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這到底是什麼....」

小莉只在一旁靜靜的站著,什麼都沒有說.....

「怎麼這麼驚訝....難道..難道..是偵測到我有什麼外掛般的潛能嗎?!!!」 恩榮在這個氛圍感覺到自己所偵測出來的結果並不簡單

難道這就是典型的穿越到異世界就擁到驚人力量的套路??!!突然獲得究極無敵的力量!打遍天下手!然後俘获無數少女心!!成為人生大贏家故事的主人翁!!我可從錫上的推介之下看過無數類似的動漫呢!難道我就是被選上的人??我就是故事般的主人公!! 恩榮在腦海裏一直幻想著這些事

不過為什麼小莉的反應...會這麼平淡.....反而是對我的能力嘆為觀止...............啊!!!!





等等!!錫上?!異世界!我穿越了!!!!?等等!!!這明明是!!!!!!!!!為什麼我會說出這樣奇怪的話!!!!!!!!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這裏是哪裏!!!!!這個村莊這個森林是哪裏!!!!我上一個畫面明明是與錫上在夕陽之下道別!!!!!他到底怎麼了???!!!我到底怎麼了?????!!!!!.......................

這個世界到底怎麼了?.................................... 

...

恩榮睜大了雙眼,身體開始發熱,頭上的汗越冒越多,腦裏充滿著雜訊,無數的疑問一湧而出....他的腦瞬間短路,混亂的思緒令他的思考能力不停下降.......他現在就是一個石像,完全呆站在原地...

小莉走上前來,左眼右眼不停來回看著上面的文字,只見她輕輕地唉嘆了一口氣....





小莉再
將視線轉向氏,只見他目定口呆站在一動也不動地看著眼前的水晶球,看來他也大概知道水晶上顯示的內容

突然環境一靜......

恩榮慢慢拉回入現實,按一按自己的額頭旁勉強地將這些混亂的情緒放下.....

恩榮看見他們倆那複雜的表情,馬上問道 「怎麼了嗎??!....難道我的體內有什麼出乎意料的能力?」

恩榮半開著玩笑與他們進行對話,但其實心裏只是不想讓他們看到自己心裏那極度混亂的一面...





「才不是...但..的確是如此」  小莉終於開口,但卻平淡又肅靜地說

對這結果弄得搞不清楚頭緒,吞吞吐吐地說 「你...怎麼...上面...怎麼顯示著你...身體上含有的負能只有...」

「什...​什麼意思?我完全不懂你們在討論著什麼?」 恩榮被他們弄得越來越焦急,自己的心情已經夠不好了

「我只能夠這樣說,你並不是什麼正常人....甚至根本不應該存在在這裏...這東西不可能出錯的...」 小莉背對著恩榮,低著頭看著水晶說

慢慢將自己驚訝的感情收起來,但放眼一看小莉心裏想著 怎麼她的表情會如此平庸...我應該沒推斷錯誤,從水晶上的顯示的確是如此.....難道她有預想到?...

恩榮現在完全不明白發生什麼事,只知道現時他檢查出的結果並非正常,思緒慢慢在開始混亂起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體內蘊藏了什麼...我根本不明白?」 恩榮開始慢慢變得激動,想弄清楚發生什麼回事

「不..你現時體內根本沒有蘊藏任何能量..就算有也只含有一丁,先跟你簡單說明,人的體內擁有三種能量,分別為正能、負能以及絕能,但凡人沒有其中一種能量,就根本不能生存在這世界中...」





「正能是構成這個世界的基本物質,周圍的花、草、事物都均有它的存在,生物當然也是從這種基本物質構成的」

「負能基本上有分兩種,一種是體內一種是體外的,體內的負能可以供給你智慧、思考能力、情緒等,人的腦袋基本上的物質都為負能,生物之所以為生物就是因為擁有著負能,負能含量越高,該生物的智商就會越高」

「而絕能就是正能和負能所結合出來的產物,兩者經過結合發酵而誕生出來的,它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將人體內的正能和負能所隔開,避免造成能量冗餘的情況,若沒有的話人就會產生疾病然後死亡」

「人的構造分別需擁有負能與正能大概各四成..而絕能為兩成...這三類能量要做到這樣的平衡才能令生命得以延續下去,一個也不能少」

「只要有一種能量過多或過少,就會出現能量失衡症,沒有得到適當的醫治會死亡,不會存在在這世界上」

「從這些水晶偵測出,你身體內....只有0.3%的負能....而剛剛抽出的就是基本上你體內所有的能量,當然有機會會有殘留的,不過這容器根本檢測不到你身上其他的能量也就是你體內不存在著正能以及絕能,就算是負能也僅存著非常微小」

「說了這麼多,其實也只想為你解釋,你的身體是空空如也的,你根本不屬於這世界、不存在於這世界,當一位正常人若是沒有其中一類能量,身體就會立即消失,但你..現在卻三種能量都沒有...」





小莉轉向自己的身體面對著恩榮,用自己的手法慢慢進行解釋,務求能力能讓恩榮理解現時的情況

用左手托著右手,右手掩著嘴巴看著小莉,然後再望一望恩榮

恩榮看著自己的雙手,腦袋不停地打結...

「正能?負能?????絕能?????!!!!等一等.....讓我消化一下你所說的話....所..所以..其實我本該在這世界中已經是死了的嗎?因為一位正常人缺失一種能量就會死去...」 

「對..而且....流術主要是依靠人身上的負能去呈現的...但...這很遺憾...我並沒有想到這一點....」

小莉微微皺著眉頭,瞳孔放大看著恩榮

「這...這已經出了很大問題.... 」在背後說,然後一步又一步向著恩榮走上前

恩榮有點不知怎麼應付,下意識地退後幾步 「怎...怎麼了..」





...雖然突然要拜託貴族是有點不太合禮儀...但可否將此事不公開...不跟其他人說嗎?...求求你而且麻煩你了....」 小莉說越後聲量變得後少,停下腳步轉頭看著小莉

微笑了起來,眼睛對準小莉的眼珠看著 「
嘛~哼哈~放心吧!我不會向其他人說的....」

小莉的眼神開始閃爍著...不太想正面看著 「話說....你竟然對此事冷靜得如此快,我可有點意想不到呢!」

恩榮則只是在的一旁看著眼前兩位說一些他完全聽不懂的事 「不要這樣說啦!..其實我也不太懂上面顯示着甚麼
......不過嘛~其實我有聽過相似的案例,用儀器是偵測不到體內能量或是只偵測到一點點的人...我們貴族會稱這為鐵壁人...在剛剛十幾秒在想可能恩榮剛好是屬於這種人吧!我想這也是科學儀器上的盲點吧!哈哈~」

搭一搭恩榮的膊頭,面帶微笑地說 「沒什麼的...不用擺著那表情吧!雖然是偵測不到你體內負能的類別,對你所適合學習的流術還沒搞清楚!不過没關係的~試著試著就會成功的了!!嘻嘻~」

這樣的微笑不知為何令恩榮感到毛骨悚然,眼神非常不妥,內心對這事完全感到不知所措

怎麼突然態度轉變的這麼大啊~...剛剛他可還處於詫異的狀態....但...最主要的問題是..為什麼我能生存到現在...是因為我不是屬於這個世界...我們人體的構造不同嗎?這個世界不是夢嗎??????......糟糕我的頭又開始亂了....剛剛小莉到底說了什麼呀!!!不過為什麼他們...還能說關於流術的事....現在在他們面前...可不是一個正常人啊.....為什麼.....?......難道我真的是所說的那種人??????.....還是單純我不懂運用這些水晶球???....我真的想不明白!!!我真的想不明白!!!!!為什麼他們能冷靜得這麼快!!!???為什麼我的腦袋則會越來越亂!!!!!???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恩榮的腦在強烈搖晃,無限的想法在恩榮的腦袋不斷湧噴出來.....


「等..等一等!!!」 小莉一句說話點醒了恩榮,不過她正說一半時....

就拉起直接恩榮的手腕,並將他拉扯一同離開這個房間裏....

恩榮還是處於困惑中...氏用力用手緊握着恩榮的手腕並試圖用拉的方式與他一同走出去
,恩榮的手腕開始發紅,一直施加着壓力到他的手裏,恩榮慢慢開始感覺到痛

恩榮的手甩開,並大吼着「不要再拉我了!!......啊...不好意思」 

三人靜了一靜....

「.....為什麼...你...感覺能冷靜得這麼快,我看你從態度的轉變可謂是相當快....而且小莉你明明向我說我根本一點也不正常,但為什麼可以保持著冷靜,我真的不懂...我真的不懂...現在的我可是感到很困惑呢...總之我現在很混亂....」 恩榮低下了頭,眼神複雜...

小莉輕輕地搭一搭的肩膀,然後微笑對着恩榮....

恩榮你先到旁邊休息下吧....雖然我也知道現在對你來講心情不太好,有很多東西想問....但現在的你先歇息一會......那個...你也讓他休息下吧~」

望向了小莉,淺笑了一下子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没考慮到這方面呢!剛才難為你了恩榮,先在此為您致歉」

「哈~不用這麼隆重啦....也許我該休息一陣了....謝謝你們體諒我........」

 
於是乎恩榮就到旁邊的泥地坐了起來...不過卻一直坐立不安....他看著眼前每位正準備學習流術,自己卻孤獨坐在一旁眼看著大家....

為什麼我的情緒會變得如此浮動....這裏不就只是一個夢境嗎....不是嗎....唉....是嗎...?....真的搞不清楚....

恩榮腦裏再一次變得模糊,以前的記憶若隱若現不斷浮動着....

眾人也開始拿起木劍...正準備迎接著練習起流術的時間...

「莉姐啊!為什麼掃把男會在一旁坐著啊?他不是一起過來學流術嗎?」 謝花拿著木劍看著眼前不遠處的恩榮,向小莉問道

「是呢~感覺欣榮哥哥很寂寞呢...自己一個坐著,看著大家開心地學習流術....」 格也亦前來附和說道

「那個...解釋起來還挺複雜的...哈哈~總之發生了一些事...」 小莉以笑​去將此事隱瞞著

「什麼事啊~剛剛看見從那間神奇布屋裏走出來時....你們三人變得古怪起來了...是發生甚麼事嗎?」 格也似乎亦察覺到了什麼

「你們也不用太在意了....這些事..總之..現在是學習流術的時間,大家現在專心把心力放在流術上,不要被這些事打擾趕快練習去吧!!」 

小莉話雖如此...但其實內心中對此事非常著緊....可謂是沒有心情將這事放在一旁...

「姐姐真是的...為什麼就不讓我們知道呢....唉..」

謝花只好默默聽小莉的話,到不遠處去為練習流術做足準備...

小莉對這樣的事也感到很頭痛,但她知道現是她該做什麼...她搖了一下頭,捉一捉緊自己的拳頭

並小莉走到身旁,開始為流術進行講解...

「先為你熱一熱身吧!!!嗱~將這木劍拿好,你有試過冥想嗎?」

「冥想?我記得這是一種鍛鍊集中力的訓練?我好像也聽過....但自己就...很遺憾我沒這方面的經驗....」

「這也沒關係的,只是如果有練習過在流術方面會更上手,這樣吧!!先教你練習集中力和想像力!在剛剛我也跟你說明過流術是經由身體裏的負能所發出!你先閉著眼睛,深呼吸!讓你整個人保持著清醒的狀態,雙手緊握著持在手中的劍,想像它為你身體的一部分,然後將你的思想慢慢投入劍上,把你的思緒集中於這劍的一點中,然後放鬆....再一下子將全身上下的能量傳達到劍上!.......吼!!!!!!!!!!!」

小莉親自為他示範,而她手上的木劍慢慢開始散發着高温,火焰慢慢燃起....眼睛一閃,看著手中的火焰燃燒着,並非常有霸氣地大吼一聲

每個人都看著這一刻,大家都被小莉所驚嘆倒

啪啪啪~ 「莉姐真的是太帥了!!!!」 「真想到達莉姐這種境界呢~」 謝花以及芬哈極力地拍著手掌,猶如粉絲一般

「哇!!小莉這也太強了吧!!咋聽以及看之下有點複雜呢...哈哈,不過我也會努力嘗試的」

「嗯~加油氏,我相信你也能做到的! 」

向小莉點了點頭,緊雙手拿木劍,閉上了眼睛...深呼吸一口氣...

盡全力使出自己的氣力...

「唔..吼!!!!!!!!!!!!!!!!!!!!!!!!!!」

...
....
.....

但卻...沒有發生任何事...自己尷尬地發出吼叫聲...與小莉那充滿氣勢的吼聲完全相反,令整個氣氛尷尬起來....

旁邊的芬哈看到後按著肚子立刻大笑起來 「哈哈哈~哥哥你也太有趣了吧~哈哈」

「喂~人家可是貴族~不用這麼無禮!」 芬勞敲了敲芬哈的頭,輕聲地指責他

希卡也在看到後也不自覺地按住半邊嘴偷笑​

在這一刻完全失去了貴族所應有的氣息,被人瘋狂恥笑到這樣的他並卻沒有表現出任何一絲的憤怒,反而跟他們大笑起來

大家都樂融融地沉醉在這笑聲當中...


但唯獨在一旁的恩榮看到他們這麼歡樂的樣子,自己卻被排除在外...這種感覺不太好受,令心裏積累一點不爽...

為什麼我會有這種感覺....這種負面的感受...我明明...腦袋正告訴我一大堆資訊...可是我什麼都記不起..為什麼感覺我好像經歷過一些無比難過的事...

這種感覺...真的...非常難受....真的....

恩榮終於忍不下去,站了起來....於是走了上前強顏歡笑向他們說 「哈~...怎麼笑得這麼開心,有這麼開心的一事怎可不算我一份呢?」

但...這一刻小莉與突然安靜了,芬哈便一支箭走上前開始說

恩榮哥哥你終於過來了嗎?剛剛為什麼見你這麼寂寞坐在那裏?」

「快點來吧!!流術可是一門非常有趣的技術來的!!」 芬勞也開始說

恩榮笑了一笑,看著眼前的幾位,心情感覺好了點 「哈~沒什麼事啦謝謝你們關心~但好像...」

謝花也前來開玩笑地說道 「掃把男~可不要偷懶呢!!我們都可是非常認真學習流術的!」

「才不是偷懶呢...就只是..只是...可能...」 恩榮越說越小聲

「只是什麼,本小姐真的聽不到啊!!是心虛嗎?」 謝花逗着
眼眉嬉皮笑臉說

「夠了,你們先去練習吧~我有一些事跟他說」 小莉表情變得嚴肅,非常認真地對謝花

「是的..姐姐...那我先跟格也繼續訓練」 謝花的強勢感完全消散了

看到後正想前往來說什麼時,小莉就開口阻止了...點一點頭

「先等一等吧~我有些事想跟他說」

聽到其後也停止動作 「哦...好的..」

眾人也停下剛剛歡樂的氣氛,主動去找單獨的希卡去進行學習,而芬哈芬勞以及謝花格也也進行一對一的練習...


恩榮...如實招來吧!....」

「什..什麼啊!小莉~我不明白.....」

「你不是什麼流浪者吧!!..........」

「不....我...當...當然是啦~哈哈...怎麼這麼問了...?」

恩榮...雖然好像有點不禮貌...但恕我直言...我不太喜歡這種虛偽的笑容」

「啊!!?啊...啊...好的..抱..抱歉...」

恩榮開始放下他的臉部表情,慢慢開始展露自己内心的情緒....

「也不用道歉啦......你有甚麼想說就儘量一次向我訴說出來吧!」

哦~...謝謝你的關心呢...不過現在我該說甚麼呢?...很迷惘呢....」

恩榮你是屬於這個世界的嗎?....不是吧!你來的時候有
看見甚麼嗎?整個過程還記得嗎?」

恩榮被小莉的話所刺激,以前一格又一格的畫面重現在恩榮的腦裏..頭再一次隱隱作痛


小莉說到一半時,發現恩榮的情緒非常不穩定...馬上停下剛剛說的話

「對!!對不起...也許我的問題令你感到困擾...看來現時的你也答不了一個所了然..對不起...」

恩榮看來又被剛剛的話語感受到了什麼...但他也很盡力的壓抑他現時的情緒

「哈...哈,對不起呢...我現時真的....什麼都不知道....甚至...可能...比你更疑惑....」

小莉
溫柔地說 「沒關係,慢慢來吧....對不起我不應該這麼著急的...我也有錯」

這麼溫柔的聲線漸漸也令恩榮冷靜下來...

恩榮看見這樣的情況,就立馬想找話題,希望去緩和這樣的氣氛

「啊~...那個是不是...我不能學習...流術了...不過聽說....」

「其實嘛...說起來挺複雜的...所說的也不全然是錯的..不過這種症狀不是正常人患有的...關於流術這個問題呀...其實你也不全然是無法發動的...但也許有些少難度.....」

「什麼!!?....等等~是嗎?....既然我不是所說的那種人,而我身上可沒有什麼..那個...負能..這樣還可以嗎?」

「聽好了,這個世界基本上每一個部分都分佈著負能,就連看不見的空氣,均擁有着負能,只是比較之下外界比起人體內的負能是淡薄得多...」

「哦...但這樣聽下去....感覺有點複雜呢....」

「總之簡單地說...你其實可以透過空氣中的負能去達成流術的」

「是嗎真的嗎??」

「是的...但...這樣是比較難辦到的,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空氣中所暴露的負能並不穩定,而且含量微弱,一時會流動得很快...一時則會聚集為一團個體」

「啊...什麼感覺像上化學堂呢~....那個....感覺每一不留神就會完全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先聽我說完吧~每一個類型的流術,其實都是需要依照負能的情況去使出的,造成透過空氣中的負能使出的流術會非常不穩定,這就是為什麼基本上每個人都會透過自身的負能使出流術的,而正因如此我才會透過那個儀器去偵測別人身上的負能...」

「哦~雖然還是有些不明白的地方,但我大致也明白你在說什麼,大概的意思就是我訓練大概需要的努力為別人的幾倍嗎?」

「不....是十幾倍.....」

「啊!!!??感覺....有點難度呢....」

「真的非常有難度,其實你也可以選擇放棄...畢竟除了流術之外,這裏還有很多東西值得你學習,例如種菜,打獵或者烹調等..這些都很有意思呢!!」

「不,怎麼看我都不是一個容易放棄的人,只要是被我看中東西,我就會一定用盡全力去做好的,況且學習流術這麼有趣的事非常符合我的胃口」

「看見你這麼有回幹勁,我就放心了」

恩榮重拾回微笑,情緒也開始平穩起來,那些混亂的記憶也不知不覺消退了....

恩榮開始大步大步走回到平地,小莉欣慰地看着他,嘆了口氣... 幸好氏没有多加猜疑,若被發現是另一頭世界的人,可會惹來不少禍呢~現在我是時候該想好辦法了
...


兩人走回了練習的場地,恩榮看見他們這麼努力去練習,他不停鼓勵著自己可不要輸給他們呢

小莉看見他鬥志滿滿,也安心起來了....

「姐,掃把男你們終於回來了,我們可等你們很久呢!!是時候要教一教我們了吧~要我們一直在練習....這可不是一個稱職的老師呢!!」

謝花說道,而小莉也不好意思地回應

「是的是的對不起~那請各位準備好,打起十二分精神~」

「流術教程正式開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