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 一隻大型種的黑鷹發出溫順的叫聲....

在這裏周圍的空間略有點漆黑,在兩邊牆壁上有些小蠟燭點燃著,散發著微微的火光,這裏空間位置非常大。整個氛圍都級人一種既神秘又神聖的感覺...

一位中年肥胖的男士正左手抬著懶洋洋地頭側躺在一張類似皇座般的椅子上...整個散發出莊重嚴肅的氣息

周圍只有輕微的燭光照射着光線,男士的樣子完全覆蓋於黑暗中.....

但不看臉卻已經發出令人感覺到陰沉的情緒,只見臉龐上留着些少鬍渣,這樣的姿態以及容貌都會令人第一感覺上這人為非常邋遢的肥胖大叔





但他卻意外穿着非常齊整,衣冠濟濟。衣服上沒有任何一點塵埃以及污穢的痕跡...

穿著一件新黑色為主調,以一點白色線條為點綴的鈕扣禮服,外層披上了一件底色為深紫色的長袍。而下半身則穿著黑長褲上面有一絲絲的深藍線條...

頭上似乎戴着類似冠帽的飾物,並擺著一條長羽毛。但由於周圍暗淡無光,也看不出一個所了然,只能透過輪廓去作一個判定..

黑鷹站在了寶座頂部,眼裏發出微弱的紅光。而在寶座的後方,一面石壁上某些位置散發出若隱若現的螢光...

牆壁上所顯示的似乎是一個圖案,但此時此刻卻什麼也看不了一個所以...只有幾個圓圈以及幾條線....





男士在座位下幾個階級前站立著兩位女士,她們非常莊重地站在那裏,並戴著額頭上有著一個橢圓形,內裏為一隻四隻手指頭的手掌的面具


(示意圖...)

面具只遮蓋著眼睛鼻子這兩官,他們嘴唇並沒有上揚或下垂,平得像一條直線...十分嚴正...

而在衣著方面同樣也使用冷色調,兩人一同穿著一條黑灰色的長裙,在衣領上分別綁著一條紫藍間條和黑白格子的緞帶

男士輕輕搖晃一下他左手中的金色酒杯,蜻蜓點水式品嚐了一下子....發出了微弱沉厚的低語聲





「嗯~...今天的味道雖然不算太完美,不過也保留着圓葡萄的獨有香味,這杯是英峰子所特製的嗎?還不錯呢~」

「拜見父親大人!!~感謝大人能夠呼喚我們~是我們終生的榮幸」 一位戴著面具的長髮女子輕快地走了過來...她是

這位被稱呼為父親大人的​男士打量了的全身上下...「詩羅!那小子呢!他在哪裏?」 繼續用那獨特的嗓子去跟

「啊~實在不好意思!父親大人!!他快來了~...嗯~我都已經叫他加快腳步了,真是的雅寶寶~第一次執行任務居然以這種態度..啊!!這裏這裏~雅寶寶!!」往後揮揮手,焦急的喊著後面趕來的。而從這樣看,似乎都只是一個假名..

趕急地從黑暗裏逐漸步出...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剛剛睡得有點過頭呢~!!找我們有什麼事?」以輕浮的態度揉着眼睛走了過來..

留了幾滴汗...馬上跑到了身旁輕輕以手肘頂一頂他作提醒....兩人看著男士的眼神開始變得有點兇狠,他的眼睛開始越睜越大越來越尖銳,一絲絲的毛骨悚然刺激到兩人....

一下子被嚇得瑟瑟發抖~男士大拍了座位上的椅柄 啪啪啪!!!!! 「!!!你的面具戴歪了!!!要向左一點啊!!!詩羅快點幫他弄一弄!!」





這下巨響以及呼喝聲馬上令的恐懼感更上一層樓.....

「哦!!馬上可以的了」 馬上手忙腳亂地調整好面具 「這裏這裏!!真是的~姐姐都跟你說了到這場所要好好整理自己的儀態!特別是面具的部分呀~!寶寶!!!」兩人經過一番修正後,立即站立端正的向著眼前那擁有著無比壓迫感的男士

馬上變得乖巧許多...再不敢擺出那輕佻的態度...他輕微俯著頭一言也不敢動....

男士低沉地咳了一聲.... 「喀!!!!!!!!!!!!~...」其中位於左手邊的女士馬上微微鞠躬,接著語氣冰冷平淡地說 「這是大人從那個君王收到了命令..這任務是吩咐著我們要帶一男一女回來..」

聽到任務這兩字,身體立即做出了微小的動作並帶著藏不住的有點興奮看著眼前,而正當這位女士要繼續說時,男士用手指頭輕輕敲擊著柄子,接著自行開口說「從報告中,得知了彼人名字為柯可•香莉光英•恩榮,吾稍後會提及外貌特徵,倆應已經被送到樂京城。不過樂京城防守非常嚴謹,並不會胡亂放肆外人進來,所以吾先為汝輩擬定一個策略。第一步需要做的事為潛入一個村莊假冒為內裏的村民,當天晚上國王這老頭子會派軍隊去消滅這個村莊,到時候汝輩所需要做的就是扮演倖存者,以吾所知樂京城的城管長會絕對去收納汝輩,這時就要將無辜平民的角色演到底,潛入到樂京城後。便要竭盡所能盡快地到兩位那邊,那裏會有一位助手協助你們,而且吾會有專人去派馬車運送汝輩回來,最重要一點必須不能對他們使用過重的武力,不然後果自負...整個任務大綱就是這樣....」

都非常認真地看著男士講解一直的點點頭,仔細地了解每一個細節,務求能順利達成父親大人的要求

男士一個眼神轉向了另一旁的女士,女士也非常自覺的服從命令手拿著一個小盒子,兩人均向前看看...

女士馬上解釋開言說道 「這道具是大人給你們去達成這任務的,請好好善用...這是王室内目前最新技術的遠程對話裝置,可以透過上面無數的小孔發出通知,只要將這玩意靠貼唇邊就可了。相反的接收通知也只要用耳朵做出同樣動作即可。到達村莊後請務必長期開著這一裝置,過了大概一天的時間那個國王就會馬上毀滅這個村莊,接著你們就能順利到達樂京城。先跟你們簡單說明,按紅色按鈕為與這裏進行對話,而旁邊的黃色按鈕就是用於你們兩個互相溝通所使用的,當想停止使用時可以推一推這個藍色的小粒子就可以了...」





非常專注地看著他們面前的六邊形非常厚重但細小的金屬裝置,上面有四個按鈕,以及一個推動式的小粒子,在下方的位置有一個凹位並有無數個細孔

左手邊的女士向前深深鞠了一躬並道 「這大概是一切的內容...你們可放心吧!這任務難度不高,期待你們的成果!」

略微騷騷頭,接著也接話言道 「放心吧!我們絕對會不負眾望的!好好等着我們的好消息吧!!再次感謝父親大人委託我們~我們也非常樂意奉行~」

對話完後,兩人便一步又一步走出這昏暗的空間裏....

在右手旁的女士眼神呈現著擔心說 「真的..沒有問題嗎?大人..這任務就交給他們....兩人的都時沒有經驗的小孩..」

男士並沒有回答,只保持著沉默目送離開....

...






嘎~轆轆~轆轆轆轆~嘎嘎轆轆轆~~

"火風聯合集公團成立"正在往西南方的秘紗森林進發中.....

 恩榮他們四人眾與真紗分別乘坐於兩輛車中,馬車裏頭的環境安然舒適...

四人一直乖乖地待在馬車中...從清早、中午、黃昏.....眾人不時會一起聊天、打盹、觀望著外面的風景等等.....

來到了晚上,五人以及兩位馬伕會分工準備食物、搭起帳篷、生起營火.....

目前眾人正貼坐在熱氣騰騰的營火側旁,圍著一起享用著溫暖的一頓晚飯,這是恩榮來到這世界的第十頓晚飯....

「啊~在這涼風徐徐吹來的晚上,吃著這暖呼呼的食物,整個人簡直是大滿足!!」恩榮恣意滿足的大喊一句...格也同時也照樣的埋著頭,絡繹不絕沒有停下來,一直打開張口咀嚼著眼前的美食





「啊~等等我啊~~~」鋭里子從後方連忙的趕來,恩榮馬上答話道 「加快腳步啦!不知道在弄什麼弄這麼久!這些飯菜冷了就不好吃了呢~~」

這一晚當中香莉不忘為他們來了個深夜補課....兩位馬伕甚至斟酒大喝一番,但卻被真紗一個眼神放棄了這念頭...

噗~ 隨著營火的消滅,亦代表著就這樣大家和睦、樂陶陶地渡過這一個安穩的晚上... 

儘管在這一刻彼此並不是陪伴著自己最重要的人渡過著這一晚,但卻籠罩著一絲絲的幸福感.....

......


嘎~轆轆~轆轆轆轆~嘎嘎轆轆轆~~ 馬車持續行駛中....而以目前的狀況來看,距離都達目的地只剩下不少時間...

目前正位於氛圍暗淡冷清的森林裏,草間逐漸變得稀疏...整個森林呈現着淡淡的粉藍色煙霧,附近沒有長著茂盛的花草。四周環顧只豎立著一顆顆的淺藍色葉子,但樹葉數目十分稀少,樹幹幼長的的巨型樹,木頭的顏色為淺灰色

樹蔭下都鋪蓋著青色微型草堆,泥土可謂是十分鬆軟而且呈灰暗色的,只剩下唯一的花朵,它擁有著橢圓形幾乎包覆着内裏的暗紅色花瓣。附近也沒有什麼小動物,整個森林都帶給人一種神秘陰險、靈氣很重的的感覺

「呼噜~...​呼噜~...」 恩榮鋭里子格也正打瞌睡中,香莉則靜靜地坐在鋭里子旁邊,看著大家熟睡的樣子,有點欣慰地不自覺的笑了一笑..

香莉向左望一望車窗外,不由自主地說了一句話 「又來到這地方了,過了這麼久還沒有太大變化呢....」

「哈欠~....呼......」 香莉漸漸的開始有點疲倦,產生了一點的睡意..她低低頭..正當快要進入夢鄉時....

呯!!!!!!!!!!!!!!!!!!!!!!!!!!!!!!!!!!!!!!!!!!!!!~~~.........

這一下從右邊傳來突如其來的巨響重重的打醒了香莉!!!!

正在駕駛他們那輛車的馬伕立即止步,便行色怱怱走到一直位於他們一旁真紗的馬車那兒 「喂!!!搞什麼啊!!」

香莉馬上打開右邊的窗門,焦急地往前一看..... 「真紗小姐!!發生什麼事了!啊.....」

香莉眼前只見那邊的馬車正中向撞上了一顆巨大的樹上,樹葉還輕微地搖晃著...

旁邊車上的馬伕只一直沉默地低下頭,好像對這事沒有完全的反應,真紗在車內也沒有回應香莉剛剛所問的話,駕駛他們馬車的馬伕一直叫喊並拍拍肩膀正昏倒的馬伕..

「喂!!怎麼了!!回應一下啊!!祐!!真紗小姐!!」但卻毫無反應....

香莉看回馬車裏面的狀況,眼尖的香莉幾秒就立即發現馬車底部正中間的其中一個小孔裏,冒著徐徐的翠綠色小煙..

香莉馬上拔起掛在腰間的劍,使力一口氣將劍插在冒出煙的一旁。由於整輛馬車基本上都使用普通木頭製成,所以香莉很輕易就成功完全把劍刃插進去了

她將劍身微微向前一抖,並一個勁將劍拉扯上來,呯嚓~ 木碎飛横四周.....香莉這一系列的動作目的是務求令,她所認為馬車內所藏的那一個裝著某些氣體的儀器刮上來...

然而裏頭真的潛藏着一瓶小型長條玻璃瓶,然後香莉立即將這瓶子扔出窗外...

不出意料被香莉猜中是某些物品暗藏在某一處正悄悄作祟着,格也被剛剛香莉的大動作所震驚醒來 「發生什麼事!!!!!莉姐!!!!!」

「快點遮住鼻子馬上從馬車裏出來!!!!!現在這個空間不適宜久留!!!恩榮鋭里子你們快醒醒!!!」 香莉立即大喊一邊叫着恩榮鋭里子他們倆一邊搖著他們的身體

格也的樣子完全愣怔了起來,並對這事表示著完全不理解...

「他們叫不醒呢..看來要用一些粗暴點的方法了」 香莉内心裏極度緊張,她皺著眉頭,咬緊著嘴唇.... 

香莉一個轉身一記起腿飛踢將馬車的門踢開「格也!!快一點!!!!算了我來吧!!唏!!!~」 然後提着恩榮以及鋭里子的衣領,以鵰悍的方式拉著他們離開車内

香莉一下了車後,立即放鬆雙手放下他們兩人並微微地按著頭部,眼睛不停地閃爍眨著 「可惡....嘎..格也快點下來吧!等一下再解釋.....」

香莉轉頭一說,格也倉皇地點了點頭,對這恍然的一刻感覺有點不知所措,手忙腳亂地下車...

香莉馬上開始簡單清晰的解釋來龍去脈,並告訴格也現時的狀況...

駕駛他們馬車的馬伕非常焦急狼狽地走過來 「怎麼回事了!!他們叫也叫不醒啊!!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難道...難道...是中了紗虛樹妖女的...詛咒嗎?被咀咒的人會一昏不醒...然後逐漸的被紗虛樹妖女侵蝕身體的每一個部分..........不要啊!!不要啊!!我不要這樣!!!!!!!!!」

馬伕猛烈的按着自己的腦部...越想越驚慌,嚇得眼淚及鼻涕一下子湧了出來...香莉看著這已經快踏入四五十歲的中年男士,心裏產生的第一個念頭為 啊~紗虛樹妖女嗎?...還記得以這個故事嚇壞過妹妹呢~..

念想停後,香莉馬上向他解釋希望能令他平靜一點 「不是的!不是的!馬伕先生先冷靜下來~...啊~這是某人策劃想找我們麻煩所製造出來的詭計....總而言之不是什麼紗虛樹妖女!」

「誰會空閑沒事做這麼搗蛋啊!!!!啊!!!!!!有火嗎??這裏有火嗎???聽說紗虛樹妖女非常懼怕火的!!!!」

啊~~怎麼整個人已經代入了虛構故事情節了呢~ 香莉不禁默默的在心中嘆了口氣... 

「快!!!快點!!你們有打火石嗎???你們有嗎???求求你們了!!!!」馬伕痛哭地緊抱着香莉的大腿,很難想像一個大男人會做出這樣的行為....香莉心灰意冷地俯視著馬伕先生。格也也秉承著同樣嫌棄的眼神看着那位正大哭大鬧的馬伕

唦~~...........

而這刻...從森林不遠處中...似乎發生了些少動靜.....一絲絲行走在草堆的腳步聲輕輕的傳道在他們的耳膜中...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