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罐子的碰撞聲遠去消失,廚房剩下紅楓和大小姐一黑一白的身影。紅楓望向牆邊的一排空櫈,徑直走過去,背包放在腳邊,撫平裙子坐下。
    
    大小姐跟過來,紅楓抬頭,色彩繽紛的盒子搶佔眼光。
    
    「請你吃。」大小姐說。
    
    她遞出一盒彩虹色的馬卡龍,外型小巧玲瓏,甜絲絲的香氣撲鼻,最適合拍照打卡『呃Like』。馬卡龍與大小姐的洋裝十分合襯,畫面簡直像廣告海報。
    
    紅楓輕手推開盒子,說:「仿真人不能吃普通的食物,你應該比我們都清楚,路易絲•伊莉莎白,仿真人權利基金會主席。」
    




    大小姐微微一笑,緩緩眨動眼睛,「這是表達友好的開場白。」
    
    「我不習慣迂迴的客套話。」
    
    大小姐帶著儀態坐在旁邊,馬卡龍置於大腿上。「那就開門見山吧。我正在研究吃普通食物的方法,長遠解決電力問題。」
    
    大小姐靠近紅楓,手指向她的下腹,「仿真人的肚裡有一個酸液池,功能等同人類的胃,所謂的酸液是數以億計的納米機器,可以分解物質轉化為電力。理論上,酸液可以消化任何東西為電池充電。那麼,為何我們不能吃普通食物呢?」
    
    「我不知道。」
    




    大小姐笑而不語,她拈來一塊粉紅色的馬卡龍,張開嘴巴放進口裡。她用力吞嚥,喉嚨隆起一個小塊垂直下滑,到了末端便停下,隨即倒退回頭,她吐出馬卡龍,以手掌接住。
    
    「看懂了嗎?」大小姐對喉嚨比畫,「關鍵點在食道。仿真人的食道在攝食過程充當監察角色,必須通過系統認可,納米機器才會開始消化工作。能量飲品含有特殊的信息素,等於通行證,讓食道對酸液說『Yes』。如果食道說『No』便會強迫吐出,即使蠻力突破,納米機器亦不會工作。」
    
    「把食物搗碎,混合能量飲品服用。」紅楓往半空比手勢,「已經試過了吧?」
    
    「食道對異物的感應非常敏銳,這個方法行不通。」
    
    紅楓攤手,「看來整套系統無懈可擊。對不起,我無法為你提供任何建言。也許,你可以去拜託祐嘉,她的頭腦比我好。」
    




    「不,這件事只有你辦到。」大小姐牽起她的手腕,站起來,帶到櫥櫃前。她從刀架抽出鋒利的菜刀,反轉刀柄向外交到紅楓手上,「我要你劃開我的臉。」
    
    紅楓看著菜刀,刀身像鏡一樣倒映大小姐認真的表情。
    
    「你要做甚麼?」她冷冷的說。
    
    「首先劃開人工皮膚,露出義體的骨架部份,接著我會重駁食道的線路,改寫系統增加食道認可的事項。」
    
    「聽著像解剖青蛙一樣,」紅楓把菜刀湊到眼前,視線擦過刀鋒望著大小姐,「你的女僕不願意做嗎?」
    
    「是因為辦不到,她沒有這個權限。我們是高等仿真人,代表我們的行動會受到更多限制。她負責服侍我,因此系統限制她不能傷害我,合理吧。」
    
    「你大可以自己動手。」
    
    大小姐二話不說舉起另一把菜刀刺向下腹,刀尖於一厘米前停下。她又把刀砍向脖子,同樣在極近距離停止。她左手壓住刀背施力,但持刀的右手紋風不動,像石像一樣固定。




    
    「這就是理由。」她把菜刀放回刀架,「防自傷功能,我不能對自己動刀。」
    
    「原來如此,和隱姓埋名的仿真情人不同,高等仿真人是原型身份的延伸,要顧及形象而加以諸多限制。」紅楓把菜刀放在桌面推開,「非常可惜,我是文科的,理科領域我一竅不通,請你另覓高明。」
    
    大小姐按住菜刀,推回去,「那部份我會交給昌來做,我要拜託你的部份只是劃破我的臉。限制她行動的是臉容辨識,只要系統無法辨認我的臉,她便能進行改造食道的工作。」
    
    「喔。」紅楓頓了一會,「你的女僕反對這個做法。」
    
    「所以趁獨處時積極說服你配合。」
    
    「為甚麼是我?」
    
    「你覺得其他女孩的膽量足夠下手嗎?」大小姐坐上工作檯。
    




    「剛才說了,我是文科的,連解剖青蛙也會手抖,別指望我的手法有多俐落。」
    
    「放心。」她優雅地平躺,「你很有天份。」
    
~~~~~~~~~~~~~~~~~~~~~~~~~~~~~~~~~~~~~~~~~~~~~~~~~~~~
    
    廚房顯得格外昏暗,急躁的呼嘯像劇烈拉奏的小提琴。噁心反胃的鐵鎚敲打祐嘉的脊髓,不存在的胃袋令噁心感轉化為下腹異常的不適。
    
    轟!
    
    像是工地裡才會聽見的聲音,昌姐的手抓住門框,黑色的裂縫劃過灰色的混凝土牆,牆皮灰從天花抖落。
    
    眼看衝突一觸即發,祐嘉本能的撲上去抱住昌姐的手臂。感覺就像抱住一條鋼鐵,她立刻就明白兩人機體上的天壤之別,昌姐一但動手,自己根本是燈蛾撲火。語言是她唯一的武器。
    
    「昌姐!冷靜等等!一定不是你所想的那樣……」她越說越小聲,連自己都說服不到。




    
    「放手。」
    
    昌姐閉著眼,那不是被憤怒沖昏頭腦的人應有的舉動。但祐嘉還是緊抱臂膀不放,自己答應過紅楓會站在她那邊,現在放手就等如屈服了。
    
    像是知道祐嘉不會放棄,昌姐先放開門框,雙手低垂。「大小姐,你瞞著我。」
    
    工作檯上的大小姐坐立起來,背向門外的二人。紅楓此時遞上毛巾,她接過後以毛巾包頭蓋住了臉。
    
    「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得救。」大小姐的聲音隔著毛巾而朦朧。
    
    「出去。」昌姐側身,指著後門,「祐嘉,紅楓。」她依然閉著眼,似要困住某個東西在身體裡。
    
    紅楓把菜刀放下,走過門框,她的衣服都濕透了,沾染著顏色難看的液體。她望向祐嘉,「走吧。」
    




    祐嘉忘了如何說話,只好傻傻的點頭,放開昌姐,跟著紅楓由後門離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