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他們一起生活!!!!」

鋭里子一下子站起來一手大拍桌子極其吃驚,整個氣氛中都回蕩著鋭里子這一下大叫聲....

正安詳被撫摸着的龍寶寶被這一拍巨響嚇到從桌跳了下來。

香莉以及格也目定口呆,只瞪著眼睛說不出話來,坐在椅上有點徬徨失措...

「什..什麼?!....為什麼要?.....」香莉對這樣的安排感受到完全的不合理、不解...





面對大家的質問,里堂依然低著頭淡定倚靠在椅背上....

「嘛....其實我...有這個想法很久了.....但每一次想放手去做時...自己內心卻有一股力量拉自己回來,我終究是沒有這個決心....不過鋭里子不要誤會,我這樣做的原因不是想拋棄你、想撇開你...」

里堂整個身軀都發出了孤清的氣息...沉靜地去說出一言一語...

鋭里子瞳孔搖擺不定眼看着那低頭皺著眉頭,不敢面對著自己的那里堂的面孔

里堂大人......那..那既然是如此...到..到底原因是什麼,為甚麼要在毫無預兆下突然告知這事!!」 鋭里子似乎對這突如其來的決定停留在無法接受的階段





龍寶寶有點兒寂寞仰視着正不滿中的鋭里子.....走到她腳下用頭蹭着鋭里子的小腿... 

鋭里子低頭看見牠這楚楚可憐的樣子....眼神有少少變動,温順了起來...於是彎腰雙手抱起了牠「小滾滾....」龍寶寶臉上浮現出滿足的樣子...

香莉左手搭著右手,手心緊擁着那髮夾...也隨之開口說道 「里堂先生..對於拯救了我們性命以及提供我們生活居所,這好意我萬分感激....但..想借問一下,為什麼突然在這個時機拜託我們與鋭里子小姐一起生活。而且為什麼要挑選我們....若這是要補償回我們所欠閣下人情的話...我們也只好欣然接受。」

格也現時只好靜靜地站在一旁不打擾他們,雖然對里堂這唐突的決定又有些少不知如何是好,但此時此刻他也只好默默旁觀著...

里堂眼珠微微抖動着....似乎對自己的决定也感到疑慮....並直視着香莉格也語調緩慢說





「那個...先為你們致歉..香莉格也...還有恩榮先生..我也只能拿着救了你們的人情去進行拜托...這突然難為到你們實在不好意思....」

香莉向後微傾,向前提起雙手 「不..不要這樣說...」

「儘管我認識很多人..但這始終都是靠着城管長這名義下所得來的,說此言的意思就是想表達着自己對大多人都談不上有真正的交情..只是互相利用罷了...所以一直不太敢將鋭里子交託於他們照顧,至於為甚麼偏偏選擇了你們,我想香莉你是讓我感到最放心的人吧!..一得知是你,我就馬上再次產生那早已埋底的想法。從別人口中聽說再到第一次與香莉你相遇..就知道你是一個温柔、很會照顧人的人,也許我這樣自作主張確實有點輕慢..但從昨天那激戰過的痕跡也推斷出,就算希望微弱你也會拼死盡全力保護着村民..而且你們與鋭里子年齡相若,代溝自然更少,相處上自然也會容易些..也許這樣做出情感勒索實在不像樣,不過這完全是我内心裏的全話....這就是我全部想跟你交代的事。」

里堂說著說著途中,頭漸漸附下...似乎不敢與大家有眼神交流..

鋭里子身體一點一點抖動着...皺了一下眉頭氣色一沉,嘗試著用冷靜一點的語氣去問 「那個.....里堂大人..可以直視然後正面回答我的問題嗎?」

「嗚!!呀~呀~!! 此時的小北張開嘴喙,揮動著翅膀舞動着身軀,如同告訴著自己變得有點兒不耐煩,然後一下子飛出窗外....

小北這一下舉動打斷了正在被情感所耽誤著時間的里堂......里堂在這一刻也明白自己應該不要再拖下去.....不應該再被自己的懦弱、懼怕、猶豫的心態所拉扯著,於是他在這一刻下定決心帶着堅決的態度與鋭里子說出當中的原因

「對不起....在剛才說出那一番話後,就不知道為什麼抬不起頭正面對著你說話,不管在剛才到現在...我內心的依然是為自己這決定感到擔憂....」龍寶寶從鋭里子手掌心中在桌子上跑跳到香莉以及格也一旁..





「既然這樣的話....那為什麼...」鋭里子雙手握緊著拳頭...頭微微烏下向前傾...

「我並不能擅自斷定去說這一切都是為了你著想,這一切都是我的好意這麼傲慢的言語...但是鋭里子...你不能整輩子依賴着我,一直住在這屋簷下。雖然這樣可能想得太過遙遠....但鋭里子!對我來說你彷彿是我的女兒般,雖然與你相處不到一年....但這段期間,我只一直看到你待在同一個空間裏..說著同一樣的話..永遠帶著仇恨的心態去過著毫無樂趣的日子。我想我是時候開始放手了,讓你得到更良好的生長環境,不會一直被我限制著..所以我決定的籍著這一次去為你帶來更好的成長..」里堂並沒有絲毫的停頓,看來這次已經緊牢牢的捉住了他的決心

鋭里子搖了搖頭...不斷否認着...不是在否認着里堂,而是在否認着里堂所說的話「不...不是的....不要這樣拜託了里堂大人,這樣突然的道別我不同意啊!你有沒有站在我的立場去思考整件事啊!!」

空氣沉寂了一會兒.......鋭里子從剛才里堂的話語中也領悟到他的好意....對現在自己這樣別扭的行為也感到難為情....她調低語氣...垂下肩膀...

里堂大人....謝謝你這麼為我著想,也許你是對的....我自己那恰時間激動的情緒實在忍不住。但我....我還未有心理準備去這樣做.....但凡事先通知一下將來你會有這計劃也好吧!..這麼突然..我現在真的不知如何是好...」 

「真的..真的..非常抱歉....現在我唯一能做的事到時跟你說對不起....對不起因為我的懦弱而驅使到你要突然接受這事,對不起要你和毫不相識、沒有過任何交流的人渡過日子,對不起剛才我心裏也猶疑不定,對不起我完全無視了你的感情....鋭里子,也許現在你會非常怨恨我..我現在也同樣怨恨著自己....我一直思索著我要如何放手讓你出去才是最好的...這一份猶豫直至香莉格也恩榮來到時開始慢慢消退了..我就想到用這個契機去進行一個了斷,你們又剛好四人可以組成集公團
..集公團的福利也挺豐富,有不同任務可以解决到金錢的問題..而且也有定時會有活動參加,生活的問題已經可以完全解決,而且感覺這一切能都改變你的生活方式以及態度,一切都會變得更好...而不是跟着我這樣的大叔..經常執行一些危險的事,也沒有些少時間陪伴到你...我也不想連累你..說到尾.....我也只能夠跟你說...對不起鋭里子里堂非常真誠地說,堅定的眼神也漸漸令鋭里子安定起來..

在一旁觀望著的香莉格也,對他們兩人彼此的情感也不太理解...但憑著剛才的一言一語中,也感受到兩人對現時的狀況内心裏所浮現出的情感....





香莉看著眼前這兩人,自己的眼簾中漸漸浮現出自己與謝花的影子..但兩人的立場可謂是完全相反,香莉開始質疑著自己對謝花是否過份監控....是否讓她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會更幸福....

香莉的又再一次感到腦袋裏正微微地作痛....昨晚那一場悲劇又再一次浮現在她的眼窗中...她整個腦袋開始亂了起來......香莉重整了思緒,表面裝著完全沒有任何事發生....

鋭里子明白到里堂的用意,雖然對這突如其來的轉變心情還未完全平復,但她也已經無理由反駁了..

「不好意思呢....對每一位都...突然要撮合你們往後要一起生活,想必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們也許會在往後的日子產生意見上的不合、價值觀的不同...但相信我,鋭里子是一個待人友善很容易相處的人,香莉..拜託你了....還有格也以及恩榮先生....」

里堂雙手緊按著桌子主動低頭,拋下自尊只求着香莉以及各位

香莉看到這樣的場景,馬上難為情的提起手掌,左右搖擺着「請里堂先生不要這樣!身為城管長怎麼可以對著我們這些平民百姓這樣做!!....其實我們也不會介意,是嗎?格也」 

格也看著兩位的眼神並點了點頭 「對..對的!」 

「地位這些先
拋開來吧!我早就不在乎這些。這樣做主因只是想減輕自己的罪惡感...畢竟我為大家帶來了麻煩...非常感激你們接納鋭里子





里堂慢慢鬆一口氣...眼神與態度都開始放輕鬆,臉上再不是那愁皮苦臉的樣子..

「我們才是該感激那人!畢竟是里堂先生所拯救了我們....甚至給我們幾袋數值不少價錢的金幣,欠您的人情還很多呢!!」

香莉的這一番話,也令里堂徹底放心起來,在一旁默默無言的紅髮女僕凝視著正暢快交談著的兩人..

里堂轉後身過去,紅髮女僕迅速地看回直線....里堂起了身來,走到了一個長大木櫃前,並打開從裏小心翼翼地拿起了一把約60英寸的弓

這是一把金屬綠色的長弓,上面刻上了彎曲金色紋路以作點綴,前端的手握位是運用高級的軟木頭所打造,弓弦非常細小,由上到下,左至右都是由高級材料所製成的武器

里堂咽了一大口口水,深怕着握太緊會弄髒整把弓,但同時亦擔心握太鬆會一不小心掉下來,他就抱著介乎兩者之間的心情拿着此弓,走到鋭里子面前...用雙手輕輕遞給她..

鋭里子手輕微抖動地接下,她像木頭般站在原地愣住的看着里堂手上所拿著的東西,内心非常驚喜、激動、澎湃著....鋭里子是完全沒有預料到這東西居然出現在自己手上





「這是你幾個星期前嗎?..嘛~大概也是差不多的時間點啦!在一間武器店舖看中的弓,雖然與店舖的老闆也有些少交情,我也想藉此去看一下能不能買下來送給你....但..老闆說這是梅利馬家族所打造的武器,自然不是這麼好取得...
我也知道你在之前村莊内也訓練到一些弓箭射擊的底子,所以就花重金買下來想到了一個月後的生日送給你..但没想到這麼快就...」

里堂一點又一點的展露出不捨的面容....以愁緒的眼神看著鋭里子....鋭里子聽到這一番話後完全被感動到...這一刻一次爆發出心裏的情感,她強硬地忍着自己的淚水,終於露出了那甜美的笑容

「放心吧!!下次我們相見時,我鋭里子一定會變得更強的!好好看著吧!里堂大人!!」

里堂看見鋭里子的笑容後,輕輕閉上了眼睛嘴角慢慢揚起.....這一把弓除了是一把質素極高、非常強力的武器外,更重要的是象徵著鋭里子以及里堂兩人之間的情感..

香莉格也看見這麼溫馨的一刻,悲傷的心情也緩緩的消退了....龍寶寶也非常舒適的趴在桌上閉眼休息着...

「現在我可該出發了...耽誤了這麼多時間我真是的,現在好像已經開始部署好屠殺村莊的兵隊。不好意思呢!我也不清楚對於發生這些事詳細的內容,也只能將自己的揣測說出來,馬車、馬伕也準備好了..我現在是時候出發,再見!」

里堂馬上站起來,拿上掛在牆上的劍,劍柄以一種沉穩的金屬打造,呈鉑金色,以及上面鑲着一顆赤紅色的寶珠

每個人看著里堂的背影漸漸遠離著...女僕馬上來了一個九十度鞠躬,並說 「一路好走里堂大人..」

「再見了,里堂先生」香莉以及格也也站起來一同地說道別

鋭里子也站起身子,看著那熟悉的背景正要與自己離別,她緊抱著微笑大喊到 「下次再見了!!!!!下次一定會讓你看到不一樣的我!!!我生日時記得要到來啊!!!里堂大人!!!」

里堂回頭看著香莉格也微笑地說了聲 「再見!」並揮揮手,眼看著鋭里子 「一言為定!那再見了!孩子!!!」

里堂說完此話後便轉頭開門離開了這房子...

里堂先生人真好呢!..」格也看著被關上的門,口裏悄悄說着

「那..以後請多多指教了!!香莉小姐、格也還有...恩榮先生..」鋭里子向著兩位伸出雙手,香莉格也也欣然地伸出手與未來的夥伴握了個手

「多多指教了!既然大家都是同伴了,就不用叫什麼先生小姐啦!直接稱呼我們的名字吧!叫我小莉吧!這樣感覺挺親切的~好嗎
?鋭里子!」香莉非常友善納入了這個新同伴,兩人微笑相看。鋭里子點點頭 「好的!小莉!格也!」

砰!!! 樓上一下巨響打斷了他們的交流.....香莉格也、​鋭里子和女僕都被這一下迴響所招引,紛紛都抬頭向上望...

「心臟大跳了一下呢!看來是你們的同..不..是恩榮...這一下巨響到底怎麼了?....」鋭里子抬起
頭看著大家,並表露出有點兒擔心的表情..​


香莉格也、​鋭里子三人都走上去想一看究竟,香莉顯然是最擔心的一位,非常迅速地踏起腳步走進剛才一直待著的房間裏...

香莉打開門一看.....只看見着恩榮悄然默默靠著一片龐大的玻璃窗,看著眼前的景色.....

香莉以及格也都走了上前...格也感覺有點不妥便開口問道 「..恩榮哥哥..怎麼了?」

恩榮看到這熟悉的聲音呼叫著自己的名字時,便轉頭回向看著他們.....恩榮怔怔的盯著格也....格也有點不自在問道

「怎麼突然...盯著我...恩榮哥哥?...」恩榮挑了挑眉...接著臉上掛上了微微的笑容...搔了搔頭

「啊~...沒什麼特別呀!.....只是突然被你叫對了名字,對這有點驚奇而已...」眾人在這一刻向著面前那個如舊掛著笑容開朗的男孩...反而開始變得有點陌生....

香莉再走近了恩榮,放大瞳孔仔細地看著他.....恩榮非常自然地往後縮了一步...整個人變得些少緊張...

「怎..怎麼了嗎?...小莉...突然用這個眼光看著我可有點不習慣...」恩榮仍然地用那以往歡樂的語氣說....香莉看了看他的額頭,發現到有瘀腫的情況...

香莉直接快速推理到恩榮剛才所做的事,用額頭撞向玻璃牆..用這一下子的疼痛感消除那正要崩潰的心理狀態....

香莉呼了一口氣....她皺了皺眼眉.... 「呼....嗯..等一會兒再說...那個...剛才我們與里堂先生交談了一陣,内容還算頗多的...而且​鋭里子,那就是這少女日後會跟我們一同生活....」

香莉提起來向恩榮介紹著鋭里子,恩榮香莉身子後看一看,鋭里子也禮貌地走上前來進行自我介紹 「你好...恩榮,我的姓名是時貞•鋭里子,日後也拜託你們了...」

「哦~你好..鋭里子....我姓名為光英恩榮,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還有之前的事..對不起了,那時的我抑制不住自己的衝動...」恩榮開朗地接着鋭里子的話,並主動向她友好地握了個手

香莉看出了一點恩榮的端倪,但卻若無其事地非常平凡的叫恩榮下樓來 「先下來吧!...我們也要離開這裏了,畢竟不能麻煩着人家...」

「哦!是的小莉!」恩榮非常之自然地與香莉答話著,並聽從著香莉一步一步走出這個房間....這一種自然令格也鋭里子感到非常不自然

他們倆由看著正在崩潰的恩榮,過了十幾分鐘後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轉變...格也看著恩榮那走出房間的背影,儘管與剛才的里堂一樣同樣擺著笑臉,但背影給人的感覺卻截然不同....但格也卻說不出這種感覺....

格也鋭里子只好默默地跟上腳步....走出了這恩榮一直待著的房間........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