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咗星期五。
Music day對我嚟講從來都係無無謂謂嘅一日,最緊要祈求班會唔好貪得意玩班際比賽,不過今年就多咗少少投入感,因為身邊有人參加嘛。
一返學就全校學生魚貫走入禮堂,今日唔使跟乜嘢排列坐,只需要分返班就得,呢個係基本要求,但通常啲中六七都係會失控,大家都明亦都管唔著;坐我左手面嘅係一鳴,重有肥豪同Tamama,右手面就係詩敏曉彤同Wing,其實唔係我爭住咁坐嚟分紅海,只不過我一坐咗落嚟就全世界都無人敢坐我隔籬個位。
然之後喺禮堂全校唱校歌…
朝早嘅比賽都係班際,小組同埋樂器組…
然後音樂日都係會放飯嘅,出奇嘅係今日竟然有七個人一齊食飯。
我:「你哋終於冷戰完嗱?咁咪幾好。」
詠:「係呀,我同佢會永遠休戰。」
聽落都覺得怪怪哋,但曉彤詩敏比我反應更大。
彤:「你兩個…無事吖嘛?」




詠:「無事…我同佢決定分手。」
What the!?原來一齊食返飯唔係和好如初,而係真係分手?搞乜鬼呀,唔通真係唱歌累事?我同詩敏曉彤都重喺驚訝當中,但睇嚟肥仔佢好似已經知道咗呢件事。
豪:「唔使傷心㗎,一鳴!呢度有你嘅好兄弟喺度,我哋唔好理啲有異性無人性嘅人渣敗類,嚟一齊享受獨樂樂嘅快感!」
敏:「Wing,妳諗清楚未㗎?」
感情嘅嘢都係女仔之間比較實際…
呀,補返個擺位先,張枱係圓型啱啱好坐得落七個人,由我開始順時針係詩敏曉彤Wing一鳴肥豪Tamama。
詠:「諗清楚…再捱落去對大家無好處。」
鳴:「放心啦,我同Wing會做返朋友…唔會再傷害佢,唔會再整到佢唔開心。」
豪:「Wing姐,我哋會幫妳好好睇實佢,唔會俾佢因為睇唔開而服毒自殺嘅。」
詠:「唔會啦,佢重獲自由應該好開心。」




豪:「咪係囉!你而家重獲新生,就等我呢個班會主席幫你哋擺和頭酒賀一賀佢,擦餐勁嘅!以後一團和氣開開心心,知唔知!」
我:「嚟大排檔可以點擦餐勁?」
豪:「咁就梗係一人一碟雙髀飯,我再私人醒多碟半肥瘦叉燒!」確實一個人肥唔係無理由…
我:「我有無份㗎?」
豪:「你呢啲死現充!同我去喫ker ker!有人唔做你走去當兵,簡直係男人嘅恥辱!」
敏:「如果你夠膽嘅咪同佢哋一齊食囉。」
我:「妳就唔驚我睇唔開服毒自盡?」
敏:「呢度有無人見到佢服毒會去救佢,有就舉手啦。」
我認我係男人之恥…結果我又要同詩敏食車仔麪重要幫佢買埋攞埋,我研究出對我嚟講最仁慈嘅車仔麪組合就係牛腩牛丸芝士腸,你問我有無豬扒或者肥牛?有…要加錢吖嘛!
有肥豪喺度真係乜事都可以變⬛️,就好似我當年嗰一幕表白事件咁;不過都好嘅,佢兩個唔開心就梗㗎喇,要解決問題都唔到我哋外人插手,可以抖一抖一齊食餐鳩飯都唔錯嘅…可惜受傷嘅總係有我份,試問又有邊個血氣方剛嘅中學男生可以抵受到一隻油雞髀加一隻燒鴨髀嘅誘惑,呢個程度就好比有個靚女擘開佢兩隻髀然後夾住你條頸,迫你去欣賞佢一絲不掛香嫩肉滴肥美多汁嘅身體…呀…Sorry,肥美係只限雙髀飯。




佢哋出錢請埋Wing食四寶飯,所以得我同曉彤兩個出去排車仔麪。
彤:「睇住你都唔知話你慘定話你幸福好。」
我:「我自己都唔係好知,已經慣咗。」
彤:「你好朋友已經玩完一圈,你重係無郁過。」
我:「咁唔係點?我真係無計,妳教我追佢囉。」
彤:「無㗎喎,你都算正常以上,誠意就肯定夠,屋企又有家底,佢都唔受落,係真係女神嚟,不食人間煙火,你做乜可能都係嘥心機。」
我:「所以我有乜可能有進展?」
有…如果部計數機發神經囉!
彤:「俾著我係你嘅話咪同佢攤牌囉。」
我:「攤牌?可以點?」
彤:「搵個無人嘅機會,得你哋兩個,迫佢埋牆或者推佢落床囉。」
我:「吓!咁跟住要做乜?」
彤:「有無攪錯呀!你問返我轉頭?係咪男人嚟㗎!」無攪錯…妳同叫我自殺有乜分別?
我:「呢個方法有可能成功嘅咩?」
彤:「我同你講呀,好多女仔受硬唔受軟,都係半推半就做咗人哋女朋友㗎咋。」




我:「即係話…妳都受呢套?」
彤:「哈,睇下對像係邊個啦。」
我:「如果係我咁樣呢?」
彤:「係你?我反唔反坑都好,一定第一時間話俾詩敏知!」
我:「咪即係死路一條,我唔想博呀,畀詩敏打一身事少,我唔想連朋友都無得做呀。」
彤:「如果同一個鍾意嘅女仔無可能,咁做朋友重有意義咩,假如詩敏同你講成世只可以做兵,咁你重做唔做吖?」
我:「如果佢開心,都或者會嘅。」
彤:「好似你咁傻嘅男仔都就絕種。」
我:「唔係吖,一鳴佢哋分手都重可以做朋友,唔係幾好咩?」
彤:「你想點咪點囉,唔關我事。」
同佢哋兩個食飯,甜到漏好似想即場打埋茄輪嘅又見過,面阻阻嬲爆爆嘅情況都唔少,不過佢哋今日兩種都唔係,呆下呆下傻笑咁,只有佢哋先知道自己諗緊乜喇。
飯後就繼續我哋嘅music day,好快就到曉彤嘅女仔獨唱。
「能回避嗎 我怕了當那電燈膽
盯著你們 來來回 委曲中受難
一個我被撇低 卻又很不慣




要走的一剎又折返
能承認嗎 我故意當那電燈膽
他日你們完場時 入替也不難
善良人埋藏著最壞的心眼
妄想一天你們會散 會選我嗎」
當時我都無乜留意啲歌詞,只係覺得佢唱得好好聽,唱完之後台下都拍爛手掌,我諗呢一曲會令唔少男仔心動喇掛,其實如果佢唔係成日同詩敏一齊,喺隔籬班嘅話早就被封女神。
如我所料,佢一返埋位即刻有啲唔熟嘅男仔搵佢謦欬,可能脫單真係話都無咁易。
等多兩個人之後就到Wing。
鳴:「Wing!加油!」
真係俾佢嚇親!大聲到成個禮堂都有回音,連先生都想起身教訓佢,但佢又即刻坐返低,所以都費事破壞氣氛。
而我…當然唔理佢。
今次Wing唱嘅好心分手,比起上一次係差少少嘅,我諗係心情影響啦,但分住手咁唱好心分手,又有幾多人可以保持返100%水準?至於我隔籬嗰個傻瓜,當然聽到眼紅紅咁,我都無眼睇。
勉強喺埋一齊辛苦?定係分手更辛苦?我識條鐵咩…我都未拍過拖,可能追女先係最唔辛苦,我應該要多謝女神對我嘅厚愛。
全日比賽結束之後就係頒奬,曉彤憑電燈膽一曲攞到個女仔獨唱第二,至於其他我就無理過等放學咯。
星期五,應該全世界都急住放學或者有節目,肥豪同Tamama好似要去一鳴度打機,渾灑血汗嚟忘記分手嘅傷心,我係咪應該要去join呢?曉彤同Wing就去咗打交道,有隔籬班嘅人同高form嘅人;而我,肯定係要送某人返屋企先。




點知詩敏佢郁都唔郁。
我:「妳唔同曉彤佢一齊走?」
敏:「佢邊有得走吖,攞完個第二音樂組啲師兄點會放過佢,肯定直落慶功食埋飯啦。」
我:「乜原來…呢個世界咁複雜㗎?」
敏:「係呀,不如你都去見識下,呢啲場合好精彩㗎,可能會有個靚靚師姐睇上你呢,心動嘛?」
我:「咪講笑啦,個個都識我…邊有人黐埋嚟。」
敏:「你唔再理我咪有機會囉。」
我:「我又點會呢…係嘞,妳咁清楚嘅?」
敏:「如果唔係你圍住我轉你估有無人叫我join吖嗱?」
我:「咁我…係害咗妳?」
敏:「我會想去睇戲食花生嘅,但唔想有人煩住我…算啦,我同你已經變咗派花生嗰個。」
我:「哈哈…睇嚟都係我嘅錯。」
敏:「咪咁多廢話,起身幫手疊凳啦。」
我:「呀?做義工咁熱心呀?」
敏:「清返個禮堂出嚟呀!星期五你唔想打波咩?」




我:「但今日重有人練波咩?我見隊長佢同其他中六師兄都圍埋去曉彤佢哋度…」
敏:「得女神同你打係咪唔打呀?」
就係咁,唔使五分鐘我就將四份一個禮堂嘅凳疊好放側邊等校工嚟收。
其實我覺得自己已經好幸福,人哋溝女要成班圍住啲女仔轉來轉去,互相計算對方諗緊啲乜,拍緊拖嘅又要諗點樣維繫感情,一個唔覺意攪到分手就更加陰功豬…而我,好似乜都唔使做就有得同女神兩個人喺度打波,又唔使擔心再有其他兵,咁樣唔係幾好咩?
全世界放晒學,成個禮堂得返我同詩敏,校工會六點過返嚟鎖門,我諗佢都可能聽過我哋啲花生,所以會由得我哋兩個咁樣霸住個禮堂。
而詩敏佢又叫我幫佢拉筋,今次係面對面,V腳互相頂住對拉嗰種…
我:「妳真係唔介意先好呀…」
敏:「⬛️都畀你睇過,重有乜好介意?」
我:「又…話唔再提…」
敏:「我提就得,你提就唔得。」
我:「妳唔驚我就得啦。」
敏:「連J我都唔敢嘅男人有乜好驚,就算喺你面前裸體我都好安全。」
佢時不時喺我面前講啲咁嘅嘢,其實心入面點諗嘅呢?我又諗返起曉彤lunch同我講嘅嘢…得兩個人…受硬唔受軟…但我真係無咁嘅勇氣,話過唔可以傷害女神,我點可以用佢嚟打賭,萬一佢對我失望嬲死我嘅話,我一定會恨死自己。
我同佢互扣手腕,將佢嘅上半身拉前,即係話…佢塊面就只係喺我嘅髀罅嘅正上方。
敏:「你試下⬛️吖,我一定一嘢拍扁你隻⬛️⬛️。」
我:「佢對女神有敬畏之心,邊有咁易⬛️。」
實情係詩敏對腳同我一樣長,佢又軟過我,自然就拉到⬛️⬛️都唔識畀反應。
之後到我俾佢拉返去佢前面,隨即有唚女神胯下的香氣滲入我嘅肺腑,直達大腦。
敏:「曉彤唱歌咁好聽你會唔會心動㗎?」
我:「邊使勞煩我,自有其他男仔心動㗎啦。」
敏:「能迴避嘛?我怕了當那電燈膽,黏著你們,來來回,委曲中受難…」
我:「吖…妳唱得咁好聽做乜唔去比賽喎,可以同曉彤佢一較高下嘛。」
敏:「我先唔會呀,呢啲機會梗係留返畀姐妹。」
我:「女神識唱歌咪更加完美囉…」
敏:「咪搞,從來都無人話過我想做女神,係你哋啲PK男仔生安白做出嚟,我先唔會做呢啲多餘嘢去增加我嘅煩惱。」
我:「我隻腳…唔得…就斷…」
敏:「你呢啲硬骨頭,拉多啲就啱!」
我:「吖…吖吖…」
敏:「傳說中,有個女王在世上,長長頭髮,兩眼似星光,傳說中,這個女王善變似,白雲樣…」
詩敏,妳有無矛盾啲呀…我都好矛盾,一邊想隻腳斷,一邊想惜落妳⬛️⬛️上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