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三年級時,祐嘉因為默書一百分,母親送了一隻倉鼠給她作獎勵。祐嘉十分疼愛小寵物,每天換木糠,零用錢全都用來買飼料和玩具。直到倉鼠老死,祐嘉飲泣一個晚上,鬱悶持續一周,自此以後不再飼養寵物。
    
    祐嘉按住胸口,感受人工心臟的律動,和剛才相比已經平復下來了。伸手撫摸眼皮,乾燥。假如往臉上撒一把沙,眼睛就能夠流淚嗎?
    
    Hina死了。

    為甚麼?自己能夠那麼冷靜?
    
    因為Hina只是睡著了。就像手機沒電關機罷了,充電後又能繼續運作,資料也不會丟失,和人類需要睡覺補充體力一樣。
    




    可是,無人島上沒有方法充電,停機後便再也無法起動。
    
    Hina死了。
    
    為甚麼?自己能夠那麼冷靜?
    
    雙腳機械式跟著沙子上的足印行走,前方不遠處的運動裝女子回頭,確認過後又轉回正面繼續帶路。祐嘉身旁有位高大的女子,身形僅次於昌姐,一身古銅色皮膚,金髮,一副啦啦隊的裝扮。Hina安靜地伏於她的背上,像玩累了的孩子般。
    
    「辛苦了,安德魯。」祐嘉說,「累不累,要交換嗎?」
    




    深色的臉龐回以輕淡的微笑,「沒關係,我的身體很強壯,多謝關心。我以前常常背著妹妹,所以都習慣了。」
    
    「抱歉,勞煩你們,是我提出把Hina帶回維生倉裡,但自己卻甚麼都做不了。」
    
    「我們是自願幫忙的,你不用在意。而且,這孩子的事已經夠你傷心,不需要再徒增罪疚感。」
    
    「謝謝,你真温柔。」
    
    「因為我是姐姐嘛,你也可以向我傾訴啊,這種事不是人人都能豁達面對的。」安德魯淺笑,「大小姐說她的維生倉有漏水問題,因而泡壞了電池,真是個不幸的孩子。」
    




    這是謊話吧,為了平息不安而捏造的善意謊言。恐慌可是悲劇的導火線。
    
    「找到了,在那邊。」領頭的女子喊話,她穿著藍色運動外套,束著粉紅色馬尾辮子。
    
    「謝謝你,櫻。」
    
    遠處的維生倉十足一副沖上岸的棺材。安德魯和櫻二人合力把Hina安置於倉内,雙手交疊於腹前,看來就像準備被喚醒一樣。
    
    「我們在那邊待著。好好的跟她道別吧。」然後,安德魯拉拉粗神經的櫻,二人走開一段距離。
    
    祐嘉細心梳理Hina的劉海,就像準備為人偶擺拍一樣。Hina的遺容依然美麗動人,假如突然有白馬王子經過,也會像白雪公主的情節那樣,禁不住向她親吻吧。
    
    Hina的口袋有微小的隆起,她從中掏出小熊的用戶手冊。祐嘉若有所思,她拉開維生倉頂部的匣子,取出平板電腦。
    
    也許,不是電池耗盡,而是其他原因導致停機?懷抱著一絲希望,祐嘉點閱用戶手冊,落落長長的英文字串映入眼簾。文字尚算淺易,順利解讀不成問題。




    
    直到她翻到最後的頁面,一份故障報告……
    
    報告顯示Hina的電池有缺陷,儲電量異常地低。
    
    祐嘉翻讀小熊的用戶手冊比對,發現了相同的描述。腦中此時產生了非常可怕的聯想。
    
    「櫻!安德魯!」祐嘉跑向二人,她們的表情帶點意外。「你們有帶著用戶手冊嗎?」
    
    「甚麼事了?」安德魯說。
    
    「可以借我一看嗎?有些事情需要確認。」
    
    「這個……不太好吧。」櫻摸著脖子,顯得不自在。
    




    安德魯爽快的拿出平板電腦遞給祐嘉,「請便,可以告訴我原因嗎?」
    
    櫻愕然的望向安德魯,還是不得已的交出用戶手冊。
    
    結果,二人的手冊裡都找到相同的報告。把發現告知二人後,她們都顯露出慌亂的神情。
    
    「我們會死嗎?現在,隨時都會倒下。」櫻不自覺的後退半步,否定的不斷搖頭。
    
    安德魯握住櫻的臂膀,穩住她的腳步,「我們要冷靜,驚慌根本無補於事。」她望向祐嘉,「我們把事情告訴大小姐吧,她說過甚麼仿真人人權法,廠商有責任進行搜救。只要我們節省電力,一定能等到救援到來。」
    
    瞳孔中浮動著安德魯的期許,可是,祐嘉搖頭扼殺了這一絲光芒。
    
    「既然我們都是瑕疵品,特地集合起來一定有原因。恐怕是為了集體進行銷毀。我們是準備被遺棄的報廢品,不會有人來救我們的。」

~~~~~~~~~~~~~~~~~~~~~~~~~~~~~~~~~~~~~~~~~~~~~~~~~~





    「我——路易絲•伊莉莎白,一定讓各位都平安無事的離開荒島。根據仿真人人權法第一條,仿真人被喚醒後便受到與人類同等的法律保障。製造我們的阿馬茲科技有責任派隊進行搜救,我生前成立的基金亦會全力支持救援。因此,各位務必保持鎮定,我保證人人都能安全獲救。」
    
    接著是女孩們連珠砲發的提問,大小姐給予的回應,是鏗鏘有力的發音,簡明扼要的論點,配合堅定的表情和適時的眼神接觸。不安的女孩們比起詳細的解答,更渴望得到值得信賴的保證。
    
    這副景像倒影在昌姐的瞳孔裡,她默默的站在大小姐身後。眼角餘光的動靜引起注意,她望向沙灘的另一頭,祐嘉一行在遠處向她招手,她們神情緊張,看來不像是打招呼的。
    
    昌姐和大小姐交換眼神,她欠身,往祐嘉一行接近。
    
    「發生了甚麼事?」昌姐說。
    
    「有事情要跟大小姐商量。」比起模糊的口頭說明,祐嘉直接把平板電腦遞給她。
    
    昌姐疑惑的抬起半邊眉,她接過平板看了一會,沉穩的臉龐產生動搖。
    




    「這件事務必保密,千萬不可與其他人提起。」昌姐嚴肅認真的眼睛掃過三人。「我會跟大小姐報告的,你們先到那邊的椰子樹下等候。」
    
    昌姐把平板還給她後轉身便走。三人走到椰子樹下,櫻彎腰在地上抓一把沙撥往空中。
    
    「嗯。」祐嘉立即以手掩臉。
    
    「要死了,我也是,你也是,大家都要死了。」
    
    「停手,不可以。」安德魯握住櫻的手腕,阻止她的撒野行為。
    
    「別管我!」櫻想甩開安德魯,可是手臂被牢牢固定,半分不動無法發力,「好了,我懂了。」
    
    安德魯放開手,櫻抽回手臂。她跌坐到地上,以沉默和不屑的嘴臉訴說不滿。
    
    「祐嘉,真的沒有辦法了嗎?」安德魯說。
    
    同一問題再三發問,答案也不會無端出現。祐嘉只能夠搖頭,她的腦子實在蹦不出甚麼有用的點子。
    
    「維生倉裡有能提供幫助的東西嗎?後備電源之類的?」
    
    「那只是洋娃娃的包裝盒,除了避震外沒有任何用途。」
    
    安德魯來回踱步,未幾,抬頭說:「我們可以透過食物充能吧,我記得便利店會賣仿真人也能食用的零食。只要蒐集足夠的食物,應該能代替充電?」
    
    「仿真人的食物是經過加工的,我們無法從天然食物中攝取能量。」
    
    「一定有方法的,天無絕人之路,只是我們想不到罷了。」安德魯按著兩邊太陽穴,好像只要用力就能把點子擠出來。
    
    「安德魯,這是事實。我們不——」
    
    安德魯抓住祐嘉兩邊肩頭,「一定有方法,好好去想。祐嘉,你很聰明,只要肯細心去想,一定會有靈機一觸的妙計。」
    
    祐嘉被安德魯的大動作嚇到,她試圖掙扎,但安德魯的臂力非常牢固,十指都陷入衣服裡。
    
    「別再為難她,讓她靜一靜好吧?」櫻說。
    
    安德魯突然清醒過來,她放開祐嘉,眼睛充滿了愧疚。「對不起,我失控了。Hina的事已經令你很難過,我不應該再迫促你。」
    
    祐嘉按著餘痛的肩頭走開了數步。安德魯失落的低頭,在樹的另一邊坐下。
    
    痛楚漸漸散去,祐嘉雙手抱胸,與兩人保持距離。她望向左手,手心顯示82%的字樣,電量並不可信,數字失去了意義。在電池耗盡停機前,自己會知道嗎?Hina在最後跟自己道謝,也許是有感覺的。
    
    雖然停機是無法改變的結局,致小她還可以決定如何迎接結束。最後要說些甚麼嗎?留給世界最後的遺言是……但又不一定有人在身邊,沒被聽見就不算是遺言了。而且……
    
    她望向樹蔭下的櫻和安德魯,換作她們又會在停機前說甚麼呢?但是,她們不熟悉彼此,就算說了感人肺腑的說辭,換來的只有『這傢伙說甚麼莫名其妙的話啊?』的錯愕感罷了。
    
    又望向另一邊,大小姐已經處理好事情,和昌姐一起往她們走來。如果是大小姐的話,一定能作出得體的回應吧。假如停機前大小姐在附近,就跟她說:「我先走了,謝謝關照。」
    
    若然身邊沒人,那在停機前一定要看海。醒來第一眼看到的是海天一色的美景,那麼以同樣的風景作結也不錯。
    
    「我已經理解狀況了,現在只有我們知道真相,請各位保守秘密,以免引起恐慌。」大小姐說。她的臉上沒有笑容,嚴肅的視線横掃三人。
    
    她頓了一下,說:「沒有人會來救援,這是不爭的事實。不過,現在還未是最差的情況,我們還有一絲希望。」大小姐伸手往樹林的方向比了比,「稍早之前,我派人往島中心探索,結果發現有人住的痕跡。」
    
    「有人住的痕跡?」以為自己聽錯了,祐嘉和安德魯異口同聲跟著鸚鵡學舌。
    
    「在得到證實前我不想隨便公開情報,你們可以協助我前去調查嗎?」
    
    「我要去!」安德魯跳起來,眼睛亮起來光彩,「就說了吧,天無絕人之路,我們一起去吧!」
    
    「這樣啊,加油啊,我就免了。」櫻刻意轉身背對眾人。
    
    「你也要一起來。」安德魯上前拉起櫻。
    
    「別管我!讓我獨個兒等死!」
    
    「不要再耍廢了!你也是姐姐吧!有點年長者的自覺!」
    
    「那只是義體的外觀!我的内心沒有外表的老!」
    
    安德魯不理櫻的掙扎硬是把她拉起來,她仗著高大的身形,從後環抱著櫻,將她舉致雙腳離地。
    
    「笨蛋!要掉下去了!」櫻不敢大動作,反過來死命的握住安德魯的手臂。
    
    「那邊。」昌姐冷冷的往樹林一指。
    
    安德魯大喝一聲,攜同尖叫的櫻沖進了林中。祐嘉無奈的苦笑,不過,圍繞兩人的負面氣氛算是一掃而空了。
    
    「祐嘉也跟著來。」大小姐說。
    
    「我嗎?」
    
    大小姐動作誇張的左右盼顧,「還有別人叫祐嘉嗎?」她兩手一攤。
    
    「所謂的痕跡,是指找到電源?」
    
    「現在還不知道,想證實就自己去看。」大小姐若有所思的頓了一會,說:「假如找到電源,也許能救活Hina,你願意接受這個可能性嗎?」
    
    祐嘉望向大海,太陽已經完全離開海平面。
    
    「我會盡我所能的。」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