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規八號波釋出

我:「我咪講咗好多次唔入隊囉,我會考生嚟㗎!」一來學校無成績,二來最多打埋下年,都唔知搵我嚟做乜…已經成日陪你啲小朋友玩啦。
強:「咁佢好歹都係先生,你同佢再講囉。」
於是我就走咗去教員室。
我:「Miss…唔好意思呀…我真係唔入隊…」
「哦…其實唔係我想搵你。」
「志華,近排點呀?」羽毛球教練喺後面彈出嚟。
我:「教…教練?」
「去會議室謦啦。」




點解,佢要搵我?明明咪交待咗我要退出囉…
「志華,你重諗唔諗住打羽毛球㗎?」
我:「咁我係鍾意打波嘅,遲啲…可能入U再打囉,而家嘅我都係想專心學業。」
「如果你真係咁專心,咁你啱啱又喺出面打乒乓波?」俾佢咁樣一講我實在啞口無言。
我:「教練,我哋學校又唔夠人出甲組學界,都係喺校內玩下啫,打乜波都無分別啦。」
「無錯,學界我哋唔使諗,但我唔想嘥咗詩敏,想幫佢報全港青少年羽毛球錦標賽。」
我:「咁…咪報囉?我知自己無機會,所以…唔使預我喇…」諗起D1男校啲怪獸,講真我連上場嘅勇氣都無,莫講話爭取啲乜。
「但係,想拜託你幫下詩敏手。」
我:「幫佢練波?男女打法唔同,無乜用㗎喎…」
「哈哈,你認為詩敏打女單有無機會。」




我:「唔會完全無嘅…可能有幾%機會入四強。」
「你都知,協恩,真光,St Paul,DGS,甚至德望是但一間出個首席大概都可以打贏佢。」
我:「咁你重搵我做乜?做…啦啦隊?」
講真我係炆嘅,嘅然打定輸數重講嚟做乜,呢啲全港賽事睇怕以我哋水準都係負責去做魚腩幫其他人首圈輕鬆晉級居多。
「咁你知唔知呢個錦標賽有混雙打?」
我:「呢個…都知嘅…」我即時呆咗…
「傳統單性別名校打呢範有好多障礙,而且佢哋嘅主力九成放晒喺男女子單雙,所以呢,我覺得你兩個都有少少機會嘅,可以一試。」
我:「有機會打成點樣…」
「話唔定都入到八強嘅。」
我:「八強咋…」




「唔試過又點知噃,咁你打唔打吖?」
我:「咁…點解唔搵阿文拍佢一齊打?」
「你估我無問過咩,一口拒絕,斬釘截鐵。」
我:「就算我肯…你點知詩敏佢想唔想?」
「咁我就梗係問咗個易嘅,先問個麻煩㗎啦。」
我:「咁…」
「想打嘅就自己攞塊拍上禮堂啦。」
如果剩係打波,應該…無問題掛。
上到去禮堂,佢哋已經set好咗個場,詩敏喺度幫校工推緊剩返嘅凳,我見到當然即刻衝過去幫手…
我:「重以為妳會俾學生會班人捉走…」
敏:「你唔係以為佢哋夠膽光天化日之下強搶民女呀?」短髮嘅詩敏殺氣強咗好多,睇怕無人敢。
我:「做乜無端端玩music day嘅?」
敏:「想贏咪玩囉,就係咁。」
我:「妳唔驚曉彤佢唔開心咩?」
敏:「要唔開心就唔開心飽佢,鬼叫佢唔肯陪我唱原版,我一人分飾兩角太精神分裂,搞到我要唱獨唱版,所以先會贏到佢。」




我:「妳唔係話佢唔覆妳㗎咩…」
敏:「我直接去問佢㗎喎,佢叫我自己唱飽佢,咁我點可以輸俾佢呢。」
我:「原來…妳重有搵佢…」
敏:「我唔會離棄朋友嘅,都係搵佢一次啫。」
我:「點解要唱親朋密友嘅?」
敏:「本來原版攞嚟激死你,而家變成送畀你囉。」
我:「送畀我?唔係唱畀曉彤聽咩?」
敏:「咁我都係唱畀兩個人聽啫;咪講廢話啦,係咪真係打波㗎?」
我:「係…淨係打波㗎咋…」
敏:「唔係打波你重想打乜?」
我:「但我想問得我哋兩個點打?妳唔係諗住對打可以練到混雙呀…定係犧牲啲師弟妹男雙女雙嚟俾我哋玩?會喊㗎喎…」
顧住同詩敏講嘢,無為意有隻零存在感嘅人喺我後面偷聽住我講嘢…
文:「呀…原來我唔可以同你哋練。」真嚇死人。
我:「你諗住一打二呀…搵個最靠譜嘅中四男仔拍你啦。」羽毛球比起乒乓波係更難一打二,唔係體力問題,如果下下長球當然可以打,但只要連續兩個近網反應球,單人嗰邊係無得打。
點知我更估唔到嘅事發生咗…




旖旎著住PE衫彈下彈下跳咗入嚟禮堂…
旎:「喂!係咪有波打啫?」
我即刻截停咗佢,將佢拖埋一邊。
我:「喂!妳搞乜鬼呀?」
旎:「呀?嚟打波囉,有乜問題呀?」
我:「妳今年會考㗎!打乜鬼波呀?」
旎:「咁你呢?作為回報打完你要陪返我溫書。」
呀…頭大,呢個年代啲女仔搞乜鬼㗎。
我:「我哋唔會讓賽㗎,妳唔好喊呀;妳會考攞少兩分都唔好喊呀下。」
旎:「你唔好咁睇少我得唔得,我已經唔係三年前嘅我,即管放馬過嚟啦。」
我:「喂,妳一早知嘅話點解唔同我講先?」
旎:「同你講咗,你唔肯嘅話我咪好樣衰?」
我:「是但妳啦,妳真係想打先好。」
就係咁,我哋四個埋咗位,感覺都幾奇怪。
旎:「詩敏姐姐,可以再同妳打波好開心呀!」




敏:「嘻嘻,其實我都好掛住妳呀。」
文:「哈,第一次雙打企你對面都幾怪,終於有機會可以試下收拾你嘅滋味。」
我:「你睇住你partner好過啦…」單打你都收拾唔到我,我隔籬企住詩敏你又點收拾呢。
雙打嚟講一般兩個人會選擇左右企或者前後企,一般嚟講正式比賽多數會選擇攻擊性較強,戰術較多嘅前後擺位,前方負責快速攔網同救球,後方就可以無後顧之憂咁進行各種暴力式大動作殺球;第一次落場當然要練返Tiffany嘅各種基本操作,自然我哋兩邊都選擇左右企位,正當我諗住同喺樓下打乒乓波無乜分別嘅時候…
Tiffany開咗個無特別嘅波去詩敏面前,詩敏佢…就咁平推去中線文哥正手位,然後文哥就一下對角劈殺落我反手位,接係接到嘅,但就彈到高一高近網位置,好彩Tiffany無乜攻擊意識只係吊高返個波過嚟。
我:「妳推都推遠少少吖…女神。」
敏:「吓,唔係咁樣點練你啲波?你預咗出到出面俾人殺到傻㗎喎。」
對面文哥個樣開心到吖…原來係咁,即係詩敏下下都喂波畀佢咁滯,然後佢就次次殺嚟我呢邊,等我苦苦回返啲中高球畀Tiffany打,理論上我可以壓返前場對抽或截波,但如果咁樣睇怕一係變成我同文哥互相抽擊,一係變咗恰Tiffany。
好彩對面嗰個係Tiffany,我回得再肉酸佢都只係吊過嚟或者平推,如果係詩敏嘅話早就一下點殺bye bye,力水都慳返;不過第一日都係當熱身嘅啫,個乜鬼錦標賽暑假先進行,來日方長…
話咁快就五點九…就算未攰禮堂都要閂。
旖旎打到嗦晒氣走嚟我面前:「要做功課喇…」
呢個妹妹仔,係要增加我壓力嘅…
我:「詩敏,我同旖旎行先喇,我要陪佢溫書同埋教佢做功課…」
敏:「你咪去囉,關我乜事呢?」
我:「咁…再見喇。」




敏:「嗯,下個禮拜三再打啦。」
我喺度諗,或者我窮一生精力都無可能知道女神諗乜…唔好話佢,曉彤想點我都唔太清楚,只求佢過得開開心心;不過呢,估唔到短髮嘅詩敏會咁好睇,唔止外表令人耳目一新,好似連智力,速度,攻擊力,魅力值都加埋,分分鐘可以揸埋戰艦,因為我諗起高達seed入面大天使號個副艦長。
落到雨天操場,Tiffany喺度做Physics數,都唔知搞乜鬼佢黐到埋一埋,其實要我教佢計數,坐對面都得嘅啫…好彩詩敏無經過我哋附近。
旎:「做乜唔溫書呀?」
我:「妳本嘢我已經做過兩整次喇…同罰抄無乜分別。」
旎:「嗯?你喺度睇歌詞?」
我:「係呀,我唔係好明…妳知唔知點解?」
旎:「吓…分明佢係喺度笑緊自己啦。」
我:「點解咁講?」
旎:「唔係佢讓咗你畀曉彤咩?之但係…詩敏有咁鍾意你咩,我都以為佢同你玩㗎咋喎。」
我:「我…都想知佢有幾鍾意我。」
我同詩敏之間嘅嘢,只有我同佢知道。
旎:「人哋話佢糊塗呀,要爭取你返嚟呀。」
我:「妳…講真㗎?」
旎:「唔知喎,你咪睇最後一句囉,如果係真心嘅咪去追返人囉,唔好問我。」
我:「係咪真㗎…佢話…本來想同曉彤唱原版嘅親朋密友,咁又係點解?」
旎:「好煩呀你哋幾個,我覺得佢兩個係鍾意玩爭仔遊戲多過鍾意你囉,都唔知你有乜好…」
我:「我都唔知自己有乜好…」
旎:「其實你覺得曉彤係咪真係放低咗你?」
我:「我真係唔知…而家嘅我好怕佢兩個。」
旎:「所以你咪將人哋隔離囉。」
我:「我有其他辦法咩?」
旎:「其實會唔會係話緊曉彤將你讓返出嚟,雖然唔知你哋搞乜鬼,但你兩個一日就可以由熱戀情侶變做陌路人真係好神奇,而且咁快就黐落一鳴度,好似係想專登等你放棄佢咁…」
我:「如果係咁…我咪好衰…」
旎:「唔知呀,你哋幾個遺害人間,搞到唔知幾多人唔可以專心讀書,一早攪埋3P咪天下太平囉。」
我:「…」而家啲妹妹仔…
旎:「喂!我想食雪糕呀。」
我:「做乜要食雪糕呀?!」
旎:「以前打完波你都會請我食㗎。」
我:「以前就話要氹下妹妹仔啫…」
旎:「你好嘢呀下!家陣我唔係妹妹仔咩?」
我:「呢層,真係無乜說服力…」
旎:「你真係衰人嚟㗎,氹下人都唔得。」
我:「做乜要我氹喎…妳想食咪食囉。」
其實我對女人真係無乜抵抗力,結果俾佢捉咗去阿波羅食乳酪雪糕;其實,詩敏會唔會都想我氹佢…不過我覺得可以一齊打波已經好好。
旎:「喂,我聽日可唔可以同你打波呀?」
我聽到差唔多連啖雪糕都噴埋出嚟。
我:「聽日放假呀,做乜要打波…」
旎:「你唔同我練多啲,我點同詩敏姐姐打喎!」
我:「而家十二月,四月就考會考。」
旎:「打一個鐘囉!打完就溫書。」
我:「好喇好喇,打一個鐘㗎咋。」
返到屋企,我繼續loop住兩首親朋密友,睇住高生嘅歌詞沉思…詩敏,我係咪唔應該隔離妳?曉彤,妳真係想我同詩敏喺埋一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