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珠在熱鍋上跳舞,木柴在火中歡呼。叫不出名字的鮮魚綻開白嫩的魚肉,滲出魚油和醬汁混合,香氣四溢。
    
    指頭捏住烤魚串的竹籤頭尾,魚皮烤致金黃帶著微焦,熱力上升送來垂涎香氣。櫻桃小嘴吹出幾口涼氣,忍不住了,咬下去,口中爆發出元旦煙花的味道。
    
    「嗯嗯嗯嗯嗯!!」智賀的身體在顫抖,興奮得跺腳,「好吃!!!」
    
    「謝謝誇獎。」祐嘉坐在石頭圍成的火爐前,拿住夾子忙著為烤魚串翻面。
    
    「這個,好吃得犯規。」連陰柔的友梨也一時忘了禮儀,臉頰鼓著一包也要說話。
    




    「噢喔!祐嘉的烤魚是世界第一!」櫻舉手大叫。
    
    「太誇張啦!材料不齊,只能弄到半桶水。」祐嘉抹去滿頭熱汗,臉色紅得像火警鐘。
    
    友梨的眼睛放光,「你的意思是,這個還能變得更好吃嗎!?」
    
    「祐嘉喔,你到底有甚麼是不會的?會造工具、會搭屋、會英語,現在還會造飯,你也太多才多藝了吧。」
    
    「櫻,你再說下去,我可能會過熱停機的。」她說著往臉上扇風。
    




    「哈哈,好啦。」櫻笑得更開,「不過,最令人意外的是紅楓,想不到你真的會釣魚啊。」
    
    大家的視線都被帶到祐嘉身後,紅楓拿著滴血的刀,穿著染紅的圍裙,腳邊兩個桶,一個裝魚,另一個裝内臟。
    
    「耐性是我唯一的優點。」她用手背擦拭淺到臉上的魚血,結果血污越抹越大。
    
    「把刀放下再抹啦。」祐嘉拿出手帕,小心的幫她把污跡拭去。
    
    「謝,不好意思。」紅楓神情靦腆,似笑非笑的。
    




    注意到身旁的視線,祐嘉望過去。另一頭,安德魯和初秋笑瞇瞇的看著她們,像極了滿嘴糖果的小孩,兩人滿足的對視而笑:
    
    「真好呢~」「真好啊,喵~」
    
    奇怪的感情湧上心頭,是害羞?是憤怒?祐嘉自己也分不清了。
    
    「紅楓!弄快點!用魚來堵住她們的嘴!」
    
    「喔,好。」紅楓有點跟不上,呆呆看著祐嘉像黑白電影的演員般加速。
    
    「嗯喵~這種時候真想來一杯呀。」初秋說著比了個灌飲的手勢。
    
    「也是呢。」安德魯說,「最好是裝在冰桶裡,凍到能把手掌痲痺。」
    
    「是喵,你真懂。還有開瓶器撬開蓋子的『砰』一聲,嗚喵!好掛念啊!」




    
    「開瓶器?啤酒當然是喝罐裝的啊?」
    
    「你不懂,樽裝比罐裝的更冰更好喝喵。」

    「那味道根本是另一種玩意了,你真的會喝酒嗎?」

    「甚喵?!這不能當沒聽到!你是有全面開戰的打算吧!」
    
    「跟你吵這個很無謂耶,還是找個中間人評理吧。」

    語畢,兩人的目光一同扭向坐最近的亞里。
    
    被沉重的視線砸中,亞里身子縮了一下,掩住嘴巴慌忙將滿口食物吞下,「甚…甚麼?」
    




    「啤酒,喝罐裝還是樽裝的?」
    
    亞里唯一沒被瀏海蓋住的眼睛在兩人身上交替,嘴巴抖著吐出幾個字:「我…不…喝…酒…」
    
    亞里眼睛一瞪,發現天賜良機。她彎身,掩住坐在旁邊的小熊的耳朵,「不要教壞小孩。」
    
    「居然拿小熊當擋箭牌!」
    
    「呵呵,意外有心機的一面喵。」
    
    正當大家都忙著嘿嘿哈哈,氣氛樂也融融之時,一只不安份的手有所動作。指尖朝向目標,放在祐嘉身邊,一盤燒得完美的烤魚。
    
    祐嘉毫不留情,對不安份的手狠狠的捏下去。
    
    「哎吔!」智賀抽回紅了一塊的右手。




    
    「這是留給大小姐的份,不準偷吃!」
    
    「我還想要啊!誰叫祐嘉造得那麼好吃!」
    
    「再等一會就烤好了,總之不能動這一盤!」祐嘉把盤子移到智賀看不到的位置。
    
    「別鬧了智賀,最好的當然要留給大小姐,」櫻抓住兔耳把她拉開,「畢竟,我們是託她的福才能開燒烤大會。」
    
    「哇哇!饒了我吧!耳朵不行呀!」
    
    白哲的指節點到祐嘉肩上,她轉頭,望向紅楓。
    
    「魚,全部都處理好了。」她小聲道。
    




    「謝謝,能再麻煩你一會嗎?我會幫你留一份的。」祐嘉將留給大小姐的烤魚遞給紅楓。
    
    「喔。」紅楓點頭,解開圍裙,接過盤子,往冰室走去。
    
    門在身後關上,將快活的空氣隔絕在外,餘下被午陽曬至悶熱的暖空氣。紅楓輕撥瀏海,靜穆給她一種回到家的熟悉感。
    
    最近跟著祐嘉奔波,缺少了安靜沉思的時間。由前門走到廚房這段半分鐘的路程,足夠她在腦裡整理現狀。
    
    兩日前,安德魯一行在廢城南部發現了大量的仿真人義體。靠這些用不盡的樣本,加上大小姐自願當白老鼠,讓昌成功破解食道系統,還順便改正了電量顯示功能。現在,每個人都能消化正常的食物,也能知道正確的電池餘量。
    
    一切都已經好起來,『生存』已不是迫在眉睫的問題。然而,『不安』仍然存在。監視者的身份依然成謎,其存在亦是最大的不安定因素。不過,只要解開這道謎題,一切難關便迎刃而解。她,也想能天真地相信著。但,事情的真相,她已經心中有數。
    
    監視者根本不存在。
    
    與其想像一個黑惡勢力,為其高深莫測的計劃無限上綱。僅憑現有線索去想,可能更接近事實真相。
    
    『眾人的漂流』『虛假的城市』『充足的補給』『天羅地網的監視器』『數不盡的仿真人義體』
    
    乍看來是資源豐厚的組織所策畫的不明計劃,但計劃根本錯漏百出,憑她的頭腦都能想出十個更好的替代方案。至今為止,監視者一次都沒有露面,也沒有任何刻意阻止她們的安排。安德魯一行在南部鬧出的風波明顯衝擊紅線,監視者理應有所行動,結果,現在依然無動於衷。
    
    『監視者』只是她們的臆測,從來都沒有實質的證據證明監視者存在。無可厚非,假若沒有這個假想敵,支持她們一路走來的支柱會瞬間崩潰。
    
    只要查出真相就能得救。
    
    只要打倒監視者就能得救。
    
    這是『希望』,為了在無邊無際的黑暗中找出道路的一點星火。就算是虛假的也好,只要堅信著,路就能繼續走下去。
    
    或許,那個大小姐也察覺到吧,所以才刻意把祐嘉捲進事情裡,為了利用那個女孩身上的感染力。比起作為領導者受仰望的大小姐,祐嘉則是大部份人都能平等相處,近在身邊的『鄰家女孩』。只要祐嘉深信『危機』能化成『轉機』,她的一舉一動便能發揮感染力,讓眾人感受到那丁點星火的存在。
    
    至於廢城的真相,隨時間自然會浮上吧。無必要為此而急躁,繼續靜觀其變。反正,最近時間過得特別快。
    
~~~~~~~~~~~~~~~~~~~~~~~~~~~~~~~~~~~~~~~~~~~~~~~~~~~~

    祐嘉推門走進冰室,換個空間她才發覺身上的燒烤味是如此誇張。她想起給大小姐的烤魚忘了附醬汁,她拿著紙杯走進走廊。
    
    走廊上沒有人,來遲了半步,來不及截住紅楓。為了讓大小姐吃到完美的烤魚,她加快了腳步。
    
    咦?
    
    為甚麼……
    
    烤魚放在地上?
已有 0 人追稿