鋭里子回頭一看只見一個恐怖的大臉在她面前........

這張臉徹底讓她感到不適,一大個眼珠正瞪着鋭里子,怪人以那充滿皺皮、血根的大手掌緊捉著鋭里子

鋭里子
奮力地擺動著雙手雙腳掙扎著 「啊啊!!~~不要!不要!不要!快點滾開!!!」惠口聽見這淒慘的吶喊聲,馬上抬起回頭,一個勁跑上前..

惠口留着幾滴汗,心裏正擔心著鋭里子,並在怪人腳下繞了幾圈...怪人正要張開嘴巴,露出那參差不齊的牙齒,正要咬碎鋭里子...

鋭里子以痛苦加上懼怕的樣子,正看著那令人不適的口腔....鋭里子心裏不斷地想著 我不要死在這裏!!!我不能死在這裏!!!我要死時至少也要完成到使命





怪人感受到有點東西在他的胯下,他停止了吞食的動作....怪人將自己的五官移動到背上,眼睛慢慢垂低,將視線轉向下方,只見有一個小不點正以鐵鏈綁緊著他的雙腳,令他的移動受阻...

惠口快速地在怪人纖瘦的雙腿繼續走了幾圈,繩索不斷的纏繞著怪人,怪人輕輕擺動著雙腳,以求能擺脫開惠口,但這樣卻依然沒有阻止到惠口的行動....一圈又圈的圍繞著他的腿部....

來到第四圈後已經是惠口繩索長度的極限,惠口止住了腳步,雙手緊握著鐵鏈,然後不斷往後拉扯,務求以此方法令怪人失去平衡而倒下

起初也如理想一樣,怪人漸漸一步一步地拉退後,但很快地怪人的腳卻像樹根一樣抓緊著地面,如巨石般站在原地原封不動,接著以囂張的語氣說 「啊~哈哈~小妹妹!看來你這方法並沒有效呢!」

正當怪人譏笑着惠口時,惠口卻利用這一段時間收回鐵鏈,拿起背後上的劍,劍再一次包覆上那黑漆漆的膜,不過很快地又和之前一樣,像雞蛋殼般碎裂,她趁著怪人被綁著雙腿無法動彈期間...





惠口一個衝刺跳起,在空中超高速來回轉了三個圈,斬下了怪人的左小腿,怪人以驚訝的表情看著惠口,怪人十分佩服她在這幾秒間乾淨俐落的劍術「啊~~啊!!!!!」怪人由於失去了其中一隻支撐的腿部,他立馬站不穩而倒下..... 

鋭里子也順利掙扎離開了他的手掌心,鋭里子看了看膝蓋上的傷口,然後閉閉眼、搖搖頭.... 這小小的傷算是什麼....站起來快點擊敗這怪東西 鋭里子說這些鼓勵說話給予自己决心

鋭里子
一個勁走上前拿回她的弓箭 「哼!!!哼!!!」惠口跑來鋭里子身邊發著哼哼聲,她焦急地看看鋭里子全身,如同告訴著鋭里子 "你沒什麼大礙吧!"

鋭里子則欣慰地微笑以對...她看著來關心她的惠口 「我没什麼事,謝謝你呢~惠口!感謝你出手相助....若沒有你的話.......我想....」

惠口緊握著拳頭並做著鼓勵的姿勢,點點頭為鋭里子打氣著....鋭里子看著惠口不知為何心情有所改變,整個人都好了起來... 「謝謝你呢!惠口!是你令我稍微舒懷了些」





鋭里子不自覺地說出了這句話,而惠口則歪頭感到不明所以.... 呯!~呯​!~ 在他們身後的怪人以雙手勉強支撐著自己站起來....他看著自己的左姿.....

鋭里子以及惠口立馬變得警惕起來,鋭里子拿起了弓正想射向怪人右邊的腿時..... 嘣嘣嘣!!!!! 一條小觸手直接從避免冒起並緊緊摟著惠口的頸部,惠口瞬間感受到無盡的痛苦

惠口漸漸被拖到後處,她感覺到自己快要窒息死亡,腦部感受到被無數的迷你針所扎,刺痛刺痛的感覺蔓延到全身

惠口!!!!」鋭里子掩面失色大喊着惠口的名字,而當鋭里子分心之際,怪人露出了不安的笑容,趁著這個機會一下撲向前方

這龐大的身軀,能非常輕易地將矮小的鋭里子所賜死,鋭里子感受到一個巨大的身影正要砸向自己時..........................

我要死去了嗎??............. 鋭里子對着自己疑問著................

..........

鋭里子整個心境都變得一片漆黑....非常寧靜、冷清..............但卻有一首由音樂盒所發出的音樂正播放著....為這黑暗中添加上一份優美.......





她在這黑暗一望無際的空間中站立著....一個又一個以前與朋友在村子裏玩樂的畫面一湧而上.......與朋友綁著花繩、爬樹、在山上探險........

她到12歲生日的一天,收到一位由朋友們合力所製的木音樂盒.....音樂盒發著不太優美動聽的聲音,但對鋭里子來說比起品質,這一份心意才是最要緊的.....

「12歲生日快樂!!!!!!到了這年紀可要成熟點呢!!不要再像個小孩般了!」「呵!!!小孩!!??我才不是小孩呢!!我已經是大人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眾人都對鋭里子的這話大笑一番,鋭里子在當下顯然地非常不忿,但看著手上的音樂盒,內心卻充滿著溫暖...

鋭里子將這音樂盒永遠擺放在衣服上的胸口袋中,只要發生了什麼傷心事,她都會拿出來打開,聆聽著對她來說意義非凡的音樂。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每一次聽到後心裏都會變得清靜,一切都安好了起來.........

...





就這樣無憂無慮、充滿快樂的時光........................在幾年後...................................

卻一下子被火焰焚燒得一塵不染.............一個又一個朋友在她眼前消失......................

鋭里子心情極度崩潰....不斷地吶喊着.....發出著無奈、無能的怒吼..........這一切美滿的生活,都完全被糟蹋了......

「我不要這樣!!!!我不要這樣!!!!!!!!你們都去哪了!!!???嗚嗚!!!!!求求你們回來吧!!!!求求你們!!!!!好嗎!!????」

本來熱鬧的村莊,現在只剩下火傘高張的一片火焰.................一切都來得太突然了.............

從那一刻到現在....鋭里子眼裏的目標永遠都只有一個....."報仇"

「這一切...都沒有辦法的是吧.....」她看著這怪人快要將自己壓成肉餅時.....她心裏不存在一點的希望,眼睛逐漸失去了靈魂.............

突然!一把令鋭里子懷念的聲音從她腦裏傳出.... 「鋭里子子!!!」





鋭里子即將沒有靈魂的眼神卻被這一聲音所喚回.....接著更多更多的聲音不斷在她的腦海裏迴盪著 「鋭里子子!!!」「鋭里子子!!!」「鋭里子子!!!」「鋭里子子!!!」鋭里子一個又一個兒時玩伴的聲音在這刻一一湧現


對..............................................

對!!!!!!!!!!!!!!!!!!!!!!! 「還沒有報仇成功!!!我怎麼可以就倒在此地啊!!!!!」鋭里子仰頭大聲吼着,鋭里子快速拉起弓弦,手中飄散一絲絲的風.....接著她牢牢地緊握著弦,一下以風製造出強烈的衝擊,將自己去左彈開,避開了這致命的一下

呯呯呯呯呯呯!!!!!!!!!!!!!! 這巨大的身軀直接砸上地面,鋭里子平衡了重心,站穩了身子

鋭里子手輕放在自己心胸的口袋.....她低低頭吸了一口氣..... 「呼~~.....」眼神逐步有所變動...代表著决心的意識烙印在眼窩中...... 「我再也不想失去朋友了!!!」

「啊~~~~~你們真是難對付呢~~~~~~~~~~」怪人的聲音微微顫抖著,内心的火焰開始逐漸升溫......他逐漸以雙手支撐起來,凝視著鋭里子


「真是奇怪呢?~怎麼在裏頭還沒遇見到一個怪物?...」香莉全知正輕鬆地行走在黑暗的道路中...





全知沉言了一陣....他看了看地圖.....接著平淡地說道 「我也不清楚呢....」兩人在這毛骨悚然的地方聊著平常話中

兩人繼續往深處行走著....在途中香莉繼續向全知答話著 「還記得之前你帶我過來這裏呢~是說要調查什麼的對吧!現在有什麼進展呀!」

全知搖了搖頭,邊走邊說道 「呼~跟你分別都有一年多了...在這一段期間我和他們都會不時到這地方調查....目前沒有什麼大進展呢...」

「是嗎?~嗯~..可能關於這裏的秘密,只有賢者才能解答到你呢!」

「呼~.....賢者啊~...不知道他現在是否還生存在這世界上呢~........有沒有一個可能或許賢者也不知道答案....」

「哈!不要這麼看低賢者啦!~畢竟他也對人類整個社會做出了很大的改變,改變了人類的普世價值觀,甚至命名方面都有些啟發....而且他的身份一直成謎!...世人都稱他無所不知!..哈~就跟你一樣呢!全知

「嗯~哈~.....呼~無所不知嗎?真沒想到在這龐大的世界中,僅靠着一個渺小的人也可以改變到這世界呢.................................................而最近調查得來的結果...我們在這裏發現了一種神奇的氣體........」

「神奇的氣體?.......」

「嗯......這氣體呈著粉紅色.......經過我的一番調查後.....發現只要被這東西所看中,它就會不斷地纏繞著你..然後你身體的能量會開始以極高速複製,令你的身體機能暴漲。但同時的...這一種力量會將你自身的慾望扭曲,然後無限放大,形成了一個根本無法溝通、相處的怪物...以意志去換取力量,獲得力量的方法是要有代價的」

「什...什麼??....那是否就是說那些怪物們..都是由這種奇怪的氣體附身在生物上所誕生而成的?」

「嗯...目前的案例有紅鼠、蛆、蜘蛛、長石蛇、螢光蠅.......還有..人類........」

「人.............類.....!!!??」

「呼......這就是目前的進度......」

「那!!............」呯!!!!嘣嘣嘣嘣嘣嘣!呯!!!!!!!!!!嘣嘣嘣!!!!!! 突然在前方遠頭傳來了極巨大的聲響,直接打斷了兩人的閑話時間..

「怎麼回事了!!」香莉隱約地看見前方發生了很大的動靜,全知立即一下子向前衝,其後香莉也飛快地跟上


鋭里子從腰間背後拿起幾支箭,便瞄準向正捆綁著惠口的觸手,射出了弩箭離弦的一箭..

這強力的一箭,伴隨著濃厚的強風,一下子貫穿了觸手,觸手在幾秒間瞬間化為灰燼.....

「呼..呼...」惠口不停地吸呼吸呼著....令自己的氣道回復正常.......鋭里子走了上前,關心着正跪下,露出痛苦表情惠口

「快!!不停地吸氣呼氣!!!」鋭里子拍拍她的背,務求能讓她舒服些,等她回復狀態起來.....怎料一不為意..........一隻巨大的手掌正以超強大的力度拍向兩人.......

鋭里子完全反應不來,但惠口靠著她的神經反應,她立即一手抱緊鋭里子跳了起來避過了這下致命的攻擊...怪人的手掌拍上到牆壁上,整個空間都被這一下衝擊所搖晃着

兩人落地站穩後同樣看著離開這墓地的出口...兩人互相回望著對方點點頭....... 「嗯!!去吧!!!!」

鋭里子以及惠口一下衝刺逃出這空間時......... 嘣!!!~~嘣!!!~~~~

一大堆無數的觸手地面中升起,升到快要接近天花板的位置,並不絕地蠕動,就像一大群蚯蚓般,擋住了她們的去路......鋭里子看著這密集的一條一條鬼東西在她面前蠕動....立即起雞皮疙瘩......

惠口回頭看著怪人漸漸地爬近,並笑說著 「別想逃走呀!你們這些臭貨們!!!!!!」而鋭里子深知著怪人將逼近而來,鋭里子立即拿起弓箭,向這無數的觸手發射

咻~咻~咻~咻~ 一個又一個觸手都成灰,但由於數量真的過於龐大,弓箭的數量也剩餘不多....鋭里子留著幾滴汗緊咬著牙齒.......

鋭里子側視到惠口突然回頭向後走,鋭里子也隨之回頭一看.... 「惠口!!」她只見惠口拿起刀正跑到怪人身體前...鋭里子趕急想快叫停惠口

「喂!!!!!不要!!很危險的!!!!!惠口!!!!!!」但惠口卻沒有止住腳步的意思 嘣嘣嘣嘣!!! 在惠口跑前途中,位於她的四周不停地冒起觸手們

惠口以S字的步伐避開了重重的障礙,便以兩手擲出無數個飛鏢,在一旁的怪人以腳作支撐點一下跳飛到惠口前,惠口往後滾了幾圈,以柔軟的身體順利迴避攻撃

而在不遠處的孢子...正靜靜傳輸一些粉紅色氣體到其中一個墓碑上......

鋭里子走前了
幾步...看着剛才觸手冒起的小洞,心裏冒出一個念頭.... 觸手的真面目,應該就是藏了在洞裏頭,只要​剷除根源...說不定就可以解決眼前那堆嘔心的東西!

鋭里子握緊了拳頭,心裏疑慮著幾秒...................

「呼.....一切都由我來承擔吧!」鋭里子大口大口吸了一口氣,並不斷給予信心自己....她望向著惠口一陣..... "我真正明白著我自身的想法,再不是只服從於他人"

這一句由惠口寫出但卻是自己說出的話,莫名地湧現在這一刻的腦海中......

她從綠袍内裏的暗格中拿起了一瓶裝著暗色氣體的小瓶子....便一下抛往到洞裏頭........

吱唦唦唦唦唦唦~~~~~~ 鋭里子右手蓋著洞口,並施放一小陣強風......鋭里子的手微微地刺痛着她.....風也助這些氣體從内部快速擴散

那些躍動得很的觸手漸漸減慢了速度.....鋭里子眼見這辦法有效時,瞬間
感受到希望,成功感令她的信心倍增,觸手的顏色逐漸變黑...彷彿中了毒般

怪人擺動起左手在地面橫掃去攻擊惠口,惠口靈活地跳起來快速避開,但殊不知停滯在空中期間,怪人的右手向上伸出也正要打向她....

惠口一下從手中放出鐵鏈,然後捆着怪人的右前臂,惠口以怪人的手臂作支撐點,像鞦韆般蕩了過去,怪人被這整個人的重量導致站不穩住腳

惠口沿著手臂繞回來並蕩上空中,再一次從背後掏出刀刃,在空中使力旋轉幾個圈...正要當頭劈下去時.......

呯!!!!!!!!!! 一隻只有巨型手掌的怪物從墳墓中蹦出,這一瞬間以手心捉緊在空中滯留的惠口,惠口被這身型大她幾倍的詭異手掌所牢牢地包覆著

鋭里子瞬間走前,並一邊拿起弓弦瞄準著隻手掌.....惠口奮力地以雙手雙腳撐開這快要緊緊合上的手掌,她用盡全力防止自己被壓平....

突然在背後的怪人整
個大手掌往鋭里子的頭上拍下來,幸好鋭里子趕得來將自身的重心向左閃開。鋭里子捨身撲倒在地上,倖免地避過..

鋭里子看著那孢子,正再在一次傳輸出那粉紅色氣體到其中一個墓碑上,鋭里子此時此刻心裡有個想法..... 既然那個就是源頭.......那....倒不如解決了牠........一切是否就平安無事了..........還是不要自作打算了.....

鋭里子轉頭看著惠口....心裏再一次有所動搖...... 但...照這樣下去....怪物也只會越來越多...要是我去做出這一步,是否就能輕鬆解決了這一切呢.....

鋭里子呼吸了一口氣,一陣強風從她身邊吹散.......她奮力拉起弦線,緊緊握起弓把....瞳孔漸漸縮小...... 

咻~~~~ 一發箭矢劃過了空氣.....風伴隨著箭快速旋轉射上孢子上...............................

.....

轟!!!!呯轟!!!!呯轟!!!!呯轟!!!!呯轟!!!! 強風真接打破了這奇怪的物體......這看似脆弱的孢子以爆炸形式在一秒裏釋出巨大的威力.....

牠所黏附的牆壁一下子全部剝落,一塊塊的碎石一倒而下........

惠口瞬間洞察到事態的不妥,立馬使用全力撐開手掌並閃退走這細小的空間,惠口立即奔走上前....走到原地不動的鋭里子身旁..她正詫異地看着前方的景像..

兩人呆在原地...........只見一條一條螢光橙色如同蛆的不物體正在地上蠕動中,無數的迷你條狀物令鋭里子身心都感受到寒冷....

卜~...卜~....卜!~....嘣嘣嘣嘣嘣嘣嘣嘣!!!!!!!!!!! 突然位於她們右手邊的牆被突破,數幾顆的碎石四散飛濺......

鋭里子以不安的面容往右看,惠口則開啟了她的負解力量....她一開啟之時一秒後便立馬關上.....她的雙眼如被成千上萬的針狠狠插下般,她感受到一位擁有很強能量以及一位完全無法測量的兩人漸漸靠近來

惠口瞬間擺出姿勢迎對着.....但很快地.......她們就收拾起這心情....兩個身影從落下的灰煙冒出,輪廓漸步清晰......

兩人眼前的就是...

香莉以及全知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