骰子清脆的落在桌上,智賀拿起棋子走了五步,「輪到你了。」
    
    回應她的是尷尬的沉默。於是她低頭向前一頂,頭上的兔耳甩到對面座的大女孩臉上。
    
    「哎呀!」亞里掩著鼻子後退。
    
    「到你了,不要發呆啦!」
    
    「對不起。」亞里拿起骰子擲到三,棋子走到相應格數。
    




    「接著是友梨。」智賀催促道。
    
    友梨望著棋盤放空,眼睛完全沒有對焦。智賀拉下兩邊耳朵,挪動身位,放手扇了友梨一客兔耳三文治。
    
    「哎呀!」
    
    「你們倆,不想玩就直說啊。」
    
    「對不起。」友梨摸著紅粉的雙頰,像兔耳掉色沾上般。
    




    智賀把棋子掃開,徑自執拾物件,「算了,不玩了,都心不在焉的。」
    
    「「對不起。」」她們異口同聲說。
    
    從智賀的嘴型得知,這不是她想聽到的回答。
    
    「我們再玩些別的吧。」友梨握住智賀的手腕,瞪大了懇求的眼睛,「這次會專心的。」
    
    「好吧,不準發夢啊。」
    




    「嗯嗯,那麼要玩甚麼?」亞里附和道。
    
    智賀把桌面清空,留下一顆骰子。「是說不知不覺間,其他人都組成一團了。櫻和安德魯和小熊、祐嘉和紅楓(她們是怎樣好起來的?)、大小姐和昌姐,餘下我們三個呢。嗚哇,小組報告的PTSD要發作了……」
    
    「你算漏了,初秋呢?」
    
    「她是孤高的貓,因此不計算在内。是說,她和祐嘉和紅楓好像在幫大小姐做事,不知道打算計劃甚麼。九頭蛇萬歲!」

    「大概,出發點一定是為我們好的吧。我的頭腦不是很靈光,也許時候到了,她們自然會揭曉。」

    「兔子吃蘿蔔,貓吃魚。」智賀拍打腦袋,像接收不良的收音機,「總之,我們還不了解對方嘛,趁現在加深認識。」
    
    「好啊,要做甚麼?」
    
    「輪流擲骰子,然後說關於自己的事。擲中的點數越大,要說越私密的事。」




    
    對面的二人面面相覷,結果還是點頭了。
    
    「讓我先擲吧。」友梨拿起骰子擲到桌面。
    
    點數是一。
    
    「要…要說甚麼好?」
    
    「甚麼都好,說自己喜歡的食物怎樣?」
    
    友梨深吸口氣,像要鼓起勇氣下定決心,「我喜歡港式奶茶,午飯一定會點一杯。」
    
    「不是很簡單嘛,到我囉。」
    




    「我也喜歡奶茶。」亞里湊近頭說。
    
    「我的回合,抽牌!」智賀把骰子扔到半空,「看我擲個『滿堂紅』!」
    
    「一顆骰子何來滿堂紅。」
    
    骰子落下,點數是三。
    
    「哈哈,到我了。我要說關於我和朋友的故事。」智賀戲劇性的輕咳,「我不記得她的名字了,所以用她最喜歡的栗子來代稱。我們是同班同學,栗子是班上的壞份子,就是那些三五成群上課搗亂的團體。不過,我和栗子是從小學一年級便同班的青梅竹馬,所以她的團體不會騷擾我,有事也會幫我擋,我們是很要好的朋友,說完了!」
    
    「就這?」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我和栗子的故事可以說上一千零一夜。」智賀把骰子推到亞里面前,「到你。」

    亞里撿起骰子,隨手一擲,點數是六。




    
    「哇!」智賀按住桌面誇張的探身,「你要分享秘密。」
    
    亞里怯懦的搓揉手指,友梨投以關心的眼光,她點點頭心領好意,「這是我的朋友,和她的朋友的故事。A是一位外向的女生,不論男女都能友好相處。B則性格内向,A是她唯一的朋友。」

    亞里按住心口,緩了口氣,說:「兩人都認識男孩C,而B暗戀C。A想撮合二人,於是常常安排活動拉B和C一起玩。久而久之,C居然對A生了愛戀之情,還向A告白,而A竟然接受了。被背叛的B跟A決裂,斷絕來往,同時失去友情和愛情的B萬念俱灰,開始割腕自殘——」
    
    「冒昧一句,」智賀舉手停止,「難道,你就是朋友B?」
    
    「不是。」亞里斬釘截鐵,「B後來燒炭自殺,救回了性命但腦部受損成了植物人。A是世界上最差勁的人,我每晚都會因她的所作所為感到噁心,她是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每分每秒都想詛咒的人。」
    
    亞里頭腦一晃,突然從負面情緒中清醒。
    
    「對不起,說過頭了。」她別開臉,拉拉手袖,「提到A的事我便拉不住情緒。」
    




    「嗚哇,嗚哇,這個話題也太Dark了。不用說到這個地步啦,這只是一場遊戲。」
    
    「對不起。」
    
    「還好嗎?」友梨安慰地輕拍亞里的背,她點頭示好。
    
    「評論你的朋友好像有點失禮,但是,事情的責任不完全在A那方吧。」智賀說,「B有為這段感情付出甚麼嗎?追求C的過程中她有做主動嗎?」
    
    「這個……當然……」亞里眼神閃縮,她打撈腦海,卻找不到能回嘴的記憶。
    
    「A的出發點本來就為了好友,她既主動又努力,相對之下B就只是坐享其成。而且C男也有選擇的自由吧,對A告白根本合情合理。的確,接受C男告白的A是有點不爭氣,但也不能就此抹煞之前的努力。這就被你一生咀咒的A也太可憐。」
    
    「她不值得同情,A就是個婊子!B是…不對…我…對不起……是智賀小姐不對,不該胡亂妄加評論!你根本不明白!我是…對不起…我不知自己為甚麼會這樣……」亞里越說越大聲,越說越靠前,突然,又像斷電般跌坐回沙發。
    
    亞里把臉埋進手裡,十指都在發抖。友梨抱住她寬大的雙肩,盡可能安撫她。
    
    智賀大動作低頭把耳朵甩到桌上,「是我不對!對不起!兔子不乖!我們趕快繼續吧!讓我先來!」她拿起骰子一擲,用力過度,骰子在桌面連跳幾下,掉到地上,滾進雜物堆裡。
    
    智賀從座位跳起,趴到雜物堆前,「我真笨拙!哎!耳朵好礙事!」
    
    「要幫忙嗎?」友梨正要起身,卻被一道小力拉住衣角。
    
    友梨回頭與亞里的視線碰個正著,淚光在眼眶中搖晃,臉色潮紅,雙唇合成幼線。
    
    「現在要做嗎?」友梨虛音道。
    
    亞里默默的點頭,抓住衣角的手握得更緊。
    
    「我們到後巷去吧。」友梨握住亞里的手腕,從廂座站起來。
    
    把自言自語的智賀抛於身後,兩人離開冰室,轉進旁邊的小巷。亞里低頭望地,任由友梨牽拖,直到小巷深處。
    
    在一個陽光照不到的角落裡,友梨從口袋取出紙團。掀開外層報紙,空氣飄散著油墨臭,躺在内頭是一塊三角形玻璃碎片。
    
    她把玻璃交給亞里,自己拉高衣袖,露出厚厚的繃帶,她解開被液體染色的繃帶,底下是傷痕纍纍的左臂,液體不時從傷口溢出。
    
    「對不起。」看見自己的罪證,利刀插入心裡,淚水湧出眼眸。
    
    「沒關係,我明白的。」
    
    友梨轉身,縮起身子緊靠亞里,「快點做完回去,不然又會被說嘴。」
    
    「為甚麼…? 」亞里虛音帶著哽咽,「為甚麼要做到這個地步……」
    
    「說甚麼?我們已經是認證情人,無論做甚麼我都會陪你。」
    
    「我不值得你待我好…」
    
    「因為你想贖罪?」友梨說,「你就是朋友A,B的悲劇讓你無法釋懷,覺得自己帶衰而變得内歛,不願再與別人交集,割腕是為了感受B的痛苦。」
    
    玻璃落在地上,雙臂抱緊了友梨。
    
    「你明白…你真的明白……」
    
    「嗯。」友梨撥開搔癢臉頰的髮絲。
    
    「請答應我,無論發生甚麼事,都絕對不要離開我。」
    
    「嗯。」友梨放鬆身體,抱著亞里的臂膀,「我們沒有其他同類,請你也不要丟下我。」
    
    靜謐的時刻並不持續,腳步打破了恬靜,巷子的另一端轉進兩個身影,是昌姐和祐嘉。
    
    沒有多餘的時間給友梨吃驚,亞里拉住她縮到垃圾箱後躲藏。友梨站不住腳,摔倒時亞里墊在下方,一臉撞到她的胸脯。
    
    「別出聲。」亞里壓住她的背虛音道。
    
    怎麼可能出聲,這副模樣要是被看見了,可不是被說嘴就能了事。
    
    連日來二人不時都會在角落裡為亞里舒解壓力,親密接觸早就不少。可是,像這樣的正對面零距離接觸是第一次。
    
    昌姐和祐嘉在說話,沒有發現二人。距離太遠,她們都聽不到說話内容。亞里伸長脖子,探頭往垃圾箱後察看,淚痕未乾卻換了張認真緊張的臉。
    
    友梨内心的驚慌一掃而空,自然地抱住亞里的腰,感受温暖的安心感。會否被發現甚麼的已經無所謂,她私心希望現在這個時刻能永遠停駐。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