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

「對呀!!是我呀,我可愛的妹妹~~」

小莉的聲線雖然與平常一樣平和,但內裏卻蘊藏著一絲絲說不出的毛骨悚然

「呀~~....!!嗯.....~~......」

謝花的手指不停在自己兩旁的腰間蠕動,從內到外所展露出慌張的心情





小莉一步一步地踏向謝花那兒,五人都緩緩退讓路給小莉前進

恩榮眼神非常自然地避開小莉,根本没有勇氣與她進行任何眼神接觸....

箂亞爺爺看見這樣的情況也不禁嚥下一大口口水,甚至開始冒冷汗,可想然之小莉現在所發出的壓迫感是相當的強烈

小莉輕輕搭着謝花的肩膀,無形的壓力重重地壓着謝花

箂亞爺爺慢慢舉平右手,手掌向外,做出類似阻止的動作說





「呀~哈哈,小莉呀~你...」

「你先閉嘴.....箂亞爺爺,我先不管你没有循守我的委託,偷偷放小花出來這件事。不過現在只求你能給空間跟我和小花談談..」

箂亞爺爺原本想平服回小莉的心情,舒緩這尷尬的氣氛。但被這樣說完後,手只好慢慢放下來,閉上自己的嘴巴

謝花的眼睛不斷在閃縮着,肩膀感到非常不自在....

小莉看了看謝花身上的傷痕、被磨爛的衣服....





「那個,小花,可否向我解釋一下你身上的這是甚麼嗎??還有~可以看着姐姐嗎?人家在和你說話不看着人可是非常不禮貌的哦~」

謝花慢慢將視線平移到小莉身上,並徐徐抬起頭看着她的雙眼,不過謝花的瞳孔還是不時避開著小莉..

「姐~哈哈.................其實............我剛剛和朋友.......一起.................」

謝花說話越來越小聲,整句話的卡頓點非常多,慌張得令她根本無法好好組織一句完整的話

終於..小莉忍不住心裏的那道氣了....她吸了一大口氣....

「小花!!!!!!!!!你知道我有多擔心你嗎!!!!!!????你知道我當時聽到你到森林時心裏是多麼驚慌嗎???我只是要求你不要離開家、離開村莊!!!這件事有很難嗎????我一回到村莊就看見你遍體鱗傷地從森林裏走出來的那一下心裏是多麼的心寒。幸好你們遇到的是野豬而且還有人過來救你們,若果只有你們幾人在没有其他人協助下去面對森林裏其他未知的危險生物,你們想想後果會怎樣!!第一天是經過箂亞爺爺的允許下我才睜一眼,閉一眼讓你在不太遠附近逛逛...」

謝花被罵得毫無反駁之力,但她心裏埋藏着的一些說話,在這一刻亦靜靜地說出來

「....我知道...我明白自己所犯的錯....但這都是我擅自走去森林深處的前提下所犯的錯....但你呢!!明明承諾過我們會一起狩獵野豬,可以和朋友們去參與這節日....但你卻偏偏在晚上時食言....你知道我當時的心情是多麼痛苦嗎??那一晚我只接收到源源不絕被欺騙的心情...」





小莉聽到謝花這說話時靜了一靜....她輕微地點點頭..

「小花.....對不起......我知道自己没有遵守約定這一件事非常不負責任....但這也是為了你安全著想的,我不想失去你...我不想失去家人...所以請好好聽從我的說話...明年還有野豬節,就算這次錯過了...下次亦有機會的,但生命並不能重生再來一次...若這一次發生了意外...就再沒有下一次機會了...」

小莉用非常複雜的眼神去看著謝花,眼神充滿了悲傷、痛苦、擔心....

謝花繼續一個不停去釋放自己的心底話,並慢慢變得激動起來

「但我可等不到一年的時間.....我並不知道一年後的我和大家會變成怎麼樣!!!!而且...感覺姐姐我與你變得越來越陌生..不...從頭到尾都是這樣....一直在隱瞞著什麼....任何事都不跟我說...包括不讓我到森林,在​早晨時自己與兩人卻不見蹤影....」

小莉的眼神開始有所變化,幾秒的瞬間變得凝重了起來...整個表情定住了,一言一語非常認真去問

「不..我...什..什麼!!??在早上也出去了嗎??離開了房屋嗎??」





從表情以及言語上來看,小莉與在早晨時分並沒有一同外出,她也對今天的失蹤也不知情

謝花靜靜地點了點頭「對呀...還以為你們今天一起出去幹什麼呢....總而言之我不明白為什麼你一直裝神秘!!有什麼問題不應該直話直說,說出自己心裏的話不是很舒服嗎?!!...儘管口上說我們是家人....但你自己卻放著一塊隔膜...根本不明白你到底在想什麼!!!說到底!你也不是我真正的姐姐嘛!!!!!!!!!」

小莉聽完這番話後氣勢慢慢變得薄弱....臉中透露出些少傷感,右手慢慢從謝花的肩膀放開,整個人稍稍地往後退....看來這一句話深深傷到了小莉...

箂亞爺爺眼見氣氛變得如此緊張,立馬拍拍謝花的肩膊,在她耳邊輕言着「謝花啊!~你怎能這樣說啊!」

謝花抬頭看着小莉難過的表情,也意識到剛才的言行可能的確是過份了,便說「那個......」

小莉低著頭,正色嚴詞輕輕地回應着...

「對不起..小花...有一些事....姐..姐..是不能說的...真的不能說....這是有種種的原因,並不是你所想的這麼簡單....總之我這樣做都是為你們著想的...這個世界有很多事都不是你所想的這麼簡單...對不起了....所以求求你接納我所說的一切,我不希望搞砸任何事!希望你能明白我呀!!..小花...」

小莉話裏帶點孤獨以及不安...謝花雖然也洞察到小莉做的一切是為她著想,但謝花終究不能理解眼前充滿著隔閡的小莉





不過謝花始終想做回一個懂事的小孩...畢竟心裏的內疚依然存在著,也明白自己始終還小。身為一個小朋友就不應該多管閑事着...

雖然謝花很不想開口,但她卻感受到來自各方的視線,大家彷彿在告訴着謝花不要再這麼淘氣,趕快道歉吧!...謝花眼神閃爍,不情願地開口說...

「對...對不起了...我錯了...姐姐,我讓你擔心了...對不起......」

芬哈看見這狀況立即第一位上前低頭道歉 「對不起了莉姐,這件事我也有參與其中,要懲罰就連我一起懲罰吧!!」

作為哥哥的芬勞,看見弟弟這樣後也不甘示弱亦立馬上前 「我也有錯,莉姐這責任我也要承擔」

格也也向前,對著小莉說 「對...對不起了....莉姐.....」 格也微微彎下腰,並低頭表示出自己的誠意

恩榮看見大家都這樣,覺得自己也不能退縮,並與大家一同上前說 「小...莉...對不起了,我沒有及時阻止大家...這件事我也有責任」





希卡不停地看著一個一個上前的大家,感覺自己不道歉好像有點對不起自己....於是慢慢向前說 「對......對不起....」

希卡臉頰越來越紅.....不敢與大家有任何的眼神交流

小莉看見這樣的大家,笑容再一次在她臉上展露出來,嘴巴微微揚起、眼角漸漸下垂

「唉....大家真是的...這個時候步伐卻這麼合拍,剛剛被野豬追捕就當為你們的一個教訓吧!!相信大家都已經意識到當時的那一份危機感...大家能平安回來就是最好的了!!好了!快收拾好心情吧!!在家中好好休息,迎接今晚的慶典吧!!!」

眾人聽見這句話後都不自禁地大聲笑起來,謝花看見大家的笑容,剛才所憂慮在這一刻都被拋後去了

謝花與大家一同大笑了起來,這一刻的笑容是難以形容的,箂亞爺爺看見這麼可愛的孩子們,也展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看似是已完美落幕的爭吵,但小莉依然對剛才爭吵的內容耿耿於懷..她面容繃緊,臉上的笑容只是勉強擠出來的.......

而現在每個人都踏步各自回自己的住所,並好好準備迎接今晚的野豬節慶典.....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下午的小插曲....

箂亞爺爺身為村莊的首領,繼續勉力在村莊的中心協助舉辦這個盛大的慶典.....

而他其中的一個工作就是收集並計算每個小隊的狩獵野豬的數目,大概量度野豬的體型大小,並總合這種種去選出這一屆的獵豬王

當中會有一個小區域去擺放每一組的野豬,例如有這一屆野豬節的:"勝利小隊"、"豬豬大聯盟"、"狩獵三人組"(程島的隊伍)等等

箂亞爺爺在整理謝花那一隊的隊伍時才發現他們那一隊並沒有報上自己的隊名,而當時格也正在帶恩榮到這村莊的各地走走,剛好就遇見了箂亞爺爺

箂亞爺爺看見他們後就馬上走上前與他們答話 「喂!!那不就是格也小子和.....那個什麼....」

恩榮尷尬地說道 「是恩榮啦..... 」

「哦!!!哈哈!!!!!恩榮~對不起!!!!!!!」

箂亞爺爺如常地發出這樣的笑聲

格也並問 「箂亞爺爺好!!!怎麼呢?找我們有什麼事??」

「那個~我正在整理你們的野豬,看吧!!在這整個範圍裏都是謝花昨天以及你們在這一天努力捕捉到野豬,不過我們正在統計時才發現了你們根本沒有報上你們隊伍的名字呀!!我又沒有時間特意找回家一趟去問她們。我看到你們碰巧在這裏經過所以就前來問一問了!」

恩榮聽見後馬上變得非常尷尬.....左思右想 啊......這麼丟臉的名字要說出來嗎.......?

格也非常平凡地去進行回答 「是✭☸✭爆裂高溫火焰閃耀小隊✭☸✭

啊!!!!說出來了!!!說出來了​!!!說~出~來~了​!!!!!!!!!! 恩榮心裏激動得澎湃起來

「哦~好的謝謝你們了~」 箂亞爺爺聽到這名字後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感覺,像平時一樣地說

恩榮無奈地心想 這裏的人都不覺得這名字很有問題嗎...............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