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0.03秒左右,我睇到佢隻大髀,咁其實都慣,另外重有佢條白色底褲,再遲少少走我驚我下面會頂起晒條褲。
敏:「咪扮純情啦,你又唔係未睇過。」
都唔知啲女人諗乜,唔係我唔想睇,而係對住佢都係小心啲好,過咗幾十秒佢著返條褲出返廳。
敏:「咦喺喎,原來已經八點鐘,你屋企人重未返嚟嘅?我都唔知自己瞓咗咁耐添…」
我:「其實佢哋去咗韓國玩…」
敏:「啊,原來你係呃我上嚟嘅!」
我:「無!無呀…無咁早返…即係遲幾日先返…」
敏:「捉字蝨啦你!襯無人叫我上嚟有乜居心?」
我:「真係諗住等妳抖下咋…我一直溫緊書。」
敏:「咁緊張做乜?你要做壞事我一早無咗啦!」




我:「吓…我又覺得未必喎…」
敏:「點解未必呀?」
我:「妳同我一樣咁高,身手靈活,做開運動有肌肉,分分鐘打贏我㗎喎…」
敏:「你咁講乜嘢意思呀!係咪想俾人打!」
佢作狀拉高衫袖想打我咁,其實我係無信心可以完全單靠力量制壓佢。
我:「係喎,妳肚唔肚餓?定係要趕返屋企食飯?」雖然唔捨得,但真係已經夜。
敏:「我瞓之前叫咗阿媽唔好煮飯喇…」
我:「咁不如我去整啲嘢畀妳食?」
敏:「哦,你鍾意啦。」
於是乎我就跑入廚房反轉個雪櫃,諗起佢平時都係食車仔米粉多,所以我都係煮米粉畀佢食。




我:「要等一等先有嘢食,妳食唔食芝士㗎?可以攝住牙罅先。」
敏:「好呀…咦,咁得意嘅,芝士唔係一片片嘅咩?」喺我手上係切開一角獨立包裝嘅軟芝士。
我:「咁芝士有好多種形狀嘅。」
敏:「嗯嗯!好味啊,同平時嘅唔同。」
我:「妳鍾意就食啦,重有其他味,我屋企人係當糖咁食嘅。」
敏:「有錢人嘅習慣真係奇怪。」
我:「妳唔好咁講啦…」
詩敏佢企喺個窗前面,呢度五十層樓咁高,望出去可以睇晒周圍嘅景色,包括埋佢棟樓嘅天台。
敏:「我哋間學校變到好細間。」
我:「咁高望落去乜都細㗎啦。」




敏:「住喺度其實開唔開心?」
我:「應該都係一樣嘅啫。」
敏:「屋企有暖氣真係好。」
我:「妳屋企無?」
敏:「無呀,有冷氣已經好好。」
我:「咁呢排咪會好凍囉?」
敏:「著多件衫,冚多張被囉。」
我:「呀,我呢度有部暖風機,不如抬過嚟畀妳,好唔好呀?」
敏:「唔使喇,對我咁好做乜。」
差啲唔記得,女神佢對呢啲好敏感。
我:「驚妳病,怕妳凍親,下個禮拜就考試喇,借畀妳用咋嘛,唔使咁敏感。」
敏:「我有我自己嘅生活㗎。」
我:「咁唔通我就永遠都唔可以走入去妳嘅生活入面?」我都唔知點解咁有膽講呢句嘢出嚟。
敏:「部嘢唔使電呀?係咪幫我交埋電費?」
我:「如果妳唔想,我當然唔會勉強妳啦。」




敏:「等你下次再抽中,咪走入去我生活度囉。」
我:「呀!水滾喇,我返入去煮嘢先。」
千祈唔好同佢爭論呢啲問題,我好驚。
過咗十五分鐘到我捧咗兩碗米粉出去。
敏:「嗯…做乜鬼咁淡㗎…」
我:「咁妳唔多舒服吖嘛。」
敏:「我又唔係腸胃炎,咁樣有用咩?」
我:「我都唔知…」
敏:「你自己唔覺得淡㗎咩?」
我:「我早就慣咗妳食乜我就食乜…」
敏:「咁幫我加返啲味啦,有無辣椒油添呀?」
我:「妳咁樣得唔得㗎?」
敏:「辣椒袪寒呀!係咪唔聽我話?」
詩敏,可以煮嘢畀妳食,實在係太幸福;雖然今日發生嘅嘢係我意料之外,令我既驚又喜,但我實在唔想睇到妳身體唔舒服,所以上嚟我屋企呢啲事,一次就夠喇,我會永遠記喺個心入面。
食完嘢之後我就送佢返屋企。




敏:「志華,多謝你今日咁惜我。」
我:「啊…係呀…咁係我應該嘅。」
敏:「如果你對其他女仔好似對我咁,應該一早就有女朋友。」
我:「咁如果唔係因為妳,我又點會無端端咁樣對一個女仔喎。」
敏:「你會唔會有一日厭倦咗我㗎?」
我:「未來嘅嘢…邊有人知。」
敏:「我驚呀…」
我:「有乜好驚?」
敏:「如果有一日再無人惜我咁點算?」
我:「點會喎…我唔惜妳都大把人爭住惜妳啦。」
敏:「唉…有啲想拍拖添。」
我:「妳喺我隔籬講啲咁嘅嘢係想點?」
想拍拖?但唔係想同我拍拖?係咪咁?雖然我係妳隻兵,都唔好咁過份吖…唔啱使咪遣散我囉。
敏:「抽咁耐都抽唔中,無鬼用呀你。」
我:「…,得1%㗎咋…即係平均每五個月先會中一次,一年其實得兩次左右…」




敏:「算啦,唔中都無辦法…係嘞,今日無陪到你溫書,聽日我補返畀你啦。」
我:「啊,咁好?但妳好返晒未㗎?」
敏:「唔通未就唔溫咩?一返學就考試㗎喇。」
我:「咁聽日見啦,妳臨出門口就同我講。」
敏:「嗯,bye bye。」
想拍拖?我都好似唔記得咗要想拍拖呢件事…只要可以同佢喺埋一齊,係咪叫拍拖都無乜所謂啫;如果拍拖可以點?惜佢?摸佢?非禮佢?上床?應該都唔得,可能激嬲佢重會俾佢打死…我唔想同佢鬧架,咁又同而家有乜分別;咦,又唔係喎,當我抽中咗佢係飾演我女朋友,如果激嬲佢咁嗰日完咗就會乜都無發生過,女神應該係唔記仇嘅生物嚟?
我真係好想學曉彤講嘅方法處置女神,但我應承過唔可以令佢唔開心,而我又真係唔想令佢唔開心。
求個天快啲俾我中啦,我都好想佢可以開心,詩敏佢係咪專登要令到我哋咁難先可以拍到一次拖,物以罕為貴,所以就會特別珍惜?
到咗第二日,詩敏食完飯就嚟搵我。
敏:「嗯,你去邊呀?」
我:「咪去會客室囉。」
敏:「乜你屋企唔係無人咩?」
我:「妳想…上我屋企?」
敏:「又唔係未去過,怕乜呀?」
我:「哦,妳鍾意就得啦。」




詩敏佢係誘惑我?定係測試我?琴日唔舒服就話迫不得已啫,咁今日…其實唔好以為我會好開心,睇得唔掂得嗰種辛苦你試過就會明…
點知咁啱得咁巧喺電梯大堂…
鳴:「嘩…嘩嘩…噢…我無眼花吖嘛?」
我:「你喺度陰陰嘴笑做乜…唔好諗歪啦…」
鳴:「邊有諗歪,原來你哋已經發展到…」
敏:「我嚟溫書咋喎,你想像嘅嘢都唔會發生。」
鳴:「真係咁乖?」
我:「係呀,你睇我個樣就知啦,邊似得你。」
敏:「你鍾意可以一齊㗎,如果你唔放心。」
搞乜鬼,雖然我間屋係無人而且我都歡迎一鳴過嚟,但詩敏咁講係咪當咗佢先係呢度主人咁。
鳴:「Sorry呀…我已經約咗人喇,唔阻住你哋…志華,好好振作,我為你嘅遭遇感到難過。」
敏:「嘻嘻,我會好好虐待佢㗎喇。」
鳴:「哈哈,好呀,bye!」
個死仔包,明明自己一副叫春咁嘅樣,但就走嚟笑我呢隻兵,真係唔嬲就假呀。
敏:「佢係咪約咗阿Wing呀?」
我:「我諗係掛…妳又知?」
我知琴日係,今日睇怕都…不過我無理由直接講出嚟嘅,又唔關我事嘅。
敏:「睇佢(車立)都未出就搵條頸巾綁到自己好似吊頸咁,好難唔令人咁聯想喎。」
我:「妳自己咪又係纜到實一實。」
敏:「乜喎!我驚凍親唔舒服咋嘛…呀,入到嚟好熱呀,等我除咗佢先。」
口硬心軟,我相信佢點都係對我有好感嘅,如果唔係點解剩係得我做到兵喎;如果佢想一直維持呢種狀態我都尊重佢嘅…雖然我又會掛住初音妹妹想同佢玩下,呢啲係咪叫未拍拖先出軌?總之溫書我真係會乖乖溫書,唔可以諗埋啲無謂嘢,起碼啲成績都要拍得住女神佢先做到隻合資格嘅兵,唔可以失禮佢㗎嘛!
敏:「重有無芝士食呀?」
我:「哦…我去攞畀妳啦。」
敏:「可唔可以參觀下你間房呀?」
我:「吓!做乜?妳想點…」
敏:「純粹想八卦下咋嘛。」
我:「妳鍾意啦…」我開門畀佢入去。
敏:「咦…又唔係好亂咋喎。」
我:「我無特別執過㗎…太亂我會俾人鬧死。」
敏:「做乜有兩個空球拍框掛喺度嘅?」
我:「去日本旅行嗰陣…見到特價買定先嘅。」
敏:「真係幸福,又真係浪費…唔怪之得你咁口爽可以話隨時送塊畀我。」
我:「如果妳有需要…又想…都可以問我。」
敏:「嘩,啲車仔好靚呀!」
佢講緊嘅係放喺我書枱上面嘅雙星跑車模型。
我:「哈…嗰啲係初中時砌嘅,好耐無掂過喇。」
敏:「做乜唔再砌嘅?」
我:「要讀書吖嘛,重要…追女神。」
敏:「好似好大犧牲咁喎,你啲手工都真係幾靚,唔怪之得識織頸巾啦。」
總覺得,我同佢嘅關係已經一步一步進展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