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他們會不記得... (誰..誰是?? (?.....我對這名字沒什麼印象... 恩榮憶起一句又一句昨夜他們所說的話

(是不是累了恩榮 (我真的從未聽過此名啊!恩榮哥哥 恩榮回望起兩人那困惑的目光.....

.......


「嗯唔~~~~~~唔........................究竟選哪一個好呢~~...............」

鋭里子放大雙眼,用手指掃著一塊貼滿了​各種單張的展示板,仔細看著每一張寫滿字的紙並一直默默念道....





「小莉莉~你也快點幫忙選一個吧!!」 鋭里子一邊目不轉睛看著眼前,一邊用手肘頂頂站在一旁的香莉說道

「嘛~我也在費盡心力去找呢!一個合適我們的任務呢....唉~怎麼整個展示板可以這麼凌亂呀~想清楚看到一個任務都這麼這麼竭力....真想好好打理一番呢!」香莉唉聲嘆氣念道,並做着鋭里子同樣的事

「喂!!格也恩榮~你們那邊如何~」 鋭里子轉左面對着不遠處的恩榮格也揮着手喊道

他們四人現位於進入集公團間區域的入口前,那裏有數幾塊委託任務的展示板,分別工整的放在入口兩側

這裏就是集公團其中一個賺取金錢的渠道,人們可以從這委託著,尋求集公團協助幫忙所需解決的事,並會從中獻出自己的報酬,形成一批交易。而現在他們四人似乎為挑選着集公團任務而煩惱中....





「我們也在努力中呢!!」 恩榮聽完鋭里子的話便揚起手貼在嘴角邊喊着回答道 

「啊!~真是的!現在我們可是處於急需金錢的狀態呢!...里堂先生所供給的生活費快要到達極限!格也~找到了一些合宜的任務嗎?」恩榮說明情況後便向同樣在低頭苦找着的格也

格也則輕輕搖頭答 「還沒呢!..話說這裏真亂....」「嗯...我們現在可找了快半小時呢~」

恩榮默默搜索着...亦回想起上一晚所發生的事... 搞得昨天也没怎麼睡...造就我現在這大大的黑眼圈呢~... 

話說..真的存在嗎?..........不..不不不我跟他也有些少磨擦和過折,怎麼可能不存在呢!這些我可記得一清二楚!!!..... 恩榮緊貼在展示板前,眼神垂下....





這個世界是否也有甚麼邪術可以修改記憶或是刪減記憶...或許是他們的記憶被動了手腳?..這樣似乎也有合理性。還是...同被動手腳的是我?...這....這也大科幻了吧!!!.....啊啊啊!!!好不容易被小莉清醒回頭腦..怎麼過了幾分鐘再一次陷入混亂了!!!....不要想太多了~還是做回現在該做的事吧!! 恩榮汗顏,緊張的望著香莉格也這兩人..

格也眯著眼睛指一指上面的內容「啊!~各位!這個如何呀!!」 格也在這極度混亂的展示板裏似乎找到一個適合大家的任務

恩榮蹲下身子,格也遞開手指給恩榮一看究竟紙上寫着的内容.... 「這唉...看得懂才怪呢....」香莉鋭里子同時也被這大聲的一叫來到他們身邊...

「莉姐、鋭里子恩榮哥哥!你們覺得這個如何!!」格也恩榮轉頭眼望著正走過來的香莉鋭里子

鋭里子直接將頭伸到展示板前,令到正在側跟看着的格也嚇一嚇馬上讓開..

「嗯哼~...等我一下哦~....叄
級任務聖雅酒館打掃請求....又是打掃嗎?嗯...等等!!!!!!!!60比克!!!就只要幫忙打掃樓面五小時!!!!!!!!!!!!!!!」

鋭里子放大著眼睛以不可思議的神態張開著口大喊着,而香莉聽到後則微微歪頭有點疑惑的說





「天下怎麼會掉下這種好事?.....只要打掃五小時就有60比克??未免太誇張了吧!感覺有點像忽悠人的任務呢!還是一頓惡作劇?」

「這層我也不清楚...要是這是什麼販賣人口、捉我們去成為奴隸怎麼辦!!?....」鋭里子直接跳脫到最壞的情況...

香莉搖搖手掌,笑笑說 「啊哈~這也去到太極端了,也不至於吧!!但看看上面聖雅酒館的位置人流還挺多的~加上既然能放任務到這就必須經過審批才能通過的...畢竟這集公團機構可是整個樂京城最可靠、穩定的了」

「是..是嗎?...小莉莉知道這些還真厲害呢!!那我們就拿下來到大廳申報吧!」鋭里子正預備好撕下這任務單張的手勢,看見眾人點點頭同意後便一下子將它拿下來

「既然被我們這麼幸運地看到這賺爆的任務,可要快點把握這個機會!!我們快點接受這任務吧!!現在的經濟可不太能支撐起我們呢!」

鋭里子手拿起着任務紙舉高仰頭往天看着,接著眾人便跟隨她前往到集公團大廳去...

恩榮微微一笑看着在晴朗的天氣,心中向自己念着

到異世界的打工生活嗎?這就是所謂集公團的生活嗎?.....唉~...還以為任務能像RPG遊戲一樣可以打打魔物升升級呢!!但目前來看這更像是一位自由工作者呢~..... 恩榮看著正走前香莉格也、​鋭里子三人的背影..





嘛~不過算了!我現在可不想再冒著風險經歷著這危險的事呢!!現在還是平靜地做這些雜務吧!!...然後聽從香莉所說的乖乖回到自身的世界

「喂!恩榮哥哥!!!不要再發呆快點跟上來吧!」格也揮揮手向恩榮喊着,恩榮看著他們輕輕一笑 「哦!!來了來了!」


恩榮香莉格也以及鋭里子都填飽了肚子,帶備着充足的精神去迎接他們這第一次的任務...同樣也是恩榮第一次的打工...

鋭里子走到了酒館門口前,其餘三人在她的背後,他們反覆確認沒有走錯地方..

鋭里子嚥了一大口水....戰戰兢兢地推開了木門,熱鬧的聲響也隨之從裏傳出...

整間酒館基本上都由深咖啡色木頭打造而成的,空間算頗大並分為上下兩層。基本上每桌都坐滿著人,場面可謂是相當熱鬧...

四人打開門口便連接收到全體人員的緊緊鎖住的視線...格也鋭里子一致全身震抖一下表示出自己的不自在感...





此時一位頭後束着一條小辮子的平頭中年男士,叼著一口煙急腳走了過來,他從口袋裏顆交叉形狀、中心打空的銀色吊墜...

男士有著粗曠的樣貌並睜大着雙眼,露出牙齒笑著,並將吊墜直接遞到他們眼前 「喂喂喂喂!!俊男美女們~一場緣分~你們就買下這東西吧!!!這東西價值非凡,外面貴族都可爭着要呢!看~現在機會難得,好要好好把握它!不然後悔也來不及啊!!」

恩榮看著這急著推銷自己產品的男士,再低頭看看他手中的吊飾,心裏默念著 怎麼這社會也存在著直銷員啊~難道我在這世界也要受著資本主義的的影響嗎?... 而其餘的三人且一言不語看著這交叉吊墜..

「喂~可不要呆愣着啊!!價錢也只要15比克!!可算便宜了啊~....你們想想..」正當這位男士要說出這產品的賣點時.....

貫志叔!!先閉嘴一下!~」一位身穿著紅黑格子的分割袖衣連身裙,一條牛仔短褲,以及淺紅色長襪子的灰捲髮束着高馬尾女子快步走了過來,她披着一件淺灰色的圍裙

四人的視線都轉移到這位女子身上 「啊~真是的!!...好了好了~看在你是惇哥的女兒我就好好閉嘴吧!」貫志上下擺動著手,擺出一臉無奈的表情

這位女子上半頭微微傾前低著頭,以恭敬的姿勢表示著 「不好意思呢~我們今天...」鋭里子提起任務紙輕輕回答道 「啊~我們是來.......打掃的....火風聯合集公團」





女子仔細看清楚上面的一言一語....便淺淺的嘆著 「唉~...爸爸真是的..」嘆氣一兩秒後,便揚起笑容「是嗎?那麻煩請先跟隨著我到前方..」

恩榮一行人跟著步伐來到了大型半圓形的水吧,他們從旁邊的木欄桿門走進裏面...香莉四周環顧打量著這整個環境....

他們來到一位正哼着歌的四五十歲的男人面前。他身穿着白色領子襯衫,留着八字胡,灰色刺蝟般的髮型前額留著兩撮黄色頭毛

這男人正端相着眼前的四人,他不斷挑起眼眉,滾大眼睛,這一系列的動作不禁嚇倒恩榮格也以及鋭里子....而女子也同時在耳邊靜靜向他說道

男人輕輕自信的一笑 「哼!~你們就是高岡所派來協助我們的人吧!!!哈哈哈不用這麼緊張~你們的樣子怎麼都畏縮着啊~」「爸~看見你這一切奇怪的行為拘謹一點也很正常吧~」女子默默在一旁吐槽着

這裏的人到底是什麼回事...奇奇怪怪的...而且怎麼又出現了一個陌生的名字.. 恩榮在心中默念著「高岡?...」香莉向前疑問道

「蛤~?你們不是高岡所創立的那..什麼機構...杜依斯谷集公團機構那兒的人嗎???」男人皺一皺著眉同樣疑問回應

「啊~這的確也不是錯的啦~」香莉強顏歡笑的點點頭 「那就是啦~還以為是我記錯了呢!高岡可是我的老朋友,記錯名字的話這可記錯名字的話這我實在是犯下天下的大錯誤!!!嘛~果然是年輕人看見這麼的高的金額就踴躍的撲過來~啊~哈哈哈哈哈!!!」

五人以同樣的無奈臉看著眼前的男人....女子實在有點看不過眼於是徐徐推着恩榮一行人出去,不想讓別人看見自己父親這難堪的一面...眾人正要離開這裡時男人開口大喊著 「喂!年輕人們~我叫~大家都叫我惇哥!你們要是工作上遇到什麼問題就直接向我提問,沒有問題的~」


...

「今天會由我吩咐你們所需要做的事~放心不會太複雜就只是處理普通雜務而已...啊~還有我叫琉絆•空麗,有什麼疑問均可以隨時問我!那現在你們先穿上這身制服!」空麗指向擺放在木椅上的制服,不過儘管口裏稱呼它為制服,其實實質上也只是一件普通圍裙

四人拿了各自的圍裙並穿上...恩榮香莉格也以及鋭里子分別選擇了黄色、粉紅色、橙色及綠色

香莉正完成好整身裝束後,正要走向前開始任務時,背後的空麗便叫住了她.... 「啊~那個小莉!!」香莉停下腳步回頭看著... 「怎麼了嗎?」

「那個你身上的劍請先放下吧!...你的朋友都將武器放在袋中呢~你也脫下!一來這方便你工作,二來你這樣會嚇倒客人呢~」空麗說完此話後,香莉沉靜了一會兒.... 「嗯......好吧!.....」

就這樣恩榮在異世界​的打工生活正式開始了...

空麗指著周圍的環境,並一一跟他們講解清楚工作內容 「這裏分為四個區域~水吧區、門口區、下進食區、上進食區!剛好能平均分配你們所要管理的範圍!而我就會負責輔助你們~有什麼需要幫忙的隨時叫道。」

恩榮整理一下自己的圍裙,處理好自己的儀態,拍拍臉頰準備好迎接的心情,臉帶自信的笑容看著這整間都充斥著人群的酒館... 「來吧!!打掃這麼簡單的工作我一定可以好好做好的!!!」

...

「喂!!那個!!..恩榮嗎?!!那裏還有幾個碗沒有收拾好呢!!!」 (好的來了來了!!!對不起對不起!!!

「喂!!恩榮!!怎麼走到來門口區啊!這裡可是由小莉姑娘負責的,快回去你的下進食區!!!!!!」(啊!!!對不起對不起!!!!我有點傻傻搞不清楚那裏是哪裏~

「餐具放錯位置了!!這些叉子要放在這個箱啊!!!!」(實在對不起呢!空麗小姐!

「喂!!恩榮!!這裏需要拖把!!!快點!!」(是的是的!!!來了來了!!!!!

「小子啊!!能有禮貌一點嗎?!!我們可在進食呀!!!不要整個拖把塞進來啊!!!」(啊!!對不起對不起!!先生女士們實在對不起!!

「啊!麻煩你呢先生~我們的小孩就是這麼搗蛋的~弄灑了這碗湯!」(沒關係沒關係的!!!這些事就交由我處理吧!!!

「這位先生~~請問缺男朋友嗎?」 (...................................................啊~~先生!!這裏可是酒館呀!!不是什麼相親的場所...不過容我拒絕~我喜歡女孩子的......而且也有心儀對象....

「喂!!恩榮!!」

「喂!!恩榮!!」

「喂!!恩榮!!」

「喂!!恩榮!!」

「喂!!」

「喂!!」

「喂!!」

「喂!!」

「喂!!」

「喂!!」

恩榮整個人累得喘不過一口氣...不停的被空麗以及客人無情訓責着....現在也只有去廁所的時間能休息一下....

恩榮看著面前的鏡子。他的眼睫毛緩緩下垂,以精疲力竭的眼神看著自己的臉... 「呼~快要累壞了....原來打工是這種體驗的嗎?...有夠辛苦的....」

恩榮往下看了看手臂上的便攜式時鐘...失望的再嘆了一口氣 「唉~....怎麼還有三小時啊!!!......這就是打工人的辛酸嗎?......」

「這是什麼呀!!!!!怎麼整個下午人流動也沒有動過!!!這是怎麼回事啊!!!酒館這種地方不是晚上才會有人的嗎?!!!還是說今天是這個世界的休息天嗎?QAQ」恩榮對著鏡子毫不掩飾的抒發着自己的心情..

恩榮從廁所中走了出去,正要繼續回到那地獄般的地方時....空麗卻在外面交叉著雙手等待著他。恩榮看了看..向前疑問着 「怎..怎麼了嗎?..空麗小姐~?」

空麗皺著眼眉看着這可是越幫越忙的恩榮,空麗搔癢着頭說道 「啊~..恩榮你實在是有點..怎麼說呢!..總而言之現在開始交回由我負責下進食區吧!...而你就...幫忙鋭里子一起在上進食區工作吧!」

恩榮大概也明白自己的工作狀況實在差勁...也只好無奈的點點頭走到上進食區... 「啊~是的..空麗小姐..」

空麗看著恩榮漸漸遠去的背影...低著頭默默念道.. 「爸真是的....儘管今天是與別非凡的日子也不需要用這麼多金錢去聘請集公團要求幫忙吧!.....」

無可奈何之下,鋭里子就與恩榮一同在同一個環境下合力互相工作著,鋭里子也只慕求能好好完成這一次的委託..

兩人在洗手盆中清理著飯碗餐具時,恩榮主動跟鋭里子展開了話題 「鋭里子~真的謝謝你剛才這麼努力去幫以及指導我呢!!~」

鋭里子正專注於清洗,不過也禮貌微笑的回答 「沒什麼需要謝謝的啦~畢竟大家都是同一個集公團的人,互相幫忙也是很正常的」

鋭里子....其實我有些事想拜託的....」恩榮開始放慢著清洗速度,語氣逐漸認真起來...

「嗯!?什麼事?我能做到的我會盡力幫助你」鋭里子起初也沒有太在意,繼續專注在工作上回答態度也只是輕薄淡淡的

「那...鋭里子~據我所知你以前好像是生活中以風系流術為主的村落的....啊!...我一直想為我一直找個機會想向與你第一次相遇的事來一個深深的道歉...對不起..當時還喊着你什麼都不懂,殊不知你也經歷過這樣的慘劇..」

「別太介意了!我没有將這放在心上!而且怎麼突然提起了這話題?所以所需拜託的是什麼?」

「啊~...鋭里子我想你也對風系流術略知一二...」

「嗯!小時候經常與家人們一起練習流術此東西~風系流術廣為人知就是簡單!我也就很快學上手了~」

「那!!可否拜託..求求你!鋭里子!能教導我風系流術嗎????」

鋭里子停下了動作...空氣沉寂着一會,經過數幾秒後鋭里子轉轉頭看向了恩榮「​甚..甚麼?要我教風系流術這東西給恩榮你嗎?」

恩榮有點害怕被拒絕的微微點頭... 「是的..求求你了!!!!我保證不會將風系流術污名化!我就只是執著於流術而已!!!」

鋭里子愣住看著恩榮這從未見過那竭誠、懇切的眼神...口裏輕輕的說道「那...好吧!!!」

恩榮聽完此話後,笑容逐漸亮起,眼睛發亮心花怒放 「是嗎?真的嗎!!!????那就這樣決定了!!明早可以嗎?還是先吃完早餐?都可以的!!只要你肯教我什麼都行!!」 恩榮開始興奮到說個不停

「啊~哈哈!~先..等一等吧!!不要突然這麼著急好嗎?!!話說經過昨晚後怎麼你整個人完全不同了!只跟我預設的第一印象完全不同呀!!!」

「啊啊啊~是嗎~?不好意思呢!!我太過於激動了!」恩榮抓抓頭將話語收斂起來笑言

鋭里子無奈之下嘆了一口氣接著說「呼~真是的...不過你能有這麼開朗的一面就好了~話說你們三個昨夜發生什麼事了~半夜吵來吵去弄到我無法入睡呢!!還有怎麼昨夜你的眼紅腫了起來了呢」

恩榮聽到後突然臉紅起來....回想起當晚在小莉面前大哭的自己..「啊!!!的確是發生了一些事~嗯~就啊~總之,明天就好好拜託你了.....」

「啊~怎麼說到一半不說了~搞得我越來越好奇發生了什麼事~...呼..不過算了...教你就教你吧!話雖如此,但你們村莊之前不是主要訓練火系的流術嗎?....怎麼突然想學習風流術?直接放棄火系流術嗎?」

「嘛~不是放棄呢!其實我已經為自己在這裏定位一個小目標了......就是要學習好全天下的流術,這樣會否太過誇張....目前就以火、風、土進發先吧!!聽小莉說這幾種是最簡單上手的了!」

「這個小目標真小呢~...不過你要知道.... 」

鋭里子話口未落...突然好好的坐着的顧客全部都一致齊整的站了起來,然後馬上奔到各個位置,每個每個將窗戶關閉燈,光也熄掉,亦將大門關上.....

這迷惑的舉動給鋭里子恩榮嚇了一大跳,並異口同聲的說道 「發生了什麼事!!」

他們兩人放下了手上的工作,微緩向前走着想一看究竟.....

但此時此刻..中間的大圓桌上一一的冒起了火光,中央漸漸燃起了一支支蠟燭,在漆黑中燃亮著,每個人的視線都轉移到中間....恩榮以及鋭里子在上看靠着欄桿往下一看

酒館的店主一一一口氣直接跑到中央,一下子跳到椅子上高舉着雙手,眼泛淚光大聲叫著 「亞露肋亞!!!!!!!為我們的神!我們的唯一!的誕生之日慶賀功頌吧!雅科姆斯大人萬歲!!!!!!!!!!!!!!!!!!!!!!!!!!!!!!!!!!!!!!!!!!!!!!!!!!!!!!!!!!!!!!!!!!!!!!!!!!!」

瘋狂的大叫著!整個空間都耳畔著這極高頻率的聲音....恩榮以及鋭里子都一同以看待智障的眼神俯視著下方..

而在下面的空麗一直扶著一直並輕聲說 「小心點呀!!爸!!」

不過只是回頭對她笑了笑,然後就從桌上拿起酒杯高舉著它,深深吸了一口氣與這裏的全體人員一同呼叫著

「亞露肋亞!!!!向唯一的神!!雅科姆斯大人萬歲!!!向​唯一的大天使!!雅科姆斯大人萬歲!!!向​唯一的寄託!!雅科姆斯大人萬歲!!!無他亦無眾~乃是創世之人!!!!!雅科姆斯大人!!!!!!!!!!」

「唯一的神!!雅科姆斯大人萬歲!!!唯一的大天使!!雅科姆斯大人萬歲!!!唯一的寄託!!雅科姆斯大人萬歲!!!雅科姆斯大人!!!!!!!!!」

背後的一面木牆慢慢被移開..... 唔吱~~~~~~唔吱~~~~~~~

一幅超巨型油畫展露在眾人面前,上面燃點上了一支巨型蠟燭... 這幅油畫也只有一團光光裏有著一大個白色交叉...這完全抽象的畫作看懵了恩榮鋭里子等人...

突然.....一個細小的身影快速的從人海穿過...咻~咻~咻~.......這人跑到圓桌前.....如同一陣強風來襲....

身影在圓桌前停了下來...在蠟燭的火光照射下....恩榮從上向下一看...看著這熟悉的背影.... 「格也..?是他嗎?....」恩榮輕輕道出了一句

這人的身體微微顫抖著...............顫抖著...........................顫抖著...........................................

全部人都停下了手腳.....整個氣氛都平靜了下來.....歡呼聲漸漸的減少.....眾人的視線都看向了這人......

他喘了一口氣.... 「呼....呼..........」靜靜的遠去....走出了光芒,回到昏暗的環境......

..................................................................

群眾的視線全程目睹著這人...看著他一步一步的走去.....懵然的看著這情況..........

接着.....停住了一陣.....漸漸回復起笑容...... 「看來大家都很興奮呢!!!!!!!!!!!!!!!!!!!!!!!!!!!!!!!!!!!!!亞露肋亞!!!!!!!!!!各位為這一刻盡興吧!!!!!!!!」

「噢!!!!!!!!!!!!!!!!!!!!!!!!!!!!!!!!!!!!!!!!!!!!!!!!!!!!!!!!!!!!!!!!!!!!」群人很快的回到那亢奮的狀態一起歡呼著

此時水吧方向傳來了音樂....這音樂擁有著輕鬆寫意的節奏,但隱隱約約有種悲壯史詩感......

每桌人都開始紛紛搭着大家的肩膀,圍起圈圈跳了舞起來,並歌頌著這位名為雅科姆斯的神,歌聲裏有男有女有老有幼

「啊!!!!!!♪♪~~~~~~~~~~~~~~~~~~雅科姆斯!!!!♪♪」 「種下了生命~♪♪」 「真理的存在!!♪♪」「亞露肋亞~♪♪

在這氣氛下恩榮愣了一陣,看著大家的一致的舞步,嚥下了一大口口水 「這...這是什麼邪教儀式嗎?.雅...方?舞獅?」

在旁邊的大叔走過來笑瞇瞇跟著他說 「是雅科姆斯大人!!!!!!!!!!!!!!!!!!!!!!!!!!!!!亞露肋亞!!!祂可是何其偉大的存在呢!!而這一天正正是他的誕生之日,身為胡敏的我們當然要為這神聖的一天!獻上最大的敬意!!」

恩榮有點驚怕且產生了不妙的感覺 果然是什麼神秘宗教儀式呢.....這種慶祝方法也太過殷勤了吧!!!!!......話說怎麼連我們也要在這裏啊~會做這種事起碼要給通知我們吧!!

恩榮突然被大叔拉走,恩榮產生了另一層面前所未有的恐懼感 「哇~~~怎麼了!!大叔!!!嗯!!鋭里子呢!!!」

「鋭甚麼梨子啊!!今天可是雅科姆斯的誔日!!是神聖之日!!快過來慶祝吧歡呼吧!!」 大叔就這樣未經同意將恩榮拉到人群中.....

恩榮被密密麻麻的人擠湧着 「嗯唔唔~~~....透不.....到氣!嗯唔唔~~~.....」

恩榮就這樣在極度混亂的情況下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情況下渡過了三小時..........

雅科姆斯~雅科姆斯~雅科姆斯~雅科姆斯~雅科姆斯大人♪♪

「萬歲!!萬歲!!萬歲!!萬歲!!~~~♪♪

這幫人激動得好像平常完全没機會去奉承一樣........


............................................


「唏~這是你的金錢,謝謝!!」 鋭里子烏着頭低沉的手震着拿起了完成店主委託任務所發放的錢袋.....給予了眾人一個大微笑和大拇指.....

「啊啊啊啊啊啊!!!!!!!!!!!!我究竟經歷了什麼啊!!!!!!!!」 恩榮一出門口就忍不住向天埋怨道

香莉雙手交叉摸着自己的前臂顫抖地說 「他們..整間酒管好像全都是雅科姆斯教徒來的.....」

雅科姆斯教徒?......」 鋭里子已經被折磨得呼不出一口氣輕輕念道

香莉接着開始解釋... 「雅科姆斯....應該是以前一個主流的宗教信仰.....不過也有十年之久了,我也怎麼沒見過......當初還以為消失了呢!以稱人為胡敏的這點上..他們應該是最原始的一群信徒...」

恩榮身心交織着疲倦,念着 「我絕對不會再回去了!!絕對不會再回去了!!!雅科姆斯甚麼的都已被完全洗腦了!!!」

「總然然之大家途中没受到任何傷順利完成任務就好了!格也,没有事吧!!」 香莉看看大家關心着說

「嗯嗯!我沒甚麼大礙,他們真是有夠奇怪的...」 格也俯下身微微回答着

恩榮看看格也,憶起了當時那身影說 「格也弟弟....剛才你...周圍開始昏暗時你到了那裏啊..?」

「啊?.....我剛剛一直躲在角落啊~....然後就突然被拉到人群中圍圈圈了.....」格也看向恩榮回答

「啊!!那沒甚麼了哈哈~~格也弟弟真是厲害,竟然後做得這麼得心應手,相比起我就只是一直在鬧事...」

格也謙虛的進行回應 「才没有呢!!只是店主讓我打理的水吧區域較小範圍我才應付得來,若我跟恩榮哥哥你去處理同等的事務我想我會弄得更糟呢!!」

「哈哈~格也弟弟謙虛過頭了吧!!」 恩榮也笑笑回道


四人在走回家路上一直在談聊着,恩榮也非常主動去跟大家聊天,看來香莉的話的確成功令他振作起來呢!

當大家快走回公會間時,隱若看見一位女士正站在他們他們的集公團間門口等着...

眾人將視線拉近看看清楚,發現原來是真紗,不過她似乎用着非常犀利的眼神看着他們....鋭里子突然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鋭里子看到後便掛着避強的微笑跟她說 「喂!!哈哈!真紗小姐你好呀!....怎麼了嗎?」

「你們真是的!!!!!!啊!!!!!!不是叫你們要時常檢查信箱里嗎?!!!你們知道現在你們做了多不知廉恥的事嗎?」 真紗便以嚴厲的語氣且帶點厭煩的語氣大責

香莉想着有點不對勁的問 「不是啊~我們没有檢查嗎?我記得上次我正想去檢查時鋭里子走了上來跟我說過..."這些公會上的事就交給我吧!!"」

這時站在鋭里子不敢對視大家,汗流滿面慌張的說 「啊~~..哈哈!對不起呢!一時不記得了!嘻~.....................」

....

真紗頭上的青筋一下湧起,握緊着拳頭放大聲喝 「你知道你們錯過了天級集公團的​邀約嗎????而且還不止錯過了一次!!是三次啊!!!三次啊!!!」

「天級集公團?」 恩榮摸摸下巴疑想着說

「對啊!!你們錯過了"七大罪"集公團的合夥任務邀請啊!!!!!」

香莉聽到這名後放大眼睛驚雅的大喊着

「七大罪?!!!!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