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莉莉嗎??!!!」鋭里子在漆黑中看見一片火光,鋭里子被這暖光所照亮著,心裏鬆了一口氣....

全知​惠口則兩人互望了幾眼....惠口從崩緊的身體全身放鬆了起來,她們的救星在第一刻終於來臨,惠口再不用一人擔當著大人的角色。

全知​持續是冷靜的模樣,他瞧望著兩人,輕輕地嘆一口氣 「呼...到底發生什麼回事了....你們怎麼會在這裏..?」

而在一旁的香莉走前了幾步,看著眼前的墓地...接著再將視野拋遠....但眼前的景色令香莉恍神了.....她看著那既詭秘又嘔心的不明物體,數以萬計如同幼蟲般的條狀物不停地蠕動,香莉的眼神惶恐不安

全知​!幸好你們在這!不知為何我們的地圖與迷宮完全對不上,導致我們迷失在這地方了! 惠口寫著紙條與全知對話著...





全知以手摸了摸下巴,眼看著周圍的環境,接著沉靜地回答道 「以前也有發生過類似的狀況呢....呼....大概是裏面的怪物在亂搞什麼的,這裏的怪物基本上都有智慧....所以可能會設法陷害我們,是他們改變了這裏的格局也說不定....呼............這也不能怪你們,能夠安全回來就是最好的....」

鋭里子眼望著全知,輕輕向他點點頭、鞠鞠躬,並說出道謝說話 「全知先生!真的非感謝你!兩次都救助了我...」全知也只以點頭當為回應

「喂喂喂喂喂!!!!!可可可可可不不不不不要要要要要無無無無無視視視視視我我我我我的的的的的存存存存存在在在在在啊啊啊啊啊!!!!!」一隻手掌怪物突然從每一個指尖上長出了嘴巴,露出潔白的牙齒在怒斥著

並一言不合彈跳上他們前方,他張開了手心,往他們的方向砸下,惠口瞬間握緊手上的刀刃,站穩陣腳,迴旋一圈怪物被輕易地斬開了一半.....

咻~~~~~叭~.................... 一隻比分開的手掌,軟弱無力地癱在了地上.......在另一邊的怪人再一次被這乾淨俐落的刀法所驚艷到,兩人目視了一陣倒了下來的屍體,並看見他逐漸化為成灰塵..............





全知看著剛才的一整個過程,表情依然表現淡定,他如若無其事般轉頭往另一邊的怪人盯著....怪人被這樣盯着感受到一絲的不自在,他看著全知那彷彿看不起他的眼神,不爽的感覺逐漸開始升起,怪人重整了心情....

便快速地爬走上到四人前,怪人以那僅餘的三肢,姿勢非常扭曲、非常奇特地爬行着,怪人眼紅地看著那表情冷淡的全知,他一個勁的往前衝.....

鋭里子立即拿起弓,拉起了弦線,正想去瞄準攻擊這怪人之時,一旁的香莉卻拍拍她的背令她停下了動作.....

當怪人正要接近他們之時....突然!!!!他的左側突然傳來了強大的殺氣....怪人將身軀微微向側,只見一個眼神恐怖的女人正迎他而上,香莉正快跑到怪人的腋下....

香莉一個向上揮劍正要劈向怪人的左肢時,怪人立即右手作重心將左半身縮開,勉強地往後滾了一圈避開這下攻擊,怪人瞳孔不斷放大,全身都佈滿著汗.....





但是下一秒香莉卻揮下劍,劍身中的火焰很快地形成了一團火球,火球直接重擊到怪人的臉上....怪人那厚重的面皮接下了這一記重量級的火球,並沒有因而致命...當他眼前由火焰產生的煙霧漸漸散開快要能找回視野時..

他的眼前再一次重現了香莉的樣子,但這一次卻更靠近,他看著眼前的女子劍在左側身,劍中的火焰連環扣緊著,那強烈的溫度有如被直接灼燒的感覺...那熊熊炎火正纏繞著香莉的劍刃

怪人在這一秒...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即將要焚燒殆盡.....他沒有做着無謂的抵抗,只輕輕閉上了眼睛.....露帶着笑容......迎向了這揮刀.....

呲!!!!!!~轟轟烈烈轟轟~~~~~~~............. 香莉由下跳上,直接以劍横劈開怪人的身體,香莉滯留在空中的這段期間輕言說著 「安息吧!....無謂再承受着這世界的痛苦了...」........................香莉在空中轉身安然無恙地站回到地上....

怪人的上下半身分離,上半身在地上摩擦了一陣便停下,血漬也隨之沾污到地上,而下半身則跪倒在了地上....在最後也保留著笑容,以微笑化為灰塵離開了這世界...

全知插著雙袋,面無表情地向墓地走前...「看來真的如民間消息所說呢!..這地方真的是一個墳墓...鋭里子!可以詳細地說明剛才你所看見的所有嗎??....」全知環目著四周後,回頭看著鋭里子

鋭里子被這樣突然叫出來答回問題,感受到一下子的緊張...惠口輕輕拍了她的背,舒緩著緊張感,鋭里子也如願開口將事情一一道來 

「.....我....也不太清楚呢!......總而言之我和惠口走著走著就來到了這裏...而我們在這片墓地中,發現了牆上黏附著一大顆不明球形狀的怪體...牠的周圍佈滿著粉紅色的氣體...接著我們親眼看見到那東西正傳輸著這些氣體到一個墳墓上,並在幾秒間墳墓裏頭的箱子突然被打開,接著就蹦出了這些的怪物了......」





全知香莉均仔細聆聽著鋭里子所給予的答覆,全知聽完後回頭再看一看那面倒塌下來的牆壁,接着繼續問道 「那..那個你所描述的怪體現在哪裏去了...」

鋭里子嚥了一口口水,看著那面牆,回想起剛才自己射破的畫面,表露出那不肯定的神情 「那個...我不知道這樣的做法是否正確...但我們剛才的情況實在危急,我看著那東西不斷想產出很多怪物...所以是我擅自判斷將其毀滅的.....我想這樣也許就能停止怪物綿延不絕的生產出來...」

全知繼續以那眼神一言不語地看著鋭里子.....香莉眼神擺動在他們兩個之間...全知呼了一口氣... 「呼~...這做法真是魯莽呢...若果這會導致情況越糟怎麼辦,人在危急關頭不應要思考更多嗎?考慮這冒險做法的後果.....呼....」

鋭里子低頭道了一個歉 「對不起呢!!!!」惠口則寫著紙條展示向全知 嘛~不要弄得氣氛這麼嚴肅了!大家平安無事不就是最好的結果了嗎?.....

...

突然!!!!!!!地面不停地晃動,如同地震般....整個空間的碎石煙灰不斷冒出,空間已經無法待下他們四人...

「怎...怎麼回事了!!!!!!!!!....」鋭里子徬徨的眼神,焦急地觀察著周圍的環境,香莉感覺到事態不妙便叫喊着眾人 「快點離開這裏!!!往這邊!!!!!」





香莉帶著大家從剛才突破的洞口中,去離開這裏,鋭里子以及惠口慌忙地跟上,而在背後的全知則停住往後瞧了幾眼,整個人都如沒有表情一樣

香莉帶著他們往香莉全知所走過來的道路反方向走.....眾人也非常合作跟緊着香莉,但搖擺的波幅卻不斷增強,地面的搖震程度已經不足以他們站穩腳...

釘鈴鐺鋃!!!!!!!!!!!!!!!!!!!!!!!!!~~~~~~~~~~~~~~~ 鋭里子完全平衡不來,一整個人跌倒,她奮力地用變手支撐著.... 「鋭里子!!!!」香莉看見應付不來的鋭里子,想也不想快速地走前幫忙扶起

鋭里子眼神正微微閃爍著香莉,接著她也裝作笑向香莉給予道謝 「小莉莉!!」並給以了香莉一個深深的擁抱...香莉輕輕拍着鋭里子的小手笑著說 「好了好了!!!收到你的謝謝了!」

全知走著上前,並對著溫馨的兩人冷言 「呼...你們不要再拖時間了...快點離開這裏吧!」鋭里子香莉點點頭,兩人並繼續向前逃離

然而...慘況卻越發越糟,地面開始慢慢裂開,眾人感受到地下有如一隻千年的巨獸即將甦醒,這裏整個空間都變得破產不堪,周圍連接著的石塊一一破裂

轟隆轟隆轟隆轟隆!!!!!!!!!!!!!!!!!!!! 一大塊米白色的不明巨型物體突然從地面冒出,四人眼也不眨一言不如直接拼命地往前跑,物體漸漸升起破壞了周間所有...目前不明物體的體型快能佔滿直徑幾米的隧道


四人如同在一個超巨型的身體中行走着,而這個身體即將甦醒站起來,這龐大的物體不斷擴張,整個迷宮被弄得支離不散,全體人不回頭不斷地往前衝刺....





香莉感覺有些奇怪,便輕輕回頭一看.......起初也感受不到什麼異樣,但當她回望著前方時,卻只見鋭里子惠口,心裏立即感受到不妥,馬上停下腳步轉身回看後方並大聲說着「你們快點離開這裏!!!」

鋭里子惠口聽見的叫聲後馬上止住了腳步,回望著後方 「小莉莉!!!怎麼停下了...等等.....全知先生呢!?.....」惠口聽完這句話後表情瞬間大變,整個人都慌忙了起來

全知應該在後頭,這事就由我來處理吧!!!你們趁現在還趕得來快點踏起腳步走呀!!!!!」香莉身體漸漸向後走著,兩人看著她的背影慢慢變遠...

「等等!!!小莉莉!!!」鋭里子非常擔心並大叫喊停下香莉,香莉微微低下了頭,從背影上也能感受到她的孤寂感,香莉輕聲勸告着 「這裏交給我就可以了..拜託..我不想看到你們受傷」

道出了這話後,香莉從腰間拔起了劍,快速地走前...鋭里子嘗試踏前腳步,但身體卻在拒絕...她内心裏也十分懼怕着...她看著那背影,眼神失落,她微微低下頭輕言「小莉莉..對不起....」

香莉右手持劍,不斷使出火焰流術攻擊向這一大片的不明物體,香莉不斷奮力地揮劍,不斷往前劈開道路.....她緩慢地往前推進著....

香莉汗流滿面..體力不斷地消耗著,火焰漸次的變得緩弱...香莉喘著大氣心想著 啊!..呼...這樣不是辦法.....我一定要救出全知!!...呼~呼....看來這不得不...用上那東西了.....





鋭里子眼神表露著不確定...正當她想回頭離開這裏時,在她一旁的惠口踏前了一步....鋭里子愣了一陣...側身望著惠口.... 「.....」

惠口拿出了那皺皺巴巴的小紙條....鋭里子看著那紙條上寫著的字樣 "你先走吧!鋭里子!我要上前幫忙!" 惠口手輕輕抖著...不知道是擔心著全知還是害怕,或是兩樣都有一點

就這樣鋭里子看著兩人為救出自己的朋友而去拼命,鋭里子眼神晃動表達著自身的心情,膽怯、慚愧、自責及不安,她内心想著 我就這樣離開吧!..反正也不派不上場..呼...我真是差勁呢!...我真是無能呢!...看著朋友一個一個的離去,自己卻只能袖手旁觀....為什麼..到底是為什麼.....難道我只能..跪求著他們能平安回來?

鋭里子拔腿而走,心情持續地不穩...她憂愁地低著頭..自己一人跑離開這裏.......

香莉眼神充滿著決心,皺著眉看著前方的事物...她輕輕地揚起手............

吱吱~~~~~~~~......咻咻咻咻咻~~~............ 香莉的右手食指在一瞬間閃耀了起來,金黃色的粉末纏繞在她的手指頭上,整個食指頭都變成了黃金色,並發出那耀眼的光芒,整個人被一齊若隱若現的金膜所包覆著,整個人的氣場都有所改變

香莉手指一劃,整塊白色物體直接被切割開來,趕步而上的惠口走來了香莉的背後..惠口愣住了看著眼前的香莉心想著 這女人......剛剛那是..傳說中的八指嗎?????!!!! 

惠口睜大雙眼瞳孔放大,眼神極其驚異。香莉回望見只一個細小的身影在背後....

仔細一看在自己的背後正是惠口,她連忙地趕問着 「你是....怎麼來這裏了,不是叫你們快點離開嗎?.....還有..鋭里子呢!!」

惠口搖搖頭,將自己的精神放回目前的情況,她集中起思緒,並指着後方的出口「哼哼~」告訴著鋭里子正途離當中,香莉似乎安心了些並點點頭

轟隆轟隆轟隆轟隆轟隆轟隆轟隆轟隆!!!!!!!!!!!!!!!!!!!!!!! 她們並沒有停下來的時間,整個環境開始天塌地陷,數十塊的碎石不斷殞落下來,香莉眼看著石塊的砸下,立即舉起手揮動著食指

金色閃耀的手指頭輕輕劃過,閃耀的軌跡伴隨著金色粉末在上空擺動著 咔嘩~咔嘩~ 石塊直接被弄成粉末,惠口驚訝往上看著....

接著香莉並沒有浪費任何一毫秒,將食指擺在前方,並一個勁的往前衝着,惠口也隨步跟上...

香莉負責在前方開闢道路,而惠口眼觀六路,觀望著周圍的環境去尋找全知,兩人連忙地走著...走著​....走著​.​.......

兩人在狹窄的空間擠擁著,兩人不斷在迷宮與不明白色物體之間行走著,香莉不斷以手指劈著這白色東西,盡可能擠出空間讓她們行走前去...

惠口的心情慢慢變得不穩,心裏不停地念著 全知!全知!全知!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你不可能倒在這裏的,不可能的!!

正當惠口往壞方向想著時,惠口卻看到前方有一個瘦小的身體正躺在這些白色的軟柔物體上,惠口立即拍停香莉,哼哼大喊著

香莉側頭一看,看見躺在前方的全知,連忙與惠口兩人衝前,撲救著全知,香莉慌忙地劃出能行走的道路,並走到了全知面前,香莉二話不說背起全知並以圖從剛才的路中走回去

惠口呆望着香莉以及全知兩人一陣子.....香莉看了看惠口便問道「怎麼了...?..」惠口沉住了一陣,接著搖搖頭並往返剛才的路回去

整個米白色物體已經快要佔滿這裡的空間了,惠口帶著香莉趕緊逃離出這裏....

嘣!!!嘣嘣嘣嘣!!!嘣嘣嘣嘣嘣!!!!~~~~ 整個迷宮快要倒塌了下來般,無數的石頭落下,煙灰在空氣中彌漫著....

嘣嘣嘣!!!!!!! 突然間!!!!!!那米白色的巨大物體直接從他們腳下冒起... 「哎!~~」香莉惠口在地上滾了幾圈......

一大塊巨石從她們迎面而上,香莉以那金手指作垂死掙扎,石頭被直接摧毀成粉塵。而那物體突然往她們的臉上衝前,香莉惠口眼睛看前....看著那速度凌駕於她們之上的白色東西

正當她們以為樣就這樣要硬吃這一記的攻擊時...... 

咻!!!~~~~ 

一發箭射上了這白色的物體上,這一支箭以疾風的速度迎上,直接令不明的物體形成一大個洞...

隨着這一箭的發射,迷宮也停下不斷崩落、搖晃的趨勢..


而在此時此刻在她們的一旁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鋭里子出現在她們的面前,她輕言地向自己說着 「果然..我擔當不來這樣的角色.........」

鋭里子!!!!!....不是叫你離開的嗎!??」香莉回頭看著鋭里子的身影,鋭里子與兩人正互望著,她輕輕低下頭...嘗試重整著思緒,然後再一次抬笑言 「各位沒有事吧!!惠口和小莉莉...」

香莉站起身來,拍拍身體上的塵埃,而一旁的惠口也扶着倒在地上的全知,惠口撥一撥全知的頭髮,她注視著全知的樣子....並向他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鋭里子慢慢地走近他們,她喘著一大口氣,看着平安無事的各位,她緊緊握著胸口...香莉走了上前向鋭里子問着 「怎麼要跑回來.?..這裏危險的....」

鋭里子眼神飄忽...心裏並不太穩定....她再一次緊緊地握著胸口...握著她那珍重之物.. 「那..小莉莉...為什麼你又要跑回去..?」

「那當然是救回全知啊!!..誰會拋下自己的朋友而逃之夭夭呢!!!」香莉心情比以往激動回答著這問題...但她說完這句後,卻靜了起來

香莉再一次直視着鋭里子,鋭里子也只認真回答道 「那我也同樣地,是為了救回來的朋友....僅此而已.....」

香莉聽見這說話後也清楚着自己無法反駁...她收起了嘴巴,只展露著微笑....鋭里子看見一旁的全知正處於昏迷當中...她心裏念道 我也不能只一味依靠著別人的幫忙,我也是時候該報恩了

鋭里子走到了全知的面前,並從袋子裏拿起了今早被"黑鳶二人組"襲擊時,鋭里子所用以喚醒昏迷人士的藥物,便以這布包裹著的球體靠攏在全知的鼻孔上...

香莉惠口看著正為全知治療的鋭里子...在這段期間當中香莉回頭看著那不明的物體......

只見牠不斷地收縮,從那米白色漸漸變灰...香莉瞧望着那如同中了毒般的物體..看著牠輕微地抽動著....香莉再漸漸將視線延伸到那一發箭中...

看着那箭頭有一層淺綠色的液膜黏附着...香莉心裡正懷疑着什麼.....她看了看正救治着的鋭里子....

心裏正推理着...........幾秒後眼神變得嚴厲凝望着前方的鋭里子..........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