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唔使諗啦,唱K有冷氣有得坐甚至攤喺度都得,玩足幾個鐘又有嘢食,價錢又唔係太貴,最重要係曉彤唱歌好聽吖嘛,嚟聽歌都抵啦!
好在曉彤真係好鍾意唱歌,首首都識唱咁滯;我呢啲本身唔多唱嘅同佢嚟就啱啱好。
彤:「…對換了你身份可應該滿足 情人還是知己都擁入懷抱 同情或眼淚讓別個得到…」
「啪啪啪啪!」真係好掂,不愧全校第二…
彤:「點呀,我唱嘅電燈膽係咪好好聽呢?」
我:「妳嘅首本名曲喎!當然聽出耳油啦。」
彤:「我同你講呀,如果畀埋耳機我,我唱live一定好過Stephy添呀!」
唉,同走音live天后鄧走音比又真係無乜好比嘅…
(同場惡搞文化宣傳:YT打鄧走音杏+橙)
彤:「好啦,咁等我再唱多次先啫。」




我:「呀?唔使呀…妳而家都唔係電燈膽啦。」
彤:「唔係呀,咁我練開呢隻歌吖嘛,我想再玩多次music day呀,今次再唱好啲或者攞第一。」
我當然唔會阻佢唱電燈膽,練足全晚都得,但一諗到如果佢十二月又唱呢首歌嘅話,詩敏佢聽住…唉,不過女神應該乜都頂得住嘅,我要相信佢。
彤:「喂,你搞乜呀,成晚唱咗兩首都無。」
我:「咁聽妳唱歌開心過聽自己唱歌吖嘛。」
彤:「唔得咁呀,下一首你一定要陪我一齊唱。」
我:「無問題吖。」諗住都係Stephy加方力申。
彤:「啱晒你呀,溝唔到女嘅無用鬼,一事無成!」
係喎…唔記得重有呢首上年出嘅必唱新歌,hit到我無唱K都知呢首歌嘅存在,正所謂『今天上德成,唯盼女傭倩影…』。
就係咁,我攞起個咪同佢合唱『一事無成』。




彤:「hi yeah! oh oh oh...或許這故事亦是誰共你的故事吧…」
我:「真的好想精於某事情,好想好好的打拚…」
彤:「可惜得到只有劣評,沒有半粒星…」
我:「真的不想早給你定型,笑我那麼的拚命,幾年來毫無成績,地位未有躍升…」
彤:「高峰上不成,唯盼愛情順景,成就在平凡裡,那份溫馨…」
我:「我試著生性,但求父母親高興,假如凡事都失敗,也許得愛戀先可以得勝。」

我:「飛不起,個個也說我,腳又未踏實地,愛上你,不過為逃避…」
彤:「我也告訴你,我實在是在避,難成大器,但我愛得起,Let's do it…」
呢首歌嘅詞,對我嚟講有表面嘅應景,又有更深一層嘅應景,喺學校我早就俾人定型做兵,搏晒老命去圍住女神轉,年幾嚟掂都無得掂係一隻萬年嘅兵。




得唔到女神結果同假初音一齊,都叫開心吖,起碼有拖拍,但曉彤妳就話我知只有劣評,重搞到妳嗰陣時…
而又兜兜轉轉,知道晒個真相之後…或者…我哋幾個都係喺度逃避緊…可能妳嘅失憶都係出自身體保護機能嘅自然迴避…
彤:「高峰上不成,唯盼愛情順景,成就在平凡裡,那份溫馨…」
曉彤,唔知我可唔可以再一次…有機會…去令到妳笑,我真心知妳係一個好女仔,今次我哋平凡咁喺埋一齊,順順利利,溫馨咁走落去好唔好…
我哋一路對唱,兩個人嘅距離越嚟越近,曉彤拖住咗我隻手…唱完首歌我哋放返低枝咪,面同面中間得返10cm都無,曉彤望住我個樣迷下迷下咁,塊面就紅卟卟,今日嘅我當然精於某事情…
我貼咗個嘴埋去,曉彤無乜太大反應,只係瞇埋咗對眼;過咗十秒之後,我抱住咗佢,開始用雙唇吮佢嘅嘴唇,然後條脷都慢慢伸埋出嚟,曉彤就呆下呆下微微擘開個口唔郁,由得我條脷同埋啲體液逐漸侵入佢嘅體內,亦用兩隻手攬返住我。
就係咁過咗分幾鐘。
彤:「嗯…」
嫣紅嘅兩頰,濕潤嘅小嘴,迷離嘅眼神…
我:「曉彤,我愛妳,可唔可以做我女朋友?」
彤:「依…初吻都畀埋你啦…」
無錯,兩次初吻都係由我包辦嘅。
我:「咁妳係咪答應我喇!」
彤:「你惜唔惜我㗎?」
我:「惜!梗係惜!以後都淨係惜晒妳一個。」




彤:「咁而家再惜多啖先啦。」
或者詩敏講得啱,愛情就好似種花咁,重點唔係喺嗰樖花度,係玫瑰抑或係鬱金香唔係重點,而係睇種嗰個人用乜嘢心態嚟對待。
唱完K之後,我哋搭巴士送曉彤返屋企,再一次去到上層靠後左手邊嘅位,曉彤坐窗口位,車都未離站我同佢已經再一次攬埋一嚿,兩條脷交疊黐纏;今次我再大膽少少開始摸佢嘅身體,由大髀,到條腰,到隔衫摸佢嘅心口,再用手指直接輕掃佢北半球嘅嫩肉…
去到咁上下,曉彤再一次趴咗喺我大髀上面,我慢慢攝咗隻手入去佢件衫同個Bra入面,撫摸佢幼滑嘅⬛⬛同挑逗佢嗰兩粒別緻嘅⬛⬛。
彤:「嗯…嗯嗯…啊啊…」
曉彤,我又點會唔知妳心入面一直都係深深咁愛住我吖,就算妳啲記憶無咗,身體嘅動作喺潛意識驅使之下都會自自然然同以前一模一樣,今次妳要過得幸福,知唔知道?
最後我同佢玩到落車先收手,不過就唔知佢下面係咪同上一次一樣⬛晒喇,第一日初戀都係點到即止就好;去到佢樓下我哋繼續攬攬惜惜。
彤:「男…朋友!」
我:「嗯,女朋友。」
彤:「你睇下你下面吖!幾咁曳曳。」
佢攞咗隻右手食指出嚟喺我褲頭凸位上面打圈。
我:「咁係因為我女朋友正吖嘛,不過放心,我會忍得住,唔會亂嚟。」
當然啦,事過境遷,而家嘅我忍乜都得啦。
彤:「我無擔心過,作為你嘅女朋友我都會畀你摸同惜,到我覺得合適嘅時候,會畀第一次你㗎喇…」曉彤,妳想幾時畀就幾時畀,一定係合適嘅,只要唔係妳喺女廁度強姦我就唔會有問題。
我:「嘻嘻,我一定會等到呢一日嚟到。」




彤:「你要好好惜我呀,唔準剩係諗住搵我嚟用呀,如果唔係我實打死你㗎!」
佢一路講一路用手指㧻落我個心口上面。
我:「當然啦,妳知我份人係點㗎。」
彤:「返屋企慢慢打飛機啦!我返上去喇。」
返到自己屋企,沖完涼之後我攤喺張床上面,又攞起我床頭櫃個錶盒出嚟,打開個盒同保鮮袋,嗦住詩敏身體嘅味道開始套弄⬛⬛;我好想用條脷舐落條底褲上面,甚至磨個⬛⬛落個⬛位度,但我知道,我係絕對唔可以污染詩敏條底褲,因為我重要用好耐好耐;就算妳肯,我都唔會厚面皮到再叫妳畀過條新底褲我…
詩敏妳講得啱,曉彤係個好女仔嚟,重好乖添…肯定係妳刺激得佢太犀利人哋先會走入嚟女廁強姦我,佢都唔係咁嘅人嚟嘅,邊有咁淫喎,唔似得妳呢個正牌淫賤小魔女,第一日個男仔同妳表白就即刻畀自己個⬛人哋睇,真係淫到無人有呀!話緊妳呀,淫敏!妳想個男仔愛死妳,愛妳成世咩!
然後一束又一束白濁嘅體⬛⬛晒落自己個肚上面。
我透過窗口望住個月光,今日個月光都幾圓下,照到我心口同個肚仔好似披咗層白紗咁,而啲西米露就喺度閃閃生輝,可惜無人食咗佢。
詩敏,妳淫到咁,我好肯定妳而家喺度自慰用手指⬛緊自己⬛⬛,水聲唧唧打到啲汁液同泡沫好似淫詩甘露咁流出嚟,只不過唔知妳用緊幾多隻手指啫…
2009年5月12日(四月十八),同曉彤初戀嘅第一日。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