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外是無盡的黑暗,點點彩光在空中懸浮。我現在是身處萬里深海之底還是星空宇宙之中,也許已經沒有計較的意義。
    
    彩光閃爍輝映的是我的記憶,構成人格的根源,別人願意花大錢所買下,我最珍貴的重要之物。
    
    從第三方角度觀看自己的記憶,實在是很超現實的體驗。要說是『觀看』也不太對,失去形體的我沒有眼睛,所謂的觀看只是一種概念。
    
    我出生於小康之家,父親是朝九晚八的白領,母親是全職主婦。求學時期,我每天專心上課努力讀書,與同學關係良好,亦交有知己良朋,就如中文閱讀理解文本裡常見的模範學生。
    
    在師生眼中,我就是一個讀書和體育成績都不錯的好學生,但亦不過如此罷了。我嘗試過爭取表現,可是考試成績從來都在十名以外,體育比賽亦是三甲不入。相比操行惡劣但校賽成績彪炳的運動健將,或者宅頭宅腦但年年考試第一的高材生,我的才能就是如此的平庸,畢業過後就會如同透明人一樣,從所有師生的印象中消失。
    




    靈魂倒模,指的是以納米機械從細胞層級複製大腦,把意識數據化這回事。將倒模的人工大腦置於不同義體之中,進行各種不同範疇的工作。簡而言之,就是以活人為原型造出仿真人。
    
    根據不同用途,倒模後原型能收到的酬金亦大不同。我當時簽下的同意書,確定我的倒模會用作仿真情人的AI。未來,當我甦醒過來,我將成為某個男人的女朋友或妻子,不求回報,直到停機前永遠侍奉他。

    根據社會大眾的主流想法,靈魂倒模就是將自己的靈魂賣掉。像我這種類型,更難聽的說法,是出賣靈魂去賣春。
    
    「靈魂是無價的,為其標上多少價錢都是賤賣。」以上的大道理人人都會說。可是,憑我的才幹,窮盡半生的努力都未必能賺到那個價錢。假如以酬金作投資,賺到的回報甚至能翻幾倍。抛開表面的道德思想,這是一場穩賺不賠的交易。
    
    不是為了幫父母償還欠債,也不是妹妹身患絕症而急需巨款。單單就因為有賺頭而進行靈魂倒模,以前稱讚我品學兼優的長輩們知道後一定會跌碎下巴。
    




    我的原型已經收到酬金了吧,被父母知道後大概會挨一頓大罵,但見我健康良好後很快便會原諒我。到了晚飯時間,一家人共聚一桌樂也融融,像八點檔每集的結局般。
    
    父母的臉,已經想不起來了。為避免影響原型的生活,倒模的記憶會經過修改,確保人際關係能與原型分隔。不過,記憶是構成性格的基石,過份修改就像加入過多添加劑,本末倒置只會使成品變質。由此推斷,我的記憶應該有八成以上的真實性,只有部份細節認知經删減而模糊不清。
    
    彩光朝我靠攏,五彩斑斕的光凝聚起來化成耀眼的白色,續漸構成了我的形體。黑暗空間急速收窄,化為牆壁把我的身體緊緊夾住。頭頂盡頭綻放眩目光芒,空間壓力將我推向光明,直到我成為光輝的一部份。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