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嚴陣以待地去跟隨著目透這位在戰場中的陌生人.....

目透在行走途中仰起了頭,將視線轉移到天上「嘛~雖然主辦們說得好聽,說這是一個所謂供給我們表現自己的舞台,但在我看來..這只不過是一場能夠令社會上等人士
娛樂的遊戲罷了...那些根本只是片面之詞,從他們的眼神看..他們根本不把我們當作什麼..」在大家的眼裏天上只佈滿著密密麻麻濃厚的灰塵,但從目透的眼神來看,卻好像看見上方那一平排的觀眾席

四人似乎並無打算去理會他...

目透正想靠向格也,只是有這個念頭的一瞬間,就直接被香莉冷眼對待「你想做什麼..?....」這看似平淡的一語,再配上香莉那充滿殺氣的表情,不禁令目透冒出幾滴汗

目透很快就挽會了冷靜
,帶著輕鬆的態度說「啊!~真是的..我就只是在這個過程中太悶了..想找個夥伴談聊聊天而已了,放輕鬆點啦!~」





「現在也已經過去了大概三分鐘..你只剩兩分鐘時間,你確定要依然保持著這麼輕快的態度嗎?....」面對著香莉這樣的問題,目透閉上雙眼笑言

「呵?~已經過去了三分鐘了嗎?........嗯~~~不過相信我吧!我有把握剩下來的時間可以
將你們帶到那裏的!放心~~~我絕對不會吃言的!~」目透將一隻手指放在唇上,單眼看向香莉

香莉
仍然皺著雙眼,眼神正嫌棄著這神經質的目透
..她視線轉向回前方,繼續走著...目透看見她似乎放下那厚重的戒心,終於鬆了一口氣,並一邊走著一邊繼續說些無聊話「啊!!!~~走了這麼久原來都只過三分鐘呢!~」

一剎間!!!!......目透似乎感受到有什麼東西在附近,他的視線開始向周圍看着....香莉察覺到他身上的異樣便問「怎麼了嗎??」

這一時,目透停下了腳步並沒有說什麼...只露出那疑似驚恐的表情.... (嘻!~真是配合我呢!~~這些人們~~實在太感謝你們了!~~~~ 實際上目透卻為現在這一種情況感到非常喜悅





鋭里子兩眼觀察著周圍,便在此
洞察到什麼,對此告訴着大家「這裏..可有人來過呢..瓦礫有被翻弄過的跡象...」眾人瞬間停下了腳步...恩榮格也對此感到些少的吃力,他們兩人都仔細掃視著周圍的環境

「所以..喀..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恩榮對此感到不
少緊張以及害怕...香莉則根據鋭里子剛才所說的位置,心裏進行揣摩中.....

的確好像有人
來過這裏...並似乎很不幸地,他們應該就埋伏於此....這裏的建築每個出入口都被無數的雜物阻擋着,應該是有人特意搬弄這些東西的,這裏最近的四棟房子,開放口都剛好只有一個,這樣做是為了保障自己的安全?而且都位於高處...所以這些人應該是使用遠程去進行攻擊??....但............

香莉繼續以那冷酷的眼神凝望著目透
輕聲問「是你特意引導我們來這,從而陷入於這埋伏之中的嗎???」目透則輕微表示著驚訝,搖搖頭進行回答「不...保證絕對沒有...我認為現在快點跑去不遠安全區為最上計.....」

香莉依然保持著非常警惕的態度..............「呼~......」接著突然放大喉嚨說道「小心頭上!!他們武器應該是以遠程的
!!!現在我們快點跑!!以最高的速度!!前面就是安全區了!!!!!」香莉大聲向眾人說著,這裏整個範圍都能接收到香莉的這一下巨吼....





而在分別這四棟建築物內,確實有四人埋伏於這内,四名男子表情非常詫異,他們猶豫了一陣......「發射!!!!!!!!!!!!!!!!!!!!」其中一名疑似是隊長的大喊着

咻!!!~~~~ 咻!!!!!!~~~~~ 咻!!!!!~~~~~~~ 四人聽見這命令後,立即拿起彈弓,瞄準著下面的五人,往致命位去發射着......

恩榮香莉鋭里子格也目透面臨著槍林彈雨的攻擊.....他們拔腿而走...

咻!!~~~~呯清
!!!~ 突然!!一塊小碎石轉化為小冰粒打到了地上,在零點幾秒間,再轉化為一道冰錐牆阻擋了五人的行動....

其他人都停下了腳步....只有香莉繼續向前跑著....她一手拔起了掛在腰間上的劍,以火焰包覆著劍身,一下捅破了這看似堅硬的牆壁向後方大喊「繼續向前走吧!!!!!」

但一轉頭...只見格也的右腳被冰塊凍住,變得動彈不得....格也流著汗奮力地想進行移動...目透面容裝作非常擔心格也「快點!!一、二、三」並一邊以腳去鑿開冰塊,一邊以雙手嘗試拉起格也

然而,一塊冰錐正射向香莉的頭上.....咻!!!!!!~~~~~~.........香莉反應非常迅速
,手輕輕一揮,以劍輕易劈開了這一塊細小的冰錐....

恩榮也成為了攻擊對象,他結合火與風的流術,拼命去抵擋這兩邊的攻勢....但他的實力卻應付不來..一小塊的碎石擊中有他的右腿,他右腳一殺間沒有了知覺...很快地數幾塊的碎石也隨之往恩榮的身體攻過來...「啊!!!!~啊!!!!!」恩榮感受到被無數子彈擊中的痛覺,陣陣酸痛結合於他一身,但他依然地忍耐著 不行..不行..我要堅挺着...我要強忍著這無比的痛楚....我可不想我們準備了這麼久的集公團爭霸戰,這麼快...啊!..就結束....只要痛楚不介臨極限就不會被傳送回去對吧!那我...就要...強忍著痛苦,固執地去堅持到底!!!!!!!





「啊啊啊啊!!!!!!!!!!!!」以這一下大吼,提升自己的氣勢...


上面的其中一人看著下方這樣的情況,認為自己處於優勢中,並正沾沾自喜着「嘻嘻!!繼續這樣攻擊下去就行了!!果然在這裏守株待兔是對的!!哈!!哈!~哈~....等等他們是不是少了一個人,一、二、三、四..沒有呀~四個人好像没錯..........啊啊啊啊!!!!!!!!!!!!!!!!!!!!!!!!!!!!!!」

呯隆!!!!!!!!!!!!!!!!!!!!!!!!!~~~ 一發帶著強風的箭,伴隨著男士的"啊"聲,直接將其中一棟房子最頂層的三分一摧毀...

男士看著躲藏在一大片瓦礫中的鋭里子...心裏默念著 這..怎麼多了一個小女孩啊!她是躲在瓦礫後,令對面的兩棟房子看不到她,然後自己躲在我們這邊的死角位,同時令我們四人都無法知曉她的存在嗎??......

鋭里子眼神充滿殺氣,手保持著拉弓的姿勢仇視着位於上方的男人


當這位男士正要將這資訊透過大喊透露出來時,男士只是吸一口氣...眼前的又一發箭矢迎眼而來...他瞬間轉頭躲開,只刮到臉部皮膚的一小部分,這一箭重重打在牆壁上,接著男士以這被打開的一個大洞,跳去了鄰近的另一棟房子中....

香莉跑來到格也前,她的右腿漸漸開始燃燒起火焰,一腳踹開了黏著格也的冰塊... 唦~~呯嘩!!!!!!! 冰塊瞬間被這烈焰所融化,一塊塊封印了格也行動的冰層也漸漸剝落....格也現在
變得行動自如,格也呆呆地看著香莉幾秒...





恩榮依然地用盡全力去為他們抵擋這攻勢,並攻勢似乎有逐漸減弱的趨勢....鋭里子再一次拉起弓弦,並減弱了流術的威力,以保留自己的體力,繼續以一箭射向了那躲著兩人的一棟建築物....

香莉這時吼叫了一聲「現在!!繼續往前跑!!!!!」鋭里子一秒過後也同樣向恩榮喊着「恩榮!!配合我的箭向我們眼前的這棟建築發起攻擊!!!!」

恩榮點了點頭嘗試集中精神,他身體開始冒汗...........「呼!!」恩榮肌肉抽動了一陣
,鋭里子來了一個組合攻擊,附加著火焰和強風的箭矢,強力地打向了位於鋭里子對面的建築... 呯!!!!!!!!!! 這下攻勢雖然並非理想中的強烈,但已經足以遮擋上面兩棟建築物中兩人的視線....

恩榮看著眼前的兩棟建築,有點不忿而咬了咬嘴唇...接著眾人聽從香莉的指示向前跑...五人就這樣離開了這個戰場...目透向後方看着,並揮揮手譏笑
向他們四位男士道別....

上方
的四人都被鋭里子的箭,封閉了視野,現在眼前一片灰塵...什麼都看不到...當灰燼慢慢開始散去之時...下面的五人已經逃走了,他們的計劃徹底失敗了.... 「可惡!!!被他們逃走了....」隊長一拳大力打在牆壁上,以發洩自己心中的不屑​

五人正跑向前方,前往目透所說的安全區....奔跑途中,目透特意走上前來關心格也「没事嗎??」格也有點兒緊張點點頭回答「嗯..我没事..謝謝目透先生的關心...」

此時目透在心裏正打算著什麼,内心感受到非常興奮 (没事就好了!!!!!~~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五人漸漸開始
看見前方那半透明的藍色大半球體,此球體正包覆著一個頗大的範圍...目透指著前面喊道「就是前面了!~再走半分鐘就可以到達那裏了!!可快點加快腳步呢!!~不知道他們有沒有追前來~趁現在還算安全期間快點走進安全區吧!!」





當五人走到這個安全區前,恩榮鋭里子率先走到內裏,他們在心胸中的水晶體都由深紅色轉變為深藍色,恩榮喘著氣說道「呼~呼~~呼...總算走到來了....」鋭里子
鬆了一口氣「唉!~現在我們應該是安全的了吧!!!」

香莉目透都顧慮到跑速較慢的格也,遲了幾秒才到達這安全區前..正當香莉格也伸起腳踏進去時....目透大力的一手掌把香莉推前,
並讓她進去安全區内裏...當香莉回頭正要訓罵着目透之時「喂!!你可!!!!!......」

這一刻
..恩榮香莉鋭里子的表情瞬間變得徬徨.....目透一下以右腳重踢格也的腹部....「噗!!!~啊!!喀!!」直接將格也踢飛,離開了快要接近到安全區的位置....「格也!!!!!!!!!!!!!!!」「格也也!!!!」「格也弟弟!!」三人紛紛為此喊道

目透拿起了全身麻痺的格也,回頭向他們一笑...便住右跳到其中一棟建築物裏,離開了眾人的視線中....

香莉鋭里子瞬間走前離開了安全區的有效範圍....這時她們倆正想揮動起劍和拉起弓使出流術打向目透所逃走方向的建築中
....但卻毫無反應...而正當她們想跑前時,卻沒有了平常的狀態..完全追不上他們。這是受於進入了安全區出來後,十秒間無法進行任何攻擊的限制...三人就這樣只能眼見格也被帶離開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

雄太郎以及他的夥伴三人都被一個裸著上身、滿身肌肉的男子所揍倒...四人趴在地上動彈不得....





那一男子名叫憎,是重拳術逆派系的一員,而他位於胸口上的那紋身圖案正是代表着重拳術的其特徵

「可不要欄着我!!!!!!我對你們這些無謂的比賽毫無興趣!!若你們
再嘗試一次擋着我去路的話,我可下手得更重喔!!!!!!!!!!我來這裏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找那混蛋殺人犯!!!!岩石•爆!!!!!!」憤怒地大吼着

正要繼續走前時...雄太郎與其他兩位男子正緩緩站起來,雄太郎眼神堅定,以苟存的一口氣無力地喊「我可不要..就這樣認輸呢!...噗!~.......」

「噗!!!!!」「噗!!啊!!!!~.......」揮出了三下重拳,狠狠地打到三人的腹部..........向自己的拳套輕輕吹了一口氣...「呼!~没有那實力就不要學人逞強耍帥...」

俯視着再一次倒在地上的三位男子....接着轉身離開了他們的視線範圍....雄太郎非常忿忿不平的看着那漸遠而去的強大身影....慢慢的....慢慢的.....尚剩下那最後的一口氣..就此消失了....

三人掛在身上的水晶體變得没有色彩...而三人就這樣被傳送回去了......

但....雄太郎小隊的女子一一
扎曲並沒有消失...「呼!~呼!!~...呼呼......」她剛剛閉着氣,消除了自己的氣息,讓自己不被所看中,最終存活下來在這戰場中....

她輕輕以手支撐自己起來...接着看了看周圍的環境....確定到已離開和雄太郎他們被傳送回去時,整個人都頓時
鬆了一口氣...

扎曲抬頭往天上看着...但.....她整個背影所表露出的氣息完全有所不同..............

......................................

「嘿!.... థ౪థ」


「啊!!!!!!!!??」

格也在一棟房子內醒來,眼前漆黑一片,這裏周圍都破碎不堪..不禁
格也想回了自己的舊家..「這裏是...????」

「哎呀!!?你醒來了嗎??」這聲音點醒回格也,令他憶起了剛才的記憶,他帶著敵意的眼神,看著向他面帶著奸詐笑容的目透.......

目透先生??為什麼!!??.....為什麼你要這樣做啊!!!...」格也站了身子來,激動地大吼着...目透看見他儘管看似
叫得如此有氣勢,但其實身體卻在微微顫抖著...

目透輕笑了一下,接著瞇瞇眼向格也以友善的語氣說著「可不要擺出這樣的眼神呢!~放心吧!我不會傷害你的....嘿!~」

「那..那...為什麼要將我帶來這裏!!鋭里子、莉姐以及恩榮他們呢!!???...到底..為什麼要將我
帶來這裏!?」格也依然擺著那態度問着...目透如常以那臉去回答著格也此問題

「原來他們是叫這名字呢!?~感謝他們招待了我一小段時間啦~~~.......至於..我為什麼要帶你來這裏嗎??~原因很簡單也很直白..就是你很強呢!!!~」

格也整個人停頓了一秒,接著繼續說「強!!?????....我到底哪裏強??..剛才莉姐他們三人全都比我更強更厲害啊!!!尤其是莉姐...」

目透叉著腰,帶著輕鬆的態度說「哦!~你是說那個耍劍了得,會火流術的女孩嗎?她的確很厲害..但..我可應付不來呢!~加上單純的厲害並不是我要尋找的目標....我的意思是指非常具
有潛質、日後能夠成為令人畏懼的戰士的人..」

格也整個人都處於疑惑狀態,目瞪口呆說「那..怎麼可能會是我!!??......剛才你都看到..我永遠只能拖後腿..被人襲擊時什麼都做不到,甚至為你們添麻煩....」

「呵!~這麼小看自己嗎??在我看來...你有非常大的成長空間..我的眼睛可不會有錯的,你內心中居住著一隻怪物!!一隻非常強大的怪物!!!!強大得甚至隨時能威脅到周遭的同伴!!!!只要通過我給你的磨練
!你絕對絕對!!會成為一個無比強悍的怪物!!!哈哈哈哈!!製造一個怪物,就是我一直以來的心願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目透大笑了起來,整個人越來越興奮

格也面容表達出自己那非常不舒服的感受,他雙手瑟瑟發抖..眼睛看著自己的雙手...

目透走前拍拍格也的肩膀,笑說「你可以的..只要努力就不會成為別人的拖油瓶,你未來絕對會成為一見難忘的強人!!!!!!!!!!!!!!!!!!!而現在..就是我對你進行特訓的時候了!!」

「特訓?...」格也抬起了頭仰望著目透,只見他擺出了戰鬥姿勢並眼神對望著彼此說


「特訓項目就是我們不停地、永無止境地在這空間裏互相毆打,不停的打!!!!!!!!不停的打!!!!!!!!!!!!不停的打!!!!!!!!!!!!!!!!!!!!!!!!!!!只要你打贏我,我就會讓你離開了~~~~~~~.............放心吧~~我一開始不會用全力的~~」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