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現在....我們該..怎樣?...」鋭里子走上前向香莉問道,香莉全身慢慢地顫抖著...她緊咬著嘴唇,正發洩着她的不忿中....

香莉停住了幾秒...接著回頭無力地緩慢向鋭里子訴說著​「對不起..了呢....
要在這一片無際的地域裏去尋找格也...應該是一件枝末生根的事了...但........................對不起呢..現在先交給你來決定吧!鋭里子....雖然這很不負責任..但拜託你了....」香莉將頭垂下,以左手輕輕敲自己的額頭 怎麼..又重演一次了..我的判斷..最終的結果怎麼都是這樣...要是這事發生在真實中..那該可怎麼辦....

鋭里子起初表現出震懾的模樣,不過看著香莉心情沉寂的模樣,她也點點頭,皺
著雙眉輕輕說道「最壞的情況就是格也被那傢伙打敗,然後傳送回預備區裏....不過..為什麼那傢伙要突然抱走格也,而不直接當場處决他呢?....」

恩榮從安全區中一步一步的走前...他以無力的雙腳走出的姿步,表達出自己的無能為力.... 「喀!」恩榮發出喀的一聲... 我怎麼又再一次做不出任何事!...甚至連踏出腳步的勇氣都沒有..........

鋭里子輕輕嘆了一口氣..「唉...願格也能夠平安吧!...我也對此愛莫能助...我們全部也已經離開了安全區的範圍,再停留於這個位置,應該也没有什麼用就是了...我想接著會有更多不同人聚集於此,所以先從這裏暫時
撤離吧!...」





「那我們該往哪兒走啊??」恩榮徐徐抬頭
發出了此提問...鋭里子轉頭望向了香莉,香莉給予她一個點頭....鋭里子眼神轉化為堅定「那...現在就往返回這一片廢墟吧!這裏掩護物居多,而且那個人是帶著格也往這邊逃走的,也許我們在行走過程當中..能夠找回格也吧!」

隨著鋭里子道出此話,三人也漸漸走回廢墟區的深處了....


「啊!!!!~」第一次,目透直接以一拳非常輕易地打到
格也的臉頰上,格也整個人都被打飛.......

「噗!!!!!!呼!!!!!!!」第二次,目透再一個直拳直接打在格也的腹部,格也完全硬吃了這一拳,無數的痛楚一湧而上,整個頭腦都發熱了起來....

「呼..呼...啊!!!!!!!!喀..喀....」第三次,目透直接一手將格也壓在了地上,格也不斷地不斷地掙扎...但卻起不了作用.....





格也一次一次的被目透所打倒,但他也一次又一次的站起回來.....兩人的汗水在這地方中揮灑了兩個小時.....

格也再一次拿起了掉在地上的劍,衝刺到目透的面前,當目透要來個上勾拳打在他的下巴上時...格也立即將重心擺在後方,避開了這一下攻擊。目透開頭對此非常意外,但很快地内心的澎湃已經快要忍不住了。然而,格也這一次沒有就此停下的意思,他站穩腳後,一個旋轉身,直接跳到目透的上方....這動作令
格也能夠打到目透的機會大大提升,格也瞬間以一絲絲的火焰包圍著整個劍身,想當頭棒喝,直接打到目透的頭腦上,不過目透很快就看出其目的,退後一點以作閃避時.....格也卻將風流術混合在劍上,目標轉移到石塊地板上,直接打穿了這一層的地板.....

呯!!!隆隆隆隆隆!!!!!!! 一大片灰塵佈滿在兩人的面前,目透看著格也打在地上的大洞後,心裏進行揣測 這傢伙流術上原來還沒成形好呢~~能夠同時使用火和風流術..而且好像那個叫恩榮的人也同樣~哼想到另一邊去了!~不得不承認~剛才的那一下屬實高招啊~~啊!?

突然!!在這片煙霧中,目透看到下方有些小的動靜....一團球形火焰從下方襲上來,目透瞬間跳起,然後以拳頭徑直揮那火球上打....

吱~.........嘣!!!!! 目透的手被微微灼傷,刺痛刺痛的感覺出奇地令目透感到更興奮,火球被目透粉碎了,火花從四邊散落...目透降落到下一層,以高傲的姿態站在格也面前,當格也正對此感到驚訝時,恍神呆呆地看著目透
.. 啪!!!!!!! 隨著這一聲格也直接被目透一拳打倒在地上.....





「懂得以飛塵作掩眼法,實在很聰明呢~~~不過這對我無效就是了!~我的雙眼可是可以看
穿透一切,看出所有東西最真實的一面呢!!」目透笑著去為格也解說著自己的能力

格也再一次地趴回到地上...「咳!~..咳咳.....啊...哎!......」他在這時腦海中終於萌生出恩榮香莉鋭里子他們的模樣.... 鋭里子....莉姐...恩榮哥哥..你們會過來救我嗎?.....我在這裏很痛苦...真的很痛苦...我可不想輸..我要變得更強!!我要變得更強!!!!!!

「你的同伴找到了的機會,怎麼樣看
都非常輕薄呢~~~~放心吧!!!這裏永遠都只有我們兩位!我將會訓練你成為一個怪物!!!!而現在感覺你那怪物的模樣,終於開始慢慢成形了呢!~~格也!!!!!」目透的這一句..再一次點起格也的最深處....他眼晴開始變得飄忽..他再一次站起來,眼神充滿著憎恨,正想往目透的臉上揍下去....

格也儘管沒有力量、頭暈眼花,但卻依然忍耐着痛楚,昂起右手,往目透的臉上衝.....

噗!!!!!!!!!!!!!!!!! 「啊!...呵.........」格也這一次四肢完全無力,趴在了地上......目透這是瞬間開始慌急了起來...「啊!!!怎麼辦!!!剛剛不小心大力了些呢!!!!!!」

目透焦急地走上前碰一碰他...他看了看掛在格也上的水晶體,雖然顏色變得非常淺薄,但仍堅挺著淡淡的紅色,且在慢慢恢復當中..這時目透才終於鬆了一口氣「呼~實在幸好呢
~~應該沒有什麼大礙,聽那同隊的金髮男說,水晶要完全無色才會進行傳送吧~~再者,以他的資質怎麼可能會就此倒下呢!~~但...剛才他的氣息可謂是完全有所轉變呢..甚至令我產生了防備心.....不過..嘿嘻~~~這令我更加興奮了!!~~~~~~~哈哈哈哈哈!!!!!!!」目透現在的樣子根本就是一個變態


恩榮香莉鋭里子在行走過程中,突然在不遠處傳來這粗曠男人的聲音...「現在!!!!三位就好好在這戰場中安息吧!!!!!!!!」





突然...埋藏於廢墟中所堆積的雜物堆裏的三人,從三個不同方向冒出,而還有
一名就是剛才在喊話的人,在前方的道路上衝向恩榮他們...現在恩榮香莉鋭里子三人都被四方包圍

這四人都戴著一個簡陋的鐵製頭盔,實際上這也只是一大塊正方大鐵板,在前面開了兩個小孔,製成的頭殼而已。四人均拿著不同的武器,一位是刀、一位是斧頭、一位是流星錘、一位是鐵棍....

呠呠呠!!~~~霹靂啪啦!!~呯!!!啪啪啪啪啪啪!!!唏!!嘣嘣嘣!!!!

經過幾分鐘的打鬥後....這四人組以慘敗收場....四人暈倒在地上...恩榮鋭里子對此均感到目定口呆,剛才基本上都只有香莉出手...幾分鐘就直接以無傷打倒了四人....他們不作為此而驚嘆...

香莉把劍收回到腰間,輕嘆了一口氣接著說「下次可不要這樣送死了,世界可是遠超乎你們想像的...呐~我們繼續往前走吧!」

兩人看著這看似輕鬆平常的香莉,卻一同感受到她身上轉變了的氣息,恩榮著緊的看著香莉心想 感覺..小莉..有點變得殘暴呢!..對這比賽中的其他人,態度上都有所轉變......我可要..從這一次中得到領悟..正如那人所說..這裏就是一個微型戰場..我可不能再戴着那嬉皮笑臉的面孔了...

...





當他們放鬆回氣的一刻...突然間!!!!空中以超高速飛來了上半身整片羽毛,下半身穿著一條揭棕色的褲子,如同飛鷹般的人....他正襲向香莉

咻~~........
 這人雙手如同翅膀般,可以在空中飛翔,他想一手捉住香莉,香莉也沒有傻乎乎的站在原地,很快地就察覺到這人正迎她而來,香莉以極快的手速拔起了劍刃,但當她快要從劍鞘拔起劍時,前臂就直接被這人穩牢牢地捉住...

鋭里子同一時間拿起弓弦,伴隨著強風射向他...飛鷹放開了香莉,飛回上上空躲開了這攻擊...而恩榮也拔起刀去進行應戰,但恩榮後方突然冒出了一個擺出如同豹貓般的狩獵姿勢的女子襲來...

恩榮反應完全來不及,正要被這女子偷襲時,香莉飛快以劍揮出了一記火刀刃,打在豹貓上。而豹貓立即交叉雙手,然後以雙手的利爪,對這打來的刀刃形狀的火焰進行抓擊,豹貓女被強烈的火勢打到後了幾步,不過也成功抵銷了這一下的火焰攻擊...香莉瞬間對此感到驚呆

呯呯呯呯呯!!!!! 一陣陣腳步聲發出的巨響正踏前中,香莉立即以高速反應回頭...但卻只看見一個
巨型全身包覆著骨頭的人迎她頭而來....香莉在電光火石間以劍身抵擋着,然後退後幾步避開這下重擊...

鋭里子瞬間再一次拉起了弓,正要往那副骨頭射向時,就直接被飛鷹所阻止,飛鷹一直翅膀直接拍倒鋭里子,鋭里子在地上滾了幾個圈....香莉瞬間為這樣的情況而感到擔心,但敵人完全沒有給她喘息的機會...

全身都被白骨包覆著的男人以右肘向香莉衝前...香莉瞬間揮灑出自己的劍術,伴隨著強烈的火焰揮劈向這男人,但這人卻異常堅硬,面對著熊熊火焰卻可以毫不在乎的向前衝,香莉在打擊途中不斷地退後....

至於恩榮就不斷拼命向那女人揮動着刀..但卻都被女人一一避開...豹貓女左閃右避,恩榮完全踫不到她分毫,兩人的實力差距非常大....豹貓女一記飛踢就直接將恩榮打飛到後方幾米的鐵欄前,幸好恩榮及時以前臂擋著了這攻擊,卸開了一部分的力,才令自己倖免存活在這下致命的攻擊中...「啊!!!!」





恩榮!!!!」香莉看見恩榮飛到了不遠方,立即擔心地大喊著「喂!!小姐!!!顧慮別人同時,也該顧慮到自己呀!!」那男人向香莉揮動了一拳,香莉瞬間反應起來不斷向恩榮的位置跳後,這重拳打在了地上
...

「嘿嘿嘿
!!」此時這位男人不禁向香莉強大的身法感到佩服 嗯!應付她也未免過於吃力了吧!~要不斷遷就着來打,打女人真的不是我的強項呢!~不過先抛開這來說..她的攻擊可令我這副被堅硬骨頭包覆的身軀也感受到劇痛呢!!就算以全力跟她打..我也未必能勝利呢!呼!~現在可要拖延到我的骨頭慢慢長回來,才可以繼續與她相鬥呢!!!

飛鷹這時突然以靈活的雙腳捉起香莉,不過令飛鷹意想不到的是,這女人的力量出乎意料地大...香莉用盡全力去拉緊雙手抵抗著...看來飛鷹想活捉起香莉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

不過飛鷹也不是省油的燈,香莉漸漸感受到心不從力,她正頭腦發熱,滿頭是汗的...奮力地去作最後一絲的掙扎...而一旁的鋭里子很快地就站起來,當她拉起弓射向飛鷹時..

咻!~~呯!!!!!!!! 以骨頭包覆著的男人走到飛鷹面前,以雙手臂擋下了這烈風的攻擊...他明顯地感受到刺痛,但比剛才那一片片的火焰砍到,這已經是微不足道的傷害...

男人緩步走前,鋭里子咬著牙齒...面對這強大棘手的傢伙,鋭里子深知著自己完全應付不來 現在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救出小莉莉...只要拖延到那骨頭怪,那怕是一點點的時間,也可以啊!...

鋭里子反覆思考著應對策略,不過時間卻不會等人...男人很快地從走變成跑,他揮起了拳頭,往著鋭里子​手上的弓
衝前...給鋭里子拉起弓弦的時間可謂是完全零..





無奈之下鋭里子以弓擋下這重拳一擊...自己也被這衝擊打飛到幾米後...「哈!!~」鋭里子突然一笑,並認為這是一個絕佳的時機,她自己現在可以藉著敵人需要奔跑一定距離的空檔時間,拿弓以遠程攻擊,打到飛鷹上,並解救出香莉


但..這一切卻過於樂觀,鋭里子完全沒有預料到那人居然跑得如此快速,當鋭里子拉滿弓弦的那一刻,就直接地被跑來的骨頭男人所制止...「你好呀!~~小妹子!!在我面前休想發動任何攻擊呢!!」他捉住弓弦與弓柄,因自己的紳士理由而不捉著鋭里子的雙手「吱!可惡!!!」鋭里子對此發洩著不屑

「嘿!小姑娘!!我可是一個很快又很強的男人哦!」面對著骨頭男這樣的嘲笑,鋭里子握緊了弓,想強行把弓拉回去瞄準飛鷹,不過卻被男人以力量強行拗回反方向...鋭里子面對著這人施加的壓力...她完全毫無反抗之力...

鋭里子滿身開始流著汗,表現出一臉吃力的樣子...弓漸漸的被扭到反面去...當男人的笑容揚起時,鋭里子卻對現在此狀況而暗笑了...「呵!~」鋭里子立即完全放開雙手,拉下弓..並以強風直接將自己整個人彈到飛鷹與香莉

飛鷹瞬間感受到不妥,用盡了九牛二虎之力拉起香莉,香莉漸漸脫離開地面...鋭里子將所有的力量蓄到小腿上,風壓逐漸聚集到鋭里子的腳上...

呯!!!!!! 「啊啊啊啊!!!!!!!!!!!!別想搶走小莉莉!!你這毛毛怪!!!!!!!!!!!!!!」地面裂開,鋭里子以非常強烈的氣勢彈跳到空中,而這一小空檔期間,鋭里子拔起了藏在長袍暗袋裏的匕首,一片風刃斬向了飛鷹的右翼...

飛鷹受到了這一下傷害後,右手
瞬間變得無力,得以令香莉成功掙脫...鋭里子以最後一絲的力量站在地面上,儘管她看似仍然可戰,但其實這都是為了虛張作勢裝出來的,剛才那樣已經接近是她的極限了

飛鷹退回了地上,現在
他需要一點時間去恢復傷勢,不過顯然地香莉是不會讓這事情發生的,香莉瞬間握住了劍,要衝前刺向飛鷹時,一剎間!!!!!豹貓冒出來到香莉面前 啊!!??她是什麼時候走出來的??我完全感受不到她的任何氣息呀!儘管想要隱藏..也不可能完全封閉自己的存在吧!!!!! 香莉為此而感到驚訝

香莉立即想以旋轉劈去進行應對,但為時卻已晚,豹貓女捉住了香莉的後腿,阻止了她的行動後並向飛鷹喊「再這樣耗下去會輸的!!!!我們若打持久戰是應付不來她們的...而且..感覺她還藏有一手..我們先捉起那個男的作人質!!!」豹貓女非常警惕看着眼前的香莉

而飛鷹聽到這指示後立即飛往後方,而香莉眼晴立馬變得駭人,直接以驚人的力量甩開豹貓跑前....不過卻被骨頭人跑前擋下了去路,香莉眼睜睜看著眼前飛在空中的兩人....飛鷹與暈倒了的恩榮

這時香莉心情激動得很,甚至想爆發火焰,將自己推上天上...但當然直接被骨頭人所阻止...香莉看著自己又一個同伴離開了眼前,心裏的痛苦不停地蔓廷....

現在這戰場上只剩下香莉鋭里子、豹貓女和佈滿白骨的男人....


噗!~..「咳咿!呼!..呼....這裏了是哪裏!!!!你們要把我怎麼樣了!!!!.....唉..呼.......」飛鷹將恩榮拋下後,隨後便離開了....恩榮人被丟到沒有光的房
子中...他以雙手支撐著,慢慢爬起來,這裏灰塵甚多,且髒亂得很...

恩榮睜大了眼不停的喘著氣....掃視著周圍的環境...看到的是一堆堆的垃圾雜物,以及被剝落下的牆壁...而漸漸地..恩榮隱約看見前方有一人

恩榮緩步走上前,也對前面的景象逐漸開始變得清晰...他看見一男正靠坐在地上....恩榮靠近他時,發現他正處於熟睡中....

這男子約只有14-15歲,一頭翠綠色的蘑菇頭,膚色較為淺白,鼻子高高的,有一個櫻桃小嘴和頗長的眼睫毛,有兩顆綠色寶珠鑲在耳上。他身穿著由爭霸戰的主辦單位所提供的戰衣,白色的皮革衣,胸前有一大塊軟墊作保護,一條同樣白色的皮革褲。

此時前方傳來了聲響,恩榮發現後並帶著警戒的眼神看著前方....他正帶着仇意....而前方漸漸走來了兩個身影,飛鷹正帶着一名粉髮少女走來...

恩榮與飛鷹眼神對望了一陣...飛
鷹再將視線轉向那另一位男子上,儘管恩榮正仇視於他,但他卻擺出了一臉無事的模樣....飛鷹把粉髮少女帶來後就悄悄無聲地走開了....恩榮感受到自己有一種被看不起的感覺,心裏湧上了一股跑上前揍他的衝動...但當他踏前幾步時...很快就要識到自己的能力完全無法應付,便放下了這念頭..

恩榮回頭看着那粉髮少女,他仔細地望着少女的樣子,並對此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粉髮少女看了看恩榮..並對此說道「你不就是那個老師..的..那個跟著一旁的傢伙嗎??」

此時此刻,恩榮瞬間拼回了位於腦海中的一片片記憶,他想起了眼前的那位少女「你..你你..是跟在那個雄太郎一旁的女子嗎????」

這時出現在恩榮眼前的正是扎曲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