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伕整個人全身都嚇得僵硬不得動彈,他勉力以雙手緊抱着自己的身體在緩緩顫抖著,緊閉著眼睛深,信著自己已經不幸的跌入了妖女的陷阱中... 「不要啊!!不要啊!!求求你不要過來呀妖女!冒犯了冒犯了」香莉馬上拔刀,環顧四周,瞳孔放大以犀利的眼神警惕著周圍的動靜。格也此時咬緊著牙齒身體也動彈不得,似乎也在懼怕當中...

一陣的冷風吹過,寒意直接滲透了眾人的內心深處。整個森林的環境中縈繞着駭人、詭秘的唦唦聲.... 

唦~.....

唦~.........

唦~.........唦~.........唦~.........





唦~.........唦~.........唦~.........唦~.........唦~.........唦~.........

一把玄虛又無神且有點刻意壓低聲音的冰冷女人聲,以一種奇妙難以形容的形式,傳播到眾人的耳邊當中.....迴盪著的聲音,充斥着整個森林,猶豫般立體環繞聲深深烙印在全部人的耳孔中.... 

「嗚~....哈......哈~.............. 」

馬伕完全被嚇得整個身體捲摺了在起來,已經可以到達瑜珈大師的等級...並一直重複碎碎念着 「不要啊!我錯了我錯了....我錯了......」

「戴著布帽,有一撇八字鬍鬚的男人~....」





馬伕被這一句話嚇得臉發紫了起來,滾大著眼睛求饒般不停跪拜着 「啊!!!我...我.嗎?!!!........嗚~不要呀!!不要吃掉我的腦袋!求求你求求你大發慈悲!!!我還有家人要養的....不要不要!!嗚嗚~~」

「嗯.......你現在快點回頭走,騎著你的馬有多遠就衝前多遠~...不要理會他們.....若你想保住性命的話~你就快點獨自離開這裏.....」

香莉焦急地搭了搭馬伕的肩膀,馬伕轉頭大嚇一跳....香莉鬆下眉毛眼望著馬伕,務求可以打消他那獨自離開的念頭.... 「不要被他的話迷惑倒!馬伕先生!!」

馬伕大口吞了一下口水,向左看一看真紗的馬車...虛心地看著他那位名叫的馬伕朋友,然後再回頭看著香莉

左手緊握著瑟瑟發抖的右手.....茫然的眼神來回看著眼前的幾位....





那妖異的聲浪再次響起...「再不走的話.....就永遠走不到了~.....哈...哈....哈.......」

馬伕緊閉上眼睛.....再漸漸的開上那深怕的眼窩....眼筋湧現了上來....「對不起.......​對不起!!!不是我的錯不是我的錯!!!!」馬伕不停告訴著自我安慰著自己....匆匆跑到他的馬匹那裏,連忙地解開綁著馬車的馬,香莉眼睜睜地看著他,舉起右手想做出停止的動作....但想了想後還是慢慢放下來.....

馬伕趕快地指使馬匹回頭走便一邊地說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格也看著眼前的馬伕離去,再仰視著一般的莉姐....輕聲不忿地說了一聲 「可惡....」

格也身體有些少不尋常的反應....不過他依然堅硬地忍着...深吸了一口氣回後不停叫和拍打着恩榮鋭里子 「鋭里子!!!、恩榮哥哥!!!!快點醒醒呀!!!」

香莉看見格也盡自己所能去進行協助時,她也不停地告訴著自己的内心 快點想想吧....有九成把握又是他們奇怪的二人組..感覺上他們在這佈局了很久,甚至用回聲石令聲音平均分佈在每個方向,令我找不到他們的位置....真是的.....現在除了格也外有沒有其他人能過來幫忙....這次可要捉到他們....

噗!~ 後方傳來了撞擊聲,正處於警惕狀態的香莉聽見這聲響後立馬回頭....發現格也倒在了地上.....「格也!!!怎麼回事了!.....」

逐漸變得驚慌起來...她咬著右手手指頭..正擔心著這場意外的發生....





噗...唦唦唦~~~~........... 突然四處都隆起了煙霧....整個環境都完全被這些不明來歷的煙霧覆蓋著,香莉目前剩餘的視線,頂多只能隱隱約約看見真紗那邊的馬車....

周圍突然傳起了一步又一步踏腳聲,並同時間快速地接近着香莉,香莉手完全不敢離開自身的刀柄上.....她集中全力...辨認出這些腳步聲的方向以及位置.....

哐哐哐哐~~ 哐~哐哐~~ 正當這些腳步逐漸靠近香莉時,噗~~ 兩個熟悉的身影從煙霧彈了出來,伸前手爪,做出捕捉獵物的動作...正當兩位雙手快要碰到目標時....

咻~~~ 香莉反應迅速,一個起飛跳起來....拿著細小玻璃針筒的被身手敏捷的香莉嚇了一跳....兩位看著上方驚呆了一會兒,便馬上躲藏回煙霧中裏.....

香莉左右眼看着這搗蛋二人組,並利用空中的一秒裏快速地思考著 果然又是他們,現在可不能隨意使用流術呢!在狹窄的空間而且不知道敵人的所在位置下攻擊很容易誤傷隊友呢.....現在在空中停斷的時間裏,只可以透過雙眼看清楚周圍的環境,再進行下一步對策....

香莉落地後幾秒後,身體背後感受到一陣微風正往著自己背後吹來....她微微側頭一看,一根根的針筒無情飛射了過來,香莉快速轉身一圈避開了這些針筒的槍林彈雨攻擊...

避開過後,用零點幾秒吸了一口氣,並手持著劍一個勁衝往剛剛馬伕逃走的方向,她不停奔跑著....她現在完全沒有時間的喘息...





香莉狠命一直向前跑著....跑著.....跑著......現在她的腦海中只剩下往前跑這個選項!!!

約半分鐘後....終於離開了煙霧覆蓋的範圍,不過她眼前卻突然出現了黑色的一道牆,香莉驚恐地看著前方... 真是搞不明白那小子的負解力量是如何運作的....再者...為什麼他們能如此清晰看到我所身處的位置....有道具嗎?但他們究竟是怎麼進來到防衛嚴密的樂京城...是怎麼得到里堂先生的批准....

「​哈哈哈哈!!!這次我的究極黑暗領域可是加強版呢!!!!!你們完全沒有逃到的機會了!!」香莉背後傳來了那沾沾自喜的聲音...香莉回頭看著正緩步接近的矮肥身影

嗖嗖~~~!!!!!~~~~~~~~~~~~~~

突然!一陣強風劃開了濃厚的煙霧,完全吹散籠罩著一切的霧氣,一大個身子身於香莉眼前,而則只位於後方一點...

從囂張的笑容馬上轉變成為震驚惶恐的表情... 「​什麼!!到底怎麼一回事了!」 

「發生什麼事了!!!我們的煙霧怎麼消失的....這女人..」向背後回頭一看....她眼前的正是鋭里子恩榮鋭里子高舉著劍,顯露出些少的恐憂咬緊著嘴唇....汗流滿面的但帶著決心臉看著兩人

鋭里子手握着劍柄...接著將劍遞交恩榮,自己則一言不語的掏出從背包裏拿起了之前里堂所送的弓....她深情的眼望著那名貴品牌的弓.....





香莉從震驚的樣子慢慢轉變成為安心的微笑,相反依然震驚著,一個嘴不停說「為..為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的!!」

香莉趁他們倆只專注於鋭里子恩榮時來了個突襲,瞬間衝前到的一旁,眼神充滿了殺氣,右手捉緊著他的側頸部在他的耳邊.以令人膽寒的聲音透出輕輕的語句「你到底知道什麼....你們跟皇室、政府的關係到底是什麼?...」

倏然感受到自己快要被捏得喘不過氣來...臉上的紅根漸漸浮出.....他腦裏無限地旋轉著 這....這女人....到底怎麼回事.....啊~....呼......他是怎麼知道的.....

完全無法動彈.....在一旁極為擔心二話不說立馬奔前,想救出自己眼裏的人時.... 咻~~~.... 眼前剎時飛過了一支強而快的箭,阻止了她的行動.....

以自身靈活的神經反射停下了腳步,驚險地閃避這一下攻擊,保住了自己快要被刺穿的可能性。箭從她的髮絲間擦過....眼珠滾動盯着這極速閃過來的一箭....

再一次回望向前....眼裏只剩下一位男子的身影.....這一刻恩榮奔跑到她的眼前......

恩榮內心如同清水表面般平靜下來.......他回想著這幾天來一直花盡心機,努力不懈去練習的過程.......





想一想.........恩榮....想一想小莉和鋭里子這兩天所教我的...想一想.....不能有猶豫的瞬間...要果斷了結,但耐心也要遵從著平靜....要劍要與身體二合為一,想像著眼前如同擁有著一股能量,一股只有你等揮發的能量。風猛烈地向前....劍身要微斜,以環境遭周的空氣包覆著自己....手肘要用力,自然地使用外界的力量....來吧!!!!

「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恩榮吞牛之氣地大喊着,眼神瞳孔逐漸放大,瞬間氣勢大幅提升

感受到陣陣的風從恩榮的方向吹過來,一刻風直接強烈地襲擊到的身上,正以為恩榮要用風流術將自己撕開.....

恩榮卻將劍瞄準著地下,輕蹲了一下...突然一下子向上彈起來!!!是他使出一陣烈風將自己整個身體往上推起來,頭慢慢向上看著他心裏默念著 到底怎麼了....為什麼他不直接攻擊我...難道他的流術程度很弱?....等一等!!!!!

咻!!!!!!!!!!!!!!!!!!!!!!!!!!!! 一支箭再一次射上的面具上,她眼看著以零點幾秒不斷來回思考着 那女子.........剛剛的是障眼法???....難道真正的攻擊是這一支箭!!!!

轟!!!!!!!!!!!!!!!咔嚓!~~  箭毫不留情的直插到的面具右下,接近下巴的位置...雖然以箭的硬度不足以對造成任何傷害...但這一次卻為面具帶來裂痕....

這是我前所未有發生過的....面具居然差點被射穿了.... 猝然開始感受到無窮無盡的不安感....全身上下都無力動彈.....

而在另一邊則被香莉完全制服....香莉的話語帶給源源不斷的威嚇力,已經被驚嚇得完全無法思考,現在的他拼命掙扎只想逃出香莉的手中

「快點說!!!!為什麼要捉恩榮和我到瑪回城,到底是誰吩咐你這樣做的,是國王指使的嗎??!!!...而且...你是否知道....誰是..........?!」

「我....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知道...我..不能說的...」快要被弄得哭起來....

整個人正面被壓在地上,被香莉的膝蓋頂著,完全起不了身子來....香莉用左手緊握著他的後頸並以右手試圖扯開他臉上的面具

「喀!!不...要呀!!不要呀!!我跟你說!!我跟你說!!!!....」

香莉聽到這話後慢慢停下了她的動作,不過依然抱著懷疑地說道 「看來你的弱點就是面具下的自己呢!...快點說吧!!將你知道的所有說出來!!!!!!!!!!!」

香莉小心翼翼放開雙手雙腳,好讓他能呼吸正常說話起來。慢慢將身體轉回來,香莉整把劍對著他的頸部....

冉冉揣回了一口氣... 「呼...呼........呼呼......」的眼神如同看見惡魔般.....身體不斷的顫抖著........ 

「快..快點從實招來!!......啊~?」 正當香莉怒視審問着時.....她感受到微微的暈眩感,左小腿位置略微刺痛著.....香莉回頭看看那位置..只見突如其來插上了一小支針,上面塗着薄薄的淺綠色的黏液...香莉再回頭一看...並不是從那邊射過來的...香莉的腿部漸漸開始變得無力... 「啊..到底...」卜.....

拿出了一直掛在她背後的木棍,木棍形狀為扁圓柱形,微微彎曲。正中間以及尾端纏繞著麻布,方便手握着它,頂部與底部結構相若,都比較平圓....

並手拿著此武器恩榮交鋒着,恩榮雖然在這幾天也訓練了一些劍術而且武器方面上也佔有巨大的優勢,但始終也不敵白,很快地就佔了下風...

刷刷刷~~ 恩榮不斷的後退閃避著,深怕著被打到一下,而則接二連三的不斷進攻,大斷用盡全力向左向右大揮着手上的武器....

鋭里子瞄準著兩人,兩人不停地走來走去,向左向右,位置非常不穩定,導致鋭里子找不到時機攻擊...她咬一咬了嘴唇,將不甘發洩在這一下上

香莉整個下半身都倒了下來,跪在地上...接著再慢慢倒下.....還處於懵然不知坐立不安的狀態.....愣着看着倒在了地上的香莉

恩榮被這一下輕輕的聲響所分心了起來,他不時眼睛會閃向側旁,耐心非常擔心着香莉的情況,但現在自己正也遭受到一連串的攻擊。恩榮眼睛開始變得飄忽....

也趁機用棍子一下打到恩榮的腰部,恩榮腦袋瞬間短路,並全身麻痺痛得趴了下來

也在這一秒間拿起瓶子放出了煙霧,直接阻擋了鋭里子的視線,鋭里子以飄忽的眼神看著前方....在這段期間用僅餘的力氣馬上跑到那一邊....

一下子抽起楊,不顧一切一直往後跑去,想藉此離開現場....以複雜的眼神看著前方.....恐懼、無力、憎恨.........此時有一絲念頭想脫離的拉扯中....但最終也乖乖的被拉着逃跑

恩榮幾秒後回過神來,看著這正離去的背影.....越走越遠......他不甘的往前衝追捕著他們...並一邊大叫 「鋭里子!!!!快追上前來阻止他們逃跑啊!!!!!!!!!!!!!!」

神秘的黑色牆,輕輕裂開了一點點,立即走到這裂縫便跑走.....恩榮正想全力衝刺透過這裂縫繼續去追截他們時,但怎知慢慢地修復了起來....一點又一點的慢慢填補這空隙.....

恩榮内心惶恐的看著這個情況便拿起劍刃,以各種方法試圖刮開這黑色的屏障...但卻沒有任何反應....就這樣被他們逃走了...

恩榮慢慢的走回到他們身邊.....煙霧正漸漸消散,鋭里子也從當中走前上來.....關心著倒在地上他們兩人的情況,恩榮緩緩地用手掩着腰部小心地走着.....

鋭里子輕輕拔開那針頭,並拋到後方,手裡拿着一塊被布包裹著的球體,輕輕的遞上香莉鼻子前,恩榮仔細觀摩着鋭里子所作的事便問

「這是一種可以讓人回過神來的藥物...它的味道可以攻入人體內,並不斷讓該身體的能量不斷晃動,從而喚醒意識....」

「哦..沒想到鋭里子對這方面還有挺豐富的研究的!!」

香莉的眼睛微微抖動著.....似乎開始一點點的挽回意識....她睜開了雙眼...看著眼前曾為她擔心著恩榮鋭里子兩人.....漸漸的揣回了一口氣......

他們兩人扶起了香莉來,小心翼翼地走到馬車那一邊.....靠到馬車後恩榮也抬起了倒在地上的格也,抬著他那雙手腋下的位置拉他到馬車裡....

目前馬車雖然門被弄得破殘得很,已經可以很明顯地完全看見外面的景物,但裏面基本上沒有什麼損傷

而那神秘的黑色牆也漸漸地消失了......看來兩位已經逃之夭夭....

鋭里子以同樣的方法嘗試叫醒格也以及真紗和馬伕,但卻沒有任何反應....但幸好的是最終大家也平安無事,只是受了一點皮外傷。而目前討論著關於這一次的事件...

「我沒有什麼大礙...現在意識還很清楚...就只是雙腳無力一點....希望格也他們會平安無事的醒來..」香莉正在擔心着自己的兩人說著自己已經沒有大礙,並在另一邊擔心著醒不來的三人....

「應該沒有問題的!他們應該只是吸入了一點珠玉果及麻里棗混合而成的藥物...沒有我的話應該等一段時間就會醒來了...」鋭里子希望說出這句後,能為自己的成員帶來一絲的安全感

「是這樣的話就太好了....還真厲害鋭里子~知道著這些知識...」香莉接著與鋭里子對話道

「啊~哈!沒什麼了不起的,就只是對這方面有一點的研究罷了」鋭里子也謙虛地回答

氣氛靜了下來.....眾人都保持著沉默一段時間........

香莉語氣逐漸變得低落,輕輕說 「那個..又是他們...這次也問不了任何一些線索.....說到底他們的出現也是一個謎....」

鋭里子微微點頭接著說「嗯..剛剛是格也救了我們兩個,幸好有他在才能令我們醒來.....」 

香莉臉色變得有點驚訝 「什麼!!剛才是他救了你們???剛剛...」

話說到一半時....外面傳來了一點的動靜....又一個的腳步聲再一次逐漸走近他們..... 嘀嗒~嘀嗒~嘀嗒.....

此時此刻眾人眼前出現了一位臉色陰沉、頭髮已經接近掩著眼睛的深藍髮男子.....

鋭里子恩榮看見後馬上變得緊張以及徬徨起來,馬上架出防備的姿勢....

香莉與他對視了一陣.....男子再向左向右眼望著車內擺出敵意眼神的兩人....接著就只是靜靜地說了一句

「呵喲~很久沒見了...香莉....」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