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猶如天使般的少女再次出現在恩榮的眼前..

恩榮眼神完全離不開這位天使,這一刻..恩榮深深地看著她...她身體每一個部位都完全吸引到恩榮的注意

大叔整個人都呆定望著眼前的那位少女,但與恩榮相反,眼神帶了一點鄙視看著她

大叔整個人都慢慢開始變得暴躁....眼裏完全容不下這位少女,不過他忍住了那肚氣....

他知道自己的話事權是不及小莉的,他鬆開了雙手雙腳...不過他依然不耐煩地靜靜念道 「又....又是她....煩死了..煩死了..吱!為什麼她這麼快就回來....」





少女一步一步地走向前,在觀戲的旁人們都紛紛開始退後讓路...

「啊!可以解釋一下現在的狀況嗎?我可不太清楚呢!」 少女望一望向恩榮再望一望向倒在一旁的少年

大叔語氣開始變得有點焦急 「啊!~...其實整件事都是從他偷東西所展開的....所以我..我才想給他一點懲罰,然後那位少年就....」

大叔將手指指向了少年,一直抵毀著他..

「我可沒在問你呢!」 少女眼神兇狠地望著那位大叔,語氣開始變沉..





大叔窒了一下,開始收起嘴巴,不情願地輕聲說 「不..不好意思..」

大叔表面與內心截然不同,他此時此刻内心非常急躁,對眼前的那位少女抱持著憎恨

吱!..看她的臉越久,拳頭真的是越來越硬呢!....這個一開始就飽受眷顧的婊子!你可知道我以前承受過了什麼!努力過了多久.....原本我也需客氣對待大家,但!...一切都只因你的出現!!!

少女用相對的威嚴感去阻嚇著這位大叔,這一刻少女的壓迫力相當強著,不過其實也只是故意誇大聲威氣勢,務求能停止這次的紛爭

少女慢慢地走近大叔,他下意識地退後了幾步...





「不用你多說我也大概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這是你的..張開手拿穩吧!...」

少女從褲袋中拿了一些零碎的銀幣,遞向給大叔....他靜靜地拿起銀幣看著

儘管如此大叔眼裏依然充滿著到時那種的氣憤感...不過現在他也只好默默走回攤檔裏...

民眾都開始慢慢四散....碎碎說著剛才發生的事....


事完後,少女馬上走到一位名叫格也少年的身邊,焦急地從她身上拿一條手巾包紮著格也右手以及左腳的傷口

從剛才的威壓感,緩變成恩榮最初所感受到的溫柔...

「真是的....這人就只會虛張作勢...不要亂動哦!!格也,我先幫你用草藥包紮好傷口...」





「痛..痛..痛.. 」恩榮慢慢地從地上起來,按著自己的傷口,雖然有點痛苦,但也故作堅強勉強站了起來...

他靜靜地看了看四散開去的來趁熱鬧的旁人們....心裏有點不解且失落.... 這世界...真冷漠呢!....

恩榮眼睛四轉,慢慢轉頭看著正打理著自己攤鋪的大叔.並怒瞪著他....

格也小心翼翼被少女扶起來 「謝謝...莉姐與....?」格也中性的聲線,用微弱的聲音,帶點兒拘束地說

恩榮再轉頭仔細看著格也,並向著面前這位孩子抬起右手指微笑著指向自己

「你好呀!我的名字叫光英恩榮!多多指教,那個..格也是嗎?身體沒什麼大礙吧!我現在可謂是周身傷口呢~....不過......雖然那位大叔的確是過份一點..不!簡直是超過份!!!但~偷東西也是不對的,知道了沒有?」

少女也跟著勸導 「格也啊!我不是跟你說過有什麼困難都可以找姐姐嗎,不是嗎?我絕對會幫你的」

格也低下了頭,似乎也意識到自己所犯的錯





「對..對不起,但總感覺這樣會不好意思.....而且我還聽說你今天要去見貴族...所以不太想打擾你....總之對不起了,莉姐與...恩永大哥...我也清楚自己所犯的錯...為大家帶來麻煩...」

恩榮嘆了一口氣,繼續保持著微笑面對著格也

「是恩榮啦!~你這小子真是的,哈哈」

嘛~..剛才的我還真勇敢呢!...呼....若不是那位少女,恐怕我...

恩榮内心想著同時,轉頭向左看著眼前的那一位少女.....

這是他們第三次的對望.....

恩榮立馬臉紅緊張起來心裏不斷與自己對話着 這..這還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啊!...這臉蛋也..也太漂亮了吧!...她的呼吸聲..微微的緩和的..櫻桃小嘴裏帶點紅潤,隱隱約約地聞道她全身上下的少女體味,唉....我可真是個變態呢!...





恩榮目不轉睛地盯著她....少女開始表現得有點不自在

「怎麼了嗎?....話說小花剛剛不是一直跟著你的嗎?現在她在哪?」

恩榮立馬左思右想著要用如何的方式跟她對答,才不會顯得自己對她失禮....

「唉..剛...剛剛....小啊!不是...謝花她在中途時到了附近的洗手間...我亦在這等待的時間中目擊了這件事的經過......所以就...就是這樣了?」

「哦!大概了解了!..」

少女似乎慢慢對恩榮的態度有些改變,再不像之前那般的有距離感

恩榮也察覺了這一點,便開始乘勝追擊,想藉此與她拉近關係

​「啊!請問...我該如何稱呼你?」





少女眼望了一下恩榮,並沒有什麼太大反應,就只是平凡地說出

「叫我小莉就可..」

恩榮捉一捉自己的後腦勺....「啊~..小莉嗎?哈哈..真是一個好名字!你好呀!再介紹一次,我叫光英恩榮

「唉..恩榮....謝謝~」

格也看見這尷尬的氛圍立馬也默不作聲,左眼右眼不斷地來回看著這兩人...

恩榮!!她
直接叫我恩榮啊!!怎麼一開始就對我稱呼這麼親切呢!!難道她是對我!!!....不,我到底在幻想什麼呢!....這裏的每個人都直接叫我的名字呀!...唉~剛才我所說的話可真是糟糕呢!....為什麼每次跟這種女生說話都會形成這種尷尬的氣氛啊!!難怪我的異性緣一直得不好... 恩榮正在不停瘋狂想著有關小莉的事,果然是處於青春期的男孩子...

恩榮?」

「啊!!怎麼了怎麼了!!!」 小莉就只是輕輕叫了一句,就直接弄得他慌張起來

「其實..你可不要因為偷東西就認定這孩子他的性格,其實嘛~他心地還挺善良的....他就只是一個與大家彼此一樣的小孩....」

「是..是嗎?..我就這樣看下去..再判斷著剛才所發生的情況....感覺他的家境並不良好呢..」

「唔...的確是如此....」

兩人沉默了一會.....但
恩榮卻不想這麼快中止了對話,馬上跟著說

「啊...那個..格也弟弟和你兩位是
熟人嗎??剛剛還好像聽到他稱呼你為..莉姐?...是與謝花差不多的關係嗎?」

「嗯..我們兩位的確經常走在一起,謝花也是啦...但其實我們並不是同血的同肉姊弟們」

「哦~....所以你們就只是朋友?....呵!等一等!!你們三位都不是親兄弟子妹?....謝花與你也不是?但我可不是看見在不久
的之前你們兩人可是在同一個屋簾走出來啊?...」

「嗯...我們的確是同居的....而且大家的相處模式都真的很像一家人.....在我剛來這村莊時,他們非常好善待我....」

「什..什麼??剛來村子?你...小莉..不是在原本就居住在村子裏的嗎?」

「沒有錯...這也有很多原因啊..哈哈...」

小莉似乎開始變得保守了起來,恩榮也開始意識到才剛認識就不要問這麼多了....


「呼..啊!!!終於找到你了掃把男!!!!!!!!!!!!!!!!!!」 謝花從他們的背後,市集裏大叫著

恩榮立馬回頭看著站在不遠處的謝花 「啊~....」

謝花一步又一步氣喘喘地跑了過來

「本小姐明明叫你在廁所附近等我啊!!...呼..怎麼..跑到這麼老遠啊...本小姐可以為你在村子走失了」

「小花?」 一把熟悉的聲音飄到謝花的耳朵裏,謝花往後一看

「啊~姐?!!你..你怎麼在這裏,你不是要去接見那位貴族的長子嗎?」 謝花看到小莉後呆了一呆

「其實呢!...我原來現在所做的事就是接待他的,但可惜卻被這位人士令我耽誤了一點時間呢!」 小莉指向了恩榮

「我..我我..我嗎?」 恩榮吞吞吐吐地說

「啊!掃把男,你又搞出了什麼事呀!!要麻煩到姐姐!」 謝花用了無奈的眼神望了望恩榮

「呵?我..我可是..就只是....」恩榮被突然冠上罪名,可感到不知所措..

恩榮正當要為自己辯駁時,細小一直站在背後的格也走了上來

「不要這樣說了..那個..唔.....音榮哥哥可是幫了我的...」

雖然有人肯站出來幫我說話令我感到非常感激,但一直這樣叫錯我可是令我的名字有點傷心呢!格也弟弟~... 

「是格也小弟弟嗎?啊!!!真是呢!!!你怎麼了...啊~怎麼渾身是傷,是那個掃把頭在欺負你嗎?!!說出來吧!就讓我來教訓一下他!!」 謝花都看見格也周圍身上瘀腫的傷口,便馬上上前關心

怎麼那個笨蛋總是聽不入耳,面前的那位人士都已經為我解釋了!!! 恩榮無奈地心想

「不..不是啦...只是我的一時衝動..才惹來這傷的.....是恩詠哥哥與莉姐幫了我呢!!!」

啊~....格也小弟弟..你好像又講錯我的名字呢!...... 恩榮一直為被叫錯名字這事感到有些少頭痛..

「啊!!~...難怪本小姐在廁所裏聽到眾人的喧譁聲,是你又犯了什麼事嗎?...」

「對...對的真的很對不起....」 格也露出小孩無辜的眼神...食指與食指在對碰着

「没事!!没事!!没事!!不要屢次再犯
就好了!!看見這麼可愛的你,怎麼可能會捨得訓話你呢?」 謝花露出笑容摸了摸他的頭

恩榮來說,格也相比起自己..感覺這對待真的很不公平呢...

「啊!那個..小花!他們其實可受了不少傷....現在我先帶他們到屋裏療傷,而恩榮你也跟過來吧...」 小莉打算終止對話,先將現時兩位受傷的情況解決好

「啊..真不好意思....」 謝花摸摸自己的頭部,然後再看一看格也恩榮

「我...可還沒有選購好食材呢!可惡...本小姐的選擇困難症出來了....既然現在掃把男你就先休息一會吧!...接下來我就自己再去購買午餐!.....啊~...現在都什麼時候了,快餓死了..」 謝花按了按自己的肚子

「那..小花你先去吧!..這兩位也傷得挺嚴重,我就先帶他們進去好好處理傷口」 小莉帶點溫柔地說,以她的角度恩榮明明是一個完全來歷不明的人,卻關心著他的狀況...

這種溫柔以及善良的性格,令恩榮完全迷上這位少女....

「好的姐~我去去就回....」 謝花說完後就快速向市集的方向奔跑,看來她已經餓到肚子壞了

「那你們跟我進去吧....」 小莉扶起格也,然後再看著恩榮.....

「啊!!我自己走就可以了~...謝謝關心!」 恩榮表面堅挺著,但其實實質上這些傷可令他疼痛得很呢!

小莉點了點頭,三人就這樣慢慢地走到眼前的屋裏...


少女一手扶著格也,另一手則拍了拍門,然後將其打開了

三人一個又一個地走進去,當恩榮踏入這陌生的門口時,用眼四周橫掃着周圍的環境

而眼前看見了兩位陌生的面孔...

分別是一位金髮的少年,美男子的外形以及穿著奢華,都令到恩榮感受到一種距離感....

而另一位白髮的老人,則呈現到相反的感覺,恩榮的第一感覺是這位老頭大概就是那一種,和藹可親帶點傻氣的可愛老一輩

他們兩位本正愉快地交談中....不過剛剛的那一下開門聲打斷了他們的話題,他們兩人看向門口位置

看見眼前兩位受傷的少年,老人第一時間上前去幫忙扶著格也

金髮少年其後也跟上,走到了恩榮的一旁,用和緩的語氣對恩榮

「需要幫忙嗎?看見你整個手臂都充滿著傷痕」

恩榮停頓了一會兒看著眼前的那位美男子,有點錯愕並輕說 「啊...我....」

還沒等到恩榮擠出一句話時,便轉向用挑逗著少女的眼神對著少女輕柔地說「小莉...發生了什麼事...」

恩榮頓時醋意大發 啊~....雖然真的很想感激那位金髮男關心我的情況....但...但這種美少年般的感覺,會不會令小莉愛上了他??還是他們已經墮入愛河了??他到底是誰啊????.....還以為小莉是我對她專屬的稱呼呢!~...

恩榮對眼前的男子產生了情敵的感覺地想著

「小..小莉哈哈..你家真是熱鬧呢...」 恩榮眉毛抖動,話語裏帶點不爽

小莉平淡地回應了氏的話 「沒什麼事,只是發生了一點小爭執...他們兩位我會自己處理好的..」

恩榮心裏裂開了一點 怎麼無視了我的話.......嗚~~...原來被所珍重的人無視是這麼的感受呢~..嗚~~

「你們好!!初次見面,我是瑪回貴族裏的人,名叫~大家請多多指教!!那請問你們兩位先生如何稱呼?」 開朗地向恩榮格也揮手

原來這就是今天來的貴族嗎?.....還以為是小莉的什麼人呢!..呼~..不過仔細一看身穿著這麼華麗的衣裝,配搭著對這時期來說時尚的服飾,就算不說正常人應該也可以認出來吧!不過現在的我可能連一根汗毛也不能碰到他呢! 恩榮雖然慢慢鬆了一口氣,但他那對眼前的感覺還沒有變

「啊~..啊...殿...殿下你好,在下​叫...名為格也....」 格也慌忙地跪下來,雙腳膝頭緊碰著地板,並一直點頭說道

啊~...我想大概這裏村落的每個人看見貴族都會是如此反應....看來這也不能怪箂亞爺爺和小花呢~ 小莉眼裏無奈地看著不知所措的格也

笑了一笑,馬上澄清說道「先站起來吧!哈哈~不用這樣加什麼殿下大人這詞匯了,叫回我即可...而且也不需要太過遵守這些傳統禮節,起來吧~」

「你...你好,我的名為光英
恩榮...也請多多指教」 恩榮雖然與他產生了莫名的敵對感覺,但他現在也只好老實地與他打交道

恩榮自我介紹完後,箂亞爺爺皺起了雙眼,用有些小沙啞的聲音咬字不太清晰地問 「這位...少年是誰?」

「其實我也不太清楚....但他畢竟幫助過小花和格也,可受了不少傷~所以我就先帶來這裏去處理一下傷口,感覺欠了一個人情也不太好....啊~現在我就先去幫格也弟弟開水、拿衣服,最後再處理傷口,你們就先在這坐一回吧!抱歉了~要麻煩你等待這麼久...」 少女說完後就扶着格也沿著客廳一直走到後方的浴室裏

「哈哈!!你們就快點吧!!!這些小傷口不好好處理的話,在日後可會變成大傷口呢!!!!啊~!看來格也小子又搞出了什麼事吧!!難怪剛才外頭會傳來這麼吵鬧的聲!令和我不能好好交談一番呢!~...不過,唉~恩榮?想請問你是來自哪裏啊~」 箂亞爺爺轉向問道恩榮

恩榮
摸了摸鼻子,心裏不斷地想著 啊!...該怎麼向他解釋好呢!看來這位是小莉的家人?是類似祖父嗎?....哦!!!

「我....啊~..其實我是流浪者...」 恩榮有點不情願地說了詐語

啊~~....我要很冤枉地成為眾人眼前的乞丐了.....為什麼在承諾完後我會耍更多謊啊~我的誠信可是在這裏盡失了呢~ 恩榮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也只好這樣說了....

「啊~哈哈!!流浪者嗎?真虧你能勇敢說出來呢!!哈哈!!!但放心吧!!我們這裏大部分的村民人都很好,不會欺負你的!!!你大概就像格也小子一樣吧!!只是生活得更惡劣一點」 箂亞爺爺突然發出音聲如鐘的笑聲

恩榮都被這突如其來的鐘聲嚇了一嚇.....

喝了喝桌上的茶,接著也跟著說道 「其實我也對這些事沒有所謂的,就只是經濟能力出現了一些問題,我明白的..唉...根本不明白為什麼有人會利用這一點去進行恥笑,可能人對金錢這種物質擁有著高尚的看法吧!當某些人沒有時則會看貶
他人..真是可悲呢~」

恩榮對這一番高深的言論也表示認同,雖然從個貴族說出來沒有太大的說服力,但
他似乎也慢慢開始接納到這位男子

「啊~在這段空閒的時間!我就先去斟茶給你暖一暖身子吧!!說不定我的茶會有療傷效果這神秘功能呢!嘻嘻~」 箂亞爺爺得意地笑著走到了廚房

「哦~那謝謝你的招待了!」 恩榮保持著禮貌向他說

看了看他身上的衣服,眼神慢慢變得銳利 「你..這身衣服是...?」

「我這身衣服?...唉...我印像中好像是在某一天的露宿時位於森林所看到的,當時看見挺合身,而且穿上去還很舒適所以就擅自拿下來穿著了~」 恩榮運用他的急才,隨便作了一個看似合理的理由

「是嗎?哈哈~~真幸運呢!居然能在森林裏找到合適的衣服穿著!」 轉為微笑說道

「來了來了,快點嚐一嚐吧!!恩榮小子~」 箂亞爺爺興致勃勃地拿了兩杯茶走出來

看來他真的很想給人評賞他所炮製的茶呢

恩榮點了點頭,臉上帶點微笑地雙手接下遞過來的杯子 「啊~我現在可是口渴到不得了呢!!」

恩榮看了看與自己兩者的茶杯,自己手上的那杯茶很明顯地與貴族那杯茶有些出入,恩榮的茶香沒有太濃烈色水也比較淡,貴族的則相反

這就是所謂的差別待遇嗎?...不過畢竟人家可有vip特權~我就只是一個路過的流浪者...就只好接受這個狀況吧!...不過說實話~我其實也不太愛喝茶就是了..... 恩榮微微地用嘴唇輕碰了杯子裏的茶

然後用雙手抬起了杯底,一口又一口喝進去,恩榮用舌頭細膩地去品嚐茶香的味道

一個對茶並沒有太中意的人來說,恩榮顯然地並對此沒有太大的感覺......甚至有一種對他來說非常抗拒的苦澀味....

箂亞爺爺露出了期待的眼神,閃亮看著恩榮,很明顯是想聽到恩榮對自己的作品作出讚賞

恩榮也不好意思踩低別人的期待,就只好默默再
一次編織謊言....「這...這也太好喝了吧!!」 

恩榮在說完這句話後,默默地放下杯子...... 啊~...剛剛我的演技到底好不好呢~我可是小時候參加過一些演藝表演的~應該也能勉強騙過去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都說了小花這人品味是多差吧!!!!!雖說我這位臭老頭眼光並不好,但偏偏看茶葉的眼光我可是一直很敏銳的,我一眼就看中了丁挑香,所以你才品嚐到這麼好的茶,哈哈!!小花還是個小孩呢~根本不懂茶的魅力~」 箂亞爺爺越說越興奮

啊~幸好他信了~總覺得我說實話的話可會惹他不開心呢~

「丁挑香嗎?是一種植物嗎?聽名字就感覺這品種的花會很香」 恩榮雖然對茶興趣不大,但似乎對他未聽過的植物感到相當大的興趣

「是啊!!這種花雖然不是亮眼鮮豔的類型,花邊帶著淡淡的粉紅色,花蕊是粉黃色的,形狀與其他花相若不過花瓣略長!這種平凡帶點優雅的花~可是我們森林裏盛產的!!哈哈」 箂亞爺爺非常專業地為他解說著

「哇!!!這樣形容下來我對這種花可是越來越好奇呢~可以一會兒讓
我看一看實物嗎???!!」 恩榮相當積極地想瞭解

「等什麼等!!!哈哈!!我這就拿給你看!!!」 箂亞爺爺馬上起來走到一旁的櫃子裏,然後從中拿了一個玻璃瓶

「哇!想不到能在現場就能看到呢!! 」

「嘻嘻!!這種花可是有一個淒美的故事呢!!想聽聽看嗎?」

「當然了當然了!!!我已經準備好聽故事的心情了!!!」

「哈哈!!是嗎?那來吧!!在很久很久以前,分別有一位男人和女人!名叫阿爾芒絲瑪麗,瑪麗是一位貴族,她高尚美麗,笑起來就能融化別人的心窩~阿爾芒絲在機緣巧合下遇上了瑪麗,便一下子喜歡上了她,他便開始用各種方法佢追求著瑪麗,並一直送家鄉中的盛產的花一一丁挑香,瑪麗卻對他沒有好感,甚至對他的追求方式感到有點煩厭,不過儘管如此阿爾芒絲也沒有放棄。而當時的時代背景為戰亂時代,四處都充滿著危機,這時女人喜歡上了另一位男人,其實也只是看上了他的容貌以及力量,在當時擁有著力量的男人基本上都受女人崇拜,而這一位男人也很快地與瑪麗在一起,瑪麗起初感到很開心,認為她遇上了真愛,但其實那位男人只是看中了她貴族的身份,男人藉此靠著她去獲得權力和金錢,最初阿爾芒絲只好默默地退下,但在某一天他發現了男人的陰謀,便一直找辦法想告訴瑪麗,瑪麗卻完全没當他的話為一回事,那位男人由於害怕自己的計劃被暴露,便僱用殺手,前派到阿爾芒絲的村莊將他暗殺,阿爾芒絲在風和日麗的一天,腦海裏想著瑪麗與那位男人的各種事,他看著眼前的丁挑香,用拇指與食指輕輕地攞著花瓣....突然!一支箭直接射穿阿爾芒絲的心口.....阿爾芒絲向下看著自己心口所中的箭,用他僅存的最後一口氣說了一句話....於是就死掉了...在一旁的民眾都看呆了,驚恐了一段時間便馬上上前,一直叫喊著他的名字.....阿爾芒絲就這樣因為瑪麗而去世,
他的家人們便以他前世最喜愛的東西一一丁挑香,去紀念他,世人相信著人們死去後會用另一種方式回來,並會依附著他生前最喜愛的事物,於是就將丁挑香放到他的墓碑前去進行拜祭。瑪麗也旁人的口中得知阿爾芒絲的離去,起初也只是為他哀嘆一下,然後繼續被蒙在鼓裏生活著....一年又一年過去了,那位男人的陰謀漸漸浮出了水面,起初生活得很幸福的瑪麗現在變得越來越心寒,在這一刻他不禁回想起之前阿爾芒絲一直跟他說的話,也慢慢開始懷疑阿爾芒絲就是被這位眼前的男人所殺害....但這一切都已經太遲了....男人在這一刻已經獲得了權勢,掌握著這裏任何的一切,瑪麗現在只好乖乖從命著那位男人,瑪麗開始不斷幻想著如果當初聆聽阿爾芒絲的話,哪怕一點...可能現在的局面就不會是這樣了....不過這一切都是幻想,在現實瑪麗就這樣痛苦地老去,在死去的一刻,她手握著丁挑香...看來阿爾芒絲的存在,一直沒有被她忘記,在死去時....她告訴家人她最愛的就是丁挑香,然後慢慢化為光點,丁挑香也從手中掉到心胸前,然後她一點又一點地消失,在最後她似乎也說了一句說話.....而在他們兩個墓碑面前正正就是丁挑香....阿爾芒絲瑪麗在死前說的那一句話到底是什麼到現在也沒有一個確實的答案....不過民眾也一同猜想著,可能到了最後的一刻,他們終於訴說了彼此的心意吧!..也許他們到了死後的世界,會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吧!.....就是這樣了~」

「哇!!這故事真的很動人呢!搞到我現在都開始有點想流淚呢~ 」

「哈哈~都說了很淒美啦~你應該要做好心理準備的!不過我當初聽到這故事的時候可是大哭了一會呢~哈哈,現在回想起真是有點害羞呢~」

默默地看著前面這倆人,看來他現在完全介入不了話題呢!

就這樣三個人坐在大廳中談天說地着,基本上都是一些閒話


小莉與格也從客廳後走出來...格也換上了一套較為舒適的衣服

格也弟弟啊~這件是小花之前小時候的外衣,現在將就一下穿上它吧!」

「啊!放心啦~...這件衣服也挺合身的....就只是有點女性化....」 格也低頭看著自己的衣著,摸了摸衣服的質地,臉紅地說

衣服呈現粉紫色,中間胸前印着小型的半黑紅色的愛心圖案,而下半身則穿著著一條充滿著少女般淺紅色的褲子

恩榮看著眼前的格也,心裏有點不妙
的感覺 難道我也要....穿上類似的服裝嗎?.....

「哈哈!格也小子!你這樣打扮怎麼有點可愛呢!不過身體已經處理沒問題了吧!」 箂亞爺爺幽默地跟格也搭話着

「嘛~現在雖然傷口還在啦!不過莉姐給我服用完那神奇的藥物後,痛覺就"啵"一聲不見了! 」

「啊!那個..恩榮,我已經幫他清理好了,現在就只剩你,跟我過來吧!」

此時恩榮帶著無比興奮的心情,腦海裏突然彈出各種與小莉的情景 怎...怎麼了,清理!!???剛剛看見了小莉與格也進去那個房間的角落,這也是否意味著我可以......她會幫我擦背嗎??

「那個...毛巾,衣服和褲子我已經準備好了,你可以自行進去洗澡了」

正當他想像到一半,小莉的這一句說話直接將恩榮美好的幻想就被打破了

「唉....這也是對的...而且剛剛他們就應該只是去處理傷口而已..我居然幻想著這些不切實際的事...」 恩榮低頭失望將自己的心裏話不小心說了出來

「什..什麼意思?」小莉靜靜地看一看他...

「沒..沒什麼沒什麼...哈哈~我先進去了...」 恩榮說完就立馬臉紅地跑到浴室裏,連一眼都不敢看小莉

「那我就先到旁邊的小房間裏等你,你穿好衣服再跟我說」 小莉隔著浴室的門喊道

「是..是的!!」 恩榮依然處於那羞恥的狀態,腦裏還是剛才那丟臉的事

啊!!!!幸好她沒有領悟我剛剛所說的話....要是我再
詮釋得更仔細看怎麼辦!!!一定會被當成變態的!!! 恩榮正準備脫下衣服,先準備來一個早日澡時....

眼前只看見一個一個裝著石頭的鋼盒子,以及一條非常粗壯的水管,水管最高點有一個又一個的小孔,看來是發水位,而在中間有一個與他手掌大小相約的洞,有一個明顯的凹位,看似是應該要放某些物件上去的....

恩榮在完全搞不懂的情況下,只好尷尬地穿回衣服,並抓一抓頭不好意思地走出來說 「那個....小莉可以教一教我怎麼用嗎?我好像不太懂裏面怎樣運作...哈哈...」

「唉~看好了!你要從這個盒子裏拿起一個名為泉晶的晶體,然後放進這個凹槽裏,然後用點耐性等它一會就有水了....」

經過一番教導後...恩榮終於順利地洗了一個暖水澡...

在浴室裏一直很丟臉地想著自己被少女教導如何使用洗澡那些設施的過程 啊~真不好意思呢~....


洗完澡後,恩榮整個身子都舒爽了起來....他搖一搖頭,將頭髮上的水潑一潑

「啊~真舒服呢!!身體上的臭味全都不見了呢~沒想到也能在這裏洗澡呢!!.....不過在夢裏居然遇到這麼多真實的事...真是奇怪呢~」

看見門面前掛着一套整整齊齊灰色衣服和杏色皮製褲...恩榮並小心翼翼地拿起並穿著...

穿上去後雖然整體都有點不合身....整件衣服都過於寬鬆,感覺是給身體更龐大的人穿著...不過這件衣服運動起來還挺舒舒適的

幸好不是什麼女裝.....話說這是誰的衣服呢~箂亞爺爺的嗎?....不過這樣的話,他在年輕時應該身材還挺不錯的..不過這衣服能保養這麼久可真是厲害呢!

恩榮打開了門,並慢慢地走出浴室,到了一間小房間裏....

恩榮走到有整個身子長的鏡子面前,看了看自己....

「這種感覺有點奇妙呢...原來這個世界的服裝配搭是這樣的....感覺我還挺適合這種風格的~嘻嘻~我的體育服也暫時退場吧!!」

「看似你是迷上了這身服呢!」 休閒地坐在床上的小莉在一旁說

「啊!!!~是哦~哈哈!現在是到療傷時間對吧!!」 恩榮似乎忘記了他迷上的那位少女所說之言

小莉搖一搖手上的碟子,上面裝了一些淺綠色有點黏稠的流液 「恩榮~拿著喝了它吧!」

恩榮腦子裏又作出了無謂的想像劇場 還以為小莉會叫我"呀~"張開口,然後喂我呢!...看來我真的不應該看這麼多青春偶像劇....

恩榮有點緊張地張開口,畢竟要將手上樣貌不討好的放進口裏,是需要些少勇氣的....

「呀~...咕嘟~.........沒有想像中的難吞呢!」 恩榮腦袋放空了一會兒,然後回過神來發現周身是痛的感覺完全消散了

「哇!!這種感覺真神奇呢!!!傷口都不痛了!!!!」 恩榮非常驚奇地站起來,不斷看著自己的手手腳腳

「傷口雖然不痛
但是還在呢!現在只要好好休息,大概去過一天後應該就能痊癒的了! 」

「是嗎?!!!真的很感謝你呢!!! 」


恩榮與小莉走出去後,發現謝花已經回來了...再看見桌子上有一道道香噴噴的菜式.....

在桌子面前的格也滿嘴口水,看來已經迫不及待想開始吃了.....

謝花....哇!!這些餸菜是.......」 恩榮目不轉睛地看著眼前的食物,肚子已經迫不及待想將眼前的食物掃空

謝花便自豪地回答道 「看得可入迷呢!!掃把男~這些都可是本小姐的拿手小菜,不過我一開始也反應不到原來這是你呢!!掃把男,看著你這身衣服有點不習慣啊!!再
配搭著你這樣的髮型,說實話有點好笑呢~~哈哈」

「什麼!!這...這衣服我還覺得挺適合的,穿起來也很舒適......還有我的頭怎樣關你什麼事..掃把男這稱呼到現在都只感受到你種種的惡意呢!」 恩榮開始與謝花辯駁了起了

「哈哈~掃把男!掃把男!掃把男!掃把男!!!!!!你生氣了嗎?」 謝花完全將此當成一個玩笑

小莉也認為謝花確實說話有點過火,便用開玩笑的形式去說 「小花,可不要這樣說人家,每個人也有自己喜歡的品味啊~看!你頭上也一直戴着蝴蝶形狀髮夾,甚至連睡覺都不肯脫下它呢~髮夾妹!!」

「姐..........哼!!髮夾可是氣質的象徵呢!!!我都還沒有說你根本沒有注意過自己的外容,以你這美麗的樣子卻不好好重用打扮它,真是浪費得很呢!!!」

「不~小花你從頭到尾都搞錯了我的意思啊!!」

「我才没有搞錯呀!!」

眾人看見兩人爭執著這樣無謂的事,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箂亞爺爺嘆了一口氣,似乎也習慣了這種場面,便用着自己的
粗曠大叔聲大聲說去停止這場鬧劇

「兩位也停了!!!來吧,桌子上的飯菜都快涼了,快點趁現在還熱時吃吧~~」

兩人也聽話地停下...各自沉一口氣,便靜靜地走到餐桌前,兩人都對望了着對方,回想起剛剛為了這樣無謂的事而吵....她們也不知覺地笑起來~

恩榮走到餐桌前與他們也一起共進午餐....看着眼前那香噴噴的肉排、被煎成金黄色的魚、清蒸的幾條菜

肚子不用再叫了~我現在就來好好服侍你了! 

「我要開動了!!」

...

六人就開始了這一天的午餐,恩榮看着每一位幸福的笑臉 在夢裏吃飯是怎麼的感覺呢?

​在這短暫的幸福時光中,恩榮也與他們談笑風生,這感覺真像一個融洽的家庭...

這一刻..令恩榮回想起,懷念著什麼事....但他卻記不起....

大家都吃飽了,都懶洋洋地攤在椅子上,休息了一會兒,並進行了一些飯後對話

恩榮起來,並以探索的形式去在這屋子裏周圍走走 「啊!謝花你不是說你家裏很多書嗎?而且還會給我借閱!真想見識見識一下」

「啊~抱歉了呢!這些事先遲一點吧!你要是真的想看的話~唏!就在這櫃子的底部!」 謝花非常不負責任地攤在椅子上,並指向了一旁的木櫃

「真是的....我看看啊!......蛤??....這就只有四本啊!!!你不是說家裏充滿着各種書籍的嗎?」 恩榮蹲了下來看着眼前寧丁的幾本書

「啊!四本還不夠嗎?掃把男你真不知足呢!想不到身為流浪者會這麼貪心呢!」

嘛....確實可能對他們來說這樣已經算多書了...也不能怪她啦..... 

恩榮站回起來,正當要離開木櫃的位置時,櫃子上的一樣物品馬上吸引到他的眼球 「唔?...這是?」

一幅何其真實的畫作完全吸住了恩榮,恩榮全神貫注地看着眼前的畫作,上面為一男一女,恩榮仔細一下,發現男子身上穿著的身服與自己十分接近 「這幅畫是?」

箂亞爺爺看到後馬上站起來,非常着緊地說 「他們是充登璃陽奈,亦是小花的父母」

原本正趴在椅上一動也不動的​謝花聽到後也立刻站了起來,恩榮看了看畫中的兩人再看着謝花

還挺相似的....看來這次真的是同血同肉的家人呢!..

謝花較低了她平常聲量,開口說道 「爸爸和媽媽在很久前就離開了我.....聽說是在十幾年前席捲全國的病毒所帶走的.....爸爸是個土生土長的白洛村人,而媽媽則是一位運氣差到爆的商人,他們相遇不久後就結婚生下我了,而這些書本每一本都是媽媽從城鎮裏帶來的....」

恩榮看見她心情有些低落,認知到跟她聯起這些書的話題也影響到她的心情,於是帶點歉意跟她說 「不好意思呢...我似乎令你帶到傷感的話題....」

「没關係啦~掃把男!他們在我出生後很早就離去了...我也沒有什麼記憶點....不過每次閱讀這些書時,都會有種窩心的感覺...可能就是父母對我所遺下的愛吧!哈~」 謝花最後的一下笑,內含著各種不同的情感,有哀嘆、悼念、感傷、釋懷以及對父母道謝的情感....

「啊!!!嗚嗚嗚嗚~小花說到我都想哭了~~」 箂亞爺爺完全抑制不住眼淚湧出來的衝動

在一旁的小莉眼裏帶心酸去看着謝花,恩榮有點錯愕地看著快想要哭的女子....

小莉默默無聲地走回那間小房間....

恩榮呆了十幾秒.........


....

心裏
有點擔心,想上前看一看她的情況,沒想到正要踏上腳步時...

...

小莉從房間裏手拿起類似練習所用的五把木劍,臉上微笑地說

「鏘鏘​~各位!!練習流術的時間到了,那個恩榮..你也跟過來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