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合完結!!!

咻!!!! 一道藍光把各隊隊伍傳送到同一個空間裏,現在320人正聚集於一個小平地中,並受到觀眾席上數萬人的注視,而每個人胸前的水晶體全都從紅色變為藍色

目透掃視着周圍的環境,並對位於一旁的格也說「果然是晉級了!~..嗯~格也小弟弟,為自己而擊個掌吧!~~」目透舉起手,手心向著格也,瞇瞇眼笑着

這一舉動格也並沒有理會....他低著頭面無表情地離開了,去尋找回他的隊友們..目透被這樣無視,感受到些微的失落,接著叉起腰微微笑著「真是冷淡呢!~」

而另一邊,扎曲意識到比賽已經完結後,紛紛對此鬆了口氣,他們互望了幾眼....這幾眼中當中包含著放鬆、仇視、同感....一會兒後兩人默不出聲地走遠了彼此...





同時間,咖萊瓦列小隊中的豹貓走來到扎曲的一旁進行着賽後閒談「相信這不是僥幸吧!是你用盡所有手段去拖延着我們的時間,有多久拖多久,以制裁那人的名義去進行你的拖延戰術,將自己撐到剩餘八十隊,真是聰明呢!....不過..你和固迪好像不是同一隊的吧!怎麼要助那小子一把呢!?」

「這算是..一種還人情的方法吧!..」扎曲舒了一口氣回應

豹貓正面對着扎曲笑說「哼!~是這樣嗎?.....不管怎樣,還是要恭喜你們成功晉級了!」扎曲也謙虛地回應道「彼此彼此吧!~」

扎曲!!!!」一道對扎曲來說非常熟悉的聲音走近了她,雄太郎以及隊友們都紛紛走來「哈哈!扎曲真的很厲害呢!!」「沒想到你居然會存活下來!!怎麼樣!?有給那個光頭仔一點教訓嗎!??」

扎曲看見她所有隊友平安無事回來後,安心了不少,然後回應道「哼!那是當然的了!~我可給了他非常多顏色看呢!~」





四人摟在了一起「辰風雄曲萬歲!!!!!!!!!!!!!!!」扎曲雄太郎以及其他兩位,這四位志同道合的朋友異口同聲呼叫著自己隊伍的名字,為自己的勝利進行歡呼

豹貓看見這場面心裏會心一笑,接着也回到自己的隊友們中...處於不遠處的看了幾眼,情緒中蘊含着少許的妒忌,一陣子後,就轉頭離開了....

固迪在這段期間,則靜悄悄地溜出了咖萊瓦列小隊的視線,並一邊走着一邊興奮地露起笑容心想

没想到居然能撐到最後呢!~呼!~現在可對接下來的所有充滿期待呢!!打鬥真是有趣啊!!!!接下來究竟有什麼的敵人我會碰上呢!!..如果父母看到我這樣的表現..會不會為我感到驕傲呢!?...
 固迪伸了伸懶腰,現在正走着去找回自己的隊友們....

視覺切回到這一邊,他在這平地走著走著途中...一把令他感到煩厭的聲音傳到他的耳邊...「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不斷在重複的句子不得不令走前去看一看一探究竟,他擠到在一旁圍觀著的人堆中「到底在做什麼呀!」「是誰呀!?」「那傢伙不就是..七大罪的憤怒!!」

從人群的最後排走上前後,在他眼前的場景是不停地叩頭道歉着,頭顱一下一下用力地往地面撞,而一旁的惠口正舉著上面寫著數字的牌,似乎是在記錄他叩頭的次數...

現在來到了86、87、88....看了幾眼後本來是想選擇無視離開的....

但在耳乙留意到後便叫他停下來「是嗎!?來得是時候了!現在我們正為着你去懲罰他呢!為他的種種事進行贖罪呢!話說你要加重他的刑行嗎?現在他要做1000下....」

眾人聽到這名男子就是後,紛紛撲前問「你就是嗎!????」「身為天級集公團的憤怒到底做了什麼事惹起你了!!」

不想惹麻煩的不斷縮後,面對洶湧而來的人群,只輕輕地說「那就加至5000下吧!....」

聽到這數字後臉上的表情直接沉下來,表情扭曲地說「你也太無情了吧!!!」而一臉事關無己地靜步離開了....

繼續行走在路上...不久後,他久久不見的隊友目透,在這時走了上來,並搭著的肩膀,一臉慈眉善目地說「喂!~子~~怎樣?~剛剛的賽事有如願達成自己的目的嗎?」





低著頭回答「你說完成到嗎?目前來說勉強算是吧!.....但這並沒有補足到我..現在我莫名有一種...空虛感.....不過..我想這是我的完整計劃裏還沒有真正地補完的原因..現在我要開始找另一個人了..那你呢?..」

目透注視著一會兒後...接著思考一陣捂着嘴回應道「我嗎?..真是一個好問題呢!?~....說真的這裏讓我感到很失望呢~~不過..在失望同時,卻有一道光湧進到我的視線裏呢!他的存在簡直完美地對應到我的理想..哼~我找到了一個很好的寶藏呢!~~嘻嘻~~」

目透興奮地笑說,聽到後並沒有給予到即時的回應,只是點點頭...接著兩人就一同在這行走着.......

格也!?」正垂頭喪氣行走着的格也聽到這溫柔的聲音後,立即仰起頭...香莉走來到格也身邊問「格也!你還好吧!抱歉..到最後依然找不到你的蹤跡,去拯救你...啊!鋭里子恩榮他們呢!??」

格也愣住了一會兒..「...??」香莉彎腰直視著格也,這一塊臉龐把從恍神中的格也給醒來「啊!!~哈哈~..甚麼?..啊~那個..我也不清楚鋭里子恩榮他們在哪裏呢!~我剛剛..看見有一道藍光..然後就把我帶來這裏了..」

香莉注意到格也變得有點奇怪的,但她卻對此不以為意,因為現在她心裏同時另有事正心煩著「哦~...是嗎!?..真的太好了,想不到你居然也能撐到最後....」

「小莉莉!!!格也也!!!!!!」不遠處的鋭里子正飛奔跑來到香莉格也的面前,一躍直接抱着香莉歡喜地說道「啊!!!!成功了!!我們成功了!!!!!」香莉看著大家愉悅的場景時,心裏正為此而嘆息中...





恩榮也帶著歡笑的樣子跟上來「果然我們是會晉級的!!全靠小莉哈哈!~還有格也弟弟!~哈.....我那犧牲自己的拖延戰術也挺好的是不是啊!~雖然是挺痛苦的就是了..畢竟這可是一隻手插直接進我的身體裏..」

恩榮正歡笑地在顧著自說自話期間,香莉看著恩榮還在得意洋洋的樣子後,漸漸地把頭低下..臉色逐漸改變...而恩榮卻似乎完全沒有察覺到,一直沉醉於自己的演講中 「話說這系統還挺真實的!~到底是怎麼打造的呢!~」

香莉語氣低沉,表情有所難堪地說着「拜託了..恩榮....下次不可以再用這方法了!這也太亂來了吧!!!!!」

這話一出後恩榮瞬間停下了所有動作,他感受到香莉情緒變得消極並帶點怒火,恩榮愣住看著香莉的樣子「小莉...你是在..生氣嗎?...」

「我是為你在擔心!!!戰鬥並不是一定要犧牲才得到光榮,這並不是你唯一的價值,你是有很多可能性的!...要..要是這是一場真正的戰爭...你這樣魯莽的衝上去並不是無私偉大..這完全是相反的!!你這樣一離去,愛你的人、珍重你的人和有多麼痛苦、心痛,這是多麼的自私....戰鬥是盡可能避免犧牲去勝出的,拜託並不要這樣踐踏著自己的生命..現在怎麼還在一臉嬉皮笑臉的!!!!」香莉咬著嘴唇,一臉哀愁聚集於她的臉上....

恩榮格也鋭里子都被這樣的香莉所震懾到...他們都未見過有如此一貌的香莉...

香莉看見本應喜悅的氣氛變得如此沉重後,香莉立即說話進行補救「啊!..對不起
..哈哈..剛才的我都在說什麼..真是的..破壞了大家本應歡騰的氛圍了....」

恩榮在此時此刻你震驚到無言以對... 這是..我第一次看見這樣的小莉呢!...平時一副大姐姐的模樣,沒想到她還有這一面..所以我被她所在乎嗎?我的那一番舉動令她有所擔心..我真是糟糕呢!..





「啊..你說得對..小莉..對不起了...」恩榮臉有點紅,然後
低頭進行著道歉,看見氣氛一變的鋭里子馬上走來中間說「啊!..哈哈~不要再擺在愁眉苦臉了!!現在大家應該要笑!!笑得開心點呢!!!!!!各位!~」

鋭里子把手貼在自己的嘴角,以手提起並展露出笑容,這一舉動也成功逗笑了恩榮香莉格也「哈哈!我們戰勝第一回合了呢!~」「對呢!要
笑一笑!!!」「大家也辛苦了!」

眾人都紛紛開始在慶祝中,為着自己的勝利而歡呼,場面的氣氛達到最高峰!!!


當場上的參賽者正在歡呼時,觀眾席上也同時發生着一些事....

里堂大人這邊請....」里堂侑伽離開了總位,並在一條走道中正行走着,侑伽一邊走一邊說道「快到了..里堂大人......」

兩人走到走廊的末端後停下....這裏的整個環境只有里堂侑伽,里堂此時帶着疑惑的心情問

「就在這裏嗎?...怎麼人影也没看到一個...」其實現在侑伽正帶着里堂去會面一個人..但這人卻並不在場「甚麼?不是吧!..剛才的確有一位先生說想與你會會面..怎麼突然消失了...先在這裏等一等吧!有機會是他走開了」





侑伽如常地板著臉,語氣平淡地說著...但其實心裏不停地在os中....

呼~呼~不要緊張不要緊張!你可以的侑伽!!現在已經在宣佈勝出隊伍了,勝出的所有人員都會被召集到一個小空間中,這樣的話鋭里子就很有可能會被大人發現,所以現在盡可能帶離開現場,所以當然那個要找里堂大人的先生,其實是我編造出來的!目的就是有一個合理的理由帶走里堂大人!唉~真是辛苦呢!~再撐一陣就可以了!

這一切都是為了鋭里子他們著想,畢竟里堂曾吩咐過不准鋭里子進入這場所中,但他們一整隊卻不聽勸諫,堅持要到來,侑伽現在正拼命去保守着鋭里子參加了這活動的秘密...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他們就在這裏白白地等了十分鐘....

里堂現在顯得有點不耐煩,看了看手上的便攜式時鐘並說「都快十分鐘了..人到底在哪?...」「没理由的..我想這是惡作劇吧!..」侑伽一直在裝著冷靜去回應... (喂喂喂!!!要怎麼辦!!這個理由好嗎??大人應該不會這麼容易發現吧!!!

里堂看了看侑伽,看著她似乎不敢與自己進行對視,於是把語氣調重,凝重地向侑伽問道「是嗎?侑伽..」

(啊!!!!!!!!!糟糕了糟糕了!!!!!!這絕對!!絕對是被大人發現了!!我說謊說得很明顯嗎!????很明顯嗎!!!???????很明顯嗎!!!!!!!!!??????????? 侑伽俯視著里堂這擁有威懾力的眼神,此刻心裏有鬼的侑伽可謂是十分徬徨緊張

話雖如此,但侑伽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對編謊言這一方面略有一手,畢竟作為城管長一旁的得力助手,必定要經得起這一般的考驗,她行若無事平靜地回應道

「我也不太清楚呢!..但剛剛的確是有位約三十至四十歲的先生跟我說想見見大人你...現在的人全都這麼遊手好閑嗎?..一直在找麻煩的...」

里堂一臉嚴肅地看著侑伽一會兒後,接著嘆起了一口氣,把那小嚇人的臉孔收下,切換回那和藹可親的可愛大叔

「唉!~這樣啊!..我想他不會來的了,我們回去吧!這人也真是的,怎麼可以突然走去了呢!」接著兩位就回頭順著路走回總位去

(啊!!!!緊張死我了!!!!!!!還以為里堂大人發現到什麼端兒了呢!!!!呼呼呼呼呼呼呵呵呵呵呵呵呵!!!鋭里子子真是的!!!!!!!!!!!!!! 就這樣,侑伽順利通過了自己與自己對峙的心理戰...

而第一回合的比賽就在這歡樂和祥的氣氛中閉幕....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