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躺在一個靜穆的白色房間之中。天花、地板、床單都是單調乏味的純白,相形之下我自認保養得宜的肌膚亦顯得暗啞。閉上眼睛後我假想房間以外的一切全部消失,自己成為了世界的唯一。
    
    「放輕鬆,不用感到緊張。過程不會痛,也不會做成不良影響。」女聲温柔的說道。
    
    我點點頭,低咽作回應。
    
    「現在看著萬花筒中心,身體隨每一次呼氣放鬆。」
    
    我張開眼睛,直視從天花降下的球形機器。球體呈放射狀打開,黑色的内部閃爍著五彩斑斕的燈光,好像演唱會台下揮動的螢光棒。
    




    「每一次呼氣身體都要比上一秒更放鬆,像晚上徐徐飄入夢鄉般。不要抵抗任何變化,放鬆心神接受一切。」
    
    世界像拉長了的橡皮筋,重心從身上抽離,重力放開束縛,我飄入機器裡,被黑暗和彩光包圍。球體漸漸合上,我失去了形體。
    
    「靈魂倒模完成。」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