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低垂,皎潔柔和的月光正高掛左空中...

這一天的晚上,漸漸的朔風吹到各家的門戶裏,這晚可謂是格外的嚴寒....整個氣溫與上一晚有著完全的轉變,這也意味著冬天已經漸漸逼近....

燭火的餘光令整個室內佈滿著微弱而溫暖的光線,四人在這溫馨愜意的環境中喝著暖熱的蘑菇濃湯,直接在這晚餐..

這是他們在集公團間裏所享用的第三餐....

桌上覆滿著一碟又一碟由鋭里子所整頓的美味的佳餚。





醬油豬手、黑麻鹿肉、蘑菇炒絲菜以配搭著一頓香甜的白飯...

鋭里子雙手叉著腰間,以滿意的姿態看著自己親手所弄的美食 「嗯!!!還好有這兩個月跟侑伽伽學習了幾門廚藝~乍看之下似乎挺不賴的!」

格也動動鼻子,聞聞湯菜。眼睛發光般看著眼前幾道即將要放進嘴巴的菜餚,口水不禁如同瀑布般流下.. 「哇啊啊啊啊~!我一直幻想要是我這輩子能嘗盡天下的美食!那會是一件多麼美好的事!!看來現在已經邁出了一小步!!!!鋭里子真的很厲害呢!!!!我也能跟你學這些烹飪手藝嗎!!?」

「哇!!!這已經能達到米芝蓮(米其林)的水平了吧!!!!!..唉~..不用理會我說的話」「鋭里子子!真是個天才呢!僅學習兩個月就有如此境界!要是我們沒有了你,恐怕就不能享受到美食了!!」恩榮香莉也一一的為面前的食物而讚嘆著

鋭里子被一句有一句讚賞的說話露出了藏不住的笑容,但也裝作謙虛的撥撥瀏海說著 「啊哈~能弄出這樣功勞也不能全歸功於我!畢竟樂京城有美食之都的稱號!這裏整個環境都非常適合各類的動植物生存,例如稻米、鹽巴草、豬角鹿、尖獸鴨等等!!所以這裏食材自然豐富,我也繼而炮製到這幾道美食!!哼嘻嘻~」





三人均以一貫的笑容眼看著正得意得很的鋭里子

眾人和睦的陶醉在這晚餐中,燭火也一直的繼續為這相處融洽的家庭供應著溫暖....此刻他們將所有些都拋諸腦後,只專注在這頓溫飽飯中...

現在整個集公團間可謂是有著巨大的脫變,環境都變得工整潔淨,周圍的設備傢俬都相當齊全。再不是之前那個單調、寒酸的集公團間..

上方掛着類似時鐘的裝置,時間一點一點的消逝...目前時間為下1之4...

晚飯過後,香莉正處在浴室中沖洗著身子,其餘的三人則在閒聊着....





鋭里子正安置着今天所買來的花朵一一洋花球。格也被眼前那株新奇從未見過的洋紫色植吸引着..

洋花球花型似球為橢圓形形狀,花蕊呈現着粉黃色,花瓣充斥着淡淡的漸變紫藍,極為美麗。

這花好像在我的世界裡見過....好像叫..繡球花來着的..是嗎? 對植物略懂一二的恩榮似乎對這鮮花有點兒眼熟

鋭里子打理得好好看看並一邊說着 「這東西名叫洋花球~可謂是平民界最受歡迎的花朵呢!而且它可隱喻著團結一心的意思呢!嘛~..我希望我們能像這四朵花一樣...能..團結一起走下去呢!」

「團結..?真有意義呢!!我也希望我們能同舟共濟!一併生活下去!」格也帶著天真的笑臉樂天的說着

鋭里子微笑點點頭,恩榮看著這和樂融融的場景後,眼前湧起一種既視感...内心緊緊的焦慮一湧而上....他頂着笑容,以這一笑包裝自己內心的不安感...

這..不..不會的....這次我絕對不容許再一次發生那一晚的悲劇...不..不會的....我在想什麼呀!...為什麼我忘記不了.....小莉會對我很失望的..我不能這麼脆弱,起碼要在大家面前表現出最正常的樣子... 恩榮焦急的心情一點一點的聚積在心裏






咔~~ 屋門緩慢的打開,香莉已經沖洗完畢 「鋭里子~我洗好澡了!現在剩下你,好好舒爽一下身子吧!」恩榮也被這一下門聲給拉回來

香莉用橡皮筋束起一個馬尾,恩榮嚥了一大口口水,目不轉睛的看著香莉這循循善誘的容貌。香莉坐在了恩榮以及格也的一旁,恩榮現在的心情可謂是超級緊張,看著這剛洗完澡的美少女,大腿快要碰到自己的身體,難免也會有一些生理反應...不過恩榮強硬地忍着自己那一股原始的慾望,裝作正常地說 「你的手..呼..現在還沒有事吧!剛剛的戰鬥中這麼冒險去使用流術.....曾幾何時我只是被熱水燙傷過而已!洗澡時可謂痛得呱呱叫了呢!!」

「對啊!!莉姐!看見你現在手還有些少的紅腫!是不是很痛啊!!」格也緊接著也關心上來

香莉看見兩人出於好意的關心後,告慰的笑了笑。她看了看摸著自己的手接著說道 「嗯~剛才用藥材包紮了一會兒,現在沒什麼事了,謝謝你們的關心呢!嘻!」

恩榮聽見這可愛的一笑,整個心都完全融化起來。接著香莉到背後拿掛在牆上的背袋,然後從裏頭拿起一塊包裹著東西的布....

恩榮格也冒起頭看著香莉手上的包裹,香莉攤開這布,裏頭原來是一堆堆的硬幣 「格也恩榮今天開始可要跟我學習,好好認識新的事物!在這外頭的環境所需的知識量可謂是極其巨大!」

恩榮漸漸回想起香莉之前與他的對話 對喔!小莉曾說過會好好授教關於這個世界的知識!...今天在只在外頭走走,就已經看見很多陌生、完全不懂的事物,產生了許多的疑惑呢!..好!!!我要打起十二分精神!絕對!絕對!要認真專心上課!!!

格也點點頭,隨後說 「嗯嗯!我會專心學習的!!!」格也現在的狀態比以往更來的積極,恩榮看了看這過後成長的格也.....恩榮也默默點頭,輕輕道了一句 「嗯!」





「那先來個小熱身吧!!現在我手中我幾塊硬幣!..啊...我們現在好像有些缺錢呢~...不過不要緊!我們先來認識一下!」香莉登時拿起四枚硬幣,並放在手心中輕輕搖著 嘶嘶發出了硬幣與硬幣的碰撞聲

香莉分別地將一枚一枚的硬幣清晰的放在桌上,兩人探頭仔細的看着桌子上的銅、銀、金、白金硬幣...

還真是第一次仔細觀摩這世界的貨幣呢~嗯..感覺就是中世紀該有的風格...噢!~上面好像刻印上某些東西圖案 恩榮想了想並指了指其中一枚銅幣「從上面的輪廓..這上面都是這國家的歷史人物嗎?」

香莉點點頭輕語 「嗯~没有錯!現在就先介紹一下每一枚硬幣。在今天市集消費的過程,也應該從中略知一二吧!」恩榮格也一同的點點頭

「而這是有關乎一些基本數學的,不久前也教過格也的~現在還記得嗎?」香莉格也問了問,格也立即回應道

「記得的!!最基本的十個基本數字...分别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數字可以相加相減,對嗎?」格也掛著天真單純的笑臉說着

「嗯..嘛~也不完全是錯的,不過十這數字是由"1"跟"0"所組成的,正確一點基本數字並無十而是零,不過單憑能記住加減算式來說就已經很不錯了!」香莉在糾正的同時也讚賞著格也





香莉接著亦問道「那..恩榮你應該..?」恩榮點點頭表現出一絲的自豪表示著 「當然會了!啊~我可是一個被微積分所折磨過的男人呢~」恩榮說出這話後,兩人擺著納悶的臉孔目望著恩榮

恩榮被這倆目光搞得有些少不自在,馬上補充說 「啊~..不用理會我的,没關係的...我對數學有一定的了解就是了!」

「嗯?有些意想不到..流浪者不應該是..?啊!不好意思..我不是刻意這樣說的!我也是一個低下的窮人,也沒資格說三道四...」格也說著說著意識到自己的言論不太妥當就收起來了

「那先開始一一介紹每一枚硬幣,這!銅幣為半比克,意思也即是兩枚銅幣為一比克,然後到現在所指著的銀幣!就是最為簡單最基本的每一枚代表一比克!接著就些比較昂貴、不經常使用的金幣與白金幣!分別對應着十以及五十比克!」

香莉分別指着對應的硬幣去進行說明,恩榮格也也非常認真的投入在當中... 「嗯..這基本上就是所有的克爾威王國目前市面上所有的貨幣...不過其實還有一個最為稀有、最為貴重被認為是貨幣的東西...據說全世界也只得十枚...但目前我們應該有遇見不了這東西,所以暫且先不討論」

接著大家花了一段的時間去學習著...


「這些硬幣上面的圖案分别是白金的克爾威國第一代國王一一哈羅德•貝斯伊莎,金幣的為克爾威國第一代皇后一一普琳西思•安南。接著,銀幣為上代國王一一辻元•勇勝,曾參與了中界大戰的重要戰役,而且為人國貢獻無數。最後,銅幣則是刻上代表著王室的標誌一一七角星」香莉亦為這些貨幣的細節進行一連串的解說,同時補充一些歷史知識...恩榮甚至拿起了紙張進行抄寫,看來他已經沉迷於這世界了





兩人盡心去聆聽著香莉老師的一言一語,鋭里子途中也冒出頭參與在這課程當中...整個氣氛並不沉重,反而輕鬆至極。每位都樂在其中...


「那只要過了下12就正式代表一天的完結了~還有甚麼問題嗎?」


「小莉老師!!!我有問題!時鐘是否用黑粉作基底,並用磁石的吸力去顯示目前的時間!」元氣的鋭里子舉着手如同在學校上課般問,香莉也細心的給予回應

「嗯!磁石完全吸附黑粉的時間為半分鐘!時鐘的運作原理基本上就是利用這特性去顯示時間的」

看來目前來到了關於時間的課題...

恩榮也理解到這個世界時間的概念與他的世界相約,這裏均是運用12小時制的,而且秒、分鐘、小時這些單位運用上都一致...

現在的時間為下2之7(19:35)....今天花費了一小時去學懂了這世界的貨幣以及時間,還有一點的歷史...

恩榮來說可謂是獲益良多...


在今天發生了許多大大小小的事...恩榮内心裏也不斷的產生著變化...經過香莉前一晚的鼓勵後,心頭似乎變得更加混亂..

恩榮身躺在床鋪上,蓋著一面被子到心胸的位置..他轉頭望了幾眼入睡中的朋友們...輕輕哀歎了一口氣......

他坐了起來,看著窗門前淡淡的月光...回想起昨天香莉所勉勵著他的話,輕淡的發出一言 「振作一點,恩榮!你可以的!」

恩榮呆坐了一陣,他拿開被子,起了身來插著袋....一步一步猶稍稍的走出門外,他披上今天所買的深藍色外套,抬頭再一次仰望著星辰.....

恩榮?怎麼了嗎?」恩榮回頭一看,發現披著粉色外衣的香莉漸漸走近....

一大陣涼風飄過了兩人的身旁...恩榮身子縮了縮....再回神看著已經走近了的香莉....兩人坐在草地上....

他看著香莉正為著自己擔心的眼神,恩榮低下了頭拳頭在袋中用力的握著.... 「睡不著嗎?..恩榮

「是啊..那你呢?..小莉」兩人的對話中只有香莉眼看著恩榮,恩榮只默默低頭與香莉眼神沒有對接... 怎麼了..怎麼了!!..為什麼我一丁點都沒有成長...

香莉嘆一嘆氣並右手搭向恩榮的肩膀,輕輕地撫拍着他,恩榮愣了一陣....在這停下的幾秒間,在這冷冰冰的夜裡他感受到無比的溫暖 「果然我觀察人心的功力還挺低淺的....也許..你有什麼事藏在心裏現在一次過說出來吧!」

恩榮冉冉仰起頭...心中沉著一口氣,輕言着 「不那..那個............嗯..小莉...」空氣滯留著一陣...香莉一直眼看著恩榮一言不語...

恩榮被這眼神盯得有點難為情,臉頰紅着,輕痒着前額.. 「呼~...小莉.....為什麼要授教流術這東西給我這外人...」

香莉眼神似乎有些兒錯愕 「為什麼這麼問?..」

「難道不會產生不安感嗎?...這具破壞性的的技術教導於我這陌生人...我是一個不折不扣、心邪不正的壞蛋。透過流術去破壞安寧、去破壞這一切,難道不會心寒嗎?...可能造成這一切的兇手就是我..不會懷疑我嗎?」

「當然產生過這念頭....」香莉輕語答道....恩榮表情漸漸低落,不過想了想這也是理所當然的...........

...

「但我..選擇相信你!」香莉的這一言,令恩榮抬頭驚訝着,擺出不懈怠的樣子 「不..為什麼!!!」

「在那一天...我心裏也恐慌着....心情焦急,絕望的走着...當時目睹着這茫茫的火焰....眼見著自己所認識的人一個又一個地離去,我陷入迷茫中..........直至..看見你時....那表情也同樣的充滿着恐懼,但你卻依然鼓着勇氣..儘管希望渺小,自身能力也不足..但你卻仍堅挺着身子,不斷竭力、不放棄去找回並拯救大家!這樣可要我怎麼懷疑你!」

「不!!!!才不是的!!!!!當下村莊燒毀的那一瞬間!我整個人的理智線都被打斷,在那一瞬間我都只是一直不斷想著"這是什麼這是什麼這是什麼這是什麼這是什麼這是什麼"!!!!!而且..我可能是裝的啊!!!」恩榮眼裏充滿着悲痛...激動的說着......

「我相信你!僅此而已...」這時香莉並沒有說太多的話,只輕輕道出這簡單的一句

恩榮看着這肯定的眼神..心靈被輕輕的安撫着...他冷靜了下來,語氣平淡的念着 

「直到我暈倒了到了一個全新的空間為止....我一直都是處於這樣的狀態,當下的我其實對這件事還沒有太大的真實感,還沒有對此事太過感觸....只停留着一剎而來的衝擊感..........不過...全靠着小莉和大家的安慰,將我的情緒平復起來。嗯....不知道為什麼,看見你們兩個小莉和格也,我的心情會開始自動地調教回來.........也許這是我的防護機制吧....不想你們看到我不堪的一面。當我以為自己的心情可以慢慢振作時,我昨晚在夢裏看見村莊的各位.....他們身處在火中,滿身流着血,怒瞪着我...我上前問着他們..卻毫不理會我.....只一直口中默念着..."恩榮,要不是你害的話,我們便不會死的!""恩榮,要不是你害的話,我們便不會死的!""恩榮,要不是你害的話,我們便不會死的!""恩榮,要不是你害的話,我們便不會死的!""恩榮,要不是你害的話,我們便不會死的!""恩榮,要不是你害的話,我們便不會死的!""恩榮,要不是你害的話,我們便不會死的!""恩榮,要不是你害的話,我們便不會死的!""恩榮,要不是你害的話,我們便不會死的!""恩榮,要不是你害的話,我們便不會死的!""恩榮,要不是你害的話,我們便不會死的!""恩榮,要不是你害的話,我們便不會死的!""恩榮,要不是你害的話,我們便不會死的!""恩榮,要不是你害的話,我們便不會死的!""恩榮,要不是你害的話,我們便不會死的!""恩榮,要不是你害的話,我們便不會死的!""恩榮,要不是你害的話,我們便不會死的!""恩榮,要不是你害的話,我們便不會死的!""恩榮,要不是你害的話,我們便不會死的!""恩榮,要不是你害的話,我們便不會死的!""恩榮,要不是你害的話,我們便不會死的!""恩榮,要不是你害的話,我們便不會死的!""恩榮,要不是你害的話,我們便不會死的!""恩榮,要不是你害的話,我們便不會死的!""恩榮,要不是你害的話,我們便不會死的!""恩榮,要不是你害的話,我們便不會死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我腦裏不停徊蕩著.....我腦裏陷入了無盡的自責.....我站在原地手腳不斷的顫抖着...不斷的..不斷的..要是我強一點的話,要是我不這麼軟弱的話..............也許..結局從此不一樣...................咔....啊!!!.........在我醒來後.....心裏的沉重感一直冗留着....與大家相處的每一分、每一秒整個畫面都出現了在我的腦海中.....腦海開始越想越多....自己深處的自卑感在持續的放大...不知道為什麼.............................我..我真的很痛苦....咔....嗚~~....」

恩榮忍不住自己的淚水,眼眶開始濕潤了起來....

香莉摸一摸恩榮的頭,用著溫柔的聲線輕輕地說 「盡情哭吧!!盡情向我說吧!!你隱藏在內心的所有不快的事!!我都會的一一傾聽的」

恩榮終於放聲大哭,將這兩天的情緒完全解放出來..

他已經忍不住了...他已經不管了...這一刻他只想放聲大哭...這一刻他就像一個小孩一樣...

「嗚~哇~!!!!!嗚~~~嗷嗷~!!!!!!」

「我覺得自己真的真的很沒有用......真的.....尤其每當看着格也弟弟....他非常堅強又有責任感,在經歷過那場慘劇仍然能振作起來!在今天裏,儘管事不關己,也會走出來跟大家道歉,將事情的責任放諸於自己身上.....相反對比起我..就只會發瘋的大叫着.....一點事都做不好,就只是軟弱無能廢物一個!!看着比自己年紀還少卻成熟得更快的格也,感覺自己的距離與你們越來越遠.............到頭來其實自己什麼都比不上.....回想起之前一直一直這麼自大地認為自己凡事只要努力一定會成功.....但現實卻一次一次地打我的臉....在那一次我就只是一直眼白白看著重要的人一個又一個地死去。這一次困在黑暗中,我也什麼都沒有做...我什麼都沒有成功過....我..我.....真的很沒用......要是沒有我,你們會進行得更順利吧!....要是沒有我,​你們會生活得更幸福吧!我就只是一個拖油瓶....」

恩榮毫不保留的一次過說出所有自己的心底話...他自卑、無能、軟弱........

香莉溫柔的微笑着.....雙手輕輕握著恩榮的手背,恩榮愕然看着香莉那白滑的手掌「看著我吧!恩榮

恩榮強忍止着自己的涙光...輕輕仰起用雙眼正視著香莉,靜默暗淡帶點柔和的光芒照射到香莉的身後....恩榮眼前是一位猶如天使般的少女,這一位少女擁有著溫暖人心的聲線,既可愛又甜美的面龐,眼睛彷彿閃耀著光芒,恩榮的眼裏慢慢地找回了生機....

恩榮!可不要踩低自己,每個人自身必定會有價值的。你有那一種努力不懈別人模仿不到的精神,你有著那可貴的勇氣,你有著不惜一切想請救眼前事物的英雄之心,這種種的一切都放在我眼裏。所以..請對自己有一點信心,若果連自己都不給予信心自己,別人又怎會相信你呢!!!!恩榮!!!!」

恩榮眼淚又開始一滴一滴地湧出,雙手慢慢地捉著香莉的前臂,香莉用著憐憫的眼神,逐漸鼓勵著恩榮

「世間的確是對我們不友善,我們會經常遇到挫折、失敗。但你也請別放棄,別忘記你身邊也有人陪著你,我們會一直陪伴著你,所以我們一起向前吧!恩榮

恩榮聽着這悉言後,眼淚不止反而越倍增多....恩榮緊握地上的小草痛哭一番..........

涼風再次吹過,但這次卻格外柔和..........

恩榮逐漸冷靜下來.....慢慢地開始找回真正的笑容,擺着笑臉,抱着真誠的心態去說出 

「謝謝你!香莉,對不起,我回來得有點遲呢!」


兩人放輕腳步悄悄的回到屋裏,以免吵醒熟睡中的兩人...

「那..那個.....小莉有一件事..其實也一直埋藏於心裏很久了.....」恩榮在正走入房間的途中停下腳步,在大桌旁靜靜念道

香莉轉頭看看恩榮,接着問 「怎麼了?~說吧~」恩榮貼在桌上答..

「嗯....就是..我其實也有一個朋友...當時貌似也捲入了帶我到這世界的結界....應該..應該也與我同樣的穿越到來這世界.....雖然我不想一直依賴小莉你.....但始終内心的不安感不斷的停留在身體中...也非常擔心他的安危....目前也只是處於猜測的狀態,也許他安好無恙仍然逗留在本來的世界中...但也求求小莉大人!你能協助我尋求回我的摯友一一柏服錫上,也許到頭來這一切都只是徒勞,但也希望你能幫幫我!!」恩榮身體輕微傾前,低着頭拜託着香莉

「小莉大人嗎?嘻~..嗯~放心吧!我絕對會幫助你的!」香莉笑著點點頭,答應這請求。

恩榮抬頭歡喜的笑著,接着想了想... 「小莉...還有一件事想問一下......」香莉同樣以温柔的態度進行回應 「嗯?」

「就是關於的....」恩榮道出此言後,香莉便懵然的默默眼看着恩榮

恩榮
緊接著說 「啊!~我也不想直接將罪名放在他身上....甚至我不希望是他.....但在那一夜中...我們卻絲毫沒有看見他半個身影,而且貴族多少也牽連到王國那邊吧!畢竟從鋭里子口中所說的...毀滅了村莊的元兇就是那國王....雖然暫時沒有太大的根據....」

恩榮看着這繼續處於呆怔狀態的香莉,以為自己說錯了什麼便馬上糾正 「啊!!!....還是當我什麼都沒說吧!畢竟他也應該算是我的...朋..」

恩榮正要完結他的話時,香莉走了上前,輕輕歪著頭疑惑著 「誰..誰是??」

恩榮呆停了一陣......... 「啊!!!!!!!!!!!!!!!!!!!!」恩榮驚恐的大喊着,整個房間都徘徊著恩榮的這一聲....恩榮知道自己在深夜中發出噪音後,馬上的收起掩着自己的嘴巴

但他的眼神依然驚訝著,他登大著眼睛......

此時...房間裏傳來了聲響,門輕柔的打開....格也從門裡走了出來,揉着眼睛.... 「怎麼這麼晚,你們還在外面吵着啊~」

格也!..不好意思把你吵醒了~」香莉看了看格也,不好意思的合十雙手向他道歉

恩榮咽嚥口水,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了看香莉接著在看著格也輕輕問 「格也弟弟..你記得是誰吧!小莉她剛才可問我誰是氏,你..你記得吧!」

格也沉言一回兒...低頭用食指與姆指托著下巴思考着 「?.....我對這名字沒什麼印象...」

「他是....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