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捲毛小子....去哪了..............................................」

....

内心處於壓抑狀態,他拚命的想保持冷靜,並不停的叫道

「喂!!!!..........啊~..喂喂喂喂喂喂!!!!不要跟我開玩笑啊!!!!!!!!!!!喂喂喂喂喂喂喂喂喂喂喂喂!!!!!!!!!」揚起手瘋狂地叫喊着

「啊..嗚....」一旁的小孩微微垂下頭,似乎也對此事感到非常失落...





轉頭只注目於小孩身上.....現在的情緒起伏非常不穩,内心一股内心一股憤恨一湧而上,漸漸的漸漸的.......開始喪失了理智

他一大步一大步走上前.. 咚隆!!!!咚隆!!!!!咚隆!!!!!! 他每一步都踏得非常用力,整個氣勢都有所轉變,他握緊著拳頭凝視著眼前那位看似無辜的小孩

小孩很明顯直接被這氣勢所嚇倒,非常微弱的一點一點縮後,他搖著頭,無辜的眼神再一次展現出來,但這樣的舉動反而令的怒氣加倍

兩人的對視中....此時此刻停頓了幾秒...他嘗試冷靜着 「是你..特意分散我的注意力嗎?!!....」

這一句話直接打進小孩的心裏,一層又一層的恐懼感慢慢堆積而上,小孩開始瘋狂的搖手搖頭,他似乎被嚇得說不出話來





這一份壓迫感不要說是小孩,可能連大人也對此感受到畏縮

充滿著悔恨.....他提起了右手.....並使勁一下子揮向...當他立定揮下這一秒中,腦海閃過了無數個畫面

一位身體孱弱、天真可愛的男孩...................一個泥漿怪物................以及滿地都是血的草地.......

啪嘩..嘩............................................ 一堆又一堆的肉醬飛濺到滿地......垂下頭僵持著這動作,小孩就這樣四散濺飛

萬般的內疚..他挑著眼眉....開始眼泛淚光輕輕沉言著 「這次....沒有再一次打錯人吧?......」





...


蹦!!呯!!!!!​蹦​蹦​蹦​蹦呯呯呯呯呯~~~嘩啦啦!!!!!!!!!!!!!!!

一塊又一塊的巨石落下,整個環境都變得破碎不堪,鋭里子惠口拼命地逃命中....數萬隻觸手逐漸靠近他們

惠口左思右想左望右望..苦惱著目前的狀況,她看到右邊牆壁上有個小破洞,便立馬停下腳步,被拉著的鋭里子也同樣地同樣地止步下來 

惠口指着這小洞並點著頭,鋭里子一瞬間就領悟到惠口的意思,但她依然沒有行動,她看著自己的身軀 「真的可以嗎?....」

「哼哼!!!」惠口瘋狂拍著她的背,呼叫她趕緊前進,鋭里子看見後邊的觸手軍團漸步走近,她也開始有所動作,她趴了下來,盡量縮小自己的體型,往前爬著...

「觸手的確只從後面襲擊而來,往其他方向逃離也許可以避開這直撞過來的鬼東西,但這樣亂走可以嗎?....要是迷失在這鬼地方可怎麼辦.....」





鋭里子一邊爬走一邊嘮叨着,話雖如此,但她也乖乖地聽從指令從這洞裏鑽出去

蹦!!!!!!呯!!!!!​!!!! 碎石一個一個落下,完全沒有給予她們一絲的等待....鋭里子非常盡力地爬着,而惠口則急急忙地等待著鋭里子

「呼~」鋭里子順利地爬出這細小狹窄的小洞.... (蹦!!!!!!呯!!!!!​!!!!

蹦!!!!!!呯!!!!!蹦​蹦呯!!!​!!!!!!!!!!!!!!!!!!! 一塊塊碎石以及觸手就要觸及到惠口時....惠口往着洞口一個直線迴旋轉,直接穿過了這窄小的空間,手上的火把也神奇地完全沒有熄滅的跡象

兩人直接順利地通過了這一洞口,暫時化解了危機。鋭里子再一次目定口呆地望著惠口......
 
惠口拍拍身子並向鋭里子給了一個大拇指,接着皺眉看著地圖.......幾秒後放棄了,地圖這不可靠的東西,直接將它放回袋子裡

惠口慢慢開始摸著牆壁走前,緩步地繼續前進著...鋭里子呆看了幾秒....接著跟著她漫無目的的往前

鋭里子此時尷尷尬尬的,似乎想開口說些什麼.... 「那..那個....惠口小姐....有些事想問你一下的....」





惠口繼續往前看著,並一路點點頭,彷彿叫著 "說吧!" 一樣......鋭里子皺起了眉頭,輕輕摸了摸鼻子...深呼吸了一下...... 「呼~..」

惠口小姐....呼...你曾經是西方的大型犯罪組織...的..一員嗎?.....」

惠口愣住了一陣...她停下了腳步,緩慢的轉了轉頭,眼神甚是驚訝......她的面容仿如表達著 "你是怎麼知道!!!" 的樣子........不過很快地惠口一下子平靜了下來

鋭里子看見這寧靜的氛圍,馬上開始變得緊張並道歉着「啊!~我這樣說並沒有什麼..抱有惡意....啊!~....抱歉對你說出如此無禮的話.....」

惠口垂低頭,靜靜地的拿起了筆和紙寫着,然後舉起這小紙條,用以表達著她的意思 "嗯~對的!之前我在組織是擔任間諜的,總是負責做些潛入、打好關係等骯髒事,但這些都是過去的事了,也没什麼值得提起。我比較好奇鋭里子你是怎麼發現的?"

鋭里子目過紙條,深思熟慮後一會.... 「啊呵呵~...唉~...這也只是我從書籍上看到一些關於這組織的武器......與惠口你使用的很類近.......嗯.....很不確定地推斷出來的.....」鋭里子好像有話卻說不出....

惠口洞察到這樣的狀況後...看了看她手上拿著的各類武器....輕輕閉上眼一會....回想起一些她的舊事......





一個如同家人融洽相處的四人小隊,會一起共進每一餐、會分享著自己生活上的鎖碎事、會共同進退........她再看著如她往前的狀況雷同的鋭里子

回想完畢後,惠口突然低頭再一次寫著 "說來我還沒正式感謝我現在所身處的集公團道個謝呢!是全知他們給予我一個新的機會!"......惠口注視著鋭里子,看到情緒不太穩定的她,出自於關心地寫着向她問道

"鋭里子?你還好嗎?臉色不是太好啊!你是否逼得自己太緊了?" 鋭里子看了這段文字後,立馬挽回神情,搖搖頭微笑以對.....

「我沒什麼大礙啦…可能是這糟糕的環境所致吧!!哈哈!!!!感謝關心…....」惠口其實也注意到鋭里子的情緒逐漸不穩,似乎心底裏有些話想說....而惠口選擇裝作看不見繼續往前走,從而去試探著鋭里子

鋭里子看着正要走離的惠口,她呆了一會...想着..................

而最終她也鼓起了勇氣向惠口發問道「唉~..那個…你當時當著間諜這污穢的身份時…是抱著甚麼感覺的….想必也不太好受吧!....當著被萬人唾棄的角色...又有..什麼轉折改變到現在的你…?…........啊~…我這樣一直追問是否有點煩啊~哈哈~….」

惠口嘆了口氣,擺出了無奈的神情,接著又再一次低頭慢慢寫著,這一次寫得有點久.....接著再頭往上看回鋭里子,停頓了一下,便一下子遞向了鋭里子的眼前,鋭里子呆了一陣並看著眼前的文字一一地讀著...

「起初…我也抱著毫無感情的態度去行事的..畢竟從小就如此….都被那幫組織控制着。但當我一次執行任務時,遇上了真正在乎真正愛著的一班人後,感情開始有些少動搖…我清醒著,但卻迷惘著。我知道著這一齊都是虛假的,但…每次回想開與那幫人共渡患難的時光….我感受前所未有的感覺…心底上飄著一層層的溫暖….當下的我真的不知所措…我開始懷疑着自己到底是一個什麼的東西。我不明白自己要存在著…我是一個只服從別人的工具,只是一個為別人而生的物品?我不明白…於是我開始逃了出去,去一個遙遠陌生的地方..…但這一片茫茫沒有終點的道路,如同我當時的人生一樣….直到某一天,我遇上了全知一眾人後,他們六人的生活模式,讓我再一次找回到能令我真正感受到開心的感覺。這一次…我真正明白著我自身的想法,再不是只服從於他人,我再一次感受到真正活著的感覺,那由自己掌控的甜美人生。我不會拋下過去,亦不會停留於過去…我會好好欣賞着自己的所有…這是我目前的人生態度!!」





"啊~有點扯遠呢!說出來真害羞~ ( ≧Д≦)" 惠口眼睛飄忽著,臉紅耳赤中舉着寫著此文字的字條,這樣可愛的舉動不禁令鋭里子瞬間挽回了笑容

「有什麼所謂!樂於分享自己又不是一件壞事嘛!!啊~!哈哈!!!!」鋭里子再一次回到那笑容滿面的樣子.......看來是這一番話打動了她一直埋藏在內心中的感受....

兩人也邊走邊笑談著........直至兩人到了一個墓地前.........


格也緩緩的張開眼睛....「啊...嗯....呼呼~.......發生什麼事了........啊痛!!!!~...」格也以手緊緊按著那瘀傷了的右膝蓋......

格也回復了神髓,漸次往周圍的環境巡視着.......他一看再看....但一切都非常漆黑,格也手上的火把以及地圖都已經不見了.....「這.....這裏是哪裏!!?????......」格也開始逐漸感受到迷惘...在一個完全毫無認知黑暗的地方,獨自一人待著....突如其來身上湧上一種恐懼

吱~~~~.....嘣~嘣~....... 在格也一旁傳來了些小動靜.....慢慢的..慢慢的....正靠近着格也,格也好奇心驅使下非常想轉身往後一看究竟,但他的內心深處拼命地阻止著他.....他對此感到非常膽寒....

噗!~.... 一個突如其來的擁抱緊牢牢的擁著格也那細小的身軀.....格也在這一瞬間中,心深被這一下突如其來的接觸所嚇倒.....但幾秒後,格也卻平靜了下來

這纖幼白滑的隻手,帶著小肚子的身體.....都十分的冰冷......但給格也的感覺卻十分溫暖.....格也輕輕以左手住肩膊方向旁旁碰一碰試探著那溫暖的手...

「我可愛兒子...」格也背後傳來了如同母親般溫柔的聲線,格也也非常自然地回答著 「媽..媽?...」

漸漸一些光芒沿着牆壁延伸了過來,似乎是某些能夠發光的小昆蟲,慢慢地這裏開始散發著一絲絲可見的小光芒.....

格也其實深知著這不是他真正的母親....但他卻依然不想放開這手,想永遠保持著這一刻......畢竟此刻他體味到只有以前才能感受到那般的溫暖

「對~...我是你的媽媽~我是你永遠著乎你的媽媽~.....」背後所傳來的聲音永遠都是溫柔甜美的

格也漸漸低下頭...他一言不苟.....接着一個轉身.....這一次換他牢固地擁貼著面前他那有如母親角色存在的陌生人.....他流著淚大哭着,這一刻他就像個小孩一樣..不.....他就是一個小孩........

「嗚!!~~~.....嗚!!!!!~~~~媽媽我很想你啊!!!~~不要再離開我了!!!!求求你!!!!!不要再離開我了!!!!!沒有你的世界....我真的..我真的!!!!很迷惘!!!!!」

她也被這下所嘩然到.....低頭看著格也那哭臉.....接著擺出了一個幸福的笑容低頭看著格也

格也
仰視着這人....她有修長的眼睫毛、圓滾滾親切有愛的眼睛、一梳散亂黑漆漆的長髮、一塊蒼白的臉孔.......兩人正互望當中...儘管兩人之前毫不認識彼此,但兩人之間卻傳出來親切感....

「我們就這樣互抱着,一起談笑著。猶如一對母子般好不好?..」她輕輕歪著頭,露出親切的笑容,試圖將格也永遠留着

這不是你的母親!!快點殺了她!!!她會危害你安全的!!!! 就在這一刻格也腦裏突然傳來一把陌生的聲音......

殺..殺了她?...不...不....她人很好....為什麼要殺害一個好人!而且..她能給我一種母親的溫暖!  格也也在腦海中反駁著這奇怪的聲音....

不要被他所騙倒啊!!!白痴!!!!你就不能洞察到這一切是多麼的荒謬嗎??!!她明顯是在設置陷阱給你呀!! 

陷..陷阱??....是這樣嗎?...不是吧!....騙倒我又有什麼好處呀!.....

啊~你這笨蛋!!!!這世界很多的行動都不需任何理由的,一切都僅是滿足於自己內心罷了!!

就這樣格也在心裏兩把的聲音充斥著完全相反的意見....他正處於非常掙扎當中.....他又再一次墮入了迷惘....


香莉全知正在這深黑的長廊中走著,兩人正靠著牆壁行走著。這也更方便香莉燃點著牆壁上的火炬...
「呐~...全知.....我究竟有什麼....需要注意的.......才能不令恩榮受傷,恩榮又怎樣才能不干預那些會導致他處於危險的事.....這一切都很模糊呢!....」香莉一邊專注於擴展著視線,一邊問着....

但幾秒後仍然沒有人回答著香莉....

全知??」香莉正疑惑中回頭後只見全知雙手插著袋,靠著在牆壁當中....似乎正處於熟睡當中.....香莉摸不著頭腦上前拍一拍他的背部.......

全知似乎被這一下接觸喚醒,回神過來後轉頭回望著香莉「啊~....呼....不好意思最近有點兒疲勞呢~....」

在這場合中心到底是怎麼睡著的..... 香莉無奈之下在心中吐槽著,接著開口說 「别搞累自己身體啦~最近都在忙什麼呀~...」

「呼~....忙又不是最近的事了....大概是有關於集公團的事啊......」全知只靜靜地回答著,他依然保持著一貫那懶庸庸的語氣.....


香莉以歡笑去進行回答..「哈哈~你的隊友們每個都這麼有個性~生活也挺有趣的吧!」

全知瞄了幾眼香莉,嘆了一口氣「呼~....有些說的確是眼看美好,但實際上卻與幻想完全相反呢....當中所產生的煩惱可比你想像中來得還要多.....」

「哈~哈~這樣說一說也沒錯啦~...........其實最近我也有些事挂着心的.......很多的事...」不久後..香莉卻難得地向全知袒露著埋藏於深處自己内心的話


「呼..是嗎?...分享來聽聽吧~..呼....難得有位智者擺出這樣的表情,肯定在煩惱著什麼大事....」全知洞悉到香莉的心情後,並輕輕幽默地說

「什麼智者呀~刻意搞到我這麼難為情!我的智慧可遠遠不及你啊!真正的智者!~......................哈~.....大概主因都是圍繞在那一場悲劇當中的........」香莉漸漸低下了頭...按著自己的心胸.....

「你還停留於那一夜嗎?....也是..畢竟那裏每一位都是你心中重要的一人吧!...這麼突然的離別..相信誰都不會好受,但這樣也只能繼續前進,畢竟人們對生離死別這些事也無可奈何....呼....」全知說完後,便看著香莉,傾聽著她的一言一語

香莉娓娓道出自己的心聲「也未至於你所說的那樣啦~哈哈!~.........嗯......我感覺著自己...在那一晚中..記憶很不清晰,這是我腦部的防衛機能嗎?....我真的不清楚。我只知道當時的畫面很模糊..斷斷續續的......我感覺自己知道某些重要的事而忘記了...」


「......呼....這種痛苦我也明白的....有時候記憶會自動過濾你不開心的回憶,只令你停留於快樂當中...只務求你的人生中剩下正面的心情。這真的很令人可恨,因為你無法責怪他人,一切都是你自己所做的,你想知曉着一切,但你自己卻不允許................呼..不說太多了.....放心吧!....這一切都是因於你將所有東西放在心上,形成一種負擔,你再休息多會吧!很快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很快你再不會為此感到憂慮.....」全知給予了一個安慰,慢慢的令香莉心情平穩下來.....

香莉微笑心籍安慰地說着「嗯...真的.....你真的...很厲害呢~全知..簡直是人如其名!...呵~...」

就這樣兩人繼續行走於這隧道當中...但神奇的是,他們到現在依然沒有遇見過任何怪物以及危機....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