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落一名生面口的少女被恩榮的那一下大叫聲所震懾到,目光很快地從書本中轉移到剛剛從床裏醒來的恩榮上....

這一名少女身高與正常高中女子一樣,樣貌童顏帶點清純樸真的感覺,彷如模特兒般的瓜子臉配搭著額頭上淡淡細長的眉毛。

眼睛燦若星辰,眼珠是猶如綠寶石般的淺綠色,眼神彷似透著光一樣

擁有著柔順光滑的黃髮,髮尾有種漸變橙。留著一頭快過眼眉的娃娃瀏海,頭髮後是由大大粉紅色蝴蝶結所束綁著一個到肩膀上的馬尾....

身穿著有些綿衣質感的白色短燈籠袖上衣,上衣心胸位有一個方正空間不大的胸袋,裏面似乎裝著某樣東西。而下半身穿着一條適合活動的及膝褲。上身也披著綠色皮製的長袍,長袍間周圍都有著金色的花紋,她整體給人的第一印像是一種亮麗精神感覺的美少女....





恩榮木然地與她對望了幾眼....用眼睛試探著這裏周圍的環境....

這是一間看似由白磁磚組成的房間每一張睡床兩旁都由一張床桌所隔開,在村莊生活了幾天突如其來看到這麼近代的設計,對恩榮來說有點不適應

恩榮兩眼放空...接著看了看自己那已經沒有任何傷痕的雙手,霎時間整個身子不斷地發抖著.....

他那一晚的恐懼還沒有消失....當時一個個情景都深深烙印在恩榮的腦海裏.....

這份絕望感、殘酷感都徹底令恩榮從身到心感到懼怕....對昨天所發生的所有事還歷歷在目。





腦海夾雜著無法解釋複雜的情感,紛紛湧上來的感覺使得精神上有點崩潰,眼睛開始越睜越大,失控地雙手緊緊地抓著自己頭腦的位置.....

「這到底是什麼.......​這到底是什麼.......不.....不.....我不要在這裏.....我不要在這裏.....我不要在這裏!!!!!!!!」

少女看見精神崩潰邊緣行走的恩榮後,頃刻從椅子站起來,放下手頭上的書本,便走到恩榮的床頭邊說一些話,嘗試開解現時他內心的狀況....

「先生請先冷靜一點.....我也大概明白你現在的處境.......這一切都不應該發生的......」

恩榮儘管了解到她的善意,但當下的他已經完全無法聆聽別人的聲音,情緒接近崩解的他開始大聲無理訓話着上前關心他的人





「你明白什麼...你到底明白了什麼!!!!!!!!!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

恩榮大叫完後激動的情緒驅使著他的淚珠不斷湧流著,恩榮雙手緊握著頭部不停搖晃,繼續喃喃自語著重複剛剛的話 「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

少女也深知恩榮這樣的狀態也無法好好地溝通,她只好微微低下頭,默默從房間裏走出....

在一旁正昏睡休息中的香莉格也被喧囂着的恩榮所吵醒..

他們睜開了雙眼,兩人以迷離的眼神看著對方.....然後擺動頭部周圍觀察著這房間

香莉看了看現時所身處位置....再看著在一旁發瘋般大叫的恩榮以及懵然不解的格也

那無力、悲傷的意識開始漸漸起來,回想起昨晚的那一場悲劇....每個熟悉的面孔在眼前一個又一個逝去,自己卻沒有守護到自己所珍視著的家

香莉眼睛開始溢出了眼淚,兩行淚水從臉頰中一滴一滴地流下來.....她漸漸回想起昔日與村莊的人快樂的時光....內心的那一份悲痛感越來越重....





「這次也保護不到.....為什麼要命運要這樣折磨我......又回到一開始的那樣呢.....」 香莉意志消沉,低頭冷語哀嘆着

格也眼睛一直離不開眼前的兩人。自己的眼皮在抖動著,也不自覺地滴下幾滴眼淚....他輕輕用指尖撥開這些淚珠,微微低下了頭.....然後靜下繼續躺回在床上.....背對著他們,面對著牆壁..

現時每個人的情緒是多麼的崩潰.....儘管大家都想掙脫回想起昨日的事情....但偏偏腦海中卻一直浮現著一連接一連昨天所發生的慘劇......

那火海彷彿還離不開恩榮的眼裏,謝花芬勞芬哈希卡每個人的臉孔都一直出現在恩榮的腦海中.....

他們所相處的每一刻...他們每一位的笑容...與他們每一位所一起經歷的事情,在這刻這種種的回憶如同玻璃般一下子打碎了

香莉嘗試着忍住那一份傷懷之情....氣息不斷在顫抖著.....她瘋狂地抑壓著自己那無數負面的心情....忍住了自己那一道淚水....

眼見著現時精神正出現問題的恩榮,香莉放下了自己將餘力放在了別人身上,她勉力去拍了拍恩榮的肩膊





恩榮很懼怕這一下突如其來他人的接觸,當下的他根本沒有理智以及能力可以與周遭的其他人溝通....這輕輕的一拍也觸碰到恩榮的恐懼心導致他衝口而出

「不要碰我!!!!啊!!!!啊..........................................................................................小....小莉」

恩榮看著香莉那揪心的表情,憐憫溫柔的眼神....恩榮的心情漸次放鬆安定了下來.....他開始合上嘴巴,不過嘴唇依然在發抖着,他現階段還不能跨過滯留在心中那孤立高聳的障礙物

然而恩榮似乎逐漸找回理性,他漸漸停下剛剛的動作....從那瘋瘋癲癲的狀態一點一點開始靜了下來...雖然情緒導致面容還是有點不受控制....但他也盡力收斂著自己......

恩榮咬緊了嘴唇....捉緊要床上的鋪蓋...與香莉互望幾秒後低下了頭一陣,錯中複雜的心情令恩榮無法再以平常心面對著大家

他再一次躺回到床上,側躺著身子。然後拿整張被子蓋著自己整個人,獨自躲在這漆黑的小空間裏並向香莉道了幾句

「小莉...你真厲害....抱歉......可以先讓我歇息一會嗎?....」

「......嗯.....」香莉只輕輕回了一個字...這一刻整個氣氛是多麼的沉重.....





在這陽光普照的好天氣底下,三人卻沉重地躺在床上....三人此時此刻並沒有任何動力去做任何事,只靜靜的渡過著一分一秒.....

...


然而時間一點一又一點逝去,門外似乎傳來動靜
開門聲漸漸響起...一位中年大叔從房間外緩步走了進來....格也注意到這一下回響後轉頭一看

只見這位不老不幼的大叔擁有著橙紅色的頭髮,髮型都一束束向後斜垂,額前豎着微微一束的頭毛

臉上也有些少鬍渣,炯炯有神的眼神,扁平的大鼻子

身體也非常健壯,不論是手臂、腰間還是腿部都非常粗壯,給人非常結實可靠的感覺....

身穿深橙色的皮製長袖衣,搭著黑色的中長褲,在褲子尾端的位置沾上些少的深紅色進行點綴。腰間掛着紅色的短袍,邊沿位置鑲着一條條金線。而且全身上下也有非常多的疤痕....感覺就是一個身經百戰的大叔....





大叔抬眼望着正處於疑惑以及悔恨的三人,他露出微笑用和藹可親的聲線微微說出一句話 「你們醒了嗎?」

香莉以及格也注視著他,眼見著這位大叔令人溫暖的笑容,眼神惻隱瞧見著他們.....

而躲在被窩裏的恩榮對這聲音有點兒熟悉,好奇之下他就從被子裏拉開了一個細小的空隙,從而目睹着這位曾在昨晚出現的人物

「三位您好!我是現屆樂京城的城管長,本人名字為和炎•里堂,你們叫我里堂即可了。那些專稱、敬語也不用這麼執著....我們就如常溝通吧!」

這位名叫里堂的人非常謙虛有禮地與三人打招呼,恩榮看了幾眼後隨即閉上了雙眼,繼續躲回被子裏....

「里...堂先生?....等等..這裏是樂京城??」 香莉整個上半身仰起,立坐在床上,頭部稍微傾斜向前有點疑慮問

「對呀香莉!雖然我們好像只過見面一次,不稱得上熟悉彼此,但我也要說你的樣貌與以前沒有太大分別呢!.....嗯...我在這個時節談著這些話好像不太合乎氣氛...我明白你們現在的心情應該也沒有餘力進行談話方面之類的交流....哎...我的溝通技巧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怎麼成長呢~.....不過也懇請現時各位出一出來可以嗎?感覺著外面更方便我們說話...要是現在狀態不佳的話,你們再休息一會兒也是沒問題的」 里堂秉持著有禮的態度,微笑地向各位說道

「你好里堂先生,很久不見呢!.......我現在的狀態雖然稱不上是好......但至少當下的心情...也應該可以應付得來的....但至於格也以及恩榮的話....」 香莉回頭一看看著背後正躺在床上的兩位

格也看著正為他所憂慮的香莉,他閉上了眼睛一陣子..... 「呼.....好的......」

現在只剩下不敢離開被窩黑暗裏的恩榮,三人也望隔著一層被子的他.....恩榮靜了幾秒........ 

...

「對不起呢.......請讓我在這裏逗留多一會兒....」

兩人穿上拖鞋,跟隨著里堂緩緩離開了這房間......

恩榮這一刻才打開了一直蓋在身上的被子.......緩緩站起腳背來.......

雖然知道自己被陌生人帶到一間不知名的房間...在自己毫無意識時這些陌生人是否有對他做了點什麼...不過現時的恩榮已經再沒有力氣去糾結這些事了....現時的他只想好好地休息,平穩自己的心情...

這時他摸一摸自己的身體,傷痕已經完全消失了....大概是在昏睡期間被他們治癒.....儘管身上的傷痕已經完全消失....但心裏的傷痕依然在折磨著恩榮....

他走到了玻璃窗前,看著這周圍陌生的景色.....

三人身上的衣服完全被換掉了,現時的他們只是穿著著一件簡單普通的白色綿衣,和一條白色綿褲。

儘管這些衣物如此的樸素平凡,但穿起來卻自在舒適得很。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