汩汩!汩汩~汩!!~~汩汩!!~汩汩汩~~~.....嘀嘀噠噠~.....

紛香的蒸氣從浴室中冒起,一副朦朧的身軀漸漸從水煙中淡出..一位少女低著頭梳理著自己的頭髮,接著打開趟門從浴室裡走出...

淋浴過後,香莉
自己整副身子洗好,把水關掉後...接著把衣物穿上,雙手撥了一撥頭髮,並把蝴蝶髮夾戴上,成功完成了一系列的梳理,現在的時間來到了晚上....

香莉一步一步地走回自己的房間裏...她雙手放在心胸上,現在正有些事所壓抑着.......心裏耿耿於懷的是那一位穿著衣物包覆住全身的神秘女人...

(現在每個人都將社會亂源的矛頭指向你們了!!





(流術就是有錯!!只要傷害到人類的事物都不應存在!!!

(而最該死的..只有人才能使出的攻撃對人類卻是最有效的....

神秘女的每一句說話都深深烙印在香莉的心裏,神秘女她那最後離去時仇視着香莉的眼神,更是令香莉牽腸掛肚..

現在的社會已經腐變成什麼程度了...幾年的過去,大眾對流術竟然變得如此負面,雖然流術在數十年間已經備受爭議,讓這具一定破壞力的力量落入凡人之手,必定會有心邪的人以此作不當意圖..

當時新王上任後,的確有宣稱要將這不良的風氣完全驅散,讓人民得到真正的保障,正是此番言論被控大人當選新王的呼聲才如此之高...





新王宣言要禁止校院教授流術時,當時的我仍然是就職於某
學院的一位老師,而我就因此而無預警下失業....雖然當下的我也只平淡地去接受現實,但我卻依然想這隸屬於人類的產物得以傳承下去,便選擇隱居於我所擅長的火流術村莊中,我就因機緣巧合下走入白洛村生活下去

起初只認為新王絕非是在打壓,只是減少傳輸渠道,但根據里堂所言..似乎新王是另有意圖,只是以著令人國治安提升的名義,執行另一個神秘的目的...看來現在里堂的言論也得到了證實呢!...


這可說是將流術從人類的傳奇直接搖身一變變成過街老鼠...沒想到教育的思想在這短短的幾年就能完全扭轉,我想這也與大部分社會高層人士有多多少少的關係,他們一直都只是在壓抑著,其實心裏已經對流術很不爽了。在戰爭期間,在他們眼中流術使用者都只是一項戰爭工具,他們根本不把流術使用者當成人,而如今也已經再不是一個戰爭的時代..流術已再沒有利用價值..流術的生死自然與他們無關。

相反現在沒有了流術對他們來說反而會是一件好事..這樣不但可以減少暴力事件,平民能威脅到他們地位的手段也減少...

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喀...為什麼我們要被萬人唾棄...國王不應就是站在全人類這邊的嗎?國王不是一個公義、偉大的存在嗎?為什麼現在國王就像在
推動著人們去互相殘害呢?...





這是我所不願相信的...毀滅村莊的人...的確是國王吧!...國王..為什麼....喀啊!事情一定要這樣發展嗎??一定要犧牲人嗎???一定要處害一部分的人嗎!???....為 什 麼.....................................................

我想現在我終於明白到鋭里子的感受了......她是最快認清現實的一個..可能她是一位普普通通生活在村莊的人,環境所導致她没有對國王的那種敬畏感
,畢竟在其他人眼前再怎麼偉大的國王..在鋭里子眼前國王就只是一個奪害她朋友、家人、生活的仇人...

要是我是鋭里子...我現在會怎麼做呢?...我現在會怎麼想呢?....要是是她的性格..她可能會直接跑上總座找國王報仇把他殺掉吧!.......等等...

與此同時,香莉在腦海裏閃過鋭里子曾經在集公團間中,與彼此分享著自己的目標時,所說過的一句話 (我會為我的父母、朋友、村落向那該死的國王報仇,我要親手用我的弓,貫穿他的頭顱!

難道她的確有這意圖??真的把國王殺掉可會延伸出更多問題!平民之間的衝突會更加大啊!!......對.....侑伽小姐..將看護好鋭里子的委託交於我之中,難道她現在想以一人推翻國王嗎??不..不...不..我要好好向她問清楚...

香莉心裏的煩躁感漸漸增加,她的疑慮擔憂變得越來越多,香莉快步穿梭走廊..踏步前回他們的旅館房間裏...


香莉打開了門,發現房間裏只有鋭里子一人坐在自己的床上,鋭里子看見香莉後立即揮揮手笑言「啊~小莉莉~洗完澡了嗎?唉~連我們都比那幫臭男生快了,他們到底要處理多久呀!」





鋭里子說著這些瑣碎事之際,香莉一步跑前到鋭里子的臉前,貼近地問道...「鋭里子,你擬定好對付國王的策略了嗎?拜託不要一個人亂來!要是有需要的話我也可以幫忙的!!」

面對著香莉這越來越近的臉,臉頰都快要碰上了...鋭里子微微地縮後,流著汗有點緊張地說「啊~..怎麼了嗎?小莉莉?」

...

香莉冷靜好一陣子,兩人坐在同一張床上正談論著...鋭里子正向香莉說著

「其實策略我已經有一定的頭緒了..現在就只要等待時機來臨即可!」

「時機嗎?...那個,希望不要說我顧慮太多..但可否跟我說明當中的策略的一些細節嗎?..畢竟我也想了解一下,同時也不想你落入危險之中..」

「嗯~~能夠得到小莉莉的關心真是太榮幸了!還以為這種優待只有格也也和恩榮榮之類的熟人才能享有呢!~~」

鋭里子以開玩笑的方式以手肘頂了頂香莉,香莉嘆息了一口氣搖搖頭說道「嘛~不要再說些廢話了!~我是很認真的!」





​「好了!~好了!~.....其實..我打聽到在這比賽裏..潛在着一團龐大名為"挽救流術"的秘密組織,他們以四個四個的形式拆散成眾多集公團,並以比賽為由潛入到這次集公團爭霸戰當中。由於國王會出現在這活動中,對平民來說這可謂是最近接觸到國王的方式,而他們正是
想利用這大好機會,在這來一場大革命,藉著這機會告訴大眾國王的惡行、一切的真相,把我們埋藏於心的苦痛吶喊出來,推翻這荒謬的政策!進行屬於我們的反抗!而他們也邀請了我,我也加入了這團隊當中..」

香莉表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然後繼續問「是這樣啊!..原來還有這一個組織的存在,看來這幾年當中人們已經有嘗試在反抗.............那個..啊~..所以鋭里子子你不會把國王殺掉吧!」

鋭里子以認真臉看了看自己的雙手..「是不會啦!~雖然很想就是了!...我在想..如果真的把國王給殺死,那我又跟這混蛋又有什麼分別呢!?」

「這樣...嗎!?.....嗯......那個.....鋭里子子....請務必讓我加入這團隊中..畢竟怎麼說裏面全都是陌生人..要是碰上什麼危機可不太好呢!」

「不用擔心我啦!我都已經17歲了!!是成年的了!!!..但..小莉莉要跟來也不是不行的啦!畢竟你也是對國王存在著仇恨的..對吧!!~」

「是...是的...那好吧!..我們一起去
拯救流術吧!!!鋭里子子~」香莉笑著回答道...儘管臉上笑著,但心裏卻仍有一種不妙感....

呼..擔憂的事似乎有所消退了呢!...話雖如此....但....為什麼總感覺..一切都不會進行得
這麼順利.....





就這樣香莉鋭里子達成了共識,加入"挽救流術"組織中....這天的晚上就此渡過,四人準備迎對的便是明天的
集公團爭霸戰第二回合...


時間邁向第二天,兩道叫喊聲正從一間房間裏傳出....

「等等!!等等啊!!!!目透」「目透不要離開呀!!你離開後!我們要怎麼辦啊!」金毛男子和飛機頭男子一同勸阻目透的離開

「抱歉呢!各位!~這裏已經沒有東西值得留戀了!~有緣再見!~~~」目透向眾人揮揮手,以微笑與他的同伴們致別

與此同時走來,他想起昨天目透所說之話便問「喂!!目透!怎麼突然要進行離別啊!你..不是說在這找到什麼..寶物嗎!?你要就這樣拋棄他嗎!?」

目透一聽後,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嘴角微微揚起「嘛!~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你要這麼積極地挽留我,畢竟你的目的也已經達成了~但..我要澄清一點的是,我並沒有拋棄他呢!~我可不會白白浪費了難得一遇合我心意的玩具。」

目透撥了撥自己的頭髮,擺出一副輕佻的態度,輕歎著一口,搖搖頭說道「你這人的動機真是難以猜測呢!」





目透輕輕仰望於天上,開始說出自己的理念「哼!~人是不可能在一凡風順中得到完全的脱變,是要經過久長的磨練、嘗試、考驗才能真正地長大,你說是吧!~而我就是在享受人在不斷進化的過程的樂趣,不過要朝着哪一
方面成長才有趣,那當然是與之前截然不同彷如換了個人般的才最有趣,這是多麼難能可貴的!」目透憶起昨天與格也激情打鬥的場面....

「我所盼望的是一位普通人成長成令人懼怕的怪物的那一段過程!而現在我所看中的那一人,已經經過了我的一番磨練呢!~點到為止就已經足夠了~我再施加壓力給他,反而會有反效果呢!~現在他已產生了迷惘、疑慮,他珍視着他的那一群朋友,亦因如此他心怕着自己會傷害到他們,從然會選擇疏遠。當身邊没有了珍重之人的扶持,人就會漸漸變得負面,會變得無力。當精神力達到最低、最脆弱時,住在心裏的另一個他就會反噬到現在的他!到最後,他便會變成最美麗、最強大的那個他了!~~我會看著他的,我們一定會再相見的!嘻!哈哈哈!!!!!!~~~~~~」每次目透想起格也的模樣時,身體都會不自覺地扭曲擺動,笑容永遠都會止不住

雖然其餘兩人聽不太懂目透這番話的意思,但這詭異的行為,這來自陰間的笑聲卻不禁令他們瑟瑟發抖.....

目透一手掌捂着嘴,輕言輕語地說道「我還原本想殺死他的朋友們,再去激發他的.....」但話語未落之時,目透感受到一道令他徹底心寒的視線正對著他...

目透立馬把臉轉過左邊,看着似乎被惹怒般的憎,急忙地以歡笑帶過「哼!~我說笑的啦!~~~~哈哈」

氣氛此時瞬間變得凌厲,眼神犀利,如同一個猛獸般怒盯着目透幾秒....語氣變得沉重,對著目透回應道「只要關乎於性命的事...都絕
不能以說笑帶過..下次言行可要謹慎一點!...」

「啊!~好的好的~~」目透彷如擺著一臉輕鬆的態度,而心裏卻是這樣想道 一不小心踩中了他的雷點呢!~真是的~這麼敏感幹什麼呢!~~不過,我可不會在非必要時候說謊呢!原本還真想這樣做的了!~但可惜他們當中存在著一位相當棘手的人呢!~小莉..是吧!~哼!~~

金毛男子和飛機頭男子雖然一度想挽留著目透,但顯然地這一切都是徒勞,就如目透所說,這裏已經沒有東西值得他留戀,逗留在此已經沒有任何意思

眼神透徹著對眼前這人一種複雜的情緒,有一絲與他離別的傷感,但也蘊含著對他種種行為感到的
厭惡,走近目透對他輕語說著「真的要離開的話..我也沒那個能力阻止,但..能問你一個問題嗎?為什麼你每一秒都能掛着如此優哉游哉的樣子...」

目透視線集中於的眼神中,幾秒
後並彎下腰,貼著的耳邊輕輕說著「真是一個好問題呢!~~我想是因為我已經達到屬於我的第一階段的脫變吧!~不會再被過去的自己所束縛..這就代表你距離真正的自由邁向一大步了!我再不會被過去所牽著鼻子走,理所當然我會更容易得到快樂...哼~不過..若我要得到完全的脫變,我想我應該要達到不要被現在和未來所拘束才行呢!~哼~..這一方面而言..我與你都要好好加把勁呢~~嘻嘻~~」說完後目透便拍拍的肩膀,詭魅地一笑...

「所以..就是這樣了!~二九五三團現在就此解散吧!是時候別離了各位!~~」就這樣目透帶著玩世不恭的表情,手拿自己的行李,頭也不回地離開了他們的眼前...

金毛男子不停地跪地哀求,並哭著說「不!!!!!!!不不!!!!!不不不!!!!!!」​「就這樣放他走嗎!??????」而當飛機頭男子想上前向問道時

卻在後方正收拾著自己的衣物和日用品..「既然這樣的話..看我無需再糾纏於此了...」

「喂!等等!!!!!!你想怎樣呀!!!!!!」「你要跟目透一同離開嗎!???」金毛男子和飛機頭男子這時瞬間感到不妙,他們跑到一旁問

背起自己的吊帶背包,視線仰前,帶著自己清晰的目標離開了這住所中「不..我是為着我的下一個目標前進,再見!!」兩人只能無奈地目送他們離開.....

目透兩人瀟灑地離開了自己的集公團,由於集公團現在已不足四人,所以已經無法繼續運行下去了,亦代表着二九五三團已經無法再參賽,等於自動棄權了第二回合...

二九五三團淘汰.....


「嗚唬!!!!!!!!!!!!!!!!!!!!!!!!!!!!!!!!!!!!!!!!!!!!」「哈哈!!!!!!!!!!!!!!!!!!!!!!!!!!!!!!!!!!!!!!!!!!!!」現在歡呼聲正交集在競技場中...

經過一天的休息後,現在每個人都精力充沛,去迎對著這新的一場比賽,現在..每個人都聚集於競技場中,仔細聆聽著有關於第二回合的事宜,恩榮香莉格也鋭里子他們都就坐於團位,傾聽着主持的宣佈...

「喂!!!!!!!各位!!!早晨呀!!精神還好嗎!??各位都很努力,昨天過了一段很長的時間呢!發生了很多事!而靠著大家的努力也造就了
一場非常精彩的對戰!看來大家的樂在其中呢!!接下來的現在,每一位也要繼續努力哦!為着自己、為着團隊拼命去作戰吧!!來吧!!實行我們的核心理念!平等、公平的戰鬥再次開始!!!!!!!!!!!!!!!!!!!!!!!!!!!!!!!!!!」

現場的氣氛再次變得激昂,每個人的情緒都達到了最高峰,這場景彷彿回到開幕典禮中
「哇!!!!!!!!!!!!!!!!!!!!!!!!!!」「哇!!!!!!!!!!!!!!!!!!!!!!!!!!」「哇!!!!!!!!!!!!!!!!!!!!!!!!!!」恩榮鋭里子都如同其他人般大喊着,為比賽中添加多份氣氛

格也在這時注視著鋭里子,注意到她的改變,從一個充滿仇恨的臉孔,轉變為現在歡喜樂天的臉龐,看見她開始漸漸融入這一場比賽中,這令格也放心了一點但同時卻令自己增加一分的自悲,現在的格也深知着自己
正朝着各位的反方向移動中....

主持正在正央揭露着「現在各位看好了!!我們即將揭露第二回合的內容!!那就是....」現場氣氛安寧了不少,每個人的頭都微微傾前,期待著這一下的揭示...

「巴斯克球!!!!!!!!!!!!!!!!!!!!!!!!!!!!!!!」

位於眾人腳下的舞臺開始慢慢展開,煙霧散開,每一位都仰視著每一位都俯視著...

戰場從昨天一片無比擴闊的空地,轉變成一個個的間隔,每一個間隔長為40米,寬為20米。間隔上分別兩對有一高一矮的圓框,它們分別面對面貼在場地的邊緣中,高的圓框較窄小,相反矮的則較寬大

恩榮在此時展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他目定口呆地看著場上的每一個間隔,這令他感動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這時他的第一反應是

「這..是...籃球!???....」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