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眾人眼前,是一位紅髮穿着女僕裝的女子......

這位紅髮女子凝視着眼前四人。她向前舉平雙手,手套著一個深灰色的手套,外表上與普通的皮革手套相差無幾

一層層冰冷的雪霜徐徐的覆蓋到女子的手套,整個空間的溫度逐漸下降,一陣陣寒氣從女子的身軀上散發出來,不說大家還以為冬天已經到來....

兩條冰藍的細絲以交叉形狀重疊在女子的手掌心前,密密麻麻的細碎冰錐一個接一個以圓形的樣式生成在女子的手掌前....

香莉馬上察覺到這位女子就是一直站在里堂側旁默默不言的的女僕一一侑伽





她穿著黑白典型的女僕裝,並在心胸前以繩綁著一個蝴蝶結,而中間鑲了一顆紅寶石

手腳對女生來說算挺粗壯的,深紅色的瞳孔配搭著無神、深邃的死魚眼。以在街道上身穿著這身女僕裝來說,即使沒說幾句話都已足夠引人注目

恩榮看了幾眼這位疑似救星的傢伙,心裏疑慮著 女僕裝..?...怎麼這臉孔..有點熟悉的感覺...嗯!!這是..哦!這好像是在那個..大叔..城管長....里堂先生!!!那個屋子裏見過的那一位女僕..嗎?戰鬥型女僕?不過既然能有資格身處在城管長里堂先生的家宿裏,實力也一定非同小可!!

回神看著周遭所發生的事,並與眼前的女人進行了幾秒的對視.....

眼神立馬閃爍到另一邊,從眼神上就已經直接判斷出在她眼前的女人完全不在同一個檔次,一股又一股巨大的壓力直接嚇得想直接逃離現場... 嘩!!!....這..這女人...絕..絕對不能惹...現在必須逃跑..不然......





回首縱目被打飛的楊,只看他完全受到驚嚇的趴跪在原地上一動也不動......一直喃喃不停說出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我的.....我的領域竟然..........不不不不」

的眼神一直在跳動...知道自己根本應付不來這可以全面輾壓他們的怪物,她展望着這巷子,得知這巷子是雙向,能有退路後。接着,靜稍稍的伸手在背後的褲子口袋小心翼翼的一點一點掏着....

侑伽看見稍微有些少動靜後輕輕開口說 「不要胡亂動...若..若是....」

呯呯呯呯呯呯呯呯!!!!!!!!!!!!!!!!!!!!!!!!!!!!!!!!!!!!!!!!!!!!!!!!!!!!!!!!!!!!!!!!!!!!!!!!!!~~~~~~~~~~~~~~~~~~~~~~~~~.................

侑伽話還未落下,一團粉塵從的背後爆發出來,一層層煙幕湧上了整個細小的巷子...整個空間的視線都被這舖天蓋地的粉末所遮擋着





侑伽表情有些微妙的變化,看來她大意了。她趕急以她那沉穩成熟的大姐姐聲音緊張的向香莉恩榮

「快點走過來兩位小子...和女子...啊!!總之快點走過來..」

用這樣的外貌、成熟的聲音去說出這句話,意外形成了一點反差萌呢..

兩位聽到這道命令後,趁着煙霧沒有完全覆蓋他們的視線時,用他們最快的速度奔走到女子的身後...

侑伽背後傳來隱約的女子聲「小莉、恩榮!!!!怎麼了!!??他們有傷害你們嗎?」 兩人一看,看著​鋭里子這正為他們擔心的表情,然後再看向一旁的格也

恩榮以及香莉兩人看到格也鋭里子他們時,穩留回一些的安心,香莉嫣然一笑道著「嗯~我們倆都沒有遭受到太大的傷害,要你們擔心真不好意思~」

鋭里子笑逐顏開,看著面前兩人說「真的是萬幸!~看見小莉以及恩榮你們兩人均安然無恙那就....」「莉姐!!!!你的手!!!!!都紅腫起來了!!!!」一句來自格也的說話打斷了鋭里子的發言

格也微微傾情,看著這皮膚發紅彷如快要燒熟的手掌,變得擔心緊張起來。香莉俯瞰著自己的右手,輕輕撥撥手掌安然的笑著說





「這點傷都是我自己弄成的~沒什麼大礙很快就會好了!~你們也不用太擔心呢!對了!格也~剛才發生的一切你在外頭有目睹了什麼嗎?」

眾人看著默然看著香莉,格也回答道「我..​我也不太清楚....剛剛的一瞬間在我眼前就只是突然出現了一大片黑色板壁,剎時嚇了我一大跳...真可惡!剛剛在這麼危急的情況下....我竟然什麼都沒有做到!」

格也說到一半時慢慢地低下了頭...似乎心裏對自己的能力抱著一點的不平地說道

香莉臉掛著如母親溫暖的微笑,輕輕地撫拍了格也的頭部,她以那天使般能夠治癒心情的聲線說「格也~..沒關係的~你年紀還輕都能這麼勇敢追隨著我們到這危險的地方,還沒有一絲的怨言~相信你都已經用盡辦法了....就這一份勇氣而已已經很值得表揚了!!」


與此同時在另一頭.....

侑伽表情似乎表達出有點兒猶豫,她正瞄準着眼前兩人模糊的背影.....

從這依稀可見的背影中,趕急的拉起了楊,並非常倉卒的仓促拉起夾著尾巴逃離現場....





咻~咻~咻~咻~咻~咻~咻~~~~~~ 

侑伽將自己手掌上數幾塊的冰錐快速地向著前面逐漸濃重的煙幕中盲掃射着....

侑伽看著前面的巷子並無反應,心情開始有一點著急,她咬一咬了嘴唇,並吩咐旁邊兩位的巡邏兵 「你們...前往旁邊的路看看人追不追得上這兩位....奇怪的人!!」

巡邏兵立正將拳頭放在心口前,馬上點點頭。然後兵分兩路想從中包圍著逃走中兩位的怪人....

兩位巡邏兵正走遠時,侑伽攤開雙手站了起來,她沉寂著一會兒......

.....

呼~.......





侑伽眉頭一緊,立即將手掌合十,眼神犀利的看著前方。她傾前著上身,在零點幾秒間,一下子快速用手掌將自身的所有力量以手掌灌注到地面上

啪!!!!!!!!!!!!!!!!!!!!!!!!!!!!!!!!!!!!!!!!!!!!!!!!!!!!

一陣巨型藍光在恩榮四人面前中閃過,空氣突然沉靜了幾秒.........

......

轟隆隆!!!!!!!!!!!!!!!!隆!!!!!~~~~~~隆!~~~....... 一整條巨型冰柱直接由地面漲起,地面彷如碎裂一般不停的震抖著!這震耳欲聾的巨響直接震驚了在場的所有人....

恩榮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這前所未有的震撼感。

兩位正奮力向前奔跑著的巡邏兵仰頭看著這巨大的長條型冰柱,站在原地呆著,兩位同時默念著 這...這....還要我們有什麼作用....

這條冰柱延伸到有五米長,前方的煙霧一瞬間的被這怪物般的冰柱驅散了,但兩人的去向依舊不明....





侑伽臉色發紫、滿頭大汗輕按著自己頭部,她的樣子看起來越來越吃力

啊!!!!!!!!!!!到底為什麼我要這樣做!真是的!頭痛又開始發作了!!我這個白痴真是太亂來了!!!!以這身體去使用者大規模的流術...嚓!...呼~...幸好沒有在鋭里子子面前暈倒!!!!我應該要帶點較為便利的武器來的,想試試這手套怎料這粗糙的東西何其難的控制!!....還這樣一直消耗自己的意志力!!!!選擇買這武器的我真不明智啊!

侑伽這整內心世界與她高傲冷酷的外貌完全不符....

「侑伽伽!!!!!你沒有事吧!!!」 鋭里子看到她這不妙的狀況情況,便立馬上前關切著侑伽

「我..我沒什麼事...」 侑伽輕柔說著,手緩慢的放了下來。但她此時整個內心都沸騰著 不是啊!!不是啊!!鋭里子子!!!快點走回去呀!!這冰的溫度可以隨時凍傷你手手腳腳的!!!!先不計較你其他事!!!但現在你若是受傷害我的頭會更加痛呀!!!

兩人已經早已不在...弄出了這一大團的禍後,卻能完好無損的逃跑離去,兩位巡邏兵也接二連三的回來...

之前站在鋭里子一旁的那一位巡邏兵二話不說,直接走上前向侑伽來一個45度鞠躬非常趕急地說 「真的為此而歉仄...還有辛苦你了大人!!然後...也萬分感謝你們聽到我的求救後迅即趕過來...麻煩到你們實在不好意思!」

他向著侑伽道謝完後,也轉身朝望跟站在側傍的的巡邏兵表達謝意...

鋭里子以鬆快的狀態嘻臉走到侑伽、巡邏兵他們面前緊接著說道 「教尚~這句說話可不應由你說出口呢!!該為你們道謝的是我,真的很感謝各位...侑伽伽!!..也非常感謝你巡邏兵先生!還有..教尚,起初不是有你,我想結果會更糟的.....所以我衷心的非常感謝着你們」

教尚以及另一位巡邏兵先生走來到,在旁邊的恩榮香莉以及格也 「你們沒有大礙吧!實在抱歉呢!..幫不上什麼忙...」

「你好!兩位巡邏兵先生!真的為剛才所發生的事感謝你們!幸好你們及時相救!!!!」恩榮看著這兩位高大壯碩的男士,產生了一絲絲的緊張感,不過也鼓著勇氣上前微微鞠躬說聲感謝

「真的感謝兩位大人出手相助!!!!真的感謝了」格也亦上前來了個大鞠躬,顯然格也目前的狀況與恩榮有些小類近

香莉看著鋭里子侑伽兩人正暢談着,再看向兩位盡忠職守、為市民而打拼的巡邏兵。目睹著這和美的這一刻,內心很快的安適下來...

「嗯..真的感謝兩位盡力的為我們而拼命著,感謝你們的關心,我們幾位也沒什麼大礙....但這件事還沒就此告一段落...」

「什..什麼!?」教尚有點兒不解的問,恩榮看著香莉的手撫着自己的腰間....正當大家都思索著香莉何出此言時,香莉繼續說道

「不能再讓他們存在於這城市當中..他們擁有著負解力量這危險的東西..這倆犯人的名字為白,雖然這由他們口中所說的,可信度不高就是了。而他們背後似乎有一個龐大的組織...目前還沒有太多的資訊,只知道幕後的主使人,他們稱呼其為父親大人....這是我目前所整理得出的線索..」

「還有他們的穿著非常奇怪...」格也在一旁微微的補充道,恩榮接著也跟上說

「對對對!!!他們還帶著那奇怪、不明來歷的面具!!!那東西還真不知道是用什麼構造的!!可謂是堅硬無比!!!連小莉剛才的連續技也傷害不及他們!」

鋭里子往後的看著他們幾人討論著這兩位犯人,侑伽輕輕的拍拍鋭里子的肩膀並在她耳邊輕呼著 「别太辛苦自己..鋭里子..」

「那..沒什麼事,我先走了.....你們盡量小心一點.......再會..」侑伽繼續而且沉直的聲線向大家說道,而在這句子的尾端特別的望向了鋭里子...

侑伽的這一番句子打斷了正為此案件思索著的幾人,幾人回頭看着侑伽,一同說了句道别說話,便目送她離開了...

「嘛~...今天也辛苦你們了,大家真的非常盡力..我真的為此獻上萬分感謝!!我們還有些事要做呢!我們就此先告別吧!」香莉看見侑伽離開後,緊接的也說道

「唉等等!!既然他們這麼危險的話!我們現在不更應該把握時間追擊他們嗎?!!」教尚情不自禁直接將心頭裏所浮現出第一句的說話直接說出來

在一邊的巡邏兵先生輕嘆了一口氣 「呼!他就是這樣一個永遠要插一隻手下去的笨蛋!根本不會考慮其他人的心情....大家可能還有很多重要事需要處理呢!這事以及有關資料我們就先跟上頭回報吧!有什麼消息會通知你的!」

「嗯!」香莉點一點頭以示明白「唉!不是等等!!!!」教尚話只說一半還沒講清楚時,就被巡邏兵先生直接拉著衣領走了回去...

四人也輕笑著目送著兩人離開,亦奉上了感謝,鋭里子雙手貼在嘴角旁,以手作喇叭叫道 「感謝你們呢!!!!巡邏兵先生!還有教尚巡邏兵!!」

恩榮轉頭看著香莉問道 「那我們現在..該做什麼..?」

恩榮發問完後香莉並沒有即時給予回應,她低頭看著自身沉言了兩三秒......

「我一直攜帶在身的劍...它不見了...」香莉輕輕的答覆道,鋭里子眼神接望著香莉的腰部 「啊!!!真的是啊!!小莉!!!」恩榮接著也為她緊張去說 「那現在可怎麼辦!!!!清楚大概是什麼時間表消失嗎?」

香莉輕輕就想皺上了眼皮,微低著頭... 「當初吃午飯時還佩戴在腰間,初相遇到他們也存在於我身上....大概是走去巷子途中丟失了....但為何我卻察覺不到..」

「打開門就跟隨着剛才走過來的步伐去找尋吧!...剛才大概經過了貧民窟..嗎?幾個街頭、市集、還有兩條橋....等等..這要怎麼找啊!!!!!!」恩榮上前發起了這提議,不過說著說著卻發現這想法是多麼的不切實際...

「不過也只能這麼辦了...辛苦了要拜託大家..」香莉輕輕咬著自己的手指頭,淡淡點點頭的答道...


四人住回反覆的搜索着,恩榮全神貫注充滿耐心的只為尋回那一把劍....

鋭里子不斷向路人尋訪,打聽一下線索。格也則一直待在香莉側旁去協助整個搜索過程....

每個人都鍥而不捨用盡自己的力量,接二連三不斷的打拼着,只務求能尋回珍視著的劍....

香莉看著各位為自己而努力著總覺得非常不好意思...她的內心徘徊在要不要放棄的狀態.....

幾人走回到市集那兒,那裏人流聚集得非常多,單想找回那把劍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但偏偏在越多人的地方就越有可能找尋到線索....

香莉左思右想着,不斷在腦海裏回放上午的整個場景...她整理好種種的疑點,近卻依然得不到一個所以然....

街坊上的人紛紛都搖頭,表示對此事毫無頭緒....正當大家都產生了放棄的念頭之際.....

格也走了出來,垂着頭,黯然的看著眾人 「對..真的很對不起各位!!!!!!!!」道完此話後,馬上來了一個非常深的鞠躬...

其餘三人摸不著頭腦看著格也,其中鋭里子率先的向他問道 「等等~...你怎麼了..?」

「請接受我的道歉....各位..恩榮哥哥、莉姐還有鋭里子!!這一切我也有份做成的!!!一切都是因為我...甚至連累莉姐失去武器都可能跟我有關..真的對不起!!!」

三人一言不語的茫然看著格也,恩榮疑惑的向前問「怎..怎麼了????怎麼突然道歉呀!格也弟弟!!!這一切都不是因為那兩個壞人而造成的嗎?根本不關你事吧!!」

格也仰仰頭看著大家目視著他的眼神,靜靜的嚥了一口口水....

「不...要是先前我沒開口跟他們進行對答的話,照著你們的意思去做不理會他們的話...也許..就不會發生剛剛的事了....當眼前突然冒起那黑色的牆時我真的很害怕..很害怕會失去你們,我不想再重現那一天了....而且總感覺莉姐丟失了武器這事應該不是巧合..很有可能與他們有關..弄得現在大家都得浪費氣力的去四處尋找着那一直伴隨著莉姐的武器...所以造成這一切並非與我無關!!..所以!!就請你們接受我這一次道歉吧!!我不求你原諒我...但這就是我心底的話...對不起!!!...」

香莉聽完他此言後揚起了微笑,輕輕一步一步的走近....略微的跪了下來。

「傻孩子~自責過頭了吧!來~先抬起頭來吧!...」 他們兩間對接著,香莉溫柔瞥向着格也

「我們並沒有怪責過格也毫分毫秒呢~不說的話還不記得你曾與這兩個混蛋對話過呢~勇於承認自身的的錯誤的確是一個優點!但總不要將每些事都放在自己心頭上~格也弟弟你真的很勇敢!能在剛才的環境中依舊保持着冷靜,這事可能連身為大人的我都做不到呢~大家連誇讚你都來不及,更何況會責怪你嗎?格也~不要總將不好的事怪罪於自己心頭上,你更應該要為自己做得好的事放在心頭上。這樣心境固然會更好吧!」

「真的非常可愛呢!!格也也,也不要太自責啦!!我相信大家都不會怪你的」格也抬頭看著正為他而笑著的鋭里子,再看向笑笑輕輕點頭的恩榮

格也
眼窗拾回了那股精神,臉上再一次掛起了笑容,連連點頭道 「謝謝你們呢!莉姐、鋭里子還有恩榮哥哥!」

此時,不遠處的一把聲音喚起了眾人的注意 「喂!這驚世之寶快看看啊!!」

四人回首一看,原來是一個小攤位,前來觀望的人也有數十人之多,香莉看了看上方牌子所刻着的名字...似乎思索起些少端倪...便踏了上前,眾人也隨著她的步伐前去...

這是一間販賣著各類武器的攤位商店,他們看著光頭留著八字胡商人的那嬉皮之臉,商人笑得極其得意看著面前的客戶並說道

「哈哈哈!!!!!你們來光顧這裏可撿到寶了!!!可不要眨眼睛啊!!!!!!登登!!!!」

商人手提着一把35英吋,劍身上有霧面設計,由一種亮麗的銀色金屬所打造、外側金黄色内側紅橙色的劍柄,一把細長的劍...眾人看了看這熟悉的設計...再互望着彼此...

眾人一口氣擠上前,嚇了商人一大跳,恩榮開口大說道 「這劍的原主是這位小姐的!!請快還給她啊!!」

商人看着這正焦急當中的不明來路男士,他抬起了頭,揚起變眉 「蛤!?有甚麼證據啊?!再者,真的是那位小姐的話,那她真的不懂好好愛護着自己的物品呢?!」

「你!?你說甚麼!!!!!你這小偷!!!!」恩榮怒氣一衝,身體不由自主的踏前幾步,拳頭握緊。但卻被香莉輕輕拉住了....

商人也逐漸變得不爽起來,氣息變得惱火 「小偷!!!!!???你自己丢它到地上不管它,被我這好心人撿起叫小偷!???要不是我的話,你可能永遠找不回這寶劍呢!你們現在更應該跪下來感激我啊!!!」

「對啊!」「這是想搶東西吧!」「這小子是撞傻了嗎?」在一旁其他買家難聽的輿論一句又一句的傳到恩榮的身朵,心裏萬般的不滋味,完全湧到恩榮的心頭眼裏

恩榮變得越來越鬱悶,一剎那的衝動想大罵一番,不過後方的香莉卻輕輕拍了拍恩榮,讓他停下冷靜下來,便自言..

「我出價80比克!買下這武器!」這價錢瞬間驚呆在場的所有人...包括恩榮格也鋭里子

商人吞了吞口水...現時在他面前可是一大個金桶,他停頓不言一陣,嘴唇微微揚起...陰笑着 「哼嘻~這金錢可不夠呢~起碼要過百比克可能才有機會呢~」

「喂!!!可不要太得寸進尺!!!」恩榮看見商人整個表情立即放聲喊道,商人卻沒有睬理他毫秒,只望向了正咬著嘴唇猶疑不定的香莉

格也
鋭里子都輕輕對香莉點點頭給予認同...香莉靜言思索了一陣..... 「100比克!我出100比克買下這一把劍!!!」

這一個回答繼續震驚到在場的每一人...商人整個表情完全藏不住內心中的喜悅,眼裏發亮般回答 「成交!!!!!!!」

就這樣香莉花了重金,成功拿回這一把一直攜帶在身上的劍....


「今天又發生了一些事呢!原本我所製定的計劃也被打得七顛八倒...而且一天内還總共用了..192比克..我們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有錢了....」鋭里子輕輕伸了伸懶腰,面對著已經慢慢降下的太陽....

香莉搔搔頭..有點兒不好意思的說「哈哈~不好意思!有一大半都是源自於我的.....」

「不用這樣說了,反正我們以後都朝朝暮暮面對著大家了!生活在一起也不會計較太多啦!我們是朋友對吧!」鋭里子提起右手給了一個讚以及一個笑容

香莉提起了那真誠的笑容,眯着眼睛欣慰的笑著 「嗯!當然是了!!!....嗯~來吧!我們走吧!!趁現在太陽還沒下來時,我們繼續去逛逛周圍吧!!」

鋭里子心裏停留著一絲的訝異,恍然的眼神接着問道 「現在..還繼續嗎?...經歷完剛剛的事.......」

「不可以嗎?....剛剛就只是有些不應存在的事打擾著我們,我們的行程還沒有完吧!當然要繼續啦!!而且看來我們還要到武器鋪好好地買一些武器防身呢!!!」

眾人聆聽到這回答後紛紛愉悅的笑着,鋭里子便跟着回答 「好吧!!那就繼續由我這個領隊去帶領你們吧!!」


四人就此繼續​開始他們那輕鬆愉快的公會日常....

分別走了走武器鋪、花店、以及購買了一些食材.....

一些短彎劍、雙面劍、圓尖矛、車輪鐮、月型刀等等沒見過的武器都完全吸引到恩榮格也的眼球...

緊接着來到散發一陣又一陣花香的花店,在他們面前整個世界都色彩繽紛,各式各類的花朵鮮花吸引著眾人

「哇!!都已經下五之七啦快點走吧!!!!各位!!旅程還沒完結呢!!!」鋭里子立馬趕急帶著他們繼續他們的購物之旅,三人都笑了笑跟著領隊的背後..

就這樣,四人都非常陶醉在歡樂的時光中,繼續他們的旅程... 

他們總購買了兩把方便訓練流術及劍術的北方劍、鋭里子所用的短匕首,也買了四朵鮮艷美麗的洋花球....

今天總消費213比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