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到底怎麼又回到這裏了!!!!!我們被困了嗎!!!????」

莊浩沉著應戰,他往右方看看確保着恩榮的安全....雙手與往時不一,這一次他提起了防備心,再不是擺出那高傲的姿態

整個空間都妖異地輕淡閃爍着.... 哩哩囉囉~~哩哩囉囉~~~........................

整個房間開始彌漫著淡淡的、一絲又一絲的粉紅色霧氣.....莊浩挺起心胸..兢兢業業一步一步的試探著周圍的環境....

兩人一而再,再而三不怕死的繼續行走着....途中恩榮也嘗試著冷靜,畢竟他也不想自己繼續帶來麻煩....但正是這一份抑制,逐步導致恩榮精神變得不振





他眼神開始變得飄忽...對所有事情都變得不上心,焦慮感逐漸湧上腦袋中,他的那一份惹人討厭的懦弱一面再一次的表露了出來

恩榮...你要支撐住啊!!...這裏不可怕的!這裏不可怕的!呼~....你可以的 他不斷以類似的說話,在內心中為自己打氣著

「這是幻象?感覺有人在這地方動了手腳,導致我們面臨現在這一刻的困境..」莊浩忽然停下腳步,為恩榮解說著

「又是...什麼古怪法術嗎?...這些奇怪事了....為什麼每次都發生在我身上.....」恩榮垂頭喪氣,他咬緊着嘴唇....似乎正為着什麼而氣憤着
並不是因為被困而走不出氣憤着。是因為每次發生任何事時,自己永遠都是無能為力,沒有自己的存在也能順利地解決而氣憤着,他深怕著這一次亦是如此。他又再一次打回到起點.....

不!!給自己一點信心!!!不要忘記小莉所說的...不能否定著自身的價值!你可以的恩榮!!





對!!.....我可以的....不能只永遠拖累著..不要給那大叔看扁!!!!.. 恩榮眼神逐漸改變..在心的每一句說話都在激勵著自己


恩榮回想起起初那經歷雷同的輕小說《異世界戰記》,那位男主角的毅力,最終踏上了英雄之路,成為了眾人仰望的神話人物。而恩榮在這一刻亦朝著英雄的方向  就以成為英雄這一目標進發吧!人們都做到為什麼我就只能一直在做縮頭烏龜啊!!!

莊浩以微妙的眼神看著恩榮,他彷彿能完全解讀到恩榮目前那內心的狀態....他正視着恩榮,停頓了一會...

...

滴答~.... 一滴小水點輕輕的滴下......





「我一定會成為世界第一的常劍聖!!哈哈~」 一把年幼的聲音從莊浩腦海中浮出...這正是他小時候的自己,約十歲...


「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你這麼弱小的身子,想在這亂世中生存也艱難得很了!!!還想成為常劍聖嗎!!??恐怕連你連到森林都怕得如老鼠一樣!!」一句有一句如他年紀一樣小孩的嘲笑聲音,充斥在他耳邊中

嘰~........我一定會的.....走著瞧吧! 忿忿不平的莊浩,在心裏抱持著不屈的態度,他想著終有一日會給他們見識到他厲害的



「噓~..噓!!!唏~~啊!!~~~~」 莊浩正跟隨著一位老師傅學習著武功....莊浩流著汗,辛苦的背著幾十公斤重的米,行走在山坡中

老師傅一身披著白長袍,滿臉留著白鬍鬚....他輕摸着下巴下的鬚子....一步一步帶領著莊浩在這崎嶇不平的山坡中步履著

「啊!!!!~~~哎哎呀!!!~~~....」莊浩噗的一聲,整個人直接倒下來,被重重的一代米緊緊壓著....





師傅連忙地走上前一手拿起那幾十公斤重米,並將它輕輕放到一旁 「没事吧!!小子!!!!」

莊浩此時很想大哭一番...但是他堅強的忍住了淚水....很勉強的露出了笑容 「没事的!!師傅!!!我還可以的!!!!對嗎!!??」

師傅輕聲微笑著...接著輕輕撫著莊浩的頭頂 「你可以的!我的小孩子!!!繼續往前吧!只要努力一切都能更好的!!接下來還有氣力嗎?」師傅露出了慈祥的微笑,俯視著還小的莊浩

莊浩
看著師傅那彷彿對自己充滿著希望的眼神,他自己心裏也燃燒起了希望 「嗯!!!!我可以的!!!!!呼!!!!!繼續前進吧!!!!!!!!!!我絕對能拿著這重到快死的米到達那一頭的」

話雖如此莊浩走了一段時間又倒下...走了一段時間又再一次倒下.....他不斷的失敗也曾有想放棄的念頭,但他每一次正想放棄之際...想起了那一句 "繼續往前吧!只要努力一切都能更好的!!" 他也會再一次挺起身子往前繼續奮走着

"繼續往前吧!只要努力一切都能更好的!!"

就這樣訓練了一個月....莊浩每一天都槓着身子,不屈的進行了各項鍛鍊....只務求着成為常劍聖,從小就憧憬的目標.....





一天又一天的....一天又一天的.....一天又一天的..... 儘管辛苦,但他也沒有放棄的念頭.....

一個月後......在一個沉沉的晝夜,莊浩以​地上撿到的小樹枝,在自己的小房間裏絞盡腦汁去將此拼成一把小木劍.....

正當他想興高采烈的想跑到父親面前展露著自己的製成品時....他隱隱約約的從客廳裏聽到師傅以及自己父親正討論著,有關於自己的事兒

他父親正跪著向老師傅哀求着「拜託了!!師傅!!!我的孩子真的有心想學常派劍術的!!!求求你了!!再待多一個月我的孩子保證能達到你所理想的要求!!不然我再多付五十比克!!!求求你了!!求求你了!!梅松師傅!!」

但很遺憾的梅松師傅並不領情 「很遺憾呢!~...恕我直言...你的孩子對劍術可謂是一竅不通,完全沒有潛質可言,這幾個月中,訓練了他的靈敏、思考、速度、力量乃至連最基本的體力也達不到水準...作為父親的你我也勸告著希望你也不要再多加託付給你的孩子了....在這一個月的觀察下,他顯然是對劍術甚至是武功這東西沒有天分的..對他來說這也只是一個不切實際的夢想,你也趁現在盡早把他拉回現實吧!....這一個月感謝你們的照顧了」

莊浩躲在樓梯背後竊聽著他們倆的對話....他忍着悲痛.....緊握著手上的那一把自製木劍.....一個勁跑回到房間裏.....

這一刻的他從自己所崇拜的師傅口中聽到這一句後,整個心靈是多麼的崩潰......他很不忿...真的很不忿......他趴到了床上...忍着淚水.......這一刻他明白,世界上不是如他所願什麼事都是必然的

他討厭着...​他討厭着那給予他假希望的師傅....但他更討厭着是那一個被蒙在鼓裡,天真愚蠢的自己.....





莊浩走回客廳...看著師傅離開的背影...再看著父親痛苦的眼神.....他低下了頭,只默默的說了一句 
「父親!.....我不會放棄的!!.....」


滴答~.......................

呵~這小子散發著似曾相識的感覺呢...儘管自身的能力不足,也要勉強撐著...心裏總抱著一種信念...但到頭來得來的也只是一個空...也難怪一開始遇到他時有一種排斥感... 莊浩看著如同自己小時候縮影的恩榮

「所以...現在要..可以怎麼辦..?」恩榮嘗試冷靜,務求能與莊浩尋求方法解決這事...

「没有外人能幫助就只好靠自己了..笨蛋!...」莊浩四周觀察著,並向如同有自己影子的恩榮道出了這一句說話

「笨蛋!!...這時候還想來找架來吵嗎??!!你這傲慢的大叔」恩榮彰著在意在被說為笨蛋這一字眼上





莊浩再一次正視着恩榮,他露出鄙夷的眼神沉住了一口氣,輕輕道出 「不..我沒有在刁難你的意思....等等!你還敢說我是大叔嗎????!!!!真的是不怕孤獨困在這裏呀!」

「喂!!!是你自己挑起這場舌戰之爭的!!還有誰會不怕孤獨啊!!我..我一定!!絕對會逃出找到這地方的方法的!!!!」恩榮逐漸激將起他的決心,現時他的氣息顯然地而前一刻有所不同,儘管這是勉強鼓著氣裝出來的,這也已經足夠厲害了


莊浩再一次停頓了一會兒,面容表露著著不明顯的訝異....接著輕輕的微笑了一聲 「哼~....現在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找出施放出這幻象的王八蛋!」

莊浩内心平靜了一會兒... 滴答~.......................一滴小水點再一次輕輕的滴下...... 

哈~這傢伙顯明的更堅強,儘管會表露出怯懦的一面,但最後也會堅挺起來正視着眼前,看來是我太自以為是了!恩榮

...


啪啪啪喇喇喇!!!!!!!!!!!!~~~~~...... 一隻又一隻正想靠近​與格也的怪物,都一一被​一個拳頭瞬間打成粉末

「呼!!~..呼~...」正喘著氣,看來這麼多怪物的襲來消耗了極大量的體力...

格也則只是躲在的身後,觀望著這一場肉體爆破盛宴....儘管格也嘗試走上前幫忙,但最後也是被所阻止

「那個!先生~....接下來就交給我吧!!!!」格也擔心著消耗了大量體力的爆,卻永遠聽起那笑容說着 「你就站在我身後,確保自己的安全就好了~前面的所有就交由我來表演吧!!哈哈哈哈!!!!!」

格也正為而牽掛着....他能感受到與那一開始發自真心的笑不同
,現在的只是為求格也的安心而刻意擠出來的微笑....

繼續緊提着那兩個重重的拳套,繼續往前斬妖除魔...格也永遠的只能跟隨在他身後....

「救..救救...我.......」一把浮泛帶著玄虛的一道聲音,從​前方黑暗的一片裏傳出....格也瞬間提起了防備心,冷靜地一步一步踏前

一個幼小的身影從漆黑中漸漸淡出....正正處於迷惘中,看著一個如同陌生小孩的求救,不知為何心裏很想伸出援手,拯救著他

這身影變得越來越清晰,他身體矮小,根本就是一個小孩子,他正垂頭喪氣哀哭著....他有如同人類般的肉體,身體充斥著滿滿的傷痕.....而一如既往的周圍散發著粉紅色煙霧

「嗚..嗚....有誰能救救我..嗚..嗚......求求你.....誰..都可以......嗚~...」他一直的在哭泣著,非常的淒慘

整個人都只專注於這詭異的小孩身上....的憐憫心一直的在推動著他,他一步又一步的走前....帶着憐憫的眼神看著他

「你.........還好嗎??.....」道出了善意的一句說話,小孩抬起了頭看着他.....他擺着楚楚可憐的眼神凝視着格也也正只注視於那奇怪的小孩身上

小孩眼神開始飄向格也....整個空間寧靜了幾秒....小孩整個面容變得慌張,手不停顫抖,微微的提起來並指著後方.... 「那...那個.....」正疑惑地解讀著小孩的意思

「哇!!!!!啊!!!!!!!!!!!!~~~~~~~~~~...............」後方突然傳來了一下的尖叫聲.....這聲音並越來越遠......

一下子回過神來...趕急往後一看,只見後方空無一人......匆匆的往後走,眼神向四周環視着幾步......只見周圍只剩下空曠的隧道

心裏十萬個不妙,他心驚肉跳....眼睛逐漸變得無神

「那捲毛小子....去哪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