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鳴同Wing兩個好快就成為一時佳話,自己班當然唔使講,就連Wing啲舊同學師兄師姐都走過嚟八下發生咗乜事,本來啲注意力由我度移咗去一鳴度係一件好事,但當佢哋留意到我同一鳴係好朋友加上我哋嘅座位排列之後,情況都係差唔多。
肥豪日日望住我哋個樣就係一面不忿,而Tamama就成粒提子咁,我想講你兩個咁樣望住我哋都無用,如果唔係你兩個整咗嗰個賭局出嚟,我諗我同一鳴兩個都仍然會係唔敢溝女嘅死毒撚。
“0.657”,“0.794”,“0.104”…
點解國慶日無學返㗎!抽小咗次喇!一鳴同Wing就去咗拍拖,我無理由走去搵佢細佬打機㗎,諗起都實在毒不可耐,算!溫書!
咦,唔係喎,裝隻hgame嚟玩下都好喎,我都淨係玩咗一個角色,順便學下點溝女。
點知我部電話即刻響起,我望一望就將隻碟飛咗落床下底。
我:「詩敏搵我有事?」
敏:「放假有啲悶,練唔練下波呀?」
我已經開心到跳咗上床攬住張被,但…
我:「今日公眾假期,校務處唔開,借唔到禮堂㗎喎。」




敏:「求祈去公園打咪得囉。」
我:「其實如果妳唔介意,我會所呢度有場。」
敏:「使唔使錢㗎?」
其實我好驚,所有關於錢嘅嘢佢都好敏感。
我:「咁人哋咁大個場,點都要收少少嘅…免費就會有好多無謂人去嘆冷氣。」
敏:「幾錢個鐘呀?」
我:「假日一個鐘四十蚊。」講真唔太平。
敏:「我同你夾一個鐘啦。」
嘩,開心死呀,女神要光臨貴境呀!不得了!
敏:「有無更衣室㗎?我使唔使換埋衫出嚟?」




我:「梗係有啦!收咁貴都無我投訴佢添呀!」
敏:「咁你check下有無場先,我半個鐘之後過嚟你屋苑啦。」
女神真係醒,我差啲開心到唔記得check。
Check完好彩真係有,我九秒九就換好衫飛奔出去。
敏:「嘩!我咪話識過嚟囉,做乜過嚟接我?」
我:「無呀,順便咋嘛。」
敏:「你咁樣追女神,下世都未追到啦。」
我:「吓…即係點?」
敏:「好彩你係追我咋,如果唔係你渣都無剩。」
我一直都諗唔明,佢明知我追佢,但一直不置可否,但又一直將呢件事掛喺嘴邊,究竟係一種乜嘢嘅心境?




佢嘅衣著大家唔使諗咁多,羽毛球鞋,牛仔褲,T恤,當然對我嚟講換咗打波衫嘅佢就係完美嘅女神,簡簡單單唔使整色整水,而佢好快就畀咗張廿蚊紙我。
同女神相處咗咁耐都開始習慣呢種模式,佢換完衫之後我都無乜點,準備攞塊拍出嚟…點知佢遞咗部計數機嚟我面前。
我:「做乜呀?」
敏:「抽唔抽呀?」
吓,唔係嘛,唔通佢專登搵我就係嚟畀次機會我抽?我當然死人都即刻抽,亦都當然唔中。
好!開波!
好!打完!
由於下個time slot無人,我哋偷多十五分鐘先俾人趕走,由於要錢所以我哋無停過散晒咁滯。
我:「上去會客室抖下咯。」
先三點多啲,我好想對多佢一陣,但我真係唔知有乜藉口可以留低佢喺度,叫佢上我屋企?我唔敢,一陣佢以為我有乜奇怪居心就死,我又唔係一鳴;約佢去街,我哋又唔係情侶,又唔係有嘢要買,約唔出口。
會客室係幾靚嘅,啲枱又唔迫,出面有花園,有自然光,重有水機,但我哋兩個坐喺度,可以坐到幾耐?
敏:「不如我哋喺度溫下書咯?」
我:「啊,妳有帶書嚟呀?」
敏:「你返上去攞咪有囉。」
我:「好,妳等我一陣!」




我用咗三分半鐘跑上去,一分鐘摷書,五分半鐘沖埋涼換衫,再用三分鐘飛返落嚟。
敏:「你使唔使打仗咁呀…」
我:「邊有喎。」
可以坐喺女神隔籬計Phy,背下periodic table,真係人生幾何,而且重有佢打完波嘅陣陣香氣,有乜難題都即刻迎刃而解啦。
我同佢嘅距離又好似近咗少少,如果兩張學生枱令我哋產生咗25cm嘅距離,我諗而家我同佢就只有20cm,就係呢5cm嘅接近令我個心有啲卟卟跳嘅感覺。
敏:「喂,呢條你識唔識計呀?」
佢用手踭批落我隻手度,差唔多令我有觸電嘅感覺;如果係講直腸直肚嘅數學,詩敏應該喺我之上,但如果係講求分析同理解力嘅Phy數,就好似我好啲,上咗一個月堂就發現咗呢件事。
第一次覺得,一齊溫書,互相交流係一件咁爽嘅事,並唔係因為詩敏佢有幾靚女,或者同女神一齊有幾威威,而係我好似發覺自己學識點樣同一個女仔喺學校以外嘅地方相處。
我:「係呢,如果我抽中咗妳會點?」
敏:「咪做一日女朋友囉。」
我:「唔係呀,我係問妳會覺得點。」
敏:「點知喎,我都唔知我男朋友將會點對我。」
佢眼仔轆轆咁望住我,一副有啲無知、無辜、無奈嘅樣,口中嘅答案永遠係近乎不能反駁嘅完美,係嘅,我都未做過人哋男朋友,可能第一日就會激死佢…
我:「如果拍拖,我哋應該做啲乜好?」
敏:「呢啲嘢就梗係男朋友諗㗎啦!問我,作死你呀…況且你抽中先算啦,發夢都無咁早!」




我好想同佢講妳其實有97.5%嘅機會要同我拍拖,講嘢唔好咁大口氣,但我當然講唔出口,係嘅…中咗先慢慢諗啦,又唔係即日就要拍拖。
就係咁,我同佢溫到大概六點鐘就送佢返屋企。
敏:「志華,你今日開唔開心呀?」
我:「當然開心啦,咁妳呢?」
敏:「OK呀!聽日見啦!」
詩敏,妳個心到底諗緊乜。
時間嚟到十月中嘅一個星期五。
「早晨,詩敏。」,「早晨,志華。」,“0.333”!
我:「我無眼花呀可!?」
敏:「如果你驚眼花咪AC再㩒過囉。」
我:「唔係喎,係0.333喎!」
敏:「我見到呀,有乜問題?」
我望住佢,個樣應該好奇怪,十月咋喎!先抽咗廿次到,咁快就中1%?唔通係神終於眷顧我?
敏:「恭喜你呀,諗定邊日就話我知啦,我會盡可能就你。」
佢個樣好冷靜,重帶住個招牌微笑。




而我,真係有啲不能自拔,估唔到追咗女神一個月多啲就可以同佢拍拖,雖然只係一日限定…問題嚟喇,我真係未諗到拍拖要做乜喎,上個禮拜先話發夢無咁早,而家就變咗書到用時方恨少。
係喎,我可以諗下Hgame入面啲活動,十月重咁熱去游水?唔得,隻game入面都話要三粒心心先可以睇泳衣,詩敏佢而家頂到盡得粒半心;做運動?唔得,我平時重同佢打得唔夠多波咩?行商場?唔得,我都未識點同女人行街,詩敏佢又唔多好物質生活。
突然間我諗到隻game入面,望住女主角騎木馬走光嘅CG,係喎,去公園玩係一粒心就做得,重easy過去打波,但…會洐生另一個問題。
我:「咁嗰日…我可以使錢喺妳身上㗎可?」
如果佢話唔得我就頭痛,無理由拍拖重食大排檔㗎,而且係咁珍貴嘅一千零一日。
敏:「當然啦,送層樓畀我都得㗎。」
我:「哈…哈哈,唔好講笑啦。」
真係怕咗女神,可以突然變得咁極端,不過佢答完我之後我嘅擔心就煙消雲散,可以專心plan喇。
又過咗陣一鳴同Wing都返到,但氣氛好似有啲唔同,一鳴喺我左手邊經過,而Wing就喺詩敏右手邊經過,然後坐低咗。
詠:「咪黐咁埋得唔得呀?」
果然天有不測之風雲。
鳴:「妳講乜呀,咪好地地坐正中間…」
詠:「你本書呀!過咗界喇!」
彤:「噗!」
其實我都想笑出口,都唔知有幾耐無聽過呢啲咁小學雞嘅投訴,重要出自一個比我哋大一年原本係師姐嘅女仔身上,但呢個環境真係笑唔出;我同詩敏用側眼互望咗一下,心知不妙,都係唔好出聲住,靜觀其變先再睇下點幫佢兩個。




喺學校拍拖重要拍到咁明顯其實真係有好有唔好;甜蜜嘅時候全世界都唱你,又會俾人笑,成為啲三姑六婆茶餘飯後嘅吹水topic;但到咗鬧架嘅時候你會更加大鑊,都唔使我解釋啦,頭先嗰一幕已經鶻突到呢…唔好以為個個睇住唔出聲會隱惡揚善,肯定轉個頭就連教員室都講緊你兩個。
好彩之後都無聲無息咁直到lunch time。
鳴:「一唔一齊食飯呀?」
詠:「我無胃口。」
鳴:「妳發完脾氣未呀?」
詠:「我幾時有發脾氣呀!無胃口唔得嘅!」
鳴:「都黐線嘅!志華,我哋去大家樂鋸扒啦!」
我:「乜晏晝…有扒鋸?」
鳴:「一哥焗豬塊扒唔鋸得嘅!」
詩敏佢望住我打咗個眼神,示意我快啲帶一鳴消失,而Wing姐佢就好唔開心趴喺張枱上面。
敏:「Wing,我哋陪妳啦…」
於是乎我同詩敏嘅飯局就俾佢哋嘅感情事宜攪禍咗,不過無辦法嘅,作為朋友點都要幫下手。
我:「無乜事吖嘛…你兩個。」
鳴:「我都唔知乜事,乜都無做過,又無搵其他女仔,又無顧住玩,我都搵少咗好多你打機啦。」
我:「咁不如你直接問佢嬲乜啦。」
鳴:「你估我無?食你嘅飯啦!俾我靜下。」
認真我都唔識點幫佢,我自己都未拍過拖…所以我都無再出聲陪佢靜靜地食完餐飯就算;感情嚟得快,上床話咁快,同一時間風暴都嚟得快,我第一次近距離感受到情侶之間爭執鬧架嘅恐怖同震攝力,諗返轉頭我同詩敏而家咁樣相處都唔錯,大家都無乜壓力,唔通呢個就係佢嘅目的?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