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糕!!這是一個陷阱!!!!」

整個空間逐漸步入黑暗,整個環境暗淡無光,不論是牆壁、地面、天空附近整個位置都被這漆黑的神秘能量所包圍...

恩榮眼裏再一次變得無彩,只剩下漆黑一片......現時整個空間可謂是混沌一團,恩榮以及香莉甚至已經開始分不清他們到底處於哪個位置裏,整個人都失去了方向感....

「果然...小莉的懷疑是正確的...這的確是.....」 恩榮現時整個身子都動彈不得,只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切的變化,只默默自語着

他感受到無窮無盡的恐懼,腦裏永遠只往著極端的方向思考着... 不..不....不要再發生了....





然後轉頭往後拼命地敲打著黑色的牆壁,不斷奮力掙扎著並大叫道 「救命呀!!救命呀!!格也鋭里子!!!巡邏兵呢!!!」

儘管恩榮用盡全力、放大喉嚨不斷的想逃離這沒有光明的空間,但卻毫無反應......

香莉大驚失色看着周圍的環境再看一看恩榮,一緊牙關手中緊緊握著腰帶....看回眼前那倆心想著 可惡...這不是流術,更不可能是法術...那答案也只有負解力量....但...難道這個計劃還在執行中嗎?...可惡..一切都歸於那老傢伙的錯。總而言之現在一定要找出到底是誰是施放這個空間的....這樣才能得到反抗的機會,但赤手空拳也不是辦法,我一直掛在腰間的劍,到底在什麼時候...為什麼我能沒有察覺到,整個情況都很棘手呢!而且還要顧及恩榮....

得意的大大擊個掌,看了幾眼那懦弱無能的男子笑言 「嘻嘻!這個表情才對嘛~~哼!聽好了!我們的目的並不是想傷害你們...現在只要乖乖不動,聽從我們的命令!保證不會傷害到你們任何一點毛髮。若你們不想使用強硬手段的話,那這是最後一次的提問,乖乖聽話跟我們回瑪回城嗎?」

恩榮看著眼前嘲笑著自己無能的兩人,他低著頭不斷的在腦裏告訴著自己 不能這樣....不能這樣​....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香莉在腦海裏想快速思考接下來所應應對的策略 的確....在手無寸鐵的情況下就算能找到施放出這空間的人,不一定能夠戰勝他...也不排除另個人也有負能解放的能力,他們也應該有相關我和恩榮的情報。現在怎麼看我們都處於劣勢之中,但我必須履行承諾要好好保護着恩榮,並讓他平安的離開這個世界.....現在最好的選擇可能真的是聽取他們的意見....反抗的話可有機會能一帶來更糟的結果...

陰險的笑着,並笑得越來越興奮,似乎對整個行動都相當滿意 「也沒有這麼難吧!!寶寶!哈哈!!父親大人交給我們果然是對的!!」「好耶!!好耶!!一定能讓父親大人心懷滿足的!!」

「父..父親大人!?....」 香莉從口風不緊的他們攝取到情報,並不停的開始思考著...

似乎也意識到自己一不小心透露出某些事,並想馬上補救 「不不不不不!!!!我們什麼都沒說!!!我們什麼都沒說!!!我們什麼都沒說!!!!」「你聽錯了!你絕對聽錯了!是..是虎金大銀!!」

香莉從他們那慌張的表情就已經明白到這將會是一個重要的情報,便想從中靠他們那管不住的口去套消息





先生和小姐們,到瑪回城後有甚麼大概的內容需要我們做的嗎?」

以及自知道自己說出了不應講出來的話,現在一直避免與香莉進行對答「這..這與你無關吧!!..你..不需要知道這麼多!!!」「對對對!!相信你們也不想我們動用武力吧!現在只要乖乖地按照我們的意思去做就好了!」

嗯!應該不會出錯的,他們上頭應該命令過要活捉我們回去,不能加害我們分毫,相信他們也沒有這個膽子去這樣做。不過既然他們使出包圍恩榮與我的負解力量,自然也應該有什麼應對方法去捉走我們..再這樣拖下去也有機會出現危機.... 香莉想了想後並刻意拉高自己的語氣,想藉著這嘲諷的態度去激將面前的兩人「但要求我們這倆懵然不知的人到一個陌生的地方,總該說過理由吧!你們這樣的遊說方式可是一個錯誤示範呢!」

「啊!~啊!....你!!」 正有意說出一些話時,一只手伸到他面前打斷了的發言。沉言不語阻止了楊,楊眼見這狀況後也收起自己的言論,似乎已經意識到自己說多錯多的個性...

以及一同將自己的食指輕輕地放在自己的鼻子上,並且稍微前用著眯眯眼與香莉恩榮對望,彷彿在戲謔他們...

恩榮不停地思索著自己所能做的事 不能站在原地軟弱下去...必須要為小莉做點什麼...我要一口氣跑上前撃倒他們嗎?他們的年紀應該比我還少吧!...喂喂喂我在想什麼,能召喚到這大規模的黑色物體的人我怎麼可能打得過呀!這又是什麼流術絕招嗎?........不能再給小莉麻煩了,到底可以怎麼辦

自知道自己無能為力的恩榮不斷在苦惱著,他低頭沉靜了一會兒........

突然一下子衝往後,用肩膀撞向隻烏黑的牆壁上並一直大喊向外求救 「格也!!!鋭里子!!!!我們被他們倆陷害了!!他們是壞人,想捉我們走!!!!」





恩榮認為現在唯一能所做到的事就是拼命地向外面呼叫,務求能將自己的話語向外傳輸,雖然自己搞不清楚現在的狀況,但他唯一就是能這樣做了....

恩榮..」香莉看著眼前這正拼命不想放棄的男人,她也認為自己不能這樣坐以待斃

「別再做這些無謂的抵抗了!!嘻嘻!!!這個空間可是完全封閉的,聲音是完全不能導外的,現時整個空間是完全與外面隔絕的,基本上不可能有人能打破這個無堅不摧的隔膜!!!哈哈!!!」

叉著腰正驕傲的說道,香莉看著這正大笑的楊,似乎冒出了點頭緒....

恩榮被這話語搞得心情變得有點急躁.... 冷靜點....冷靜點....拜託了恩榮.....我不能老是這樣................ 他在內心不斷的為自己洗腦,務使能令自己安穩下來

他輕輕的緩了一口氣...... 「呼~..」接著繼續雙手不停拍打著這這牢固堅硬的牆壁,無視了的話語繼續呼叫着

「啊啦~~..真是一個聽不入耳的固執男人!那個!..香莉,嗯!相信你比較機靈,現在不要再做以及說任何事,乖乖的聽命服從我們吧!」搖了搖頭,攤開著雙手感嘆道





香莉看著這險入惡劣的情況,再看向拼命尋找著機會的恩榮並言 「對..你們說得對....現在的確是乖乖聽從你們才是上策,現在我們也沒有武器...根本不可能對付得來,投降才是一個更明智的決定。這樣一來,能令你們平安的完成到任務,不會令你們上頭失望,也能降低我們最大的傷害...」

滿意的笑著點頭 「這樣就對嘛!總不能令父親大人失望!」恩榮驚愕的目視着說出這話後的香莉,以及都一同滿懷歡笑正面接著這成功時...

...

「但是我拒絕!!!!!!!!!!!!!!」 香莉雙手緊握着拳頭,皺著眉毛以充滿決心的眼神眼看著

「我拒絕你們!!!!!我不會跟你們去這什麼瑪回城的!!放棄這愚蠢的念頭吧!!!」

驚愣着,兩人非常合拍的定在原地.....恩榮看著眼前的香莉,似乎挽回了安心..


從外頭的視覺看下去​,就是在巷子裏突然冒出了一個不明的黑色四方體....





格也拼命的在巷子的外面做出與恩榮同樣的動作,他不斷的焦急地打喊著,並不斷的大叫著去尋求外界人士的幫忙.... 「喂!!莉姐!!!!恩榮!!!!喂!!!!!!!!!!!!!!!!!!!!!!!!!!!!!!附近有人嗎!!!????這裏需要幫忙!!!!!」

此時,一陣強風往格也的後身襲來! 嗖!~~~嘣!!!~.... 一支由強弩之末射出的箭矢狠狠的正插在黑牆上,但這身面壁卻依然的堅挺着....

格也轉頭往後一向,正看著鋭里子以及在她一旁的巡邏兵忙投急趁的跑到現場....

巡邏兵身穿著扁薄的白色鎧甲,鎧甲心胸前的物料為一件紅色的布,中心紋着一個七角星的黑色圖案


鋭里子到達後,看見格也在巷子外依然一直敲打著這個不明的黑色壁膜,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想法。巡邏兵也匆匆拿起了掛在腰上的劍,不斷揮向這黑色牆壁,但是完全沒有效果....

這身牆壁非常堅硬,連鋭里子那強而有力的弓箭以及巡邏兵所持有的劍也無法擊破,甚至連一點裂痕也做不到..

鋭里子看到這非常無助的狀況開始變得越來越徬徨..... 「怎麼辦!!怎麼辦!!要是他們遭遇到不幸了怎麼辦.....真是的.......」鋭里子拳頭握得越來越緊.... 

巡邏兵對這樣的狀況感到無能為力,自己身為一個保護平民百姓的巡邏兵,擁戴著這身份,卻毫無能力....





在這突然發生的危機,現時四方八面也沒有人.......

於是巡邏兵並叫鋭里子以及格也留守在這裏,現在他馬上去找其他人去支援 「我們現在也不能束手待死,我先往市中心求救!你們在這留意一下周圍的環境!」

鋭里子格也兩人均點了點頭,鋭里子並連忙向前說 「麻煩請盡快....求求你了!!也拜託你了!!」

巡邏兵馬上跑離開這偏僻的巷子到外尋求其他的巡邏兵進行幫忙,選擇不大叫的原因則是不想令到街上的平民恐慌....


情況回到裏頭....這繼續是處於昏暗中....

雙手放後,站姿端正,身體微微前傾,不停左右90度歪頭,做出欠揍的動作。一直做出類似小丑般的奇怪動作,不停在奸笑著並一直嘲諷說道

「嘻!是你們錯過了這大好的機會呀!!你旁邊那一位男士可真是可憐呢!~嘻嘻!什麼都沒說就被你這一言拖下水了!!」

香莉眼神有點兒鬆動,回首一看....恩榮以及香莉正靜靜的對望著....恩榮那種恐懼感依然的殘留在身體上,但眼前的少女令他在找回堅定的信心,他深呼吸了一口氣,大聲對著兩人喝道

「才不是呢!!!!!可不要以你們倆小屁孩的心態代表著我!!!我和香莉的回答都一樣!!!!我才不會獨自拋下我的朋友跟你們這一群人去瑪回城的!!!」

這一下充滿氣勢喊言,再一次令驚呆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他們兩人停頓了幾秒後...接著彷彿無視了恩榮剛才所說的話,兩人繼續碎碎念自說自笑着

「看吧!!看吧!!看吧!!寶寶!!姐姐這戰略是不是運用得很好,將你與我所有的能力一同合併並這兩人一網打盡!!!!!」

「哈哈哈哈!!真是為我們的能力感到驕傲!!這可歸功於我們兩人同力協契,配合著這完美的默契!!你真是打了一個非常好的輔助,姐姐!!」

恩榮看著他們這囂張的言論,若果能配合看到他們的樣子,真的應該很難抑制住衝上去一拳揍向他們的衝動呢!

這裏整體空間並不大,只是配合著這漆黑一片的環境,容易令眾人產生錯覺認為這整個環境非常浩大

因此在這封閉的小空間中,香莉也隱隱約約地聽見了他們所說的話...

香莉一邊聆聽著一邊仔細地推理着他們所說的內容 輔助?.....我們的能力..?..但輔助的定義又是什麼?....若在現在的角度來說他們還沒有真正的傷到我們,也應該不敢...所以主力應該不是為攻擊技能。先假設這個行動的主力目的是困著我們,再推斷成他們兩者均可以使用出負解力量....這是否意味着有另外一種能力去輔助到藉此能讓他使用負解力量從而去產生這個屏障...難道這是一種合體技嗎??嗯....所以初步估計整個黑色牆最基本的是由所構成的,所以現在的目標就是...!!!!不過既然他們口裏說著使出強硬的手段,但是為什麼他們現在還沒有做出任何動作....是正在打算什麼嗎?還是在拖延時間...

香莉在思索之際同時一邊解開了束着褲子的腰帶,並輕輕用手緊握著這條皮帶

看到這舉動後,立刻大笑着 「哈哈哈哈!!你不會沒有武器,就想用這怎麼看都非常弱雞的皮帶去攻擊我們吧!!還是想脫褲子贖罪啊!!!真的笑死我了哈哈哈哈!!」

恩榮眼看著做出這不明所以動作的香莉,不過其實他內心一定知道以香莉的智慧一定是想到甚麼計策的........但慢慢的...恩榮的意識開始有一點變得模糊....逐漸變得薄弱....

怎..怎麼了這種感覺...很熟悉又很奇幻呢! 恩榮按著頭部,想舒緩頭側的那眩暈的感覺

香莉展露了戰鬥的眼神,整個姿態都有所改變。看到這狀況馬上引起防備心,向來很多話的他們均閉上口正沉默着一言也不發,不過即便如此不知為何整個動作都維持著站姿端正,雙手放後,身體微微前傾...

香莉一點一點的將腰帶繞著自己的右手,這動作都令人感到越來越可疑..這一瞬間都感到一種懼怕感,他們倆大大嚥了一口口水...

咕嚕~.. 他們的視線完全沒有離開過香莉的手部,害怕著她究竟會弄出什麼殺手鐧.....

...

「啊!~怎麼每個人都這樣看著我?我就只是感覺褲頭很緊,想束開腰帶放鬆一下而已!」

三人同一時間石化了起來瞠目看著香莉...這句話頓時令整個氣氛變得寧靜了起來........

....

呯!!!!!!!!!!!!!!!! 就在這兩人放鬆的這一刻...一個熾熱的火球極速打向了...這一下當頭擊中了整個面具...並使其產生了一點的裂痕,這看起來殺傷力不低的火球​也只能做到這樣的破損,似乎這一種面具是由一種特殊非常堅硬的材質所打造

眼睜睜看着正面硬吃了這一記火球,他整個人完全驚呆了....

儘管面對擋下了這重擊,但整個衝擊力並沒有完全分散到,促使到整個腦袋頓時麻痺了一下...四肢都癱軟了起來,並跪倒在地上....

正當看著這一記可怕的火球打中了時根本還沒有反應得來時...一陣劃開空氣的強風撲面而來,一個極快速的身影直接閃到了他們的身後...驚恐地轉頭一看,只見眼前香莉那充滿殺意恐怖的眼神,右手拉後正蓄着力,整個手部帶著一環環的烈火,一瞬間打向臉部的位置

喀啦!!!!!!!!!!!!!!!!!!!..................................

...

...

非常幸運地從側跟躲避開這就算不會致命也會直接癱瘓的一下重擊....但這一下毫無先兆的攻擊,也令的頭部閃到,感受到一陣劇烈抽痛...

香莉將這一擊打在暗黑的牆壁上....手中的火焰慢慢消失.....

整個腦海裏深刻的烙印着香莉這駭人、驚怖、戰慄的眼神.....他整個人都被嚇得完全動不起來..

香莉的手部不停地震抖著...意識一點一點的被剝奪,她右手慢慢地放鬆了並垂下,腰帶也掉到地上,香莉緊咬著自己的嘴巴,務求令自己更加清醒.... 「嘖.......嚓.....!!....為..什麼會打不中......」

從看起來就已經感受到香莉的右手已經整個軟掉了....打在牆壁上的衝擊,令她的右手感受到無比的疼痛,但他也強硬的堅忍著

恩榮完全摸不清剛才一瞬間所發生的事....以他的視角就只看到一團又一團亮麗的火焰在這黑暗中閃過....不過他一回過神來,正想想上前關心著香莉 「小莉!!你没有事吧!!」

恩榮一步一步正走到香莉身旁,他側眼看看嚇得倒在一邊的楊,他整個身子都不斷的顫抖着 這....這是流術嗎?她剛剛在沒有武器的情況使用了這一系列的火焰流術!!????還要連續兩次!!她不怕燒傷自己嗎??...呼...難怪她要用腰帶包裹自己的手降低自己被火燒傷的傷害.......但這一整個過程也...太..太令人咋舌了吧!

恩榮跑到了香莉那,但在經過途中不知為何身體總有一種倦怠的感覺......鼻子聞到了一丁點的水果香味...但此時並沒有太在意在這點上....

恩榮現在只著急著上前關心香莉的狀況「你的手!!沒有事吧!!小莉」 恩榮左眼右眼也不斷徘徊反覆看著香莉的手

目前整個手不斷的變焦了,一陣陣濃煙在手掌心飄散著,而且手骨開始有腫紅的跡象.....

「我還..頂得住的....啊!!!~....呼...呼...現在要先快點解決」 香莉輕輕地推開了恩榮,並好像還想繼續戰鬥的樣子

「現在你這樣還....」 恩榮轉眼看了看倒在地上雙手揚開的楊,他手中握拿著一個小瓶子....並好像隱隱約約地見到有一些綠色煙幕在瓶子的頂部飄蕩着..

「啊!!!快點掩著鼻子!!!恩榮!!」 香莉似乎也看見並意識到他們這手上奇怪的小瓶,也開始明白到自己感到疲倦、想暈下來等等這些跡象的源頭..並趕急地按著鼻子,不再說出任何一句話

恩榮馬上聽從了這一個指示,對於這樣的情況非常有既視感..他看著手中所拿著的東西,腦裏正思考著 莫非..是這一瓶子!?難道剛才一直在釋放出那個奇怪翠綠色果子所製成的粉霧!?

為什麼這對他們沒有產生作用?是面具的幫助嗎?.........難道剛剛他們按著鼻子不是在嘲諷嗎?而是類似按下一些什麼機關去防止吸入這物料嗎?而他們逐漸開始閉口不說話的原因也是因為這個嗎? 香莉開始腦裏思索著他們這整身萬物俱全神奇的面具..

突然!!!​從他們的背後一下子飛撲過來,由於受到小瓶所釋放出的煙霧影響,令香莉根本反應不來....

緊緊用雙手手臂勒着恩榮的脖子,並將整個身軀的重心完全向後,一下子轉身將恩榮摔倒在地上....

恩榮被這一下奇侵弄得慌惶失措,他雙手攤開整個正對躺倒在地上,他不斷使勁的掙扎著,但力氣卻不夠這位女士來...

香莉正想一腳踹向的面具時,直接放手推開了恩榮,並向後滾幾圈躲避了這下攻擊,香莉這一下只踩中了空氣...

香莉看見這情勢後毫不猶豫的放開掩著鼻子的手,立馬微微烏身扶起恩榮,正當恩榮剛剛站穩時,香莉再一個出奇不意衝上前

香莉這飛快的動作,直接令趕急的退後三分,但卻跟不上香莉那鬼一般的速度,香莉以手刀直接想劈向的頸部

想擋也擋不住,直接硬吃了香莉這一下攻擊,整個頭部再一次短暫麻痺,用她僅餘的意識雙手撐著地面,低頭的跪在香莉腳下...

就這樣毫無反抗之力的倒在地上.....香莉再一次犧牲自己的腿部,小腿慢慢的產生一環環火焰,便正有意一腳踩下的後腦勺時。不顧一切奮力的撲向香莉想要用自己整個身子的重量去擊退她,怎料香莉一下子轉頭,直接轉身迴旋踢向的腹部....

正當香莉的右腳離地時.....

一點點光從上方滲透了進來...漸漸的一把又一把蒙糊的聲音從外面傳來並開始越來越清晰..

巷子的鵝卵石地板開始慢慢浮出.....周圍的黑色牆都開始一點一點消散......

黑色的隔膜一層一層地分開.....整個牆壁逐漸瓦解.....香莉右腳的火焰都開始漸漸消失....用手擋著正面吃了這沒有火焰加持下的飛踢...他被打飛到後巷的深處.....

恩榮由於待在黑暗的環境中太長時間,被突如其來的光線照射,並下意識地用手擋著眼睛,不過慢慢地開始適應回來...香莉看著自己那被火焰微微燒傷的腿部,再回頭看向這一片照射進來的光線....

「噁!!!~~~.....呼..呼..」 感受到如同被一個大鎚仔打在肚子上,臉上展露出極其痛苦的表情.....他喘回了一口氣....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的情景......

坐在地面上以驚奇的眼神目睹著眼前的事物 「呼..為什麼?為什麼!!!!!.....我的專屬招式會....」

四人的視線都一同往巷子外的方向看着........

而在眾人眼前,卻是一位紅髮穿着女僕裝的女子......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