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他們一起生活!!!!」

鋭里子一下子站起來一手大拍桌子極其吃驚,整個氣氛中都回蕩著鋭里子這一下大叫聲....

正安詳被撫摸着的龍寶寶被這一拍巨響嚇到從桌跳了下來。

香莉以及格也目定口呆,只瞪著眼睛說不出話來,坐在椅上有點徬徨失措...

「什..什麼?!....為什麼要?.....」香莉對這樣的安排感受到完全的不合理、不解...





面對大家的質問,里堂依然低著頭淡定倚靠在椅背上....

「嘛....其實我...有這個想法很久了.....但每一次想放手去做時...自己內心卻有一股力量拉自己回來,我終究是沒有這個決心....不過鋭里子不要誤會,我這樣做的原因不是想拋棄你、想撇開你...」

里堂整個身軀都發出了孤清的氣息...沉靜地去說出一言一語...

鋭里子瞳孔搖擺不定眼看着那低頭皺著眉頭,不敢面對著自己的那里堂的面孔

里堂大人......那..那既然是如此...到..到底原因是什麼,為甚麼要在毫無預兆下突然告知這事!!」 鋭里子似乎對這突如其來的決定停留在無法接受的階段





龍寶寶有點兒寂寞仰視着正不滿中的鋭里子.....走到她腳下用頭蹭着鋭里子的小腿... 

鋭里子低頭看見牠這楚楚可憐的樣子....眼神有少少變動,温順了起來...於是彎腰雙手抱起了牠「小滾滾....」龍寶寶臉上浮現出滿足的樣子...

香莉左手搭著右手,手心緊擁着那髮夾...也隨之開口說道 「里堂先生..對於拯救了我們性命以及提供我們生活居所,這好意我萬分感激....但..想借問一下,為什麼突然在這個時機拜託我們與鋭里子小姐一起生活。而且為什麼要挑選我們....若這是要補償回我們所欠閣下人情的話...我們也只好欣然接受。」

格也現時只好靜靜地站在一旁不打擾他們,雖然對里堂這唐突的決定又有些少不知如何是好,但此時此刻他也只好默默旁觀著...

里堂眼珠微微抖動着....似乎對自己的决定也感到疑慮....並直視着香莉格也語調緩慢說





「那個...先為你們致歉..香莉格也...還有恩榮先生..我也只能拿着救了你們的人情去進行拜托...這突然難為到你們實在不好意思....」

香莉向後微傾,向前提起雙手 「不..不要這樣說...」

「儘管我認識很多人..但這始終都是靠着城管長這名義下所得來的,說此言的意思就是想表達着自己對大多人都談不上有真正的交情..只是互相利用罷了...所以一直不太敢將鋭里子交託於他們照顧,至於為甚麼偏偏選擇了你們,我想香莉你是讓我感到最放心的人吧!..一得知是你,我就馬上再次產生那早已埋底的想法。從別人口中聽說再到第一次與香莉你相遇..就知道你是一個温柔、很會照顧人的人,也許我這樣自作主張確實有點輕慢..但從昨天那激戰過的痕跡也推斷出,就算希望微弱你也會拼死盡全力保護着村民..而且你們與鋭里子年齡相若,代溝自然更少,相處上自然也會容易些..也許這樣做出情感勒索實在不像樣,不過這完全是我内心裏的全話....這就是我全部想跟你交代的事。」

里堂說著說著途中,頭漸漸附下...似乎不敢與大家有眼神交流..

鋭里子身體一點一點抖動着...皺了一下眉頭氣色一沉,嘗試著用冷靜一點的語氣去問 「那個.....里堂大人..可以直視然後正面回答我的問題嗎?」

「嗚!!呀~呀~!! 此時的小北張開嘴喙,揮動著翅膀舞動着身軀,如同告訴著自己變得有點兒不耐煩,然後一下子飛出窗外....

小北這一下舉動打斷了正在被情感所耽誤著時間的里堂......里堂在這一刻也明白自己應該不要再拖下去.....不應該再被自己的懦弱、懼怕、猶豫的心態所拉扯著,於是他在這一刻下定決心帶着堅決的態度與鋭里子說出當中的原因

「對不起....在剛才說出那一番話後,就不知道為什麼抬不起頭正面對著你說話,不管在剛才到現在...我內心的依然是為自己這決定感到擔憂....」龍寶寶從鋭里子手掌心中在桌子上跑跳到香莉以及格也一旁..





「既然這樣的話....那為什麼...」鋭里子雙手握緊著拳頭...頭微微烏下向前傾...

「我並不能擅自斷定去說這一切都是為了你著想,這一切都是我的好意這麼傲慢的言語...但是鋭里子...你不能整輩子依賴着我,一直住在這屋簷下。雖然這樣可能想得太過遙遠....但鋭里子!對我來說你彷彿是我的女兒般,雖然與你相處不到一年....但這段期間,我只一直看到你待在同一個空間裏..說著同一樣的話..永遠帶著仇恨的心態去過著毫無樂趣的日子。我想我是時候開始放手了,讓你得到更良好的生長環境,不會一直被我限制著..所以我決定的籍著這一次去為你帶來更好的成長..」里堂並沒有絲毫的停頓,看來這次已經緊牢牢的捉住了他的決心

鋭里子搖了搖頭...不斷否認着...不是在否認着里堂,而是在否認着里堂所說的話「不...不是的....不要這樣拜託了里堂大人,這樣突然的道別我不同意啊!你有沒有站在我的立場去思考整件事啊!!」

空氣沉寂了一會兒.......鋭里子從剛才里堂的話語中也領悟到他的好意....對現在自己這樣別扭的行為也感到難為情....她調低語氣...垂下肩膀...

里堂大人....謝謝你這麼為我著想,也許你是對的....我自己那恰時間激動的情緒實在忍不住。但我....我還未有心理準備去這樣做.....但凡事先通知一下將來你會有這計劃也好吧!..這麼突然..我現在真的不知如何是好...」 

「真的..真的..非常抱歉....現在我唯一能做的事到時跟你說對不起....對不起因為我的懦弱而驅使到你要突然接受這事,對不起要你和毫不相識、沒有過任何交流的人渡過日子,對不起剛才我心裏也猶疑不定,對不起我完全無視了你的感情....鋭里子,也許現在你會非常怨恨我..我現在也同樣怨恨著自己....我一直思索著我要如何放手讓你出去才是最好的...這一份猶豫直至香莉格也恩榮來到時開始慢慢消退了..我就想到用這個契機去進行一個了斷,你們又剛好四人可以集公團..集公團的福利也挺豐富,有不同任務可以解决到金錢的問題..而且也有定時會有活動參加,生活的問題已經可以完全解決,而且感覺這一切都改變你的生活方式以及態度,一切都會變得更好...而不是跟着我這樣的大叔..經常執行一些危險的事,也沒有些少時間陪伴到你...我也不想連累你..說到尾.....我也只能夠跟你說...對不起鋭里子里堂非常真誠地說,堅定的眼神也漸漸令鋭里子安定起來..

在一旁觀望著的香莉格也,對他們兩人彼此的情感也不太理解...但憑著剛才的一言一語中,也感受到兩人對現時的狀況内心裏所浮現出的情感....





香莉看著眼前這兩人,自己的眼簾中漸漸浮現出自己與謝花的影子..但兩人的立場可謂是完全相反,香莉開始質疑著自己對謝花是否過份監控....是否讓她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會更幸福....

香莉的又再一次感到腦袋裏正微微地作痛....昨晚那一場悲劇又再一次浮現在她的眼窗中...她整個腦袋開始亂了起來......香莉重整了思緒,表面裝著完全沒有任何事發生....

鋭里子明白到里堂的用意,雖然對這突如其來的轉變心情還未完全平復,但她也已經無理由反駁了..

「不好意思呢....對每一位都...突然要撮合你們往後要一起生活,想必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們也許會在往後的日子產生意見上的不合、價值觀的不同...但相信我,鋭里子是一個待人友善很容易相處的人,香莉..拜託你了....還有格也以及恩榮先生....」

里堂雙手緊按著桌子主動低頭,拋下自尊只求着香莉以及各位

香莉看到這樣的場景,馬上難為情的提起手掌,左右搖擺着「請里堂先生不要這樣!身為城管長怎麼可以對著我們這些平民百姓這樣做!!....其實我們也不會介意,是嗎?格也」 

格也看著兩位的眼神並點了點頭 「對..對的!」 

「地位這些是否拋開來吧!我早就不在乎這些。這樣做主因只是想減輕自己的罪惡感...畢竟我為大家帶來了麻煩...非常感激你們接納鋭里子





里堂慢慢鬆一口氣...眼神與態度都開始放輕鬆,臉上再不是那愁皮苦臉的樣子..

「我們才是該感激那人!畢竟是里堂先生所拯救了我們....甚至給我們幾袋數值不少價錢的金幣,欠您的人情還很多呢!!」

香莉的這一番話,也令里堂徹底放心起來,在一旁默默無言的紅髮女僕凝視著正暢快交談著的兩人..

里堂轉後身過去,紅髮女僕迅速地看回直線....里堂起了身來,走到了一個長大木櫃前,並打開從裏小心翼翼地拿起了一把約60英寸的弓

這是一把金屬綠色的長弓,上面刻上了彎曲金色紋路以作點綴,前端的手握位是運用高級的軟木頭所打造,弓弦非常細小,由上到下,左至右都是由高級材料所製成的武器

里堂咽了一大口口水,深怕着握太緊會弄髒整把弓,但同時亦擔心握太鬆會一不小心掉下來,他就抱著介乎兩者之間的心情拿着此弓,走到鋭里子面前...用雙手輕輕遞給她..

鋭里子手輕微抖動地接下,她像木頭般站在原地愣住的看着里堂手上所拿著的東西,内心非常驚喜、激動、澎湃著....鋭里子是完全沒有預料到這東西居然出現在自己手上





「這是你幾個星期前嗎?..嘛~大概也是差不多的時間點啦!在一間武器店舖看中的弓,雖然與店舖的老闆也有些少交情,我也想藉此去看一下能不能買下來送給你....但..老闆說這是梅利馬家族所打造的武器,自然不是這麼好取得...
我也知道你在之前村莊内也訓練到一些弓箭射擊的底子,所以就花重金買下來想到了一個月後的生日送給你..但没想到這麼快就...」

里堂一點又一點的展露出不捨的面容....以愁緒的眼神看著鋭里子....鋭里子聽到這一番話後完全被感動到...這一刻一次爆發出心裏的情感,她強硬地忍着自己的淚水,終於露出了那甜美的笑容

「放心吧!!下次我們相見時,我鋭里子一定會變得更強的!好好看著吧!里堂大人!!」

里堂看見鋭里子的笑容後,輕輕閉上了眼睛嘴角慢慢揚起.....這一把弓除了是一把質素極高、非常強力的武器外,更重要的是象徵著鋭里子以及里堂兩人之間的情感..

香莉格也看見這麼溫馨的一刻,悲傷的心情也緩緩的消退了....龍寶寶也非常舒適的趴在桌上閉眼休息着...

「現在我可該出發了...耽誤了這麼多時間我真是的,現在好像已經開始部署好屠殺村莊的兵隊。不好意思呢!我也不清楚對於發生這些事詳細的內容,也只能將自己的揣測說出來,馬車、馬伕也準備好了..我現在是時候出發,再見!」

里堂馬上站起來,拿上掛在牆上的劍,劍柄以一種沉穩的金屬打造,呈鉑金色,以及上面鑲着一顆赤紅色的寶珠

每個人看著里堂的背影漸漸遠離著...女僕馬上來了一個九十度鞠躬,並說 「一路好走里堂大人..」

「再見了,里堂先生」香莉以及格也也站起來一同地說道別

鋭里子也站起身子,看著那熟悉的背景正要與自己離別,她緊抱著微笑大喊到 「下次再見了!!!!!下次一定會讓你看到不一樣的我!!!我生日時記得要到來啊!!!里堂大人!!!」

里堂回頭看著香莉格也微笑地說了聲 「再見!」並揮揮手,眼看著鋭里子 「一言為定!那再見了!孩子!!!」

里堂說完此話後便轉頭開門離開了這房子...

里堂先生人真好呢!..」格也看著被關上的門,口裏悄悄說着

「那..以後請多多指教了!!香莉小姐、格也還有...恩榮先生..」鋭里子向著兩位伸出雙手,香莉格也也欣然地伸出手與未來的夥伴握了個手

「多多指教了!既然大家都是同伴了,就不用叫什麼先生小姐啦!直接稱呼我們的名字吧!叫我小莉吧!這樣感覺挺親切的~好嗎
?鋭里子!」香莉非常友善納入了這個新同伴,兩人微笑相看。鋭里子點點頭 「好的!小莉!格也!」

砰!!! 樓上一下巨響打斷了他們的交流.....香莉格也、​鋭里子和女僕都被這一下迴響所招引,紛紛都抬頭向上望...

「心臟大跳了一下呢!看來是你們的同..不..是恩榮...這一下巨響到底怎麼了?....」鋭里子抬下看著大家,並表露出有點兒擔心的表情..​


香莉格也、​鋭里子三人都走上去想一看究竟,香莉顯然是最擔心的一位,非常迅速地踏起腳步走進剛才一直待著的房間裏...

香莉打開門一看.....只看見着恩榮悄然默默靠著一片龐大的玻璃窗,看著眼前的景色.....

香莉以及格也都走了上前...格也感覺有點不妥便開口問道 「..恩榮哥哥..怎麼了?」

恩榮看到這熟悉的聲音呼叫著自己的名字時,便轉頭回向看著他們.....恩榮怔怔的盯著格也....格也有點不自在問道

「怎麼突然...盯著我...恩榮哥哥?...」恩榮挑了挑眉...接著臉上掛上了微微的笑容...搔了搔頭

「啊~...沒什麼特別呀!.....只是突然被你叫對了名字,對這有點驚奇而已...」眾人在這一刻向著面前那個如舊掛著笑容開朗的男孩...反而開始變得有點陌生....

香莉再走近了恩榮,放大瞳孔仔細地看著他.....恩榮非常自然地往後縮了一步...整個人變得些少緊張...

「怎..怎麼了嗎?...小莉...突然用這個眼光看著我可有點不習慣...」恩榮仍然地用那以往歡樂的語氣說....香莉看了看他的額頭,發現到有瘀腫的情況...

香莉直接快速推理到恩榮剛才所做的事,用額頭撞向玻璃牆..用這一下子的疼痛感消除那正要崩潰的心理狀態....

香莉呼了一口氣....她皺了皺眼眉.... 「呼....嗯..等一會兒再說...那個...剛才我們與里堂先生交談了一陣,内容還算頗多的...而且​鋭里子,那就是這少女日後會跟我們一同生活....」

香莉提起來向恩榮介紹著鋭里子,恩榮香莉身子後看一看,鋭里子也禮貌地走上前來進行自我介紹 「你好...恩榮,我的姓名是時貞•鋭里子,日後也拜託你們了...」

「哦~你好..鋭里子....我姓名為光英恩榮,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還有之前的事..對不起了,那時的我抑制不住自己的衝動...」恩榮開朗地接着鋭里子的話,並主動向她友好地握了個手

香莉看出了一點恩榮的端倪,但卻若無其事地非常平凡的叫恩榮下樓來 「先下來吧!...我們也要離開這裏了,畢竟不能麻煩着人家...」

「哦!是的小莉!」恩榮非常之自然地與香莉答話著,並聽從著香莉一步一步走出這個房間....這一種自然令格也鋭里子感到非常不自然

他們倆由看著正在崩潰的恩榮,過了十幾分鐘後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轉變...格也看著恩榮那走出房間的背影,儘管與剛才的里堂一樣同樣擺著笑臉,但背影給人的感覺卻截然不同....但格也卻說不出這種感覺....

格也鋭里子只好默默地跟上腳步....走出了這恩榮一直待著的房間........


恩榮香莉格也鋭里子都走出了這城管長的居所....

三人換上已被清潔好的衣服,恩榮穿上待在村子時一直所穿著的衣服,戴回那標誌性的頭巾從而遮擋著額頭上的瘀腫...

格也由於不太情願穿上那非常女性化的衣物,女僕就供他一件黃色底衣配上咖啡色皮革外衣,而下半身則是一件黑色普通短褲..

香莉則把謝花曾經的髮夾好好安放在布袋上,她輕輕拍一拍袋子,背在背上。然後穿回那身衣服,並將劍掛在腰間的皮腰帶上​...


鋭里子在門前正要離開這段時間裏磨唧了很久,龍寶寶看著離去的鋭里子,那短細的雙手一直上下搖擺著,彷彿想一下跳進鋭里子的懷裏....

鋭里子看著可憐兮兮的樣子以及舉動,身體便向前傾帶著嘻嘻哈哈歡樂的笑臉,輕輕握住牠的手,用鼻子磨蹭着龍寶寶 「小滾滾...再見了!我一定會每一晚都想著你的!」

女僕輕輕的拍了拍鋭里子那蓬鬆的頭髮,猶如母親般的眼神看著鋭里子 「要小心點呀!鋭里子子」

「侑伽伽!再見了!我一直蒙受你照顧,真是感謝了!」鋭里子仰頭看著那名為侑伽的紅髮女僕作出道別

四人走到了在門前的一輛馬車上,這輛馬車由白瓷石所建搭而成,門口兩側都披上了紅色的帆布旗,馬也披著鑲有兩顆紅寶石金邊的布

每位都向侑伽說出道別之詞,然後馬伕就駛起馬車飛快地向前進發...

環顧四周,發現他們正處在森林裏,別回頭望向了剛剛走出來的房子....

恩榮格也都仰頭看著這豪華的建築慢慢離開他們的視線.....格也不禁探頭看出窗外說 「哇!!還是第一次親眼看見這麼大的一間房子,這就是傳說中的有錢人的住所嗎?」

鋭里子看見這麼可愛有趣的小孩,眉花眼笑的回答道 「當然了,里堂大人畢竟是城管長嘛~真有點我的影子呢!當初我也非常驚嘆著這一座屋子,對我來說是何其新鮮!」

他們四人坐在舒適高貴的馬車上沿著石路,穿梭著這片木林,一直向前走着...

他們飛快地到達了樂京城的市中心了...四人逐一地下車,向馬伕微微鞠躬以示道謝

「到了市中心了呢,各位!!!」 鋭里子下車後第一件事就是耀動地大喊一回

恩榮提起了右手遮擋著這烈日當空太陽下猛烈的光線,三人一直跟隨著對這環境最熟悉的人一一鋭里子


城鎮裏可謂是人山人海,想找到一條能行走的空隙都有一定的難度,一棟又一棟的西式中古風建築物都呈現在眾人眼前

道路都由鵝卵石所鋪建完成,整個城鎮密密麻麻的房屋鋪排得亂中有序,建築結構交錯但工整,整個感官都吸人一種非常獨特的氣息

鋪天覆蓋的招牌上都刻着滿滿的異世界文字,周圍的人都穿著類近的北歐中古風服裝

氛圍的完全轉變...都同時令恩榮香莉格也需用一小段時間習慣...在這一刻確實地感受到異世界的風情,滿滿RPG中世紀風的味道...

三人非常聽從現在身份猶如導遊般的鋭里子,一直沿著道路向前,在這密密麻麻的人群裏穿梭着...

經過兜兜轉轉向左拐又向右拐,走過一條由磚頭鋪砌成的石橋,沿著一條大路經過屋宅區、市集...

經過一輪奔波後,眾人終於走到了這一步。他們眼前是一幢宏偉,乍看就知道是凡人難以觸碰高貴的淺灰色建築。建築採用方形設計,非常高大,門前兩側建了兩條石磚頭圓柱,上方站著兩位守衛

門前掛著一個大大類似時鐘的物體,上方掛著刻有異世界文字的門牌,上方寫著"杜依斯谷集公團大廳"


(示意圖...)

四人就到了集公團大廳,鋭里子戰戰兢兢站在前首帶着恩榮香莉格也進入到大廳裏..


大廳裏雖然在佈置上非常接近現代的酒店設計,空間也非常廣大給人一種視覺舒服的美感,附近周圍都有一排一排坐椅,是供太多人時,給人等候時所用的。整個空間都充滿著類似冷氣般的涼風吹拍到每個人身上

香莉看著這些奢華的設計,心裏不禁感嘆了一句 這個地方就是一個供給富貴人家創立集公團的集公團機構來的....嘛~對比起幾年前的樣貌,都没有太大的變化呢~

格也強硬地忍着自己渴望的衝動,他的臉上寫滿着他對這裏那一股強烈由心而發的好奇心...畢竟對這窮孩子來說,看見這麼富麗堂皇的事物,不好奇才怪

走進門後前面這是一個個的櫃檯,鋭里子立馬自行走到其中一個櫃檯中,去辦理一些創立集公團的手續..

牆壁上周圍都掛上種種的壁畫,其中裏有一隻有如狐狸的生物,上面也寫着一些恩榮所看不懂的文字....

恩榮用視線橫掃了周圍....腦窩空洞了一陣...在這空間的時間中....恩榮靜靜地站在中央位置....

香莉走上了恩榮的肩膀一旁...恩榮察覺到香莉突然一下子走過來,心裏有些少慌張了起來

他腦海裏隨便想了一個問題便向她提問,目的是務求跟香莉在這空蕩時間進行閒談 「啊~..小莉...剛才我看一看這裏..怎麼到處都掛著這狐狸壁畫,不止這裏..我剛剛在一路走來的市集攤舖上都看見這類似的東西..這大概是什麼..當地民俗文化嗎?...」

香莉視線完全盯著恩榮,顯然的弄得他有些許不自在,香莉豎起右手食指專業的解說道 「這生物名為金秘狐,牠可是已經滅絕了的品種...非常可惜現在應該見不到這高雅漂亮散發著仙氣的動物了...好像有點扯遠了呢~在這裏牠可是招財的象徵哦!」

「是..是嗎?難怪每間店舖都能看到牠的蹤影!」恩榮以勉強的微笑回答著香莉

香莉的眼神似乎看透了什麼,但她依然裝傻繼續說道 「這可是有一個故事由來的~在很久以前一位住在普通部落的平凡姑娘,在逛走著森林期間...意外的發現到一隻狐狸..這隻狐狸全身外皮都披著一層層蓬鬆的金色的毛髮,順著毛髮到尾端會漸漸變成橙黃色。淺粉色如白玉般的圓潤的眼睛,修長頂位尖尖的耳朵,以及那像徵性的大自己兩個頭子的毛絨絨尾巴。姑娘在第一眼看見牠時就非常著迷於牠...姑娘不顧家人的反對偷偷的溜出不遠的森林回家非常用心飼養這一隻狐狸。她們倆在這一段時間裏都相處得和樂融融,狐狸的存在已經成為姑娘生活中的一部分....但好景不常....在某一天王室突然帶著一大群人過來,似乎是想搜索捕捉這一隻狐狸。姑娘得知了這消息後非常懼怕,馬上衝出家門,走到她們以往一直玩樂的地點。走到後姑娘非常恐慌地呆在原地....只看見一個個的王室成員,以及遍體鱗傷的狐狸...姑娘看見這場景後一下子走上前等抱著這一隻狐狸.....一直向他們說"不要傷害牠","我不允許你們踫牠任何一根汗毛的"....但這些人卻沒有理會她,反而一步一步走上前去...姑娘非常懼怕的閉上眼睛.........突然空氣一靜,整個環境都孤寂了起來,姑娘輕輕的打開雙眼....這時不可思議的事就發生了....周圍的人都倒了下來!狐狸突然開口說話"你們這些無藥可救的人類"這一下來自狐狸那玄幻、空靈的聲音...完全鎮住了姑娘,狐狸周圍都散發著橙黃色的光芒,整個身軀漸漸浮起"我是由天使派下來的聖狐狸,真的很高興認識你,沒想到人類居然還存在著像你這麼善良勇敢的人。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呢!...現在是時候回去了,以下這些金寶銀珠就賜予給你吧!再見了!"狐狸說完這句後就直接閃走了.....就這樣姑娘一日間由部落村民成為了擁有千金的大小姐....」

「啊~~.....怎麼整個故事後面突然變得這麼跳動.....」這是恩榮聽完這個故事後的第一個反應....

香莉摀著嘴巴輕輕的笑一笑「嘻~這個故事是不是對你來說過於虛幻,我小時候說給妹妹聽時她可是深信不疑呢~雖然到現在還是沒有一個確實的根據就是了~你真的是真的也說不定啊!」

恩榮聽到由香莉口中所說的妹妹後,面部表情顯然有些變化...眼神也一點又一點的垂下....香莉看著這一刻的恩榮用柔和溫暖人心的聲音跟恩榮輕輕的一說

「不要再裝著勉強了~這樣很辛苦對吧!如果是正常的你,應該會在馬車裏就一直問着我們與里堂交談了什麼,鋭里子又為什麼會跟著我們,剛剛的發問也只是想跟我們表達著自己根本沒有事,"看!我還有心情可以關心著周圍的事物~".....我們回去再獨自談一談吧!我也說過了~我很討厭那虛假的笑容...」

恩榮不自覺的點了點頭.............看來這時的他真的累了.......

鋭里子轉了轉手上集公團卡從櫃檯走了回來,一言不說直接將三人一下子推到了櫃檯前...三人非常無奈被推到了櫃檯面前看著櫃檯小姐....

鋭里子提起左手,手掌朝天向著櫃檯小姐說 「他們三人是剛剛進來樂京城的,所以並沒有公民證~是..是吧!」鋭里子最尾句也有點不肯定,看著他們三人...

香莉格也都輕輕點了點頭,恩榮愣住了一陣..最後也點點頭...

櫃檯小姐分别對著每一位掃兩眼,快速的打量著大家。她托托下巴點了點頭 「嗯~你們閣下每一位均需要在一個星期内申請到公民證,否則集公團便會隨之解散,明白了嗎?需要再重複一次?」

「好的」以及格也一同地回覆道,鋭里子看了看彷彿停留在另一個空間裏的恩榮直接大喊道 「恩榮!快點給予答覆呀!」

「哦!..好..好的」恩榮似乎醒覺了回來,有點不知是好的點頭答好...

櫃檯小姐看著這有點兒無精打采的恩榮,然後繼續說 「..好的,我們已為正在為你們準備集公團的設施和服務,也請你們稍等4-5個小時,而集公團費就下一個月就要開始進行支付,每個月為二十比克,清楚了嗎?清楚的話麻煩等候期間也請先填好這份表格,麻煩各位~」

鋭里子從櫃檯上拿起這四份表格,帶大家回到最近的座位上坐下,逐一逐一將表格遞派給他們,恩榮呆呆的接下...

恩榮輕輕低頭一看,眼睛左右移動快速閱覽着....他嚥了一口水「.....這...這份表格!!上面佈所滿著密密麻麻的文字,我完全看不懂呢....不好意思....」

話語完後轉移動大家的目光都轉移到恩榮臉上..鋭里子以些少嫌棄的眼神看著他呼了一口氣....在這一刻空氣只剩下了尷尬寧靜的味道

表格內容大概為填寫一些個人資料、想一個集公團名稱、填寫集公團長以及需要細閱一些公會規則...


在這漫長的幾個小時中,四人也用這段時間去填寫這份表格。途中香莉鋭里子也協助着恩榮填寫這份表格,有些片刻格也也需要幫忙,這也不至於令恩榮丟盡面子,起碼也有一位同夥..而且幸好要填寫的資料並不多,那密密麻麻的字都只是集公團守則...無需填任何資料,只需簽個名即可

恩榮在眾人的幫助下以及運用了多年在學校填調查問卷的經驗,最終順利完成....在當中也大概掌握了這個世界的文字,與英文非常相似

鋭里子在教導期間心中一直默默的埋怨著恩榮 怎麼什麼都不會....這傢伙是怎麼生存到現在的..連一位小孩都懂得比你更多....

幾個小時過後,亦即是填寫完表格不久後,一位小姐走到來他們面前...眾人都仰視著這陌生的身影...這位小姐有著淺藍色到耳垂下的微曲短髮,眼神有點尖銳兇狠搭著彎月形的眉毛,擁有著修長的大腿,和不賴的身材,眉毛與眼睛瞳孔均為天藍色,皮膚較為淺黑。她身穿著成熟的裝束,一條深灰色的連體裙,淺灰色的皮鞋,從周圍的外貌特徵上看目測為二十五至三十歲...

女子面對著眾人的目光感受到有點不舒服,皺了皺眉頭 「嗯..可以不要一次過這麼多對眼睛看著我嗎?....啊~我是你們集公團的負責人...可以叫我真紗,你們的集公團名字是...讓我看一看..」

眾人繼續以相同的目光看著這給人第一感覺有點難以接近的真紗,鋭里子咽了下口水....有點兒在乎真紗所看著的那張紙...

真紗輕輕傾前放大雙眼,拿起了一張紙仔細地看一看,不為意地皺了皺眉頭 「嗯...有點老套呢..這名稱...火風聯合集公團......」

鋭里子耳朵接收對說話後,從表情已經看出她不平、不爽的心情 「有意見嗎?這名字我可是想了很久的!你知道當中的含義嗎!!?真紗小姐!這是根據我們的村莊....」

「好了停了停了....我為批評你命名的名字而踐踏到你的自尊感到抱歉....」真紗閉起了雙眼,提起雙手做出了暫停的動作,這樣的舉動似乎也表明真紗不想跟他們四人有過多的交集...

身為集火風聯合集公團的公團長鋭里子,開始對她這樣的態度產生了一些不好的印象...

真紗垂下了剛剛拿著紙的手便轉頭搭前幾步跟他們說 「好了好了..哈欠~跟我來吧~讓我帶你們到你們的集公團間裏....」

鋭里子臉上很明顯寫上不耐煩這字跟上了真紗,而在背後的三人也只好默默地跟上....


四人跟著真紗走出了大廳,天色都開始已經變得昏暗,看來已經到達黃昏時分,周圍的路燈都開始慢慢燃起...

他們走到不遠處,來到一個路口裏,這其中也有著密密麻麻的屋子,看來是其他集公團的房間,他們一步又一步穿梭著這滿滿的房屋....

真紗停下了腳步...面前是這房子不大不小,從外貌上可以觀察到是用木頭和磚頭打造的,看上去格外的堅固,而且後門也搭建了一個小花園..

格也看到後有著藏不住的興奮,畢竟這日後所居住的房屋對他來說可謂是前所未有的大....

在門前掛著一個木頭牌子,上面並沒有刻上任何文字....

真紗呼嘆了一口氣,抬頭看著這整間房屋....然後再轉身向他們四人介紹道

 「這就是你們日後的基地,也就是集公團間,請各位好好享受接下來的集公團生活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