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是....他......」

在大叔的兩旁站兩著位年紀相若的人,三人一套穿著著豐厚的皮革衣,並腰間都一同掛着一把鐵劍。

其中一位橘色頭髮擁有著和藹可親臉孔臉型較長的大叔,他一下子快速走到芬哈芬勞旁的野猪,火焰慢慢從劍背燃起,他非常巧妙地並用依靠著火焰去推進自身的刀刃,斬向這隻野豬額頭的位置,野豬一剎間感受到巨大的衝擊傷害

而另一位臉上充滿無數雀斑,臉與身形都較為肥胖滿臉黑鬍鬚的大叔,也很爽快地直接敲打另一頭腿部受傷野豬的同樣位置,兩隻野猪很快就倒了下來..

兩人乾淨俐落的劍法以及非常純熟地運用流術的技巧,這一一都驚艷到芬哈芬勞 「哇!!這也太厲害了吧!!!!哥哥、謝花姐姐、格也恩榮哥哥你們看到嗎??!!」 芬哈眼睛發亮地正驚羨著這劍法,而芬勞也目不轉睛觀望著整個流程..雖然臉上沒有掛著如同芬哈般的臉部表情,但乍看下去也能感受到他嘆服的心情。





芬哈轉頭看了一看謝花格也恩榮他們三人時,發現他們所著意的目光在另一位大叔身上,芬哈的表情開始慢慢停頓

眾人的視線都慢慢轉向了這位步步走近的棕髮大叔,一把大聲粗曠的聲音從那一邊傳過來

「喂!!那邊的小子們,沒有大人陪同下衝入森林可是一個愚蠢至極的行為,可不要認為自己是.....」

大叔靜了一下,周圍掃視了每一個人....三位令他厭惡的臉孔再一次出現在他眼前..眼神漸漸開始變得嫌棄......

「嘖!...怎麼是你們...怪不得會做出如此無腦的行為~討厭死了~......真是的....」





大叔說著說著開始喃喃自語了起來...然後再一次看向他們繼續放聲辱罵

「吶!!我說你們啊~可不要恃著自己學會玩那一點火就可以肆意妄行,你們是貪著可以靠自己的力量捕獲到野豬嗎??可不要太天真,最終麻煩到的可是我們啊!!傻子!!!!還要走得這麼入!!」

「你們不是有那個 "莉姐" 嗎??怎麼不跟她一起來呀!!你們不是一直躲在她後面嗎?小廢物」

大叔用非常鄙視的眼神看著恩榮謝花格也,每一句說話都是針對他們所說的

恩榮的眼神逐漸變得非常不冷靜,拳頭開始慢慢收緊......再一次出現一股衝動想去揍一頓這嘴臭的大叔





什....什​麼態..... 恩榮咬緊牙關,身體不由自主地走前...

但旁邊的格也拍了拍他肩膊,輕輕地搖一搖頭....恩榮再一次冷靜了下來...慢慢放下了那仇恨的表情

芬哈芬勞對這麼火藥味濃厚的狀況感到手足無措,特别是希卡對這一刻也感到十分尷尬

因有這大叔正是她帶來的,希卡也知道這大叔在村莊裏所做過的事,脾氣可謂是相當不好,而且不知為何特別地針對着謝花一家與格也

不過在當時非常危急的狀況下,能帶到人過來幫忙已經是大幸了


當時的希卡一直非常狼狽地奔跑著,一直放大喉嚨地呼叫....

在這浩茫的森林裏大叫著,並同時間一路直奔着回村莊的路上...而當時她在途中正正就看見了三位中年人士,背着一個側肩袋,腰間掛著一把鐵劍,感覺是另一隊獵豬隊伍





她正想上前時,看見這位大叔那長得兇神惡煞的臉就已經畏懼三分,但她知道這一刻她並沒有辦法

只好硬著頭皮走上前,向他們說明狀況.....

「那個.....程...程島大叔....和...各位......拜託你們可以幫..幫..幫幫我們嗎?....現在我的朋友們在森林裏發生了意外,被野豬追捕中.....所....以」

眾人都沉默了一會兒.....希卡此時的心情非常緊張,深怕著會惹起他們.....甚至不敢與他們進行任何眼神交流,她手指交叉
,手心之間形成向上的一個弧形,一滴又一滴汗出現在希卡的臉孔上...

不過,他們豪爽地說出了一個令人意外的回答 「哼.....大概明白發生了什麼事了」 程島嚴肅地看向了希卡

對這一個完全沒有想到的回應,徹底地令希卡愣着了,而在一旁的程島眼神變得不耐煩

「喂!!」 

希卡被這一聲嚇到驚醒了回來,連忙慌張地說 「那..那跟我過來這一邊」






回到現在的狀況....

剛才所說的話,儘管實質上並沒有任何錯誤,但在用語方面上都令這三人感到非常不爽

在旁的兩位同伴,都認為剛才的話語太過火,並上前向程島勸訴

孝元~這樣不太好吧~」  「夠了夠了,他們還只是個孩子...」

一直在旁邊說著這些話,希望能阻止這一場毫無意義的罵戰

恩榮雖然現在內心非常憤怒,但他也明白到這一刻自己是被他拯救的,沒有他可能現在就已經被野豬打到粉身碎骨了

恩榮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平息回自己心中的怒火....





不過在一旁的謝花卻悄無聲息,慢慢地從樹下站起來...臉開始越來越黑....向著程島大叔的方向走近....旁邊的人都開始覺得不妙,並想向前阻止她

謝花低頭輕輕嘆了一口氣....慢慢抬起頭,令人意外的是她居然面帶著微笑,表現得非常大方,看來並沒有暴怒的樣子

平常的性格非常火爆的少女居然在這一刻可以保持僵硬的微笑,儘管是裝出來的都足以令每一個人非常驚訝

「那個...剛剛非常感謝你們出手相救,還有....其實這一件事...一起去森林裏捕獵野豬這件事....是我強迫他們的,整件事只是在滿足自己的快感....他們並沒有錯,所以...請不要再指責他們了」

「這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差一點令他們受傷,現在看一看自己的傷口....也許,這就是我擅自帶他們進入森林的下場吧...對不起各位...連累了你們...對不起叔叔們為你們帶來麻煩...」

謝花深深低頭鞠躬去向現場每一個人道歉....

謝花現在感覺在模仿着她的姐姐小莉,雖然相比起她姐姐還有一點距離,但她獨自去承擔這麼嚴重的責任,這份難得的勇氣已經是很多人模仿不了的





恩榮這一刻卻忍不下氣向前跟謝花說 「不...這個不是你個人的錯啊....」

謝花搖了搖頭,打斷了恩榮說的話,她在這一刻眼神以及意志到一同非常堅定地看著程島

程島
對此時的狀況感到吃驚,也許是沒想到從小性格暴躁,容易驕傲,一開始就非常不看好的謝花居然有這樣的一面.....

程島轉了身子,沉住了口氣並說 「走吧...你們這群兔崽子每次都是找我麻煩....不管是幫著這偷東西的小子...還是這一次....喳!現在都到中午了,快跟在我們這些大人背後回去吃午飯,好好準備情緒認識今夜的慶典吧....」

程島•孝元一旁的朋友都對他笑言不語,其中一位橘橙色頭髮,臉型較長的大叔說

「我來協助你們拖這一隻大母豬回去吧!剩餘三隻的小野豬就靠你們自己努力了~」

芬勞思索了一陣...對這感到震驚,並不好意思地說 「等等!!我們是靠你才打倒這些野豬的...但剛才你說的話....是代表這些野豬給我們嗎??這樣不太好吧.....」

而另一位滿臉黑鬍鬚的大叔走來說 「呵哈哈~你們可不要忘記自己付出的努力呢!!你們在擊敗這一堆野豬方的功勞面可是比我們多得很,這隻倒下大野豬和另一頭倒在地上的這一隻不正正就是你們努力的證據嗎?嘛~反正我們都有一定的年紀了....哈!這些就當作為送給你們的獵豬節禮物吧~」

兩位大叔說完後就到倒在地上的大野豬附近,拿起一條很粗的麻繩,一條一條慢慢地綁起了整隻野豬近320磅的野豬,過程非常費力

而剩下的六人則從背包裏拿起自己的麻繩,每兩人去捆綁好近180磅的野豬,並分批成三隊兩人兩人拖着這野豬回去

分別是恩榮格也謝花希卡芬哈芬勞

每個人都跟隨著程島以及他的朋友們的腳步一步一步地拉著野豬回去....


在回去的途中.....恩榮的心情開始有些許變化

雖然他非常不想承認,但他的確對這位從一開始就非常討厭的大叔有些許改觀....

便輕聲與旁邊的格也討論說

「那個...格也前面的那位棕色頭髮大叔竟然救了我們.....真的不想接受這事實...而且昨天還這樣對我們.....」

「其實昨天我也是罪有應得的....昨天我餓得頭昏腦脹,加上我一直非常煩厭他一直針對着莉姐才會魯莽地做出這樣的行為......」

「不是吧...格也你認真好好想清楚....從昨天他的行為就明顯地看出他可是一個非常鄙視窮人的人....根本是一個徹底的壞人...你確定他不是針對你,才對你大打出手嗎?」

「其實他一開始並沒有對我做出這樣的行為....雖然感覺上對窮人的確是帶一點鄙視,也未至於像昨天的那種程度....導致他現在這樣大概是因為我之前所做的事有關」

「你之前所做的事???」

「是的....在莉姐剛進來這村莊一一白洛村前...他一直非常努力爭取到全村的首富位置能與箂亞爺爺平起平坐...成功獲得了與箂亞爺爺一樣的村莊話事權...為了爭取這位置,他用了非常長的時間和非常持久的毅力才爭取到的.....但直到當我帶莉姐到這裏,靠著莉姐的實力,直接令箂亞爺爺的資產遠遠拋離他....也許這就是為什麼令他對我和謝花一家非常厭惡....」

「這樣聽下去感覺好像有點合理....不過這也不能否認他所做的事....造就成這樣也只是他的妒忌心罷了....」

「這也是啦...我也不會否認他所做的事...我會這樣說大概也只是讓你明白到他的動機而已....」

兩人說著說著就返回到村莊.....

恩榮看見周圍的人都非常忙碌地奔波著.....好奇下恩榮就問道

「怎麼感覺今天村莊的人開始都很忙碌呀?....而且氣氛也有點改變呢」

芬哈也接著非常熱情地燦笑着回答道

「今天可是整個獵豬節的重頭戲啊!!今晚會在白洛村中心舉行著慶典,每個人都為了這個慶典而非常努力着呢!!」

每個人都非常有秩序地擺放著不同的設施,有桌子椅子,舞台並搭起了一個大篷,每個人都同心協力地將這個獵豬節弄得完美

箂亞爺爺就在村莊中心的噴水池指揮著每個村民所需做的事,箂亞爺爺看見自己的寶貝孫女和朋友安全回來時亦感到非常欣慰

不過他卻對眼前的事感到不可思議,呆了呆,箂亞爺爺馬上走上前

程島看到他後...便默默地走開了,他的兩位朋友轉頭向他們說再見,放下他們手上拖一着野豬的麻繩就跟同程島離開了
 
芬哈芬勞看到箂亞爺爺過來時,並非常熱情地打招呼 「箂亞爺爺好!!」

「你們好啊芬哈小子和芬勞小子......那個謝花.....怎麼衣服都磨損了.....哎呀!!怎麼手上都是傷啊!!!」

謝花望向了她背後拖着的野豬,箂亞爺爺明白了甚麼..... 而在一旁的格也指着不遠處三人的背影說道

「剛剛我們差點被野豬打倒....不過...幸好,他們救了我們......」

箂亞爺爺聽完後非常着急地抱着謝花 「你没有事吧...我明明警告過不要走到太深入森林裏....但....對不起....是我的錯...你身上的傷全部都是我這個臭老頭的責任....」

「不...爺爺....是我的錯....我擅自闖入森林深處是我的錯...甚至還帶着朋友們一起....我真的錯了...我真的非常對不起各位.......我真的....對不起,令你們這麽危險這全是我的責任.....没有事先警告擅自帶你們走到森林的深處這全部都是我的錯....若剛剛没有他們...我真的...我真的.....不知...不敢想象之後會發生甚麼事.......對不起......」  謝花也緊抱回箂亞爺爺,心裏非常內疚,用真誠的心去說

這一刻恩榮真正到這女孩軟弱的一面,這完全不像他所認識到一直固作堅強的那位謝花,但這一刻站在他面前正正就是真正的謝花

箂亞爺爺放開了雙手,跪下用
像老樹皮粗糙無比的手掌輕輕安撫著謝花的頭...這一刻箂亞爺爺一句話都沒有說,但卻吸予到謝花無比的溫暖...

希卡也接著用手輕輕地拍着謝花的肩膀,試圖做一個安慰的動作...

「呵~~自己偷偷地還帶朋友到這麼危險的地方,你終於知道自己錯嗎?本居•
謝花

眾人的背後傳來熟悉的聲音...但這聲音卻充满一股氣場....

謝花慌張地慢慢...慢慢回頭一下.......

一個令人徹底地感到心寒的微笑在眾人眼中出現,每個人都汗流滿面靜靜地看著,不敢說任何一句話

謝花慌張到結巴,慢慢地開口說

「姐.........姐..................」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