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完故釋出

清爽嘅詩敏攞起枝咪,深邃嘅眼神閃爍住光芒,音樂前奏緩緩播出。
敏:「你說他容易發怒 不過會令我驕傲
不要數 他根本比不上一成你的好」

咦!點解同我頭先聽嘅唔同嘅?

敏:「世上誰比你糊塗 要為良朋讓半步
決定誰都不揀可能是最好




和誰都不相戀不會再挑選
為你哭完就算 讓我從今一個人
不想變禍心去傷這好友心
叫別人去愛我是為我好 不想他妒忌
但是你又要唉聲歎氣 剩下我獨個專登避開你

放手總會有苦衷 所以我沒有激動
不要緊 想得到的多數不能夠相擁
愛未能使你動容 努力原來沒有用
你為人犧牲的精神沒法懂




和誰都不相戀不會再挑選
為你哭完就算 讓我從今一個人
不想變禍心去傷這好友心
叫別人去愛我是為我好 不想他妒忌
但是你又要唉聲歎氣 剩下我獨個專登避開你

如照顧他感受 相戀應該放手
朋友轉身步遠 擁抱亦會心酸
和誰都不相戀不會再挑選
為你哭完就算 讓我從今一個人




不想變禍心去傷這好友心
叫別人去愛我是為我好 不想他妒忌
但是你又要唉聲歎氣 剩下我獨個專登避開你

要你失去這知己 擁抱也沒有滋味
心會死 喜歡不等於有福和你一起
既是如此好心地 我又為何被隔離
你若然真心怎可能沒轉機 不敢問你」
點解可以咁好聽…同我頭先上網聽嘅完全唔係同一個層次,唔通Stephy真係唔識唱歌嘅?
同其他參賽者唔同,詩敏唱完之後係全場安靜,迤迤然放返低枝咪之後,慢慢步下台之後掌聲先漸起,直至充斥住整過禮堂。
呢個時候就係評分員打分排名,校長老師準備頒奬嘅時候;我偷偷地攞咗部電話出嚟search返親朋密友(Solo '05)嘅歌詞,我終於驚覺…原來親朋密友同親朋密友(Solo '05)嘅歌詞係完全唔同,唔怪之得我頭先聽落嘅感覺同我食飯聽嘅普通版係兩回事嚟;我睇住啲歌詞,自問中文水平唔差,閱讀理解好少可會難到我,但我望住嗰幾百粒中文字,竟然覺得成個靈魂俾啲詞抽咗入去,至於我身邊啲人有乜反應,我已經完全唔得閒去理。
頒獎由班級大組嘅開始頒,我當然不加理會…
『和誰都不相戀不會再挑選,為你哭完就算,讓我從今一個人,不想變禍心去傷這好友心,叫別人去愛我是為我好,不想他妒忌,但是你又要唉聲歎氣,剩下我獨個專登避開你。』
成首歌呢句重複咗最多次,即係話詩敏佢已經決定自己一個人唔再相戀?怕傷害到曉彤?其實又點止妳…我…都係一樣,唔敢再去愛任何人,甚至要去避開妳兩個…有兩個靚女鍾意自己,幾多男仔恨都恨唔到…點解我會過得咁苦?
望住啲歌詞發呆,直到我隔籬個男仔拍我大髀。




原來已經到咗頒發女子獨唱奬項嘅時候,第三名係一個唔識嘅女仔,好正常,咁睇怕頭兩名係…
曉彤,電燈膽,第二名。
事隔兩年,曉彤再一次憑電燈膽攞到第二名,唔知佢有乜感受呢…我剩係見到佢好快行咗上台,攞奬,隻眼水平望無跌落任何一個人度,鞠躬,然後走人,冰冷嘅佢完全令人感覺唔到佢有一絲嘅歡樂,如果唔係詩敏嘅話…佢應該會攞第一吧,詩敏係專登激佢所以攞走佢個奬?我記得兩年前女神講過,呢啲機會要留返畀佢嘅好朋友。
『世上誰比你糊塗,要為良朋讓半步。』
詩敏係講佢自己?定係曉彤?我諗唔明…
我只係知我同曉彤已經係過去式。
詩敏,親朋密友(Solo '05),第一名,果然…
詩敏慢慢步上台,全場掌聲雷動,呢兩個女人…真係搞乜鬼,聽到我喊咁滯…佢接過奬項,向住全場鞠咗一個九十度嘅躬,掌聲不絕於耳響徹整個大禮堂,正當佢想落台嘅時候…
「恭喜詩敏同學攞到女子獨唱第一名,不如同大家講幾句吖。」講呢句嘢嘅係頒奬嘅副校,我都唔記得以前頒奬係咪都有呢個環節。
詩敏不慌不忙咁接過枝咪,用同一個水平視線掃視住整個禮堂:「多謝妳,係妳令我參賽,等我知道有啲嘢係需要爭取返嚟;讀咗六年書先第一次自己玩music day,我都估唔到,非常感謝妳。」
我諗佢講嘅係出乎所有人嘅意料,佢無多謝觀眾,無多謝評審,只有一個模稜兩可嘅『你』,我諗會明佢講乜嘅只有幾個人。
「喂,佢講嘅你係咪即係你?」
我:「我都唔知喎,應該就唔係掛…」
無論點諗,呢個『妳』都係指曉彤…唔知,曉彤佢點諗呢…佢兩個重會唔會有和好嘅一日?
曉彤,我唔想妳做電燈膽…詩敏,我都唔想妳被隔離…




頒完奬,校長噏埋幾句廢話就放學,同以往一樣趕住放學嘅同學就已經四散,就連曉彤一鳴都唔見咗,而詩敏呢,就俾音樂組同學生會啲人圍住,擺出一副不置可否嘅微笑…而我,就繼續望住首歌兩個version嘅歌詞做閱讀理解…
強:「喂!重喺度發呆?行啦!」
我:「行?去邊呀?」
強:「乜廢話呀?星期五陪我打波呀!」
我:「哦…好…咁行啦。」
的確,就算兩個女人唱成點,都唔再關我事,唔好爭仔喇…如果妳兩個可以做返姐妹,我成世做孤獨精又有乜所謂。
強:「我去換衫,你同啲師弟玩住先。」
你話係咪搵笨吖,要我同啲中一二喺度練波,就算我嘅主力唔係打乒乓波,我揸拍嘅時數分分鐘多過佢哋揸筆啦,分明就當我發球機器;不過同啲小朋友消遣下都幾開心嘅,零壓力做下運動,睇住佢哋一面天真咁對我狂轟濫炸,我手長腳長又點會擋唔到吖…唔使諗無謂嘢,其實已經係一種幸福。
強:「喂!教練話想搵你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