可大膽偷我的梨子
!!!」

「真不懂為什麼她會幫你這種根本不應存在世界上的垃圾,你這窮人應該就在家裏吃樹皮」

「憑什麼去碰我這些高檔食品,你根本沒有這樣的資格!!」

「哈哈!!聽說她今天去接待貴族的長子!!大概不會理你的」

「你膽子可真大!!你這種窮人就應該回到屬於你的垃圾堆!!就讓我來教訓一下你吧!!」


大叔不單只用拳頭揍揍去教訓他,甚至重腳一腳一腳狠狠地踹下去...

恩榮有點擔心地再看了一看想了一想 這不太合理吧.....

就算偷東西也不應該這樣重拳出擊吧!!...雖然偷東西的也有錯.....但...但剛剛的話...這更像私人恩怨吧...

恩榮徬徨地看著周圍的途人.....

為什麼没有人去阻止.....一個一個都只呆呆地站著....到底怎麼了....

這不合理吧...不合理吧..就算只是一個村莊,也有這階級之間的觀念是怎麼回事啊!有錢人能高高在上...窮人只能被這樣對待.....

真的没有人阻止嗎?!真的没有人阻止嗎?!我...我...不能...

恩榮凝重地看著前面的狀況...心裏始終有點猶豫.....但他這一刻心裏的那一股衝動促使他一下子衝向前大聲呼喝着

「住手吧好嗎?!!」

恩榮孤伶伶一個站在那位大叔面前....旁人的視線轉向了他....

大叔轉了轉頭用尖銳的眼神看一看他...

「這可是偷東西的賊呀!!你不會是幫他吧!!而且他可是一個窮人呀,這樣對他不是理所當然的嗎??從古至今都是如此!!而且都應該如此!!!」

旁邊的市民也好心拍了拍恩榮的肩膀

「算...算了吧!!這樣只會令你吃苦的..他可是整個村莊第二富裕家庭的人呢!!就這樣吧...更何況..你想呀!他偷東西呀!這個行為是他不對在先」

恩榮看了看周圍的市民,眼神變得驚恐說

「你們就這樣看著這位手無寸鐵的少年被人打嗎?沒有一點同理心的嗎??這不合理吧!!這真的不合理吧...」

正當恩榮說完一半,一個拳頭孔武有力地揮向他,將他一下子打倒到地上...他完全反應不來

「啊啊啊!!!!~.......」

大叔帶點鄙視的眼神,大聲地呼喝

「看!!這是你自己的所作所為帶來的後果,你真的是令我心中的怒火越來越大了!!本來還不想理你,但這可是你自己造成的!!小朋友」

大叔一腳一腳地踢向恩榮的臉...

恩榮很想反抗,但他卻無能為力....只能一直挨揍... 「啊..啊!!!啊!!!!!!!!!.......」

前來看戲的市民都越來越多,他們就只是看著並沒有想上前幫忙的意思...


正當恩榮被打到快要暈低時,遠處傳來熟悉的聲線

「格也!!」


恩榮與周圍的人都向聲音的方向望,一位猶如天使般的少女再次出現在恩榮的眼前..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