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色沙子上的足印被潮水沖走,令人目眩神迷的星空被一條温暖的灰煙切成兩半。木柴在營火堆『霹靂啪嘞』的燃燒,火焰像在跳舞狂歡般扭來扭去。
    
    「吶,現在是甚麼時間了?」Hina柔聲氣音道。
    
    「你自己也有時鐘吧。」祐嘉把手舉到她面前。
    
    兩人依偎坐在横倒的樹幹上,營火把她們的影子拉長。
    
    她握住祐嘉的手捏來捏去,「你的手好漂亮,軟綿綿的摸起來真舒服。」
    




    「不要啦。」祐嘉抽回手臂。
    
    Hina大動作地伸懶腰,伸直兩腳揚起一陣沙塵,「已經是凌晨了,不愧是仿真義體,整天東奔西跑後接續通宵聊天,身心都感受不到半點倦意。五時三十分,現在電視正重播『狂奔人』吧,我時常趁婆婆熟睡時溜出客廳偷看,有次還在沙發上睡著,之後被婆婆教訓了一頓。」
    
    「狂奔人?那個百年前的遊戲節目?」
    
    「你看過嗎?我的朋友都嫌老土不肯看的說。」
    
    祐嘉伸手像要擋住Hina射來的灼熱視線,「母親很喜歡這個節目,有時會看著送飯,我就偶爾看過幾集。」
    




    Hina大大的眼睛都要跳出星星了,她們集中聊祐嘉看過的集數,她都把内容忙得七七八八了,然而Hina簡直如數家珍,所有細節倒背如流。看見Hina興奮的滔滔不絕,祐嘉也禁不住淺笑。
    
    「太棒了,第一次能夠和別人聊狂奔人。如果能早點認識祐嘉就好了。」Hina把整個身挨到祐嘉肩上。
    
    「別鬧啦,好重啊。」笑不攏嘴,單純的聊天居然能如此快樂,這是祐嘉前所未有的體驗,也許,漂流到荒島也不全是壞事。
    
    「假如還能回去,我一定馬上介紹我們的原型互相認識。」
    
    「嗯,一定能再次成為朋友的。」祐嘉說。腦中浮現一個景像,自己和Hina對面站著另一對祐嘉和Hina,像兩對雙胞胎一樣。
    




    突然刮起一陣海風,祐嘉按著瀏海和裙子,閉上眼睛感覺到沙粒在眼皮上彈跳,靜待頑皮的海風消停。
    
    「嗚哇!眼睛!眼睛!」Hina慌張的揮舞手腳。
    
    「沒事吧,千萬不要用手搓揉,要用清水沖洗……沒有淡水!」
    
    「嗚嗚,為甚麼連這種機能也造出來啦……」Hina眼眶發紅,噙滿淚水的眼睛瞇成幼線,「祐嘉,幫我吹吹。」
    
    「吹——甚麼?哈?等等!」人工心臟瘋狂加速,祐嘉的臉蛋紅得發燙,感覺都要被自己燙傷了。
    
    「以前婆婆都會幫我把沙子吹掉的。」淚眼婆娑的Hina哭腔撒嬌道。
    
    用口吹眼睛太不衛生了,淺到唾液還會做成感染。
    
    是說仿真人應該不會有細菌感染的問題吧。




    
    說真的,把沙子吹走只是迷信,實際上根本毫無幫助。
    
    正確的做法就是甚麼都不做,待沙粒隨淚水沖走。
    
    但Hina在苦苦哀求,甚麼都不做也太可憐了吧。
    
    「我是第一次幫人吹沙子,你不要動啊。」

    祐嘉點著Hina額頭兩則,拙劣的嘟長嘴唇,輕輕的向眼睛吹氣。
    
     「哎呀,吹到睫毛了,好癢。」Hina哭笑不得,她眨動大眼睛,眼珠骨碌碌,總算能睜開眼了。
    
    「好點了嗎?」
    




    紅眼眶對著祐嘉,Hina忽然失笑,「哈哈,你的頭髮!」
    
    不解的祐嘉摸上頭頂,驚覺頭髮被剛才的大風吹得一團亂。「真是的,別笑了。」她用力把髮絲理順。
    
    「不能那麼粗暴,會傷到頭皮的。」Hina伸手到祐嘉頭上,「今次到我幫你,我會很温柔的。」
    
    老實說,温柔過頭了,頭頂一陣酥麻,熱流流到耳尖。Hina專心致志時還會保持微笑,眉毛呈神氣的V字。
    
    「瀏海還亂著,你先閉會兒眼。」
    
    祐嘉聽話照做,看不見後才意識到二人的臉貼得很近,帶著熱氣的鼻息吹到臉上。她覺得自己的頭頂一定在冒煙,希望Hina不會因而燙到手。
    
    「想跟祐嘉的關係更進一步。」
    
    『你說甚麼?』此話哽在喉嚨。




    
    某種温暖水潤的東西封住了嘴唇。祐嘉猛然睜開眼睛,一時間無法理解眼前的事。
    
    為甚麼自己和Hina接吻了?
    
    一切都發生得太快,亦結束得太早。Hina的雙唇離開時腦中閃過一絲不捨。
    
    「認證成功。」

    Hina的雙瞳閃爍著藍色的光芒,這不是比喻法,她的眼睛變成了藍色,未幾,便暗下來回復正常。
    
    愣住的祐嘉好不容易返回現實,她下意識的摸著唇邊,感受到淡淡的餘温,自己不是在造夢。
    
    「對不起,擅自進行認證了。」
    




    「咦?我是……這,為甚麼是我?」祐嘉的腦袋亂得一塌糊塗。「『情人認證』本應對人類男性使用,仿真情人認定某人作為終生伴侶,一生只能用一次的重要機能。怎麼能對我進行認證?」
    
    「總覺得,我們能回去的機會很微。與其浪費不用,倒不如現在做一次認證,在停機前圓滿仿真情人的使命。」
    
    「但是,我們都是女生,這種事很奇怪啊。」
    
    「嗯?你為甚麼能確定我的原型是女生?」
    
    「這……難道不是嗎?」
    
    「祐嘉又能保證自己的原型不是男生嗎?」
    
    她,沉默不語。
    
    「由靈魂倒模的一刻開始,我們便掙脫了肉體束縛,我們能成為任何人,性別不再是區分我們的要素。」
    
    「好奇怪啊,不應該是這樣的。那是只對人類有效的系統吧。」
    
    「可是,系統承認祐嘉作為我的情人,對系統來說靈魂倒模也符合人類的定義呢。」Hina牽起祐嘉的手,把額頭貼上手背,「對不起,是我自把自為,嚇到你了嗎?你是第一次和女生接吻?對不起,請不要討厭我。」
    
    祐嘉搖頭,「我不會討厭你。的確有點被嚇到了,但是,這兒是荒島,我應該抛開無謂的常規執著。我也想對Hina進行認證。」
    
    「不行。」Hina的食指抵住祐嘉嘴唇,「現在不行。你不能以回禮的心態來應付我的任性,等你能夠真心接受了,才跟我做認證吧。」
    
    「你真是難以觸摸,我也想不到要如何反駁,那就只好順從你的決定。」
    
    「我們還有時間啊。」Hina挨到祐嘉身上,「我們的電池足夠支撐一周,在短短的七日内我們要盡量創造回憶加深關係,我一定會讓你真心喜歡上我的,給我走著瞧吧!」
    
    「你在對誰宣戰啦?」祐嘉笑說。
    
    Hina撓起祐嘉的手臂,表情滿足的枕在她的肩上,氣若游絲的說:
    
    「吶,祐嘉會游泳嗎?」
    
    「會啊,以前學級比賽得過第四名。」
    
    「那白天的第一個活動就是游泳了。之後是,祐嘉會爬樹嗎?」
    
    「一般的喬木是可以的,如果是森林裡的大樹恐怕就不行了。」
    
    「好厲害,你一定要教我爬樹呢,高處的風景一定很棒。祐嘉懂野炊嗎?」
    
    「有點難道,如果是烤魚的話還應付得了。可是仿真人不能吃這些食物吧。」
    
    「能品賞味道啊,切東西就交給我吧。還有很多很多想和祐嘉一起做的事,想聊更多狂奔人、一起在沙灘散步、還有還有……」
    
    天色漸漸變紅,二人望向海平面,相同的想法同時萌生。
    
    「祐嘉看過日出嗎?」
    
    「未親眼看過。」
    
    「我也是。那麼,加深感情的第一個活動,就是一起看日出了。」
    
    「嗯,在這兒一起看呢。」
    
    「祐嘉,謝謝你。」Hina閉上了眼睛。
    
    「怎麼了?又有沙子入眼嗎?」祐嘉搭上她的肩頭,「Hina?」
    
    身體無力的滑落,摔到了地上。
    
    惡作劇?下一秒就會跳起來哈哈大笑『嚇到你了』,不,Hina不是這種性格。
    
    祐嘉的腦袋理智地分析現況,嘗試找一個能說服自己的解答。她握起Hina的手,掌心的電子介面熄滅。
    
    太陽從海平面升起。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