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莉格也走出房間,在這龐大的屋裏走動着....

格也眼球環繞看著周圍的環境,他們在這高級奢華的屋子裏行走着,並一步一步從樓梯裏到了樓下來

四人來到一個空間非常龐大的客廳裏,這裏周圍都由白瓷磚所打造而成,牆中間有一面大大開著的圓形推拉式窗戶

現在整個客廳的中央裏也擺放著以磁磚打造的尺寸非常大的圓形桌子,圓桌旁邊擺放了六張扶手椅

其中一張椅子上坐著剛才那位綁著馬尾的少女,她歡娛地抱着一隻毛絨絨的龍寶寶....





這一隻龍寶寶擁有著圓滾的肚子,身形肥小,背後長著可愛的小倆翅膀。頭殼比身體大,濃厚粗粗的眉毛,像一條線般可愛的瞇瞇眼。身體上除了臉部幾乎都沒有鱗片,全都被自身的毛髮所覆蓋著。

少女看到兩位到來時,微笑向他們的點一點頭,便將手上的龍寶寶放到桌子上,並用右手輕輕觸摸著牠的頭部。龍寶寶也表現得非常滿足,牠似乎也非常樂意被這位少女所撫摸著

里堂走到了少女旁邊的椅子就座,並舉起右手向他們兩人請 「來吧~你們,先坐一坐」

香莉格也彬彬有禮走到里堂對面的三張椅子上坐下....

一位穿著女僕裝的紅長捲髮女人,清秀帶點消沉的臉孔,擁有著尖銳的眼睛、高高的鼻子、不差的身材





突然冒出來並托著盤子走過來,分別遞上四杯紅茶給在座的各位...然後向他們四人鞠一鞠躬

格也可能是太渴或是太緊張的緣故,看見紅茶後就直接拿起杯子,卻不失禮儀地大口喝....

格也將左手拇指握著杯耳上面,食指、中指、無名指則環扣着杯耳内側,尾指在底部承托著杯耳,最後右手輕輕拿手掌托著杯底

里堂有點兒驚喜看著格也,然後向他慈祥地微笑 「哦~真沒想到一個來自普通村落的小孩居然有基本禮儀的拿杯姿勢,家裏的教育一定十分良好呢!哈哈」

「啊~..先別說這些有的沒的。先向大家介紹一下,這裏就是我的家....嚴格上來說這裏是屬於樂京城管長所居住的地方.....在我一旁的這位女孩名叫時貞•鋭里子





里堂抬起右手向大家介紹著這裏整個環境,然後鋭里子耳邊聽到自己的名字便自動自覺自我介紹起來,她輕輕向兩位點頭 「初次見面,我是時貞•鋭里子,大家稱呼我為鋭里子就好,請各位多多指教!」

香莉格也都逐一文雅地向鋭里子打招呼 「你好,可以叫我小莉.....多多指教」 「我叫........啊...格也,也請多多指教.....」

「小莉?」里堂微微皺頭,翹著雙手眼神轉向了香莉

「啊!~....這就是我一個普通的暱稱而已...不用太在意...」香莉連忙向里堂解釋道

「哦...是這樣嗎?...嗯!~」 里堂輕輕向一旁的女僕揮一揮手,女僕便非常聽從里堂從旁邊的木桌上拿著一個用繩帶束上的布袋子,並遞向到里堂手掌上....

里堂心情沉重地接住了袋子,便解開繩子攤開袋子說 「這個袋子裏的所有...是昨天村莊最後我所拾回來的....東西....」

里堂將所有物品擺在桌子上,分別是幾個外表奇異類似水晶的橢圓形石頭、一條繩子、一把劍還有........蝴蝶形狀的髮夾

「這些物品我已經清洗過了....這些東西就歸還給你們吧.....還有..這髮夾是從在清洗香莉你之前那身衣服時,其中一個口袋中所找到的。這想必是你所珍視之物吧!放心我們有妥善幫你保管好」





香莉第一時間就一手拿起了這個髮夾.....手掌不停抖著....淚水再一次不自覺地流下.....她緊握著拳頭並將雙手放在心胸中

香莉的臉部慢慢變得不受控....她強硬地忍著自己的心情....但她根本做不到.... 「嗚......對不起..........對不起...我真是一個不盡責的姐姐...嗚....在最後一刻....我也欠你一個道歉....」

里堂鋭里子也默不作聲....這一刻鋭里子也為她心痛了起來...不過現在唯有給予她一點的時間去冷靜......

香莉淡淡地微笑用手掌輕輕撫摸着髮夾......閉上了眼睛...吸一口氣...然後默默輕輕擺放回到桌子上...


此時...在另一頭的恩榮...

恩榮觀察着四處的環境,眼見着小鳥、蝴蝶、蜜蜂這些小動物們正在樓下的一片大花園上夷悅地舞步着,這花園上充滿着一片生機

在這陽光歡暢的氛圍下..恩榮這一刻並沒有任何感受...只面無表情看着這些景物...





他還沒有接受到生命就這樣在眼前離去,而且還要來得這麼突然和慘烈....

「原來生命是這麼脆弱的....」 當一隻蝴蝶被小鳥所捕獵之際,恩榮腦海裏同步淡出這一句說話

他的負面情緒開始不停增加,軟弱的一面逐漸顯露起來....慢慢開始自我厭惡起來....

我真的..真的..很没用!!!!!!!!!!為什麼...我只能眼睜睜看著我的朋友一個個消失...發生這事時我從一開始就只是很無能地目睹著別人痛苦地掙扎,並沒有實際做出任何事.....謝花芬勞芬哈...要是我當時能幹一點的話.....這一切都是我的錯!!這一切都是我的錯!!!

為什麼我連在這個世界都做不好....還說自己在這裏體驗到成功的感覺....這一切都是多麼的謬....荒.......

恩榮在腦海中再一次回想起當時籃球賽後的心情....對比起當時與現在的無力感 

自己能成功的這說話真是多麼的可笑....我根本不是小說裏的什麼主人翁....到異世界成為勇者冒險到頭來都只不過是我所幻想來自我滿足罷了....像我這種軟弱無比的人就應該逗留回現實世界中....小莉從一開始就看穿所有了...不管是我的無能、我的自以為是.......回到自己原來的世界才是最好的選擇....對我這種廢物來說...最好甚麼也都不做,乖乖的聽從小莉的吩咐....





我這樣自暴自棄真的好嗎?.........恩榮.......你不更應該經歷這事後計而去成長嗎?.......先閉嘴吧.........先讓我放負一會....

..


回到客廳那邊的現況....

香莉徐徐地..徐徐地..冷靜下來....她也意識到自己現時所身處的場合....將自己的心情收回最深處

「剛剛對不起........喀喀.....」 香莉眼神漸漸帶了點憎恨及復仇心,便向里堂請問道 「里堂先生....對於昨夜所發生的事.....先感謝你拯救了我們三人的性命.....」香莉點了點頭以表達謝意

鋭里子眼晴完全注視着香莉,並一一傾聽着她所說的話 

正在捧手喝茶的里堂輕輕放下手上的杯子,嘆了一口氣....





「對昨晚的那一場災難我真的深感抱歉....要是我能早點到來...也許這一切就能避免了...」

香莉聽到後神情開始變得嚴肅表情認真起來追問道 「這樣就表示到..這件事你也有一點頭緒吧!可以麻煩告訴我這一切的實情嗎!?........抱歉...我有些少激動,請原諒我的無禮...」

里堂非常大方寬容地回答道 「嘛...我是没有太緊張這些啦~.....不過你所說的沒有錯,我指在你所說的前半段...不過後半段理論上也是正確的....」

「嗯?...這是什麼意思?」

「首先請容許我用較長的時間去解釋一下......該從哪裏開始說起呢?......嗯......你們應該知道政府現時針對流術這目,並逐一向學院禁止吧!!你們對這有何見解?」

「嗯..其實我也思考過這個問題..甚至有些質疑....新王上位後不久大約兩至三年,就突然在某一天禁止了在學校接受流術教程..隨時間過去,現在學校也已經全面禁止了流術這目。突如其來要將人類長久以來的得著全面抹滅....怎麼想都不太合乎理情。不過理由....好像是現階段的流術已經逐漸不受控制,很多地區所發生的暴力事件...大部分都均由流術所導致而成的。這也似乎能有效提升克爾威國的治安,直接撲滅了流術的輸出渠道....」

「沒有錯,真想不到香莉離開城市多年,所瞭解的事沒有減退呢~不愧是他的孫女...啊~....嘛~當時的我也認為這一切的方案都只是希望為國家帶來和平...畢竟現在學院已經多不勝數,再不是只有貴族才能讀入....再不好好管治的話,流術必定會流入許多壞人身上,從而去進行搶劫、破壞的行為.......令流術沾上污點。不過...當中經歷一些事後...漸漸令我覺得奇怪...漸漸開始懷疑這當中的可能性....」

「奇..怪?...」

「中間的很多事情我就簡略了....直接說重點吧!.....現在大多數貴族乃至甚多平民的風向都逐漸開始轉向討厭流術,導致這原因必定在教育上發生了變化...聽說流術現在也被稱為"惡魔的玩意",但政府卻沒有理會...可想然之推行這政策從根本開始根本沒有想保育好流術這人類文物。加上部分貴族更開始對使用流術的人進行欺壓,導致現時逐漸開始出現民眾對立的情況,但王室依然沒有任何回應甚至變本加厲。現在很多人被壓迫底下情緒變得更激進,開始透過流術向貴族做出暴力行為..這令政府們又多一個理由去更進一步污名化流術,更多暴力事件發生起來,這根本已經與政策的原意和平、和諧的理念反其道而行.....而且他.........嗯....經過我反覆的思考,我感覺着國王好像有什麼陰謀....是想徹底將流術消失...所以開始進行一連串的事情...而其中一項就是你們昨天所經歷的...」

「陰謀..?當實行這政策之時,我就有一種不妥的預感..但國王的說話可是絕對的,這令我沒有多加疑慮...但沒想到現在的局面會變得如此難堪......等等!!!根據你所說之言....這意味著..把我們整條村所滅...正正就是國王的主意!!??」

香莉以不可相信眼神說出....里堂閉眼沉默了一回兒.......

「....是的...沒有錯....這可能性非常之大.......」

格也的眼神也有些少變化...帶點驚訝和不解... 「國王....居然會做出如此殘忍的事?...」

鋭里子臉色開始改變,周圍都感受到鋭里子心裏那一份仇恨之情 「......國王..我絕對不會原諒的...絕對!!絕對!!!我一定會進行我的復仇.......我一定要為村裏的人出一口氣!!!不能讓他們死得死不瞑目」

里堂輕輕拍一拍鋭里子的肩膀,以憐憫的眼神看著她並與大家進行解釋

「其實...鋭里子也是受害者之一.....她與你們一樣在前兩個月村莊遭受攻擊..而我暫時收留了她...現在很多只要有關於流術的村莊都遭受這樣的待遇....她原本是居住在屬於風系流術的村莊....」

與此同時香莉正咬著手指甲似乎想到了甚麼....

「我也為此感到悲憤.........真的是嗎?...不過要是這樣推測的話,這的確很大機會是王室的主意...等等!!我也有從另一個相較近的村莊聽聞過國王實行這政策所提倡的和平只是裝裝樣子,實質卻是打壓流術此事...當時我也只是聽聽就算,畢竟人從一開始就非常信任著國王.....而且也跟我說....嗯????......」
 
香莉突然出現頭痛....不停自言自語說着,格也的眼神開始非常注視她....

「我的記憶......怎麼了.......啊!......」

香莉睜大了雙眼,皺着眉頭,雙手緊緊按着自己的大陽穴....

格也似乎也開始擔心著香莉的情況.....頭上冒了幾點汗水於是開口說話「夠了夠了~不要再去想這些了.......大家都經歷了這些事,心情也不會好得到哪裏...所以今天就放空一下腦袋,先休息一回​吧!!...莉姐,你也不要勉強自己了...」 

香莉撐住了自己的意志,勉強緩了過來....她停住了一陣....然後轉頭帶點驚訝看著格也....格也兩眼互望着,不禁向香莉問道 「怎..怎麼了?」

「不..沒有什麼...就只是怎麼感覺,格也你說話的方式好像變得成熟了....」 

格也微微低頭哀嘆一少陣子.....接著仰回頭看著面前的各位....手掌放在大腿上略略抖動着...

「是嗎??也許...是經歷了昨天所發生的事吧.....」

格也再一次低下頭...雙眼目視着自己的手掌..輕微的握了幾下,感覺像回想起某些事...這一刻空氣中湧現出一種凝重感 「嗯....感覺着這些事發生就是發生了....當中我也會感受到悲傷...但内心不知為何一直在告訴我不能坐以待斃...經歷這事後,我認為我要變得更強!!籍此防止日後這種類似的悲劇再次發生!!」

每一個人都以瞠目咋舌的表情看著格也....這一刻連香莉也意想不到格也居然能冷靜得如此快,身為一個小孩居然能在經歷這樣的事後可以這麼正面去說出這樣的話...

里堂開懷對微微格也笑一笑... 「真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孩子呢!!」

突然....在窗門外突然飛進了一隻類似烏鴉的生物......慢慢飛到了里堂的手心中...

牠整身都擁有著濃密的黑色羽毛,每條羽毛的尾端都有一種漸層綠色。眼睛為寶石紅色,擁有棕黑色的鳥喙,額頭上有漩渦般的紋路,手掌大小的體型

非常乖巧地站在里堂的手上...里堂用另一隻手的食指慢慢撫摸著這隻烏鴉的頭部...牠也非常享受被輕輕撫摸的過程....便閉眼將自己的身體任由里堂處置....

香莉格也都向前看了一看這可愛的生物,對牠所做出的舉動感到非常療癒

里堂含笑着,閉上單眼....歡和的眼神看着各位再低頭喜眉笑眼望住手上的可愛的生物

「這一隻不是普通的雀鳥哦,是異妖獸...是近幾年來妖精國所流入的産物....牠可是有名字的叫小北!」

「原來叫小北啊!!......等等..妖精國!!!??....什麼!!!???妖精國與我們人國不是一直處於敵對關係嗎??為什麼人國會批准妖精國的産物流入....」 香莉說到一半時突然驚覺到開始說

「哈哈哈~先冷靜一點香莉!現在我們人國已經開放關口與妖精國進行良好的交易...我們都有相當充足的條件去互利對方,雖然我與你一開始對這事都十分驚訝,不過經過長時間的交流後...我們彼此也一致認為對前戰爭此事不能冷處理太久...而且那場戰爭已經停頓了很長的時間....我們必須要找一個方法去消停這種毫無意義的憎恨...所以我們都各自在其中一個城鎮開放一個小關口互相投入大家的資源...互相豐富大家的產業...希望可以慢慢再次回復為當時的那個和諧社會....」

香莉抬著下巴,深感懷疑眼神尖銳說 「照這樣的時間去推算...開放關口這事也是新王做的吧!!....但你既然說國王有陰謀,我怎麼感覺這事情不是這麼簡單的,雖然我也是支持這個理念的啦....」

「這樣說吧!目前他這個政策暫時沒有什麼漏洞和問題,而且近幾年的確幫助到我們發展,現時我們很多城市經濟都逐漸起飛,物質資源越來越豐富~我也只是推測國王有陰謀,並沒有實質的證據....所以我們目前就保持觀望的態度吧!!」

「這樣嗎....?但總感覺有點不妥呢.....」

「哈哈~繼續保持這樣的態度就對了...當國王、政府在政策上或者行為上有不妥時記得要去指証他..向民眾解說,讓他們認清一切的事實...畢竟人國的人受之前的歷史影響...已經開始盲目相信政府了,國王說一套他們做一套...呵!!!!」

「呀!!!!呵!!!!!」 小北突然大叫了幾聲,里堂靜了靜看著小北...

「怎麼了?里堂先生....」香莉有些小疑惑並發出提問

「哦哈~可能你們不知道,異妖獸的其中一種特點是可以與越人類進行簡單的溝通,而且與人一樣是有智慧以及同理心的,訓練妥當的異妖獸可以協助人類完成很多工作...」

「哦~是嗎?感覺真神奇呢!!~...」

里堂點了點頭便快速進行說明 「我有飼養了幾隻異妖獸,用途是去偵測哪裏有與你們一樣遭受這些遭遇的人...這些不明的襲擊事件來得都非常突然,所以我是靠他們去尋找你們,從而再過來協助...剛剛小北通知了我,在北方不遠處的森林裏有一個小型村莊疑似受到攻擊,我現在時間不多了,看來又有一個村莊發生了一些事,我現在要出動了...不過走前有一些事想跟你們說...」

「嗯..是的..怎麼了嗎?」

里堂望向了在他旁的鋭里子,輕輕地嘆了一口氣,並沉寂了一瞬間....

然後他再望回香莉格也二人.....並傾前向格也

「請問正待在房間裏的男士名字是?」

「哦!!對哦!!說起來我們都好像沒有好好自我介紹....你好里堂先生,幸會...至於在房間裏的全名叫光英恩榮香莉輕輕站了起來,並微微傾前低着頭禮貌地打招呼,然後看向了格也

格也也即時接收到香莉的提示「哦!...你好里堂....先生,初次見面...閣下名叫格也。非常感謝您的相助」格也做出了與香莉同樣的動作

「嗯!你好呢!格也,非常高興認識你。其實有些事想拜託你們....希望不要太見怪..」

里堂說完後,紅髮女僕再次過來了,他慎重地拿著手上四個咖啡色布袋和四個輕便背包...遞向給香莉格也鋭里子

每個人都接住這些東西,​鋭里子看著眼前的袋子,不明所以地問道 「怎..怎麼了..里堂大人....」

里堂輕輕地走到她的身邊,伸起右手搭上她的肩膊 

「嗯..我考慮好了.....小莉、格也.....鋭里子

里堂望向了三人....展露出不安且帶點欣慰的笑容 「經過這一次的交流後...非常高興認識到各位,而這袋子裏每袋都有八十比克,應該足夠你們生活三個月。而且我還幫你們申請了一個集公團,我手上這一張證件就是....」

里堂還沒說完後香莉就立馬揮動着手掌說道 「不需要這樣啦!!里堂先生..我們被你所救就已經很好了...居然還給予重金我們,怎麼可無條件下收下呢!!」

「先聽我說完吧!!小莉....我可並沒有說沒有條件哦~...」

香莉聽完後停下了動作靜了一靜......

里堂輕輕皺著眉頭....眼晴不敢直視著鋭里子...從面部表情就已經感受到他那猶疑着的心情.... 「其實我想...你們可以好好照顧鋭里子...」

空氣在這一刻停頓了一陣.....每個人都默不作聲....

....

鋭里子眼看著里堂.....此時此刻還未驚覺到這一句的意思 「什...什麼?....」

鋭里子....以後的日子我希望你能和他們就好好的在集公團中生活....」 里堂握緊了雙手低頭語氣非常堅定地說

鋭里子聽到後馬上大喊一句

「和..他們一起生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