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午前的猛陽照耀下,凌亂的足跡遍佈沙灘。昨天屹立於此的茅屋已經全數拆除,木條一部份舖在地上,砌出巨大的SOS字樣;另一部份充當木柴,升起一溜黑煙劃過清澄的藍色天空。
    
    SOS不遠處的樹蔭下,祐嘉屈膝而坐,她看著掌上的黑色小塊,回想昨天初秋的說話:
    
    「有人在監視我們。雖然不知道監視者的目的,但我們漂流到島上這回事,並不是一場意外。」
    
    「要不要跟大小姐報告,是你的選擇。緊記要謹慎行事。因為,我們不能確定『發現被監視』這回事,是不是監視者們容許的。」
    
    「我會繼續往島裡探索,你們不用費神找我,有新發現我會再回來。」
    




    「能量飲品,我拿兩罐囉,當作阻止跳崖的報酬。」
    
    針孔攝錄機在祐嘉的掌心翻來覆去,動作毫無意義,可是祐嘉覺得一旦停下來,就代表自己必須下定決心。
    
    把現況告知大小姐是板上釘釘的事情,祐嘉並不質疑其必要性。需要煩惱的點是,如何避過監視,安全地進行報告。
    
    沙灘環境空曠,理論上很難設置監視器,應為最佳的對話場地。然而,昨晚開始,大小姐決定將沙灘的據點移師至廢城裡,城中地形複雜,有太多看不見的角落,監視者的視線根本防不勝防。

    能夠不驚動監視者,態度自然的把大小姐引到沙灘來,自己的頭腦真的能想出如此慎密的計劃嗎?
    




    換作是Hina會如何應對呢?
    
    擅於社交的她一定能設計完美說辭,快想想,Hina會怎樣說?
    
    踏過沙子的腳步聲從背後傳來,把祐嘉的心神拉回現實。她將針孔攝錄機收入口袋,轉頭面向步聲的主人……
    
    人工心臟停頓了兩秒……
    
    黑色少女的影子蓋過祐嘉的臉,鏡片後銳利的眼光直穿她的靈魂之窗。
    




    「紅楓。」祐嘉開聲才發覺自己的喉嚨在顫抖,「找我有事嗎?」
    
    「我不是叫紅楓,那是我原型的名字。」
    
    「對不起。」
    
    祐嘉反射性的道歉,語氣謙卑得連自己都感到陌生。
    
    「現在,一個人嗎?」她說。
    
    「只有我一個。」嘴巴著了魔似的。
    
    「太好了,沒有人會打擾我們。」
    
    憑空出現一個正方形將紅楓的臉框住。驚訝的眨眼後,祐嘉便意識到那是只有自己看見的電子視窗。鮮豔紅字顯示在正方形旁邊,三角形内的驚嘆號刺眼地閃爍。




    
⚠【警告】⚠

原型:紅楓
危險度:極高
罪名:一級謀殺

建議:遠離,報警


~~~~~~~~~~~~~~~~~~~~~~~~~~~~~~~~~~~~~~~~~~~~~~~~~~~~
    
    那是距今二十多年前,一個連原型祐嘉都未出生的時代,發生了一件極為轟動的兇殺案。一男一女於單位内慘遭殺害,兇手是男死者的未婚妻——紅楓。
    
    她的行兇動機是男方出軌,女死者則是小三。紅楓在審訊中坦誠認罪,最後因為行兇手法殘暴而被判死刑。紅楓放棄上訴,一年後於監獄内接受注射死刑。其名字像墨汁滴入一缸清水般,隨時間丟淡就此被世人遺忘,直到半年後……
    




    發生了全球首宗仿真人殺人事件,死者是一男一女,兇手是男方的仿真情人,靈魂倒模的原型是紅楓。
    
    原來,紅楓在犯下駭人聽聞的謀殺以前,曾為籌備結婚費用而進行靈魂倒模。初代仿真情人使用的靈魂倒模為五人,紅楓就是當中的『小鳥依人』型號。

    發生紅楓事件時,正是阿馬茲科技公司初推出仿真情人的時期。為避免影響公眾對仿真情人的信心,阿馬茲科技沒有回收紅楓系列,反而刻意隱瞞實情,導致紅楓系列被大量生產。
    
    隨時間經過,類似的謀殺事件持續發生。直到政府司法部起訴阿馬茲科技並進行強制回收,因紅楓系列而受嚴重肢體傷害或死亡人數高達八十人,紅楓系列對認證情人的殺害率為四成。
    
~~~~~~~~~~~~~~~~~~~~~~~~~~~~~~~~~~~~~~~~~~~~~~~~~~~~

    以前,紅楓是只存在於文字裡的人物,被害人也只是籠統的數字。連身處的年代也不同,活在生死線對岸的人。現在,那個書中人就站在面前,平面資訊徹底化成了立體現實。
    
    紅楓雙臂低垂,木訥的站在兩步距離外。祐嘉的手不自然的往半空揮動,試圖關閉警告視窗的舉動引起了紅楓注意。
    
    「關閉視窗的選項在手心。」她提示道。




    
    祐嘉動作生硬的按下掌心内的按鈕,紅楓臉上的正方形終於消失。
    
    「聽說只要我接近到三米内,你們的系統便會開始警報,真是個著重安全的設計。」紅楓的語氣平坦不帶半分感情,無法得知此話到底出於自嘲還是抱怨。
    
    「是啦,紅光閃個不停很惱人,謝謝你。」祐嘉調整表情,模仿Hina的交際式笑容。然而,從紅楓的眉毛得知,她的模仿相當拙劣。
    
    「找我有事嗎?」在氣氛更加尷尬前,她趕緊推進話題。
    
    「有問題要問你,」她說,「你喜歡Hina嗎?」
    
    氣氛由尷尬轉變為難以理解。
    
    「哈?」
    




    相同的問題假如出自櫻或安德魯,甚至是大小姐之口,祐嘉應該會原地爆炸,尷尬得無地自容吧。然而,現在祐嘉的心脈成了水平線,嘴巴如上水的魚般半開半合。
    
    「我的咬字發音不清晰嗎?」紅楓語氣平淡,更顯字句的壓迫力,「我再問一次,你喜歡Hina嗎?」
    
    祐嘉並非『不懂』回答,她是『不想』回答。感覺無論承認與否,都等同把自己最脆弱的弱點置於刀鋒上。
    
    她直視紅楓銳利的眼睛,嘗試看透隱藏於瞳孔背後的意圖。她不敢相信自己正在跟殺人犯對視,就像一場眼力的拔河,只要一刻移開視線便輸了,等於向對方示弱。
    
    紅楓的眼睛烏黑深邃,與白皙的眼眶形成強烈對比。線條鮮明的睫毛像長矛列陣,充滿了敵意和侵略性。水珠在眼角凝聚,一條河流劃過了臉頰……
    
    她在哭泣……
    
    紅楓跪到祐嘉面前,緊緊的抱住了她。也許是黑色水手服特別吸熱,讓這個擁抱十分温暖。
    
    「那個…這是…甚麼?」祐嘉不知雙手該往那處擺,使姿勢十分彆扭。
    
    祐嘉慢慢的,試探性的把手降到紅楓背上。她瘦削的身體在顫抖,下巴少氣無力的壓住她的肩膀,在她的耳邊飲泣。
    
    「等等,為甚麼要哭?」說話聽回祐嘉耳中,她才發覺自己在哽咽。
    
    「為甚麼要哭?」這次,她是問自己。
    
    她仰起脖子,好像就能避免淚水突破表面張力。然而,當熱流劃過臉頰,界線被衝破了。
    
    祐嘉放聲嘶叫,十指握起兩個布團,紅楓的上衣也跟著歪斜變形。
    
    「我知道哭是沒用的……!所以我不哭……!我想要保持理性,我們才認識不到半天…何來的感情基礎讓我崩潰啊……!」
    
    去他的理性……
    
    「好奇怪啊!我們是女生啊!但我真的好喜歡Hina!我好想她能復活!即使把我忘記了,我也想和她再次成為朋友!再次成為認證情人!」
    
    紅楓輕輕拍背,抱著哆嗦的祐嘉,「盡情哭吧,沒有人看見。全部發洩出來,我會接受你的一切。」
    
    到底過了多久?沒有人去計算。

    也許是十分鐘?或許半個鐘?

    不知道。
    
    只是,對祐嘉而言彷如隔世。
    
    斷開的理智線重新連接,祐嘉放開手中的布團。紅楓也鬆開了環抱,向後退半個身。
    
    祐嘉看著紅楓肩上一大片淚痕,罪疚油然而生。
    
    「抱歉。」
    
    「不要緊。」她拉住衣領,整理皺巴巴的衣服。
    
    祐嘉脫下眼鏡,狼狽的搓揉眼睛將淚水抹去,「Hina說的對,你不是壞人,謝謝。」
    
    紅楓的表情帶著一點意外,「她,是唯一願意直視我的人。對我這種人,她依然釋出善意。因此,我會為她的離開感到傷心難過。」
    
    「抱歉。」
    
    「為了甚麼?」
    
    祐嘉的手還在抖,害她不能把眼鏡扶正。鏡框歪歪的架在紅潤的鼻梁上。「我誤信謠言以為你是可怕的人,剛才保持警戒的自己簡直像笨蛋一樣。」
    
    紅楓沒有表現明顯的表情,她說,「從昌那兒聽到關於我的事,看來我的原型和同系列的仿真人鬧得滿城風雨。我並非要辯護,只是,她們對我而言都是別的個體,比較像母親和姊妹的感覺。也許我們的思考模式相同,但不代表我會做出和她們一樣的行徑。」
    
    「我相信你。在政府執行強制回收時,有不少紅楓系列沒有犯罪紀錄,民間也有不少抗議聲音。我相信你是好的紅楓。」
    
    「好的紅楓……」她咬住下唇,表現出明顯的焦慮,「難說,有時我也不相信自己。」
    
    祐嘉被弄糊塗了,難道紅楓此行的目的不是破除誤解建立信任嗎?「甚麼意思?」
    
    「我的屬性是『恐怖情人』,是,有的男人就好這一味。」
    
    「慢著,紅楓系列不是停產了嗎?」
    
    「只是換成地下生產罷了,『禁忌的仿真情人』是鮮明的綽頭,男人肯為此出高價。萬一被抓到,只要說是盗版的便行。話說回來,你認為恐怖情人的關鍵是甚麼?你可以老實說。」
    
    「為情傷人?為了獨佔愛人不在乎偏激手段……」祐嘉越說越小聲。
    
    紅楓沒有表情,應該沒有生氣。
    
    「說對了一半,關鍵點是『情人』的存在。缺乏迷戀對象的我,無法發揮本性。打個比喻,玩心理測驗時沒有符合自己的選項,唯有勉強選一個比較喜歡的,這樣。我作為『恐怖情人』的一面沒有被啟動,就像困在蛹裡不能羽化的……嗯,飛蛾。」
    
    「必須解除大家的誤會才行。」祐嘉主動拉起紅楓的手,「把你的情況告訴大小姐吧,她很明白事理,一定會願意幫你解釋,讓大家接納你。」
    
    「明白事理嗎……」紅楓臉上閃過一個表情,轉瞬即逝,那是不屑的冷笑,「就這樣吧,她們是值得信賴的人。你無須在意我的感受,我習慣孤獨。」
    
    祐嘉全身一抖,好像人工心臟被針扎到,「大小姐跟你說過甚麼嗎?」
    
    「並非出自她口,是她的僕人說的。答應我,不要因此心存芥蒂,她們是真心想幫助你們的。」
    
    「昌姐跟你說了甚麼?」
    
    二人對視,紅楓深邃的瞳孔内隱含一絲無奈。
    
    「她說:『自殺吧,這對誰都有益。』。」
    
    「不!她不能這樣說!」祐嘉激動的跳起來,「我們去找她理論!這種話實在太過份了!」
    
    紅楓不可思議的看著祐嘉,「你在生氣嗎?」
    
    「是啊!不行嗎!」
    
    這個女孩,剛才還怕她怕得牙關打顫,現在卻因為一句話而為她抱不平。如此反差實在出乎意料。
    
    「我還以為你是那種文質彬彬的乖乖女,我要重新學習人不可以貌相的道理。」
    
    「好像最近老是聽到這種話。」她抱胸嘀咕。
    
    「祐嘉,我心領你的好意,但請不要跟她們對質。她們是高等仿真人,擁有全部原型時的記憶。也許,我的姊妹曾直接或間接傷害過她們。在弄清楚事情的原由前,你不應該先入為主胡亂批判。」
    
    祐嘉搔搔鼻子,怒火被澆熄而有點失去方向,「既然本人不在乎,我也沒有生氣的基礎了。不過,假如以後被找麻煩,我一定會站在你那邊。」
    
    紅楓的嘴角微微上彎,她首次展現笑容。
    
    「太棒了……哈……我好像…有一點喜歡上你……哈…哈……」
    
    祐嘉渾身起了雞皮。
    
    「開玩笑的。」
    
    「別嚇我啦!」她撫平雙臂的疙瘩。
    
    不明物體把紅楓的視線拉向下,她伸手於沙地上撿起顯眼的黑色方塊。
    
    人工心臟發瘋狂跳,祐嘉兩手在空中亂擺,像要抓住一個掩飾的理由。
    
    紅楓望向祐嘉,說:
    
    「你也發現了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