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鏘鏘​~各位!!練習流術的時間到了,那個恩榮..你也跟過來吧!」

小莉在這數十秒鐘完全轉換了態度,左右手手持著四把木劍,帶著輕佻的語氣向大家說道

恩榮愣了一陣... 剛剛就只是...過了十幾秒吧?....怎麼直接換了一個人似的....

「看來前菜終於都結束了,終於來到主菜的部分了嗎?」 有形有色地坐在木椅上的優雅地站了起來

「啊!!!!是哦!!!!本小姐現在才回想起今天可是個重要的日子呀!!!!!!!!不好意思呢!先生.....本..我可忘記了這一事呢....」 謝花雙手緊捉住自己的頭部,不斷地向點頭道歉





「其實呢~...謝花直接說出來好像更無禮吧....不過算了,就算連是我這認識時間還沒有一天的人,都大概清楚謝花就是一個毫無掩蓋直接將心底話說出來的人....」 恩榮在心裏吐槽著這笨女孩

格也緩緩站了起來,看了看自己身上無痛楚的傷口 「我從早上就期待到現在呢!!!莉姐不過你剛剛說...盺榮哥哥也會來練習流術嗎?」

恩榮回想起小莉剛剛完整的話,開始變得有點激動以及興奮,便指著自己說 「我..我嗎????我真的可以來嗎??!!!」

小莉看著這位眼前發光的恩榮 「你不想學也不是不可以啦!就留在這裏一起跟箂亞爺爺發呆,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呢!~」

恩榮完全難以掩飾自己那迫不及待的心情,嘴完全合不上般說個不停





「當然是選擇流術啊!!!!!!居然可以讓我親自學到這些神奇的法術,我怎能放過這個大好機會呢!!要是我也能揮出這酷炫有型的火焰,我可能會開心到死掉吧!!!!哈哈哈!!!!」

「不要說死掉這麼難聽啦~恩榮!那就跟著大隊吧!..畢竟這是你來這裏的目的吧~是嗎?」

「啊~這層..是..是啊...哈哈...」

恩榮其實也只是機緣巧合之下來到這村莊,他根本沒有主動去為了追求什麼,一切都沒有安排之下就走到了這一步...
不過他那假扮貴族的動作,不禁令小莉聯想著認為他是因為想學流術才做出這事的....然而恩榮由於能學到這麼酷的流術,所以才選擇順理成章胡弄過去....

「哈哈!!!!掃把男~就讓你見識見識本小姐耍劍的英姿~使出優美的流術吧!!嘻嘻~」 謝花搭著他的肩膀露出牙齒笑著說





但在一旁的箂亞爺爺卻皺了皺眉頭,帶著一絲警惕的心情,眼裏懷疑著面前的恩榮,靜悄悄對著小莉耳邊說

「嘛~這真的好嗎?小莉...直接為流術團隊加一個成員嗎?先不論其他成員對此究竟有沒有意見,但要將這種村内的傳統技術傳授給一個外人,雖然現在村莊火流術家是你,但我也想問為什麼...?」

小莉並沒有直視箂亞爺爺,就只是輕輕去回答他... 「畢竟他幫助了你的寶貝孫女還有格也,就當作回禮吧~這人看上去也沒有什麼壞人相,而且向更多人介紹我們的流術文化不是很好嗎?」

箂亞爺爺臉色漸漸放低,緘默了幾秒

恩榮在這嚴肅的幾秒間,腦裏一直向負面想著 怎麼辦怎麼辦.....第一次看到箂亞爺爺這個表情.....是不同意我嗎?是懷疑我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箂亞爺爺突然瘋狂大笑,這老頭的笑聲可謂是非常響亮,甚至可以震爆耳膜

「哈哈哈哈!果然還是小莉更聰明!!我這老骨頭都沒怎麼思考呢~那個!!!恩榮少年,這就讓你好好見識一下我們流術的厲害吧!!哈哈!!!!」





「還以為什麼了...嚇了我一跳」 恩榮不禁說出了自己的心聲

眾人都大笑起來,大家都沉醉在這歡樂的氣氛中..

唯獨小莉反了反白眼... 「喂喂喂~貴族可還在這裏啊~箂亞爺爺!!儘管現在不再需要過於拘謹對話稱呼上的禮節,但也不至於這麼奔放吧...真的夠失禮呢~...」

「没關係啦~...雖然也嚇倒我..你的爺爺可真有趣呢~哈哈~」 大方地一邊笑著一邊說著

「唉~你人可真好呢!...好了!廢話都說得差不多了!現在每個人都拿好木劍,然後跟著我到訓練場地吧!!」

小莉將手中的五把木劍,一把綁在自己的腰帶上,其餘的則一把一把派到每個人的手中....

恩榮接上了木劍,雙手交接握一握劍柄,他亦回想起第一次自己拿劍上手的模樣

嗯.....造功還挺粗糙的...與謝花之前的那把相差可甚遠............雖然我也對流術很感興趣.....但我腦海裏,小莉那哀傷的模樣還深深洛印着....還是等一個好的時機再問她吧..





「大家記得打好十二分精神,好好享受學習流術的時光吧!!」 箂亞爺爺向正離開的眾人們揮手

五人也與箂亞爺爺揮手並出門向着噴水池的後方前進着,從一條小徑慢慢走到了一片大平地裏...

恩榮在行走的途中跟格也聊了一些閒話「想不到格也弟弟居然會跟過來學流術呢~是跟我一樣覺得這樣東西很帥嗎?」 

「當然啦!!真的非常有幸能遇見莉姐姐與謝花姐姐,才令我有機會學到流術~能夠使出火焰這麼帥的東西!!這可是我身為一個男人夢寐以求的事呢!!」 格也眼神發光地說著,似乎與恩榮同樣對這一事物相當感興趣


每個人來到了一片的空地...附近非常乾淨,没有任何雜草、任何落葉、任何碎石...

空地裏面有兩塊長約六米的木頭平倒在地上,以及一些用木造的訓練人偶,不遠處有一個由幾塊布所搭成非常簡陋的帳篷

不過卻封得非常緊密,周圍都沒有任何空隙可以看透裏面....





而在這兩塊木頭分別坐著三個人,三位小孩

其中一塊木頭較為完整,上面坐著一位約15歲的小女孩,她手中持有幾條麻繩,並一直用她手持的三條線不停快速地翹出不同的圖案,有笑臉、有愛心、一個指向著自己的箭頭,大概用了六秒的時間
身穿着灰色底衣,披著一條不太合身的紅色連身裙肩膀以及裙下的位置都有著蕾絲的設計,白色的長襪配搭著淺灰色的靴
擁有著大概到肩膀的淺黃色短髮,雖然身穿著一些破舊的衣服,但卻擁有著高貴冷淡的眼神,全神貫注地看著自己手中正織著花繩....


而另一塊木頭上樹皮幾乎都剝落,整根木頭都充滿著大大小小的裂痕,坐著兩個男孩,這兩位男孩的外貌相約,而且普普通通
其中一位年紀較大的穿著較為新穎但非常樸素的深藍色短衣黑色短褲,約16歲
而另一位則是穿著有些陳舊用針線縫補過的橙色上衣以及黃色短褲,上衣印有一個大獅子,約13歲
兩位都擁有著黑色的直髮,前者面型較瘦削,後者臉頰的位置則有點脹,他們正在木頭上暢快地歡談著

三位小孩似乎正等待中...





小莉的身影漸漸在他們三位眼前出現,三位立刻停止他們現時所做的任何事,兩位充滿著活力的男孩一支箭般走到小莉身邊,女孩就在背後慢慢居上

他們三人看一看小莉的背後,年紀較輕的男孩子露出興奮的眼神直接向他們說

「這兩位生面口的大哥哥是誰,你們好啊!!!!!!」

但女孩卻擺出冷淡的眼神,垂下頭來...非常小聲地對自己說

「難怪也會遲了那麼多...唉...怎麼越來越多人...感覺越來越不自在了...」

年紀較大的男孩用他靈敏的耳朵隱隱約約聽到側旁的女孩碎碎念所說的話

「不要這樣啦~對人可要有禮貌呀希卡!!就當熱鬧一點吧~不要再這麼孤僻了好嗎?」

男孩對這女孩非常溫柔,一眼就看出了名叫希卡的女孩心裏在想什麼,儘管不用完全聽到她所說的整句句子,也能推斷到

「嘛...好像聽說在這近幾天裏,會有貴族前來去學習火系流術呢~難道就是他們?」 大男孩對希卡說出了這疑問句

「貴..貴族!?」 希卡非常少聲說着,開始回想起自己剛才非常不檢點的說話....

恩榮都客氣地舉行自己的右手,同一時間用不同的聲音說了同一句話

「你們好啊!我叫恩榮!」 「你們好啊!我叫!」

兩人說出這話後對望了一陣....恩榮心想著 啊~....怎麼這時候會和他有這樣的默契呀~....

謝花馬上介紹對他們來說的兩位陌生的面孔 「首先這一位氏,他可是上個星期前傳信要親自到村莊修練火系流術的貴族長子!而另一位名字是......唉~就叫他掃把男吧!」謝花分別指向恩榮

「喂~可不要亂幫我自我介紹啊!!!!不用聽她說!我叫恩榮請大家多多指教!!」 恩榮面帶陽光的笑容對着他們

「你們幾人接下來可要好好相處哦~」 小莉慈祥地微笑,簡直就是七位學生的老師

微微地點頭,恩榮也向前踏了一步露出大拇指自信地說

「這點小事難我不到的,畢竟我對處理人際關係一直都是挺可以的」

這莫名的自信令不自覺地笑一笑,恩榮顯然有點不爽地看著

小莉走到帳篷後,似乎有些事需要處理,而謝花格也也跟著上前幫忙

恩榮為了展示自己的實力馬上上前問道他們的名字

「嗨!各位好~既然我都報上名來了
!現在該輪到你們了吧~」

年紀較輕的男孩非常活潑,立即露出可愛的笑容答道 「我叫木道芬哈多多指教!!!恩榮哥哥!!!!」

年紀較大的男孩非常謹慎,認真地跟他說 「在下名為木道芬勞,芬哈的兄長,恩榮大人非常歡迎你到來,我亦非常榮幸能與你見面,請多多指教!」

「啊~哈哈~.....其實嘛...你好像誤會了一些事,貴族長子在另一邊...我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 恩榮有點尷尬地向他澄清著

「哦~!!!是嗎???我真是糊塗呢!!恩榮那你是...? 」

「啊~.....我是.....」 當恩榮正在猶豫著自己應否繼續說出那個答案時,在他背後的也走上前來跟那兩位小男孩說

「你們好呀!芬哈芬勞~」

「你好呀!!!!.....嗚嗯~...」 芬勞用左手掩著芬哈的口而自己則非常莊重地說

「剛才我非常無禮,竟然把大人誤認為另一個人,實在抱歉...」 芬勞似乎也對貴族的傳統禮儀有些少認識,但這都已經是舊時的用語

「啊~這樣稱呼我可有點不習慣呢~芬勞!」 上下潑着自己的右手,笑笑口

芬勞不太明白所說的話,芬哈趁機立即推開芬勞 「怎麼了!!哥~你這樣我呼吸不了呢~」

「我可怕你的口管不住對著貴族面前會失禮呢!」 芬勞正經地對着芬哈念道,這樣看下來在這群人中似乎他就是一個擔當著照料他們的角色

「哈~現在還有這麼禮貌的人可真是太好了呢~真是的~我真不知道說了這句話多少次呢?...聽好了!現在大部分的貴族都可是很開放的,和
我對話也不需要太嚴謹,做回平常的自己就可以了!」

微微彎下腰,將水平線拉到與他們相約的位置,兩人也開始對他的態度變得開放

在比較之下恩榮似乎做得比較差,這亦使他感受到不小的挫敗感 為什麼...真是的,難怪一開始對他的感覺會這麼不好...在眾人眼中我們兩位均是初次見面的人,但他卻更受人愛戴...更受歡迎...明明我也這麼努力...

恩榮轉頭一看,發現還有一個剩下的女孩在男孩們的背後站著...恩榮二話不說想趁這個機會與她打好關係

恩榮將視線移到希卡上,身體放鬆用平易近人的樣子去跟她打交道「啊哈~小妹妹你好呀!初次見面呢!該怎麼稱呼你好?我可以跟他們一樣稱呼你為希卡嗎?」 

希卡並沒有作出任何表示...沉默著...希卡用餘光微微看了他幾眼,視線轉為另一邊....

恩榮挫折感再一次增強,儘管他非常熱情努力跟希卡打好關係,但希卡卻完全沒將他放在眼内.....恩榮往著她視線的方向看去.......

「又是嗎....」 恩榮内心的負面感受開始增加了....

感受到恩榮内心對他的不快,但他也沒多理會....

「剛剛不是很有自信的嗎?你現在與他們交流得如何?」 有點開玩笑的方式去挑釁一下恩榮

「很遺憾呢~在你面前我的人氣可是盡失呢~我可不像你一樣受歡迎呀!」恩榮自嘲著

「我可不這麼認為呢~..我的人際關係還挺糟糕的..哈哈,不過只要有耐心,我相信一些事也是可以實現的,希卡妹妹你一定會喜歡上我們的」

帶著溫柔的笑容望向希卡,希卡與他對到眼後,立刻臉紅起來...將頭轉向另一邊..感覺非常害羞...

...大人你好...」 希卡不停眨著眼睛,嘴唇抖動着

嘛..這個世界真的是看臉的呢!....真羨慕呢~..人帥真是什麼都可以解決的..唉...希卡妹妹不會就這樣迷上他了吧~...唉...我說這真的是我的夢嗎?...為什麼這一條路這麼崎嶇呀...

兩位男孩都熱情地走過來拍了拍恩榮的背後... 

恩榮哥哥~哈哈!!你的頭髮真的很酷啊!!可以幫我弄一個像你一樣的髮型嗎?」芬哈非常樂天看著恩榮

恩榮
摸摸自己背脊的位置,心情似乎好了一點 「
嗯....以你的髮質有些難道呢~不過既然你這麼有眼光看得上我這個髮型,有機會的話找一天來幫你弄一下吧!」

「唉!真是的~又要勞煩人家,他就是這麼煩的了,你可不要怪他呢~恩榮先生」 芬勞上前摸著芬哈的頭,嘆了一口氣

「哈!才沒有呢!我可是跟他一樣樂在其中啊!」 恩榮嬉皮笑臉著,之前那些負面的情緒也漸漸消退

「你們相處得真好呢!我們離去幾分鐘就打成一片了」小莉以及跟在後面的格也謝花走了回來

「關係似乎變進展得挺快的~嘻嘻!真想知道我們不在的時候你們聊了些什麼呢~」 謝花走上前來面向著各位說

「唉~好了!看起來大家充滿著幹勁呢~現在快要正式開始練習,不過開始前恩榮你們請先跟我過來一會兒,有些程序都是需要執行的,而其餘幾位就先自己練習吧!可不要讓我看見你們偷懶呀!」

「知道!!!!」 充滿活力的謝花芬哈馬上回答着小莉所說之言

「好的小莉!我們會認真訓練的!」 「沒問題!莉姐」 芬勞格也隨後也答覆道,而希卡則是點點頭

小莉看著這麼懂事的大家,欣慰地微笑著,然後轉頭帶着他們到不遠處,進去了一個由幾塊布鋪成的一個小空間裏

小莉雙手揭開包裹著的布,恩榮在小莉的背後有點不自在地跟著進去,微微垂下頭緊貼著恩榮...

三人進了去,恩榮以及發現有一顆圓滾滾透明淺紫色的球體,十分像一個水晶球

這水晶球晶瑩剔透,外層有一層細薄的膜,而在裏頭有一微小的光粒在發出淡淡的光芒,水晶面上貼著十條一些虛實的符號所組合成的線條

恩榮放大眼睛去看一看周圍,發現線條一直延伸到地下去,由心而發感受到一種神聖感

恩榮對這個不明的紫色水晶球感到好奇,眼珠都被水晶反射呈現紫色,側皺了皺眉頭,摸著自己的下巴仔細地看一看這個水晶球問道

「這是....?」

「這是一個能夠分析人體裏負能屬性的儀器一一我稱它為負能反射球」小莉輕輕觸摸著水晶球面

「負能...反射?」 恩榮對這一切都感到非常困惑,完全不了解眼前所物

「唉...真是的...要怎麼解釋呢~負能就是其中一項我們體内人類必須存在的一種物質,為建構我們人類的必需之物....它是一種令我們可以區間外界的東西,這給予我們認知能力、情緒、以及同理心,那是一種讓我們得以使用到流術的東西」 小莉非常清晰地為兩人解說

恩榮笑著點頭,心裏靜靜想著 啊~....感覺她真聰明呢~...不過這個世界的設定也太複雜了吧~...就好像真的一樣....

「負能我也大概知道是什麼,但請問這儀器的作用又是什麼?」 非常認真地觀摩著這事物

「這個球體會先吸收一點你身上的負能,然後會在內部進行分析,目的是更方便我教導你們一些自己比較好應付的流術」 

「哦~原來是這樣的,感覺真的厲害呢!!懂得這麼多東西,哈哈」 恩榮看著眼前的水晶非常興奮地讚嘆著

「哈哈,謝謝..那...你先來吧!步驟為先將手放到球體面上,在接觸時可能會有一點暈,所以要小心一點」

「好的!!」跟著指示走近了水晶體面前,將手貼在那裏

...

突然!!!一團光芒在他手中不斷纏繞閃耀著...

感覺到有一點點暈眩,用力按著頭部....緊咬著牙齒...

光芒消散後....在水晶體上出現了一些恩榮看不懂的文字...恩榮有點在意向前一看 啊~...這又是什麼..是這個國家的文字嗎?....完全看不懂呢~...

小莉仔細地看一看,並評價着分析出來的結果

「這樣看上去還挺不賴的,恭喜你呢!!氏,你所屬的負能很適合學習我們所教的火屬性流術,而且你的體質也令你應該很容易上手很多不同的招式!」

保持著貴族應有的謙虛,微笑地說 「嗯~感謝小莉幫我分析結果,不過當我的手觸碰水晶時..感覺還挺奇妙的...感覺自己身體有部分被吸收了呢~」

恩榮看到後躍躍欲試,想立刻測試一下自己的屬性...他的眼裏發著光芒

小莉看一看他,嘆了口氣 「怎麼這麼大還像小孩呢...來吧到你了~」

恩榮馬上走上前,希望著自己的屬性是超乎常人的 會有什麼隱藏屬性呢~來個很強的給我吧!這一次可是驚艷到小莉的好時機呀!!!......不過若是很不堪怎麼辦.....我可不丟失了面子?.....不要想太多給點勇氣自己!!!

恩榮有些緊張看著面前反射著自己樣子的水晶球.....

「來吧!放上去吧!也不用這麼緊張啦....」

「我...我才没有緊張呢...」恩榮在這個時候傲嬌了起來...

恩榮將自己的右手放上去,這刻他感受到周圍都突然寧靜了,感覺自己身上被抽去了什麼,這奇怪的感覺又不是不舒服,但卻難以形容...

他閉上了眼睛,耀眼的光芒開始漸漸消失,這幾秒對他來說非常漫長,他非常緊張結果是什麼....

他慢慢張開了眼睛,看見小莉非常認真仔細地看著上面顯示著的文字

恩榮看著眼前小莉,心裏有點緊張.....

他不斷想著自己很強的樣子,他非常想得到小莉對他的讚嘆

有點好奇也上前看,當他看見上面所以顯示著的文字時,眼裏卻只得驚異,完全離
不開水晶上顯示的東西,詫異地問道

「這...這到底是什麼....」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