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 一隻大型種的黑鷹發出溫順的叫聲....

在這裏周圍的空間略有點漆黑,在兩邊牆壁上有些小蠟燭點燃著,散發著微微的火光,這裏空間位置非常大。整個氛圍都級人一種既神秘又神聖的感覺...

一位中年肥胖的男士正左手抬著懶洋洋地頭側躺在一張類似皇座般的椅子上...整個散發出莊重嚴肅的氣息

周圍只有輕微的燭光照射着光線,男士的樣子完全覆蓋於黑暗中.....

但不看臉卻已經發出令人感覺到陰沉的情緒,只見臉龐上留着些少鬍渣,這樣的姿態以及容貌都會令人第一感覺上這人為非常邋遢的肥胖大叔





但他卻意外穿着非常齊整,衣冠濟濟。衣服上沒有任何一點塵埃以及污穢的痕跡...

穿著一件新黑色為主調,以一點白色線條為點綴的鈕扣禮服,外層披上了一件底色為深紫色的長袍。而下半身則穿著黑長褲上面有一絲絲的深藍線條...

頭上似乎戴着類似冠帽的飾物,並擺著一條長羽毛。但由於周圍暗淡無光,也看不出一個所了然,只能透過輪廓去作一個判定..

黑鷹站在了寶座頂部,眼裏發出微弱的紅光。而在寶座的後方,一面石壁上某些位置散發出若隱若現的螢光...

牆壁上所顯示的似乎是一個圖案,但此時此刻卻什麼也看不了一個所以...只有幾個圓圈以及幾條線....





男士在座位下幾個階級前站立著兩位女士,她們非常莊重地站在那裏,並戴著額頭上有著一個橢圓形,內裏為一隻四隻手指頭的手掌的面具


(示意圖...)

面具只遮蓋著眼睛鼻子這兩官,他們嘴唇並沒有上揚或下垂,平得像一條直線...十分嚴正...

而在衣著方面同樣也使用冷色調,兩人一同穿著一條黑灰色的長裙,在衣領上分別綁著一條紫藍間條和黑白格子的緞帶

男士輕輕搖晃一下他左手中的金色酒杯,蜻蜓點水式品嚐了一下子....發出了微弱沉厚的低語聲





「嗯~...今天的味道雖然不算太完美,不過也保留着圓葡萄的獨有香味,這杯是英峰子所特製的嗎?還不錯呢~」

「拜見父親大人!!~感謝大人能夠呼喚我們~是我們終生的榮幸」 一位戴著面具的長髮女子輕快地走了過來...她是

這位被稱呼為父親大人的​男士打量了的全身上下...「詩羅!那小子呢!他在哪裏?」 繼續用那獨特的嗓子去跟

「啊~實在不好意思!父親大人!!他快來了~...嗯~我都已經叫他加快腳步了,真是的雅寶寶~第一次執行任務居然以這種態度..啊!!這裏這裏~雅寶寶!!」往後揮揮手,焦急的喊著後面趕來的。而從這樣看,似乎都只是一個假名..

趕急地從黑暗裏逐漸步出...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剛剛睡得有點過頭呢~!!找我們有什麼事?」以輕浮的態度揉着眼睛走了過來..

留了幾滴汗...馬上跑到了身旁輕輕以手肘頂一頂他作提醒....兩人看著男士的眼神開始變得有點兇狠,他的眼睛開始越睜越大越來越尖銳,一絲絲的毛骨悚然刺激到兩人....

一下子被嚇得瑟瑟發抖~男士大拍了座位上的椅柄 啪啪啪!!!!! 「!!!你的面具戴歪了!!!要向左一點啊!!!詩羅快點幫他弄一弄!!」





這下巨響以及呼喝聲馬上令的恐懼感更上一層樓.....

「哦!!馬上可以的了」 馬上手忙腳亂地調整好面具 「這裏這裏!!真是的~姐姐都跟你說了到這場所要好好整理自己的儀態!特別是面具的部分呀~!寶寶!!!」兩人經過一番修正後,立即站立端正的向著眼前那擁有著無比壓迫感的男士

馬上變得乖巧許多...再不敢擺出那輕佻的態度...他輕微俯著頭一言也不敢動....

男士低沉地咳了一聲.... 「喀!!!!!!!!!!!!~...」其中位於左手邊的女士馬上微微鞠躬,接著語氣冰冷平淡地說 「這是大人從那個君王收到了命令..這任務是吩咐著我們要帶一男一女回來..」

聽到任務這兩字,身體立即做出了微小的動作並帶著藏不住的有點興奮看著眼前,而正當這位女士要繼續說時,男士用手指頭輕輕敲擊著柄子,接著自行開口說「從報告中,得知了彼人名字為柯可•香莉光英•恩榮,吾稍後會提及外貌特徵,倆應已經被送到樂京城。不過樂京城防守非常嚴謹,並不會胡亂放肆外人進來,所以吾先為汝輩擬定一個策略。第一步需要做的事為潛入一個村莊假冒為內裏的村民,當天晚上國王這老頭子會派軍隊去消滅這個村莊,到時候汝輩所需要做的就是扮演倖存者,以吾所知樂京城的城管長會絕對去收納汝輩,這時就要將無辜平民的角色演到底,潛入到樂京城後。便要竭盡所能盡快地到兩位那邊,那裏會有一位助手協助你們,而且吾會有專人去派馬車運送汝輩回來,最重要一點必須不能對他們使用過重的武力,不然後果自負...整個任務大綱就是這樣....」

都非常認真地看著男士講解一直的點點頭,仔細地了解每一個細節,務求能順利達成父親大人的要求

男士一個眼神轉向了另一旁的女士,女士也非常自覺的服從命令手拿著一個小盒子,兩人均向前看看...

女士馬上解釋開言說道 「這道具是大人給你們去達成這任務的,請好好善用...這是王室内目前最新技術的遠程對話裝置,可以透過上面無數的小孔發出通知,只要將這玩意靠貼唇邊就可了。相反的接收通知也只要用耳朵做出同樣動作即可。到達村莊後請務必長期開著這一裝置,過了大概一天的時間那個國王就會馬上毀滅這個村莊,接著你們就能順利到達樂京城。先跟你們簡單說明,按紅色按鈕為與這裏進行對話,而旁邊的黃色按鈕就是用於你們兩個互相溝通所使用的,當想停止使用時可以推一推這個藍色的小粒子就可以了...」





非常專注地看著他們面前的六邊形非常厚重但細小的金屬裝置,上面有四個按鈕,以及一個推動式的小粒子,在下方的位置有一個凹位並有無數個細孔

左手邊的女士向前深深鞠了一躬並道 「這大概是一切的內容...你們可放心吧!這任務難度不高,期待你們的成果!」

略微騷騷頭,接著也接話言道 「放心吧!我們絕對會不負眾望的!好好等着我們的好消息吧!!再次感謝父親大人委託我們~我們也非常樂意奉行~」

對話完後,兩人便一步又一步走出這昏暗的空間裏....

在右手旁的女士眼神呈現著擔心說 「真的..沒有問題嗎?大人..這任務就交給他們....兩人的都時沒有經驗的小孩..」

男士並沒有回答,只保持著沉默目送離開....

...






嘎~轆轆~轆轆轆轆~嘎嘎轆轆轆~~

"火風聯合集公團成立"正在往西南方的秘紗森林進發中.....

 恩榮他們四人眾與真紗分別乘坐於兩輛車中,馬車裏頭的環境安然舒適...

四人一直乖乖地待在馬車中...從清早、中午、黃昏.....眾人不時會一起聊天、打盹、觀望著外面的風景等等.....

來到了晚上,五人以及兩位馬伕會分工準備食物、搭起帳篷、生起營火.....

目前眾人正貼坐在熱氣騰騰的營火側旁,圍著一起享用著溫暖的一頓晚飯,這是恩榮來到這世界的第十頓晚飯....

「啊~在這涼風徐徐吹來的晚上,吃著這暖呼呼的食物,整個人簡直是大滿足!!」恩榮恣意滿足的大喊一句...格也同時也照樣的埋著頭,絡繹不絕沒有停下來,一直打開張口咀嚼著眼前的美食





「啊~等等我啊~~~」鋭里子從後方連忙的趕來,恩榮馬上答話道 「加快腳步啦!不知道在弄什麼弄這麼久!這些飯菜冷了就不好吃了呢~~」

這一晚當中香莉不忘為他們來了個深夜補課....兩位馬伕甚至斟酒大喝一番,但卻被真紗一個眼神放棄了這念頭...

噗~ 隨著營火的消滅,亦代表著就這樣大家和睦、樂陶陶地渡過這一個安穩的晚上... 

儘管在這一刻彼此並不是陪伴著自己最重要的人渡過著這一晚,但卻籠罩著一絲絲的幸福感.....

......


嘎~轆轆~轆轆轆轆~嘎嘎轆轆轆~~ 馬車持續行駛中....而以目前的狀況來看,距離都達目的地只剩下不少時間...

目前正位於氛圍暗淡冷清的森林裏,草間逐漸變得稀疏...整個森林呈現着淡淡的粉藍色煙霧,附近沒有長著茂盛的花草。四周環顧只豎立著一顆顆的淺藍色葉子,但樹葉數目十分稀少,樹幹幼長的的巨型樹,木頭的顏色為淺灰色

樹蔭下都鋪蓋著青色微型草堆,泥土可謂是十分鬆軟而且呈灰暗色的,只剩下唯一的花朵,它擁有著橢圓形幾乎包覆着内裏的暗紅色花瓣。附近也沒有什麼小動物,整個森林都帶給人一種神秘陰險、靈氣很重的的感覺

「呼噜~...​呼噜~...」 恩榮鋭里子格也正打瞌睡中,香莉則靜靜地坐在鋭里子旁邊,看著大家熟睡的樣子,有點欣慰地不自覺的笑了一笑..

香莉向左望一望車窗外,不由自主地說了一句話 「又來到這地方了,過了這麼久還沒有太大變化呢....」

「哈欠~....呼......」 香莉漸漸的開始有點疲倦,產生了一點的睡意..她低低頭..正當快要進入夢鄉時....

呯!!!!!!!!!!!!!!!!!!!!!!!!!!!!!!!!!!!!!!!!!!!!!~~~.........

這一下從右邊傳來突如其來的巨響重重的打醒了香莉!!!!

正在駕駛他們那輛車的馬伕立即止步,便行色怱怱走到一直位於他們一旁真紗的馬車那兒 「喂!!!搞什麼啊!!」

香莉馬上打開右邊的窗門,焦急地往前一看..... 「真紗小姐!!發生什麼事了!啊.....」

香莉眼前只見那邊的馬車正中向撞上了一顆巨大的樹上,樹葉還輕微地搖晃著...

旁邊車上的馬伕只一直沉默地低下頭,好像對這事沒有完全的反應,真紗在車內也沒有回應香莉剛剛所問的話,駕駛他們馬車的馬伕一直叫喊並拍拍肩膀正昏倒的馬伕..

「喂!!怎麼了!!回應一下啊!!祐!!真紗小姐!!」但卻毫無反應....

香莉看回馬車裏面的狀況,眼尖的香莉幾秒就立即發現馬車底部正中間的其中一個小孔裏,冒著徐徐的翠綠色小煙..

香莉馬上拔起掛在腰間的劍,使力一口氣將劍插在冒出煙的一旁。由於整輛馬車基本上都使用普通木頭製成,所以香莉很輕易就成功完全把劍刃插進去了

她將劍身微微向前一抖,並一個勁將劍拉扯上來,呯嚓~ 木碎飛横四周.....香莉這一系列的動作目的是務求令,她所認為馬車內所藏的那一個裝著某些氣體的儀器刮上來...

然而裏頭真的潛藏着一瓶小型長條玻璃瓶,然後香莉立即將這瓶子扔出窗外...

不出意料被香莉猜中是某些物品暗藏在某一處正悄悄作祟着,格也被剛剛香莉的大動作所震驚醒來 「發生什麼事!!!!!莉姐!!!!!」

「快點遮住鼻子馬上從馬車裏出來!!!!!現在這個空間不適宜久留!!!恩榮鋭里子你們快醒醒!!!」 香莉立即大喊一邊叫着恩榮鋭里子他們倆一邊搖著他們的身體

格也的樣子完全愣怔了起來,並對這事表示著完全不理解...

「他們叫不醒呢..看來要用一些粗暴點的方法了」 香莉内心裏極度緊張,她皺著眉頭,咬緊著嘴唇.... 

香莉一個轉身一記起腿飛踢將馬車的門踢開「格也!!快一點!!!!算了我來吧!!唏!!!~」 然後提着恩榮以及鋭里子的衣領,以鵰悍的方式拉著他們離開車内

香莉一下了車後,立即放鬆雙手放下他們兩人並微微地按著頭部,眼睛不停地閃爍眨著 「可惡....嘎..格也快點下來吧!等一下再解釋.....」

香莉轉頭一說,格也倉皇地點了點頭,對這恍然的一刻感覺有點不知所措,手忙腳亂地下車...

香莉馬上開始簡單清晰的解釋來龍去脈,並告訴格也現時的狀況...

駕駛他們馬車的馬伕非常焦急狼狽地走過來 「怎麼回事了!!他們叫也叫不醒啊!!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難道...難道...是中了紗虛樹妖女的...詛咒嗎?被咀咒的人會一昏不醒...然後逐漸的被紗虛樹妖女侵蝕身體的每一個部分..........不要啊!!不要啊!!我不要這樣!!!!!!!!!」

馬伕猛烈的按着自己的腦部...越想越驚慌,嚇得眼淚及鼻涕一下子湧了出來...香莉看著這已經快踏入四五十歲的中年男士,心裏產生的第一個念頭為 啊~紗虛樹妖女嗎?...還記得以這個故事嚇壞過妹妹呢~..

念想停後,香莉馬上向他解釋希望能令他平靜一點 「不是的!不是的!馬伕先生先冷靜下來~...啊~這是某人策劃想找我們麻煩所製造出來的詭計....總而言之不是什麼紗虛樹妖女!」

「誰會空閑沒事做這麼搗蛋啊!!!!啊!!!!!!有火嗎??這裏有火嗎???聽說紗虛樹妖女非常懼怕火的!!!!」

啊~~怎麼整個人已經代入了虛構故事情節了呢~ 香莉不禁默默的在心中嘆了口氣... 

「快!!!快點!!你們有打火石嗎???你們有嗎???求求你們了!!!!」馬伕痛哭地緊抱着香莉的大腿,很難想像一個大男人會做出這樣的行為....香莉心灰意冷地俯視著馬伕先生。格也也秉承著同樣嫌棄的眼神看着那位正大哭大鬧的馬伕

唦~~...........

從森林不遠處中...似乎發生了些少動靜.....一絲絲行走在草堆的腳步聲輕輕的傳道在他們的耳膜中...

馬伕整個人全身都嚇得僵硬不得動彈,他勉力以雙手緊抱着自己的身體在緩緩顫抖著,緊閉著眼睛深,信著自己已經不幸的跌入了妖女的陷阱中... 「不要啊!!不要啊!!求求你不要過來呀妖女!冒犯了冒犯了」香莉馬上拔刀,環顧四周,瞳孔放大以犀利的眼神警惕著周圍的動靜。格也此時咬緊著牙齒身體也動彈不得,似乎也在懼怕當中...

一陣的冷風吹過,寒意直接滲透了眾人的內心深處。整個森林的環境中縈繞着駭人、詭秘的唦唦聲.... 

唦~.....

唦~.........

唦~.........唦~.........唦~.........

唦~.........唦~.........唦~.........唦~.........唦~.........唦~.........

一把玄虛又無神且有點刻意壓低聲音的冰冷女人聲,以一種奇妙難以形容的形式,傳播到眾人的耳邊當中.....迴盪著的聲音,充斥着整個森林,猶豫般立體環繞聲深深烙印在全部人的耳孔中.... 

「嗚~....哈......哈~.............. 」

馬伕完全被嚇得整個身體捲摺了在起來,已經可以到達瑜珈大師的等級...並一直重複碎碎念着 「不要啊!我錯了我錯了....我錯了......」

「戴著布帽,有一撇八字鬍鬚的男人~....」

馬伕被這一句話嚇得臉發紫了起來,滾大著眼睛求饒般不停跪拜着 「啊!!!我...我.嗎?!!!........嗚~不要呀!!不要吃掉我的腦袋!求求你求求你大發慈悲!!!我還有家人要養的....不要不要!!嗚嗚~~」

「嗯.......你現在快點回頭走,騎著你的馬有多遠就衝前多遠~...不要理會他們.....若你想保住性命的話~你就快點獨自離開這裏.....」

香莉焦急地搭了搭馬伕的肩膀,馬伕轉頭大嚇一跳....香莉鬆下眉毛眼望著馬伕,務求可以打消他那獨自離開的念頭.... 「不要被他的話迷惑倒!馬伕先生!!」

馬伕大口吞了一下口水,向左看一看真紗的馬車...虛心地看著他那位名叫的馬伕朋友,然後再回頭看著香莉

左手緊握著瑟瑟發抖的右手.....茫然的眼神來回看著眼前的幾位....

那妖異的聲浪再次響起...「再不走的話.....就永遠走不到了~.....哈...哈....哈.......」

馬伕緊閉上眼睛.....再漸漸的開上那深怕的眼窩....眼筋湧現了上來....「對不起.......​對不起!!!不是我的錯不是我的錯!!!!」馬伕不停告訴著自我安慰著自己....匆匆跑到他的馬匹那裏,連忙地解開綁著馬車的馬,香莉眼睜睜地看著他,舉起右手想做出停止的動作....但想了想後還是慢慢放下來.....

馬伕趕快地指使馬匹回頭走便一邊地說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格也看著眼前的馬伕離去,再仰視著一般的莉姐....輕聲不忿地說了一聲 「可惡....」

格也身體有些少不尋常的反應....不過他依然堅硬地忍着...深吸了一口氣回後不停叫和拍打着恩榮鋭里子 「鋭里子!!!、恩榮哥哥!!!!快點醒醒呀!!!」

香莉看見格也盡自己所能去進行協助時,她也不停地告訴著自己的内心 快點想想吧....有九成把握又是他們奇怪的二人組..感覺上他們在這佈局了很久,甚至用回聲石令聲音平均分佈在每個方向,令我找不到他們的位置....真是的.....現在除了格也外有沒有其他人能過來幫忙....這次可要捉到他們....

噗!~ 後方傳來了撞擊聲,正處於警惕狀態的香莉聽見這聲響後立馬回頭....發現格也倒在了地上.....「格也!!!怎麼回事了!.....」

逐漸變得驚慌起來...她咬著右手手指頭..正擔心著這場意外的發生....

噗...唦唦唦~~~~........... 突然四處都隆起了煙霧....整個環境都完全被這些不明來歷的煙霧覆蓋著,香莉目前剩餘的視線,頂多只能隱隱約約看見真紗那邊的馬車....

周圍突然傳起了一步又一步踏腳聲,並同時間快速地接近着香莉,香莉手完全不敢離開自身的刀柄上.....她集中全力...辨認出這些腳步聲的方向以及位置.....

哐哐哐哐~~ 哐~哐哐~~ 正當這些腳步逐漸靠近香莉時,噗~~ 兩個熟悉的身影從煙霧彈了出來,伸前手爪,做出捕捉獵物的動作...正當兩位雙手快要碰到目標時....

咻~~~ 香莉反應迅速,一個起飛跳起來....拿著細小玻璃針筒的被身手敏捷的香莉嚇了一跳....兩位看著上方驚呆了一會兒,便馬上躲藏回煙霧中裏.....

香莉左右眼看着這搗蛋二人組,並利用空中的一秒裏快速地思考著 果然又是他們,現在可不能隨意使用流術呢!在狹窄的空間而且不知道敵人的所在位置下攻擊很容易誤傷隊友呢.....現在在空中停斷的時間裏,只可以透過雙眼看清楚周圍的環境,再進行下一步對策....

香莉落地後幾秒後,身體背後感受到一陣微風正往著自己背後吹來....她微微側頭一看,一根根的針筒無情飛射了過來,香莉快速轉身一圈避開了這些針筒的槍林彈雨攻擊...

避開過後,用零點幾秒吸了一口氣,並手持著劍一個勁衝往剛剛馬伕逃走的方向,她不停奔跑著....她現在完全沒有時間的喘息...

香莉狠命一直向前跑著....跑著.....跑著......現在她的腦海中只剩下往前跑這個選項!!!

約半分鐘後....終於離開了煙霧覆蓋的範圍,不過她眼前卻突然出現了黑色的一道牆,香莉驚恐地看著前方... 真是搞不明白那小子的負解力量是如何運作的....再者...為什麼他們能如此清晰看到我所身處的位置....有道具嗎?但他們究竟是怎麼進來到防衛嚴密的樂京成...是怎麼得到里堂先生的批准....

「​哈哈哈哈!!!這次我的究極黑暗領域可是加強版呢!!!!!你們完全沒有逃到的機會了!!」香莉背後傳來了那沾沾自喜的聲音...香莉回頭看著正緩步接近的矮肥身影

嗖嗖~~~!!!!!~~~~~~~~~~~~~~

突然!一陣強風劃開了濃厚的煙霧,完全吹散籠罩著一切的霧氣,一大個身子身於香莉眼前,而則只位於後方一點...

從囂張的笑容馬上轉變成為震驚惶恐的表情... 「​什麼!!到底怎麼一回事了!」 

「發生什麼事了!!!我們的煙霧怎麼消失的....這女人..」向背後回頭一看....她眼前的正是鋭里子恩榮鋭里子高舉著劍,顯露出些少的恐憂咬緊著嘴唇....汗流滿面的但帶著決心臉看著兩人

鋭里子手握着劍柄...接著將劍遞交恩榮,自己則一言不語的掏出從背包裏拿起了之前里堂所送的弓....她深情的眼望著那名貴品牌的弓.....

香莉從震驚的樣子慢慢轉變成為安心的微笑,相反依然震驚著,一個嘴不停說「為..為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的!!」

香莉趁他們倆只專注於鋭里子恩榮時來了個突襲,瞬間衝前到的一旁,眼神充滿了殺氣,右手捉緊著他的側頸部在他的耳邊.以令人膽寒的聲音透出輕輕的語句「你到底知道什麼....你們跟皇室、政府的關係到底是什麼?...」

倏然感受到自己快要被捏得喘不過氣來...臉上的紅根漸漸浮出.....他腦裏無限地旋轉著 這....這女人....到底怎麼回事.....啊~....呼......他是怎麼知道的.....

完全無法動彈.....在一旁極為擔心二話不說立馬奔前,想救出自己眼裏的人時.... 咻~~~.... 眼前剎時飛過了一支強而快的箭,阻止了她的行動.....

以自身靈活的神經反射停下了腳步,驚險地閃避這一下攻擊,保住了自己快要被刺穿的可能性。箭從她的髮絲間擦過....眼珠滾動盯着這極速閃過來的一箭....

再一次回望向前....眼裏只剩下一位男子的身影.....這一刻恩榮奔跑到她的眼前......

恩榮內心如同清水表面般平靜下來.......他回想著這幾天來一直花盡心機,努力不懈去練習的過程.......

想一想.........恩榮....想一想小莉和鋭里子這兩天所教我的...想一想.....不能有猶豫的瞬間...要果斷了結,但耐心也要遵從著平靜....要劍要與身體二合為一,想像著眼前如同擁有著一股能量,一股只有你等揮發的能量。風猛烈地向前....劍身要微斜,以環境遭周的空氣包覆著自己....手肘要用力,自然地使用外界的力量....來吧!!!!

「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恩榮吞牛之氣地大喊着,眼神瞳孔逐漸放大,瞬間氣勢大幅提升

感受到陣陣的風從恩榮的方向吹過來,一刻風直接強烈地襲擊到的身上,正以為恩榮要用風流術將自己撕開.....

恩榮卻將劍瞄準著地下,輕蹲了一下...突然一下子向上彈起來!!!是他使出一陣烈風將自己整個身體往上推起來,頭慢慢向上看著他心裏默念著 到底怎麼了....為什麼他不直接攻擊我...難道他的流術程度很弱?....等一等!!!!!

咻!!!!!!!!!!!!!!!!!!!!!!!!!!!! 一支箭再一次射上的面具上,她眼看著以零點幾秒不斷來回思考着 那女子.........剛剛的是障眼法???....難道真正的攻擊是這一支箭!!!!

轟!!!!!!!!!!!!!!!咔嚓!~~  箭毫不留情的直插到的面具右下,接近下巴的位置...雖然以箭的硬度不足以對造成任何傷害...但這一次卻為面具帶來裂痕....

這是我前所未有發生過的....面具居然差點被射穿了.... 猝然開始感受到無窮無盡的不安感....全身上下都無力動彈.....

而在另一邊則被香莉完全制服....香莉的話語帶給源源不斷的威嚇力,已經被驚嚇得完全無法思考,現在的他拼命掙扎只想逃出香莉的手中

「快點說!!!!為什麼要捉恩榮和我到瑪回城,到底是誰吩咐你這樣做的,是國王指使的嗎??!!!...而且你是否知道誰是?!」

「我....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知道...我..不能說的...」快要被弄得哭起來....

整個人正面被壓在地上,被香莉的膝蓋頂著,完全起不了身子來....香莉用左手緊握著他的後頸並以右手試圖扯開他臉上的面具

「喀!!不...要呀!!不要呀!!我跟你說!!我跟你說!!!!....」

香莉聽到這話後慢慢停下了她的動作,不過依然抱著懷疑地說道 「看來你的弱點就是面具下的自己呢!...快點說吧!!將你知道的所有說出來!!!!!!!!!!!」

香莉小心翼翼放開雙手雙腳,好讓他能呼吸正常說話起來。慢慢將身體轉回來,香莉整把劍對著他的頸部....

冉冉揣回了一口氣... 「呼...呼........呼呼......」的眼神如同看見惡魔般.....身體不斷的顫抖著........ 

「快..快點從實招來!!......啊~?」 正當香莉怒視審問着時.....她感受到微微的暈眩感,左小腿位置略微刺痛著.....香莉回頭看看那位置..只見突如其來插上了一小支針...香莉再回頭一看...並不是從那邊射過來的...香莉的腿部漸漸開始變得無力... 「啊..到底...」卜.....

拿出了一直掛在她背後的木棍,木棍形狀為扁圓柱形,微微彎曲。正中間以及尾端纏繞著麻布,方便手握着它,頂部與底部結構相若,都比較平圓....

並手拿著此武器恩榮交鋒着,恩榮雖然在這幾天也訓練了一些劍術而且武器方面上也佔有巨大的優勢,但始終也不敵白,很快地就佔了下風...

刷刷刷~~ 恩榮不斷的後退閃避著,深怕著被打到一下,而則接二連三的不斷進攻,大斷用盡全力向左向右大揮着手上的武器....

鋭里子瞄準著兩人,兩人不停地走來走去,向左向右,位置非常不穩定,導致鋭里子找不到時機攻擊...她咬一咬了嘴唇,將不甘發洩在這一下上

香莉整個下半身都倒了下來,跪在地上...接著再慢慢倒下.....還處於懵然不知坐立不安的狀態.....愣着看着倒在了地上的香莉

恩榮被這一下輕輕的聲響所分心了起來,他不時眼睛會閃向側旁,耐心非常擔心着香莉的情況,但現在自己正也遭受到一連串的攻擊。恩榮眼睛開始變得飄忽....

也趁機用棍子一下打到恩榮的腰部,恩榮腦袋瞬間短路,並全身麻痺痛得趴了下來

也在這一秒間拿起瓶子放出了煙霧,直接阻擋了鋭里子的視線,鋭里子以飄忽的眼神看著前方....在這段期間用僅餘的力氣馬上跑到那一邊....

一下子抽起楊,不顧一切一直往後跑去,想藉此離開現場....以複雜的眼神看著前方.....恐懼、無力、憎恨.........此時有一絲念頭想脫離的拉扯中....但最終也乖乖的被拉着逃跑

恩榮幾秒後回過神來,看著這正離去的背影.....越走越遠......他不甘的往前衝追捕著他們...並一邊大叫 「鋭里子!!!!快追上前來阻止他們逃跑啊!!!!!!!!!!!!!!」

神秘的黑色牆,輕輕裂開了一點點,立即走到這裂縫便跑走.....恩榮正想全力衝刺透過這裂縫繼續去追截他們時,但怎知慢慢地修復了起來....一點又一點的慢慢填補這空隙.....

恩榮内心惶恐的看著這個情況便拿起劍刃,以各種方法試圖刮開這黑色的屏障...但卻沒有任何反應....就這樣被他們逃走了...

恩榮慢慢的走回到他們身邊.....煙霧正漸漸消散,鋭里子也從當中走前上來.....關心著倒在地上他們兩人的情況,恩榮緩緩地用手掩着腰部小心地走着.....

鋭里子手裡拿着一塊被布包裹著的球體,輕輕的遞上香莉鼻子前,恩榮仔細觀摩着鋭里子所作的事便問

「這是一種可以讓人回過神來的藥物...它的味道可以攻入人體內,並不斷讓該身體的能量不斷晃動,從而喚醒意識....」

「哦..沒想到鋭里子對這方面還有挺豐富的研究的!!」

香莉的眼睛微微抖動著.....似乎開始一點點的挽回意識....她睜開了雙眼...看著眼前曾為她擔心著恩榮鋭里子兩人.....漸漸的揣回了一口氣......

他們兩人扶起了香莉來,小心翼翼地走到馬車那一邊.....靠到馬車後恩榮也抬起了倒在地上的格也,抬著他那雙手腋下的位置拉他到馬車裡....

目前馬車雖然門被弄得破殘得很,已經可以很明顯地完全看見外面的景物,但裏面基本上沒有什麼損傷

而那神秘的黑色牆也漸漸地消失了......看來兩位已經逃之夭夭....

鋭里子以同樣的方法嘗試叫醒格也以及真紗和馬伕,但卻沒有任何反應....但幸好的是最終大家也平安無事,只是受了一點皮外傷。而目前討論著關於這一次的事件...

「我沒有什麼大礙...現在意識還很清楚...就只是雙腳無力一點....希望格也他們會平安無事的醒來..」香莉正在擔心着自己的兩人說著自己已經沒有大礙,並在另一邊擔心著醒不來的三人....

「應該沒有問題的!他們應該只是吸入了一點珠玉果及麻里棗混合而成的藥物...沒有我的話應該等一段時間就會醒來了...」鋭里子希望說出這句後,能為自己的成員帶來一絲的安全感

「是這樣的話就太好了....還真厲害鋭里子~知道著這些知識...」香莉接著與鋭里子對話道

「啊~哈!沒什麼了不起的,就只是對這方面有一點的研究罷了」鋭里子也謙虛地回答

氣氛靜了下來.....眾人都保持著沉默一段時間........

香莉語氣逐漸變得低落,輕輕說 「那個..又是他們...這次也問不了任何一些線索.....說到底他們的出現也是一個謎....」

鋭里子微微點頭接著說「嗯..剛剛是格也救了我們兩個,幸好有他在才能令我們醒來.....」 

香莉臉色變得有點驚訝 「什麼!!剛才是他救了你們???剛剛...」

話說到一半時....外面傳來了一點的動靜....又一個的腳步聲再一次逐漸走近他們..... 嘀嗒~嘀嗒~嘀嗒.....

此時此刻眾人眼前出現了一位臉色陰沉、頭髮已經接近掩著眼睛的深藍髮男子.....

鋭里子恩榮看見後馬上變得緊張以及徬徨起來,馬上架出防備的姿勢....

香莉與他對視了一陣.....男子再向左向右眼望著車內擺出敵意眼神的兩人....接著就只是靜靜地說了一句

「呵喲~很久沒見了...香莉....」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